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世纪小说网 >> 丞相的病弱娇妻 >> 第118章 一百一十五章希冀

第118章 一百一十五章希冀

“素素,素素你醒醒,你别不要我。”清绝抱着木素素,眼神有些死灰般的呆滞,泪水也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顺着他的脸颊,落在了木素素苍白的脸上,即便她不会回应,清绝也魔怔般一直在重复地说着这句话,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清安看到他刺中的人不是清绝,而是木素素以后,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他脸上一直挂着的得意的笑容也出现了裂痕。

剑尖滴着的血,一滴一滴萦绕在他心头,凝出了一把枷锁,锁紧了他的心,疼的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都怪你,都怪你!对!都怪你!”清安像是突然找到了情绪的倾泻口似的,指着清绝就疯狂地喊着,他颤着手重新举起剑,对准了清绝,大声说:“是你害死了素素,我要给她报仇!”

是他......害死了素素?

听到这句话的清绝,幽深的如同夜幕大海的眼底泛起一丝波澜,他嘴角扯出一抹无力而凄惨的笑容,然后又收紧了抱着木素素的手,闭上眼睛,感受着木素素冰冷的体温。

他的爱人,亲人,一夜之间全都飘零,他留着这条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与其独活,还不如在黄泉路上与他们作伴。

另一边的江瑜景见到清绝这边的情形后,索性也不再恋战,他用力地踹了历郸一脚,将历郸手里的砍刀打落,再凌厉地砍断历郸的左右手,然后才纵身一跃,替清绝把清安的剑给挡住。

清安的剑距离清绝的头顶仅仅只有两寸,要不是他来的及时,清绝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的剑被挡住,清安抬眸看了两眼江瑜景,当他对上江瑜景那冷冽的眼神后,清安没来由的从心底升起一抹恐惧,他不受控制地丢下剑,踉踉跄跄带着些狼狈退远,然后转身跑开。

江瑜景见此,并没有追,只是抬手把剑收回剑鞘,毕竟当下的残局还要他接着收拾。

历郸自打被江瑜景砍落双手后,一直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但是他却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只是用着阴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江瑜景,就像是一条潜藏在暗处的毒蛇,只要逮住时机就会狠狠扑上来咬你一口。

音雪阁的弟子看着房修永和历郸都负了伤,脸上不由得就带上了一丝畏惧,不过他们还是强撑着精神,故作镇定地拿着剑。

或许是杀的人太多了,那些宾客的血液或多或少都溅上了音雪阁弟子一尘不染的雪白长衫上,斑驳血迹,衬着他们的长衫,像极了雪地里开出的朵朵红梅,美艳却又无比讽刺。

“别怕,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了他一个吗,接着杀!”房修永见弟子们脸上多少有些怯懦的神色,当下就清了清嗓子正声安抚道,他心里清楚,事情不管多乱,军心绝对不能乱。

那些弟子闻言,咽了口口水,继续胆战心惊的握着剑,颤抖着向着那些晕倒宾客的脖子而去。

江瑜景听了房修永这番话,幽深的眼眸深处暗藏一股不屑,然后他才启唇说道:“我何时说我是一人了?”

“你说什么?!”房修永闻言,心中警铃大作,他速来云淡风轻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股慌张。

叶暮向来自负,她觉得此次的计划已经是万无一失,所以就只派了刚刚好的人手,眼下他们已经元气大伤,如果再有人来,毫无疑问他就算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所以房修永心中的那根弦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主子,我来迟了。”研遇领着一队人,悄无声息地从木府前厅的屋顶上落下。

“把这些人抓了。”江瑜景淡淡开口,语气里带着坦然,仿佛房修永等人在他眼里只是跳梁小丑而已。

“是。”研遇抱拳应声后,便领着那队人冲进了音雪阁弟子的队伍中。

局势一下子就被控制了下来,此次音雪阁派出的人里头,顶多只有历郸和房修永算能打,其他弟子在研遇等人面前最多只能算个凑数的,所以研遇他们没用多少时间,就将那些弟子都绑了起来。

房修永见势不妙,用极快的速度拉起蜷在地上的历郸,闪身便逃开。

研遇看到后,只是毫不在意地喊了一声:“研语。”

研语闻声,不再理会面前的音雪阁弟子,咧了咧嘴角,就跟上了落荒而逃的房修永。

“主子,这些人该如何处理?”研遇看着那一圈被绑着的弟子,问着江瑜景。

江瑜景看向清绝的方向,他仍旧像个木偶似的,抱着木素素一动不动,江瑜景叹了口气,走到一张桌子前,揪起一只还在装死的江一韵问道:“你可有办法?”

