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世纪小说网 >> 淑妃 >> 第128章

因为皇帝有了旨意,宁王和镇远将军密谋逼宫一案,让刑部、大理寺和御使台共同审理,也就是俗称的“三司会审”。三个部门一起动作,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宁王想做皇帝,无奈他亲爹不属意他做继承人,眼见君父指望不上,便剑走偏锋,想着勾搭上同样蠢蠢欲动的镇远将军,共同图谋举事。一切本来挺顺利的,宁王也在军中安排了自已的心腹,不想镇远将军另有算计,等着他成事后,再来个黄雀在后,顺水推舟干掉他,而镇远将军就能以“辅臣”的姿态登入朝堂权利中心。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两人各自领着心腹冲入宫廷后,第一个要围住的肯定是建章宫,大齐历代以来的议政之所,再逼迫永旭帝写下传位诏书。可是在进入中庭后,宁王和镇远将军却分开了两条道,当时天色已暗,兵荒马乱之际,宁王拐进了岔道,就在他率领人马跟皇宫禁卫队相互纠缠时,又有数十人突然冲出来,竟是想要趁机夺他性命。

还是禁卫军副统领看情况不对,高叫起来,这才让宁王这边的人起了警惕,乱战中,宁王被砍伤了臂膀,无甚性命大碍。混战到最后,不但那十几名突袭者命丧当场,宁王的人马也被全部擒住了。

而事后查证得知,那十几个突然冲出来突袭宁王的士兵,都是镇远将军派过来,意图浑水摸鱼,除掉宁王这余还可以将谋害亲王的罪名撇个一干二净。

当拧着宁王前去御前时,宁王一见到宇文熙,忙扑过去哀求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受人蛊惑,才做出此事来。对了,对了,是镇远将军那匹夫引诱我的,父皇,真的与儿臣无关啊……”

说得周围人都皱起了眉头,连赵文渊看着丢盔弃甲、涕泪满面的宁王,眼中也闪过了一丝鄙夷,这宁王,杀了他都没价值。

不就是逼宫,想当皇帝吗?虽然道义上说不过去,可哪个皇子不想当皇帝,反就反呗,至于失败了被抓……最多不过一死,这样好歹也有些尊严,留着一点皇家风范么。如今宁王这个窝囊样,怪不得镇远将军会另有算计。连一个将军都镇不住,还想着登上皇位呢,真是愚蠢至极!

宇文熙理都不理,一挥手:“带下去,押进天牢,严密看管起来!”

“是。”

卫士们上前,不顾宁王的挣扎,用力扭着他的手臂将人硬扯了下去。

三方都拿到了供词,再重新理顺一遍,审理结果第一时间就递到了御桌前。

宇文熙拿起文函看了一遍,略一沉吟,命人传中书令吴胜义过来,对他道:“镇远将军谋返罪名坐实,撤去其所有官职和头衔,贬其为庶人。柳家满门,一样罪无可赦……全部打入天牢,秋后问斩,其中未满十岁者,依律免死刑,恩……就发配到岭南吧。”

“臣遵旨。”吴胜义拱手说道,想了一下,又问,“皇上,谋反大罪,按律法,是要诛三族的……”

并不是他想落井下石,只不过提醒一下皇帝而已,就是他不说,待诏令发了下去,一样会有其他人提出来。

宇文熙皱了皱眉,又将供词的文函拿过来看了一遍,说道:“算了,正值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他们一同发配岭南好了。”

吴胜义说道:“皇上英明,臣这就下去拟诏。”

“等等!”宇文熙唤住了正要离开的吴胜义,站起身,来回走了好几转,眼神闪过几许挣扎,最后化为一声长叹,对站立一旁等待他命令的吴胜义说道,“宁王,以谋反罪论,赐死,贬为庶人。你下去后,顺便也加上这道诏令。”

吴胜义惊了一下,却是劝道:“皇上,宁王可是您的……要不黜废到偏远一点的州县,这样可行?”

宇文熙静立思索了半晌,末了还是一摆手,叹道:“不了,就照朕方才所说的话,拟诏吧。”

吴胜义有些唏嘘:“臣明白了。”拱手行礼,“若皇上无其他吩咐,恕臣先行告退。”

“恩。”宇文熙微微点头。

吴胜义走后,宇文熙又走回了御桌前,一旁的内侍极有眼力地上前,挽袖磨墨,再用麒麟吐珠玉雕镇纸压平宣纸。

宇文熙垂首,看着桌面上的白纸,沉思了一下,忽然随意挑了一支笔,蘸满乌黑的墨汁后,悬腕而书,一挥而就,“唰唰唰”地写了一排字。

不多时,整张白纸写满了内容,他方停了下来,将笔搁好。

此时,一名内侍进来通报:“皇上,淑妃娘娘在殿外求见。”

宇文熙诧异地挑了挑眉,说道:“让她进来。”

“是。”

一会儿,内侍引着沈茉云走了进来,宇文熙一看到她,也不待她行礼,直接就问:“卿来此有何要事?”

