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世纪小说网 >> 圣域密码 >> 第五十六章 唯一的幸存者

第五十六章 唯一的幸存者

第五十六章

唯一的幸存者

一听丁峰的话,我第一个念头就觉得这肯定是圈套,马五魁雇来的那些人全部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二十啷当岁,我很少接触这些人,更重要的是,除了雷真君和老猴他们,根本没人知道我认识丁峰。

我满心都是疑惑,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是父亲想要找我,在庞爷那儿,我就暴露了,用不着再让丁峰绕个圈子过来套我。想来想去,我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渐渐的,就感觉丁峰没有撒谎。

“事情有点急,我这边也是冒了风险的。”丁峰见我一直不出声,料想到我肯定起疑心了,马上解释道:“恰好马五魁这几天没在阳城,我才硬着头皮把人藏了起来,这人撑不了几天了,如果你想知道点什么,最好赶早。”

丁峰的解释应该是滴水不漏的,没有什么破绽,马五魁这几天的确是在古城。阴楼玉和圣域游戏是两条很重要的线索,可我一直没有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辅线太匮乏了,丁峰的话带着巨大的诱惑力。

“那人指名要见我吗?”我对这个问题还是感觉无法理解,随即就开始胡思乱想,怀疑对方难道真的是我的熟人?

“指名的,我在这边风险很大,如果不是专门点名找你,我不会轻易跟你联络,更不会绕过老雷直接跟你对话。”

“那你等一下,五分钟后我给你回复。”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了看五月,我不知道五月有没有接触过圣域游戏,要是她不知道这东西,那解释起来就有些麻烦。不过五月相当干脆,一听我说这是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催促我到阳城去找丁峰。

我又琢磨了一下,把里面各种各样的细节都琢磨清楚之后,给丁峰回了电话,告诉他我马上赶到阳城,丁峰给了我一个地址。我和五月随后动身,古城阳城距离不远,三个多小时后,我们已经回到阳城。给丁峰打了电话,他坚持要单独跟我见面,我知道,估计是不放心五月,所以我让五月找地方等着,自己去见丁峰。

丁峰给的地址是老城区边缘一幢老式的筒子楼,里头的住户不多,杂乱不堪,但其实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在马五魁那边当卧底,小心谨慎已经成了习惯,见面之后马上拉着我进屋。我心里着急,也没跟他说在古城和马五魁发生冲突的事,直接就问他,那个幸存下来的人是怎么一回事。

“不瞒你说,我在这边混的很不踏实,唯恐身份暴露,一直非常小心,马五魁那人其实疑心很重,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我,不过平时还算过得去。”丁峰抽了口烟,压低了声音,道:“就是这个幸存下来的人跟我交谈的时候,我背后一下子就凉飕飕的,那种感觉,好像身边一直跟着一个鬼一样。”

我点了点头,丁峰在马五魁这里的身份是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但那个玩游戏幸存下来的人突然就和他说,让他叫我来阳城,丁峰被吓了一跳,觉得是自己的身份泄露了。

“雇来的人最后一般都不留活口,这个人跟我说了要见你,马五魁恰好不在阳城,我才硬着头皮把人给弄出来的。”丁峰丢掉烟头,说道:“有些事我说不清楚,还是你自己看看,问问吧。”

说着,他带我走进房子后面的一个小隔间,这种筒子楼的面积都不大,房间里乱七八糟的杂物,显得很拥挤。我在一个老衣柜后面看见一张小床,猛然看上去,这张小床上躺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我知道,其实不是。

我轻轻走到床边,在被马五魁雇来之前,这应该是个很年轻的人,充满了活力和朝气,但此时此刻,他脸上全部都是皱纹,头发花白,那双眼睛流露着一缕日落西山的死灰,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仿佛连动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美院的一个学生,辍学半年了,可能是缺钱花被雇来的。”

只看了几眼,我就确定,这肯定是个陌生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对这方面的记忆力很强,如果过去曾经认识,我不可能忘记。这个人点名要见我,说明他认识我,至少知道我,但我在床边站了至少有两分钟,他努力睁着眼睛看看我,却无动于衷。

我有些奇怪,扭头看看丁峰,丁峰站在我身后,小声对那人说道:“这个,就是你要找的人。”

一瞬间,对方死气沉沉的眼睛里好像突然灌注进一丝活力,唰的彻底睁开眼,两只枯瘦如柴的手不停的颤抖,喉咙不断的蠕动,嘴巴开开合合,像是要说什么。丁峰怕他一激动一下子过去了,一步走到床边,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激动。

“有什么话,你可以慢慢说。”丁峰一边说,一边拿针管和药剂,给这人注射肾上腺素,行将就木的人,已经无药可医,那不是得了病,而是时间要摧毁他,谁都救不下来。我也觉得对方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马上坐在床边。

“你找我,有什么事?你认识我?或者,你听谁说过我?”我很想仔细的询问,可就怕这人一口气喘不上就死掉,所以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圣域......圣域......”这人嘟嘟囔囔的吐出几个字,两只手在面前不停的重复着敲击键盘的动作,那样子,活脱脱就是玩游戏玩傻了。

我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感觉这个从来未曾谋面的人,好像就是因为圣域游戏而知道我的。这种感觉让我浑身上下乱冒鸡皮疙瘩,非常不安。萧瑟当时发现这个游戏之后,嘱咐我不要乱碰,而他本人也很快出事,圣域游戏在我的脑海里,等于一片空白,所知很少。

“你是说,圣域游戏?那游戏,究竟是怎么样的?”