“什么,什么办法?”江一韵蓦然被揪起来,还未曾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她顺着江瑜景的视线看过去,很快就就看到了清绝怀里那个一脸安详,像是睡着了的女人。

“我没......”江一韵正想说没办法,但是她突然想到了小灵给她的那只虫子,金一那么厉害,它的孩子,理应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那虫子像是能听到江一韵的心声似的,她刚在想怎么让这虫子自己出来,它就已经乖乖地飞到了她的手背上。

江一韵走到清绝面前,半蹲下来,把手背伸向木素素,清绝看到了她手上那只虫子,抱着木素素往后躲了躲,然后才冷着脸,语气里带着点防备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能救她,你信我。”江一韵见清绝警戒的模样,很清楚他现在的感受,所以出声安慰着。

闻言,清绝低头看了一眼木素素,她面色已经惨白,身体也变得僵硬,嘴角流出的血早就干涸成了一条斑驳的血痕。

死人已经不会再死了,这是事实。

清绝无言地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抿唇抱着木素素往江一韵那里去了去。

那只小金虫,灵活地顺着木素素的衣领,钻到她的嫁衣里,顿时,木素素的衣服就鼓出一个小的几近看不见的小包,那个小包移动到她胸口处的时候,顿了顿,然后就瘪了下去。

而木素素则是在那一刹那重新有了呼吸,虽然很微弱,但是离她很近的清绝,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

“素素,素素你醒醒。”清绝满脸期待地摇了摇木素素,但是他等了很久,木素素紧闭的眸子也没有睁开。

“她,她为什么.....”希望与失望间隔的巨大落差,让清绝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江一韵摇了摇头,她也搞不懂这虫子身上的诡异,若是小灵在便好了。

“那他们,他们你能救吗?”清绝指了指陈念茹和苏慧芸他们所在的地方。

“对不起。”即便清绝希冀的目光看的让江一韵心头发酸,但是她却没法说谎,心里有股声音告诉她,这只小虫只能救一个人。

她说完这句话后,清绝听懂了她的意思,又低下头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些人你打算如何处理?”江瑜景走到江一韵身边,问着对面跪坐在地上的清绝。

清绝抬头看向那些被捆着的音雪阁弟子,他们身上的衣服上沾染着血色,宾客的血和弟子的血交杂着不分彼此,看到他们,清绝就仿佛看到了素素在他面前又一次死去。

如果不是他们,事情根本不会变成这样。

这么想着,清绝眼里出现一抹狠绝,他沉声开口:“都杀了。”

他要这些人偿命,偿还未亡人声嘶力竭哭喊时的眼泪和夜半三更时哀念的心碎。

说完这句后,清绝抱着木素素起身,长时间跪地让他脚部的血液流通不畅,所以他起身的时候身体有些不稳,但是他却不要任何人来扶,跌跌撞撞地抱着木素素,朝着后院而去。

“他没事儿吧?”江一韵看着清绝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得担心地问着身边的江瑜景。

江瑜景说不出口,他清楚心爱之人离开自己时的那种心痛,但是他想,他或许又是幸运的,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会过去的。”江瑜景摸了摸江一韵的脑袋。

时间不会让伤痛减少,但是至少会让人学会伪装,睡着的前提是装睡,没事的前提也是先装作没事。

“事情做完,清理好现场后,咱们就走吧。”江瑜景拉起江一韵的手,往清绝离开的方向走去。

清绝给自己和木素素都换上了常服,木素素脸上的血迹也都被他拭去了,若不是她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此刻恐怕没有人能猜到刚刚她经历了什么。

木素素被清绝放在了床上,他则是靠着床板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酒盏,今晚本应该喝交杯酒,但是素素怀孕了,所以他把酒盏里的烈酒换成了温茶,但是现在,茶冷了,他和素素也喝不上了。

“你和我去找我师父,我师父一定有办法能救她的。”江一韵虽然说的很肯定,但是她也不清楚折尘有没有这个本事。

闻言,清绝看向她,用着暗哑的声音说:“什么时候?现在可以吗?”