见皇帝没有让她行礼的意思,沈茉云便索性省下了礼节,走了过去,在他身边站定,才说:“皇上,昨儿礼部来人问我,柳贵妃的丧仪规格,是按哪个品级来。这事儿,我不好拿主意,就想来问问您的意思。”

提起柳贵妃,宇文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沈茉云见状,便靠过去,伸出双手按住他的双肩,轻轻揉按起来,轻声道:“想来柳贵妃地下有知,晓得您如此惦挂于她,也会心生安慰,不至于她一腔情意空付流水。不过人死不能复生,死者已矣,生者犹可追,皇上节哀。”

宇文熙眼开眼,抬起手轻拍了一下沈茉云的左手手背,道:“朕知道。贵妃她……唉!”不过感叹一下,然后就开始思考正事了,“唔,还是按贵妃品级的丧仪来下葬吧。对了,凉王从小就受贵妃教养,让他给贵妃服丧百日,以全孝心。”

沈茉云点了点头,说道:“还是皇上想得周全,待会我就让凉王过来,我亲自说与他听。”眼光不经意一瞟,看到桌面上的纸张时,却是一愣。

“辛苦你了。”宇文熙说道,一抬头就看到沈茉云望着御桌出神的样子,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心下了然,也不避讳,手指轻敲那张写满字迹的纸张,道,“虽说凉王与此事无关,可柳家到底是他外家,罚得太过,朕于心不忍,可要是不有点动作,只怕柳家还以为能靠着凉王翻身,说不出又会引出祸事来。想想,还是得动一动。”

沈茉云停下按摩,只双手搭在宇文熙的肩上,问道:“可是,路州偏远,凉王满打满算不过十岁,这么小就要将他贬黜出京,是不是太……”

宇文熙淡淡地说道:“不过权宜之计罢了,待柳家的风波过后,再召他回来就是了。外地清静,总好过京中是非缠身。朕再挑几个稳妥的人跟着他,好好教导一番,日后未必不能成器。”

“相信凉王会明白皇上的一番苦心。”

“只盼如此吧。”

回到长乐宫后,沈茉云便让剪容去延庆宫请凉王过来,在等待的时间里,她则是暗自琢磨等下要说的话。

剪容领着凉王进来,本来还有着娇纵之气的半大孩子,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他向沈茉云拱手为礼:“淑妃娘娘。”

沈茉云笑了笑,指着下首的一个空位,道:“别多礼了,坐。”

一招手,素月立即奉上一杯香茗,放在凉王旁边的桌子上。

沈茉云先从日常小事问起:“近日来身体可好?衣食可还顺心?宫人可有伺候得不周全?”

“挺好的,谢您关心。”凉王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和不自觉的戒备。

沈茉云点头:“那就好,若有不顺心的地方,尽管提出来,让宫人来回我。”

凉王微微低头:“一切都挺好的,我并没有受什么委屈。”这话倒是真的,虽然柳家闹出了这么一通,可他倒底被封了亲王,而且淑妃又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伺候的宫人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尽心尽力,可也没有慢待过。就他目前的状况来说,真的是不错了。

沈茉云又问了几句,待气氛缓和了一些,才慢慢地说出了宇文熙的意思,“只想着柳贵妃教养你一场,便让你替她披个孝,服丧百日,以全你的孝心,王爷觉得呢?”

凉王眼一红,拼命忍着掉泪的冲动:“谢淑妃娘娘,我心领了。”

沈茉云忙摆了摆手:“哎,是你父皇的意思,可不是我提起的。”见凉王一愣,她心中暗叹,嘴里又道,“这丧服,我一会儿就命尚工局送去你那儿。对了,王爷若有喜欢的伴读和朋友,不妨让他们进宫陪你做个伴。”

“啊?”冷不丁听到后面一句,凉王纳闷极了,再早熟也还是个孩子,实在想不出来。

沈茉云却无意多说,只是道:“王爷可还有事要说与我听?”

凉王识趣地站了起来,说:“没事了。淑妃娘娘,我先回去了。”

沈茉云微笑着点了点头,“秦允,送凉王回延庆宫。”

“是。”

凉王一行礼,便在秦允的带领下,离开了长乐宫,只是脑中还是想着沈茉云那句话。喜欢的伴读,让他们进宫来作陪,什么意思呢?

