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世纪小说网 >> 淑妃 >> 第58章

秦婕妤肚子里的胎儿虽然仍然稳稳当当地没有出事,可人倒底还是受了惊吓,于是太医又开了几个安胎的方子,还叮嘱秦婕妤要好好休养,不要再随意走动。秦婕妤身边侍候的嬷嬷亦是如此说法,还说这一胎,看上去像是男胎,乐得秦婕妤更是喜不胜收,乖乖地安起胎来,不敢再轻意在外面走动。

皇帝在事后也赏了一些东西过去,但是却没有亲自去探望秦婕妤。事实上,自从秦婕妤有孕的消息传出来后,皇帝就极少去清影阁。就在秦婕妤高兴地看着御赐的东西,天天想着皇帝什么时候可以过来看她的时候,皇帝却是一步都没有再踏进清影阁。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秦婕妤的情绪变得有些不稳定。沈茉云偶尔遇见秦婕妤一次,也被对方那有些疯狂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说话更是颠三倒四、逻辑不顺。沈茉云见秦婕妤像是受到了刺激的模样,更是下意识地离得她远远的,这可是孕妇,出了意外那就是一笔扯不清的帐。

相比起盯着秦婕妤的肚子不放,沈茉云如今更有兴趣想让宝儿学会走路,时不时就用一些精巧的玩具诱哄着宝儿自已站起来行走。待宇文熙走进长乐宫的内殿时,就看到沈茉云在不断地诱导着宝儿在软榻上跌跌撞撞地挪动着。

“爱妃在做什么呢?宝儿这么小,可经不起摔。”宇文熙走过去,一把抱起爱女,轻轻地捏了一下柔嫩的小脸,心情大好地说着。

“父皇,高兴。”宝儿在宇文熙的怀中也不挣扎,反而笑嘻嘻地扯着他的衣襟,吐出一个又一个清晰的单词,哄得皇帝心情更好。

“皇上怎么突然过来了?你们也不晓得通报一声?”沈茉云先是一惊,随即便皱眉看向了跟在皇帝身后的宫人们。

宇文熙一挥手,道:“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掂了掂怀中人儿的重量,道:“宝儿好像又重了一点。刚才你们在做什么?手舞足蹈的,好不热闹。”

沈茉云道:“宝儿一岁多了,妾正在想办法哄她走路呢。”说着,招来素月低声吩咐了几句。素月忙点头应了,转身匆匆退下。

宇文熙随手拿起一个玩意逗弄着宝儿,道:“宝儿还小,骨头还软着呢,再过两年吧,万一磕着碰着了怎么办?”在他怀中的宝儿不断地扭动着胖乎首的身体,伸出藕白的胳膊去抢被他父皇拿在手中的拔浪鼓。

沈茉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道:“宝儿性子活泼,每日里都闹个不停,妾只是舍不得拘了她,这才想办法让宝儿多动一下。至于磕着碰着,皇上放心,这么多人看着呢,不会让宝儿出事的。”

听了这话,宇文熙倒是愣了一下,看着在他怀中扭动不断的爱女,心里已经是同意了沈茉云说法,女儿性子活泼爱闹腾。就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都是这样,还是宝儿单单是特别,他记得太子小时候倒是安静得很。皇帝陛下一时间忘记了,除了宝儿,其他儿子他根本就没有这么近距离地亲近过,他并不知道太子不是性格安静,而是对他太陌生以致心生畏惧,所以在他面前闹腾不起来。

“那就多让下人们注意些吧,小心别碰伤了。”宇文熙想了想,算是同意了沈茉云的解释。

“是。”沈茉云应了一声,然后接过素月刚递上来的茶盏,搁在皇帝身边的案几上,道:“皇上,妾身今日煮了一些胡桃松子姜茶,这姜茶夏秋时分喝着油腻,不过这时节喝着倒是刚好,可以暖胃祛风,皇上尝尝。”

一股清淡的姜味迎面扑来,宇文熙看了看茶盏里面,茶水清黄,里面飘浮着几颗松子胡桃,入口一品,味道还算特别,略带辛辣的口感从喉咙直接暖到了胃部,于是赞道:“不错,喝下去胃都暖了。”

沈茉云抿唇一笑,又将几样点心摆过去,“皇上喜欢就好。”

宇文熙放开宝儿,略扫了一眼那几样点心,尝了一块花生糕,便搁下筷子,道:“秦婕妤的胎儿如何?太医怎么说?”