江一韵似乎是没想到清绝会这么快答应,愣了一会儿才说:“可以。”

“那我们走,去门口。”清绝抱着木素素,踮脚轻跃便飞出几丈远,再一眨眼他就没了影。

江一韵见他走这么快,提脚就想跟上,但是她却被江瑜景一把拉住。

“怎么了?”

“一路小心,把研遇带上。”江瑜景虽然想跟着他去,但是李德显逝世,他不得不回京城稳定局势。

国家国家,国不稳定,何来家?

“没事儿的,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江一韵看着他紧张的模样,笑着抱了抱江瑜景一下,然后便松手离开。

在她走的时候,江瑜景看着她离开的模样笑了,眉眼一弯,星光潋滟就全都碎在了他眼里,但是蝶翼般的羽睫,微微挡住了些,江瑜景的薄唇微勾,面容也不复平日的冷绝,瞬时就有了平易近人的温雅,世上竟有人能笑的这么好看,莫不是哪里的妖精出来勾魂了?

但是江瑜景脸上的笑容就像是昙花一现似的,他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只是脸上的线条变得稍微柔和。

——

房修永拎着手里的历郸,感受着身后那道身影的紧跟不舍,他脸上有一丝紧张,绝对不能在这里被抓到!

“杀了我,报仇。”历郸明白这样下去,两个人都走不了,所以他想让房修永先杀了他逃跑,以后再去替他报仇。

闻言,房修永倒是不置可否,他偏头看向身后的研遇,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掐上历郸的脖子,于倏忽间断了他的气息,一确定历郸已经气绝,房修永就像扔垃圾似的毫不犹疑将他抛下。

刚才发现研语在他身后明目张胆地跟着的时候,房修永就已经想把历郸杀了。

首先,一个没有双手的人是无法再为叶暮效力的,就算他带历郸回去,历郸也只会被叶暮下令除掉而已。

其次,研语紧追不舍,他若带着历郸绝对是跑不掉的,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把历郸扔下,保不齐被严刑拷问后,历郸会说出阁中的什么机密。

综合考虑下来,不管有没有研语在追,历郸都是必死无疑的,眼下他主动提出求死,房修永自然不会再上演什么兄弟情深的戏码,除了他的命以外,别人的性命并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研语在后头跟的好好的,突然看见房修永精准地把历郸朝他扔来,他视力很好,所以他一眼就看到了历郸凄惨而又有些狰狞的死相,研语皱着眉头避开,然后又跟着房修永。

在距离莫城城门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研语看着前方的房修永,却不再追了,而是自在地转身,又重新回了莫城,顺路还嫌恶地把历郸的尸体也捡了回去。

房修永见研语不再跟着他,心下觉得奇怪,却也没有慢下脚下的步子,依旧用上十分的力气赶着路。

喜欢丞相的病弱娇妻请大家收藏:(www.2000xs.com)丞相的病弱娇妻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丞相的病弱娇妻最新章节 - 丞相的病弱娇妻全文阅读 - 丞相的病弱娇妻txt下载 - mathi的全部小说 - 丞相的病弱娇妻 世纪小说网

猜你喜欢: 商户人家嫁偶天成淑妃状元养成攻略大府小事帝妃临天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病娇毒妃狠绝色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抢亲冷王爷掌欢凤唳九天我家爹娘超凶的侯门继室养儿经家有悍妻怎么破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旺夫小哑妻燧灵记美人难嫁白日衣衫尽花开锦绣凤策长安娘娘她总是不上进神医嫡女:邪王的宠妃丑后倾国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
完本推荐: 超品奇才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淑妃全文阅读武极宗师全文阅读牧唐全文阅读阴阳鬼医全文阅读西游世界里的道士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魔尊仙皇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文娱不朽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皇道全文阅读枪魔霸世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无上仙魔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长安少年谣道家祖师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末世最强武团未来之师厨长宁帝军天才神医宠妃猛卒寒门状元重生世子爷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本港岛电影人我男主超甜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伏天氏炮灰修真指南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穹顶之上圣墟超神道术位面之狩猎万界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奶爸的异界餐厅医妃惊世情迷兽世:兽王BOSS,撩一个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斗破之再世炎帝万古神帝最强小农民

丞相的病弱娇妻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丞相的病弱娇妻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丞相的病弱娇妻txt下载手机版 - mathi的全部小说 - 丞相的病弱娇妻 世纪小说网移动版 - 世纪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