前朝的官员一批落马,又有新人替补上去,看得人眼花瞭乱。沈茉云倒没怎么关心,沈家是文官,基本上插手不到军队中,所以只要没人脑抽地向宁王投靠过去,可说是安然无恙的。

不过逼宫这种大事,也够吓得人心惶惶的,程氏进宫后,一见到沈茉云,就忙问道:“那场祸事,可把我们吓坏了,就怕你,怕你……”

沈茉云安慰道:“女儿无事,皇上早就有所安排了。”

自从沈时屿辞官后,身上就只挂着一个光禄大夫的散官文阶之号,再无官位和职权。沈时屿辞官之时是任正三品中书省侍郎,而光禄大夫是正二品,倒也相得,因此连带着程氏身上的诰命也跟着升为了正二品。

交流了一下对宫变大事的看法,程氏忽然神情一忧:“近来,老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我真担心他……”

沈茉云顿时惊住了,追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说让父亲在家中静养吗?”

程氏叹道:“早就静养了。可是年纪大了,说起来还是那些毛病,他也快到耳顺之年,真有,真有那么一天,咱们也还得有个准备。”

沈茉云一顿,抬头看向程氏那有些花白的发髻,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两人是结发夫妻,程氏的年龄同样不小了,会不会……

倒是程氏爽快一笑:“哎,明明是担心你来着,怎么说起这事儿反惹你更不痛快了。对了,明哥儿媳妇有了身孕,老爷和你大哥知道后,心里都高兴得紧呢。”

沈茉云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那可真好。”随即命人准备药材,好让程氏待会带回去。

程氏没有推辞,却是略沉吟了一会儿,有点犹豫地说道:“祁国县公府,出了点小事,你可听说了?”

事实上,要不是有宇文琦的这个婚约在,程氏对祁国县公府的那点破事还真没兴趣。同理,沈茉云亦是如此,眉头一皱:“娘,您有话就直说吧。”

程氏组织了一下语言,便道:“柳贵妃的三妹不是嫁给了祁国县公的堂侄吗?那事儿……”指了指建章宫的方向,“事发后五天,柳氏就悬梁自尽了,可怜她一对儿女,儿子还好,熬过这两年便是弱冠,怎么都有个出路,只是她的女儿,今年未满十岁,日后恐怕……唉!”

沈茉云听得连连摇头,大齐律法,罪不坐连出嫁女,柳氏早已出嫁,柳家的事根本扯不到她头上。放出来的说法是柳氏悬梁自尽啊,可柳氏的娘家人早就自顾不暇,就是真有内幕,怕也无人给柳氏出头了。

“不管他们了,听听就是。”沈茉云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儿,听听八卦就是,她们根本就管不来,最多不过一叹。

程氏点头:“我不过一说,你知道就行了。”

又聊了好一会儿,沈茉云见时间差不多,便让素月送程氏出宫。她微微吁了一口气,端起瓷白的茶盏喝了一口茶水,对剪容说:“你去让宝儿……”

话说到一半,青络进来了,行礼道:“娘娘,霍选侍求见,正在殿外候着。”

沈茉云一怔,“霍选侍?”实在陌生,完全没有印象。

还是红汐提醒她:“是住在清宁宫偏殿的霍选侍,奴婢记得她是与江芳华起了争执,皇上一怒之下贬为选侍。这些年一直在清宁宫清冷度日,轻易不外出。”

“哦。”沈茉云有点印象了,霍选侍,姓霍啊……

“娘娘?”见沈茉云陷入沉思,似乎忘了这事,青络不由得出声唤了一声。

沈茉云回过神,点头道:“让她进来吧。”

“妾拜见淑妃娘娘。”一进来,霍选侍就给沈茉云行了个大礼。

沈茉云示意青络去扶她起来,直接道:“霍选侍今日特地来找我,可是有事要说?”

霍选侍刚被扶起来,脸色满是挣扎,最终却是一咬牙,又跪了下去,“妾确实有一事想求淑妃娘娘,还请娘娘相助。”

“恩?”沈茉云多少也猜出了霍选侍下面要说的话。

霍选侍深吸了一口气,低头说道:“妾的侄女嫁与宁王为嫡妃,夫妻本一体,宁王犯此大错,她也难逃责任。只是,若是其他事就算了,可这谋逆大事,确实与她无关,她也真不知情,否则早就说与她父亲听,定会呈报皇上以求恩典。安乐候府不敢求太多,只求,能保她一命即可。”

沈茉云看了霍选侍一眼,道:“是安乐候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霍选侍说道:“是安乐候的意思,也是妾身的意思。”停了停,又道,“若娘娘能保得住我那侄女一命,安乐候府就欠了娘娘的一个大人情,日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茉云愣了一下,这话……她想起了沈时屿,又想起了自已的孩子,为人父母,最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不由得一软,便道:“宁王暂时还关在天牢,尚未定罪,不过想来也是这几天的事了,可宁王妃却只是被软禁府中,说不定皇上另有想法。这样吧,我跟皇上提一提,不过,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完全摘出来是不可能的。说不准,还要青灯古佛一生。”