这个人好像有很强的诉说欲,我一问,他就开始讲。我仔细的观察着,仅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就是很正常的自然衰老,但我和丁峰心里都清楚,这种衰老非常邪异,就发生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

受体力的限制,这人无法把自己想说的话清清楚楚的表达出来,不过他是个学生,衰老之前的思维应该清晰敏捷,一番讲述下来,我还是听懂了七七八八。他没有讲述游戏中的细节,只作为一个当事者,叙述了自己的感受。

圣域游戏是个很枯燥的游戏,刚开始的一两天时间,玩游戏的人完全是因为金钱的诱惑在拼命,但面对屏幕的时间一久,他们就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一种很强的代入感,就好像自己真正的融入到了游戏世界里。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对游戏的狂热,不仅仅因为金钱,还有一种心理上的依赖,好像离开了游戏,自己将会死去。就因为这样,被雇来的人可以不吃不睡的奋战在电脑前。

马五魁雇来的人被扫地出门之后,都死掉了,面前这个,应该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幸存者。我问他,为什么会诡异的衰老,但他说不清楚。他只能感觉到,在玩游戏两天之后,整个人都昏沉了,朦胧之中,偶尔会看到有一团影子在电脑屏幕前晃动,同时,还能感觉到好像有说不出的力量,从自己的身体里一丝一缕的朝外抽什么。

这个人的讲述其实是抽象的,可我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寒而栗。我仿佛能体会到他所说的那种感觉:身体里的精气神被一丝一缕的不断抽取,活力消失了,生命在很短的时间里急速的枯萎。

就在这个时候,这人突然咳咳的咳嗽,大口的喘气,看样子是被痰堵住喉咙,自己咳不出来,开始窒息,不断的翻着白眼,两只手拼命的在旁边乱抓。丁峰赶紧给他吸痰,同时贴着我的耳朵道:“赶紧问吧,时间真的不多了。”

这人喉咙里堵着的痰被吸出来,才算喘过气,关于圣域游戏,他可能也说不出更多的线索了。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有人告诉我......告诉我陈凡这个......这个名字......”

“在哪儿?”

“游戏......游戏里......游戏里一张地图......地图里有人......有人告诉我......”

这个时候,对方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圣域游戏里的地图场景有很多,就算是正常人,也不能把那些场景描述的一成不变。我很急躁,恨不得钻到对方脑子里,把他知道的一切都挖出来。

我转念想了想,从屋里找出纸和笔,塞到对方手里。

“把你想说的,写出来,画出来。”

这个人在美院学了两年绘画,一门手艺学的久了,就深深融入到骨子里,变成生命的一部分,至死都不会消失。他触碰到纸笔的时候,死灰色的眼睛好像迸射出一缕光,一手拿着笔,在纸上开始慢慢的画。

画画的过程很漫长,我一直在等待。等到那人丢掉手里的笔时,白纸上已经出现了一副完整的画。

看到这幅画,我的瞳孔顿时收缩,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在脑海和心头同时轰鸣爆响。

喜欢圣域密码请大家收藏:(www.2000xs.com)圣域密码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圣域密码最新章节 - 圣域密码全文阅读 - 圣域密码txt下载 - 龙飞有妖气的全部小说 - 圣域密码 世纪小说网

猜你喜欢: 阳世鬼差我的盗墓生涯小道士笔记我的一个盗墓朋友美人出棺黄河生死书大红棺材铺活人禁地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道家祖师法医档案都市之至尊邪医这个末世太真实我的老千生涯灵墓游戏我打造了一座天宫连环罪:心理有诡颤栗高空墓地封印重生成蛇荒沙迷漠驭房有术厉鬼进行时镇邪笔记无限密室逃脱
完本推荐: 混沌魔尊全文阅读不死传说全文阅读轻易靠近全文阅读文坛大神是网红全文阅读掠天记全文阅读骗婚总裁,老婆很迷人全文阅读嫁给林安深全文阅读火影系统异界纵横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仙武世界大反派全文阅读剑噬天下全文阅读折腰全文阅读至尊小厨神全文阅读美女图全文阅读异界神修全文阅读魂武双修全文阅读小楼传说全文阅读御宝天师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连公公,你放肆!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权门贵嫁长姐如后妈[六零]天才神医宠妃带着系统到后周从山寨npc到大BOSS军嫂重生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回到农家当幺女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极品神豪从签到开始横推十万界姑娘她戏多嘴甜斗罗之皇龙惊世大夏纪明日方舟之重返罗德岛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我靠美食直播火遍了全宇宙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极品全能学生网游之最强传说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往后余生还有你最佳异能男友

圣域密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圣域密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圣域密码txt下载手机版 - 龙飞有妖气的全部小说 - 圣域密码 世纪小说网移动版 - 世纪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