沈茉云一边注意着宝儿,一边道:“太医说了,秦妹妹的胎儿很好,只要好好养着,定能平安生产。连嬷嬷们都说了,秦妹妹这一胎,极大机会是男胎呢。妾先在此恭喜皇上了。”

宇文熙却是皱了皱眉,淡淡地“恩”了一声,便撇开了这个话题,转而说起其他事情。沈茉云看在眼中,心想自从秦婕妤出事后,皇帝还没去看过她一次吧,微微挑眉,随即也抛开了,附和起皇帝的话。

第二天送走了心情不错的皇帝后,沈茉云才开始慢吞吞地打理自已,素月一边帮她换上常服,一边忧心地说:“主子,秦婕妤肚里的孩子还有四个月就要落地了,要是真像嬷嬷们说的,是个皇子,那该如何是好?”

沈茉云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挑了一支水晶蝴蝶发钗,红汐忙接过插在发间,她才道:“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咱们过咱们的日子,这种事儿哪担心得那么多。”

素月还是不放心,“可是……”

沈茉云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点了点其中一朵绢花,道:“多想无益,顺其自然便是。”。

素月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红汐扯了一下袖摆,只好停下这个话题,道:“是的,主子。”

沈茉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想要阻止宫妃怀孕生子,难度不亚于不让皇帝宠幸其他女人,这是理所当然存在的事实,与其烦恼这个,还不如想想如何为自已谋划的好

就是想背后下毒手,也得考虑一下实际情况。下毒?宫中大小主子的汤药都得让太医提前试毒,证明安全后才送入主子的口中。撞人?就是最末流的选侍书女,身边至少都有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侍候,品级越高的妃嫔,一踏出宫门,身边带着使唤的下人就越多。至于刺客暗杀……表示,找不找得到这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是一回事,要是皇宫这么容易就被人混进来,当初太祖打江山就用不着这么辛苦了。在怀孕的妃嫔经常走的路上扔下几颗珍珠鹅卵石,这么大的目标,要有多眼盲才能忽略啊,而且人家走不走这条路还是一个未知数,其实宫中的清洁工作还是挺倒位的。

来到这里后,沈茉云才发现,以前看的那些小说中经常出现的争宠陷害手法,在现实中都是极难行得通的。特别是吃食和用药这一块,不管是在沈家,还是在皇宫,从上到下,每一个关卡,都看管得特别严格。就是现实中,也没有那么多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和无人能解的天下奇毒。太医院的太医,医术也并不是吹回来的。仔细一想也并不意外,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在宫中随便下毒,恐怕第一个睡不着觉的就是这皇宫的主人了。

“娘娘宽心,奴婢倒觉得,皇上对秦婕妤这一胎,并不怎么上心。”红汐在一旁劝道,她也有些担心自家主子会失了分寸。毕竟秦婕妤那一胎如果真是皇子,对沈茉云还是会造成一定压力。

沈茉云不想多说,只是道:“公主醒了,就让奶娘抱过来我这儿。”花时间纠结于帝王的宠妃,还不如多陪陪女儿。

“是。”素月应道。

有太医和嬷嬷们的精心照顾,就算秦婕妤的情绪有些不稳,可是肚子里的那块肉应该还是平安无事的,所以当小太监提前一个月来报说秦婕妤要生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沈茉云听到小太监的回报时,皱了皱眉,问:“好端端的,怎么会提前了一个多月?可是又有人冲撞了秦婕妤?”

小太监只是负责传话,实际内情并不清楚,沈茉云见他确实不知道便挥手让他下去了。倒是一直伺候着沈茉云的陈嬷嬷说:“奴婢听说,自从秦婕妤受惊以来,脾性越来越燥动,好几回冲着下人们发脾气摔东西,还是柳贵妃亲自过去斥责了一顿,才慢慢地消停下来。”

沈茉云听了,暗自嘀咕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间变得暴躁起来,道:“嬷嬷说具体一些。”秦婕妤脾气变得不好的事她是知道,但没放在心上。孕妇嘛,揣着那么大的一个肚子,越到后面,身体就越难受,心情好得起来才怪,但是突然间变成狂躁症,那问题就大发了。

陈嬷嬷压低声音,道:“听清影阁传出来的风声,秦婕妤整天疑神疑鬼,觉得所有人都在害她的孩子,时不时就对着宫女们破口大骂,还害怕得不敢踏出房门一步,然后补品却是一天不停。长久下来,自然会引起胎动。”

疑神疑鬼?沈茉云想了想,道:“可是整日惊恐、歇斯里底地叫喊着?”