霍选侍有些失望,可更多还是松了一口气,忙磕头道:”只要能保其性命,安乐候府就感激不尽,实在不敢奢求再多。”

落发为尼,软禁在皇家寺庙,这结局说不上好,可总还是有性命在,好生让人打点一下,还是能让霍氏在寺庙中不愁一生。

于是当晚宇文熙来长乐宫留宿时,沈茉云便借机提了一下:“皇上,霍王妃与此事并无多大干系,一并处死未免显得皇家太近人情,您看霍氏是否可以从轻发落?”

宇文熙说道:“此事确实是与霍王妃无关,不过……从轻发落?”

沈茉云见他并无恼怒的样子,继续道:“是啊。您看,将人送去寺庙中,为大齐念经祈福,外人看起来,也说皇家近人情、明义理,一举两得。可好?”

宇文熙想了想,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便应允了:“也罢,就送去感业寺中,令其出家为尼,为大齐祈福吧。”语毕,他不由得想起宁王的事,诏令过两天就会下发,神情一黯,没了说话的心情。

沈茉云见宇文熙突然变了神情,揣测可能是联想到宁王,不敢多说,便岔开了话题,扯到别的事上了。

数日后,诏令下发。先是宁王被赐死,贬为庶人,因其无嗣,爵位国除,而宁王妃则念其不知情,免去死罪,令其感业寺出家为尼。然后是柳家被判满门抄斩,三族全部流放至岭南。之后又是一群官员,或是要抄家的,或者贬官罢职,或是斥为庶人流放的。

凉王被降为卢国公,贬黜到路州,并让新上任的路州司马陈延寿一起陪同上路。

而后宫之中,柳贵妃以贵妃品级下葬,谥“恪”。

有人下去了,自然会有人填上来。

一夕之间,朝堂大换血,就是早就闲仕在家的闻太师,也看得有些心惊,看来皇帝是蓄谋已久啊。

宇文琦写好了最后一个字,轻轻地吹干上面的墨迹,这才抬头对闻太师说道:“师傅,我写好了。”

闻太师抚须一笑,走过去一观,暗自点头,嘴里却是批评道:“不错,有点样子了。不过,这一横用力过盛,在拐弯处过于强硬,折过来时就显得生硬,不够流畅,还有这一点,你应该……”

一边看,一边点评,挑剔出了所有的问题后,他又道:“回去后,每个字再写一百遍,三天后交给我。”

“是,师傅。”宇文琦恭敬地垂手说道。

闻太师“呵呵”一笑,宇文琦天姿聪颖、天斌绝佳,可惜生性顽劣,太过活泼,本以为他会耐不过这枯燥的习字,没想到竟能坚持了一年,期间也不喊苦叫累,实在让他好生吃惊。

若能坚持下去……闻太师看了看那张临摹的字贴,不由得说道:“王爷若能一心一意专于书法,日后必成大家!”

宇文琦一听,却是仰起头,说道:“师傅这话,恕我不能苟同。男儿在世,就该在沙场上建功立业,为大齐开疆拓土,扬我天朝之威,如此方不枉世上一遭。”

喜欢淑妃请大家收藏:(www.2000xs.com)淑妃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淑妃最新章节 - 淑妃全文阅读 - 淑妃txt下载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

猜你喜欢: 游龙随月不二臣抢亲冷王爷齐欢与三太子有仇纷纷落在晨色里美人难嫁宠妻如令娇医有毒清初情缘帝王爱之一品佞妃淑妃簪缨世家穿越之我是婆婆金凤华庭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一品容华福运宝珠白日衣衫尽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红楼之荣国公贾赦娇花养成记农家药女我绑定了神医系统重生嫡女悍妻
完本推荐: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龙在边缘全文阅读新风领地全文阅读武道至尊全文阅读天才传说全文阅读校服与婚纱全文阅读邪尊懒凰全文阅读主宰江山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重生左唯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绝品少主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拯救白月光[穿书]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金钢进化全文阅读寂灭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恐怖修仙世界卡牌密室(重生)重生修仙在都市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诸天最强大佬云中谁寄花笺来都市圣骑异闻录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心上人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超神道术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栖梧潸潸映弦月我持有符咒狂妃天下:夫君溺宠无双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我在明朝当国公魔道祖师之曲破九霄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男神从修行开始龙神至尊老胡同婚后忽然得宠吞天龙王画春光未来之师厨重生原始时代斗武乾坤神魔之玥上为尊头狼

淑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淑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淑妃txt下载手机版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移动版 - 世纪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