陈嬷嬷点头道:“差不多,有时候发作起来,要好几个嬷嬷才能压制得住她呢。”在宫里伺候主子的嬷嬷们都是相熟的,偶尔听到秦婕妤那儿的闹腾,陈嬷嬷都很庆幸她伺候的淑妃不但脾气好,性格温和,难得的是还能听得进他人的劝道。遇上了像秦婕妤那样歇斯里底的主儿,只能说命不好,毕竟那是龙胎,有个万一,首先要陪葬的就是她们这些下人。

这么夸张?秦婕妤不会是得了产前抑郁症吧?要不怎么会整天疑心有人害她?沈茉云心里想着,嘴里却是道:“准备一下,我们去清影阁看看。还有,看好公主。”本来是没她的事,不过既然已经上升到狂躁症的阶段,她还是过去看看的好。

素月应了一声,忙出去吩咐太监准备步辇。

沈茉云赶到清影阁时,柳贵妃已经在这里守着,彼此刚刚见完礼,张德妃和高贤妃也前后脚赶到了。一个嬷嬷出来回报,说秦婕妤的情况还算良好,尚无性命之忧,不过嬷嬷说话时,脸色却是有些怪异。

张德妃先看出来了,挑眉问道:“怎么回事?秦妹妹在里面出了意外不成?你们脸色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难看?”

“这……”嬷嬷明显犹豫了。

“发生什么事了?说清楚。”柳贵妃厉声说着,右手一拍桌子,“砰”地一声,吓了屋里的人一大跳。

嬷嬷还来不及说话,产房里就传出了一阵尖叫声,“啊,你们要干什么?走开,全部走开,你们都是来害我的儿子。你们这群不安好心的女人,滚,给我滚……”

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柳贵妃脸色有些不好看,虽说她看秦婕妤肚子里的孩子不顺眼,可也没给秦婕妤添过堵或者私下里做手脚。她如今代掌后宫之权,结果秦婕妤却在生产的时候乱嚷嚷有人要害她的肚子,这不是明摆着在影射她吗?

沈茉云轻咳了一声,道:“秦妹妹还能这么大声叫嚷,想来身体情况是极好的,贵妃姐姐不用这么担心。”这话说得是真心实意,想当初她生产时,痛得人都快晕过去了,想叫都叫不出来。现在秦婕妤却是中气十足地在产房里叫骂,想来一时半会,劲头还是挺足的。

张德妃有过生产经验,也跟着笑道:“可不是,瞧秦妹妹刚才喊的那几句,中气十足,想来一会儿生孩子,也不怕使不上劲了。”

“进去伺候着,有什么事儿再来报。”柳贵妃说着,脸色已经回缓过来了。

嬷嬷赶紧转身进入产房。

过了好一会儿,产房里的叫声慢慢地低了下去,此时高贤妃突然说道:“可派人通知了皇上?”

柳贵妃道:“已让人去报信了。”皇后生产,皇帝还能过来守着,至于宫妃,就别指望这个待遇了。

高贤妃叹了一口气,道:“秦妹妹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已有了身孕,还不晓得保重身子,整天在屋里叫骂不停。都说七活八不活,偏偏秦妹妹这一胎刚刚是八个月,真是让人担心啊。”

“无稽之谈,这种民间传言哪能信得过,贤妃别乱说。”柳贵妃眸光一闪,冷声道。

“是我失言,贵妃姐姐莫怪。”高贤妃谦恭地说道。

沈茉云喝了一口茶,平静地等待着消息。如果她没记错,这几个月,皇帝都没有去看过秦婕妤,孕妇的心思本来就敏感,秦婕妤之前又遭受过惊吓,虽说物质没有亏待,可是精神上却是得不到抚慰。

该怪谁呢?

怪皇帝?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坐在这里的女人,都只是皇帝的妾。龙床虽然舒服,但不是那么好上的。千辛万苦替他怀孕生子又如何,后宫从来不缺美人,不能侍寝的妃嫔皇帝过眼就能忘记,哪怕这个女人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皇帝仍然能安坐御书房冷静地处理国事。一个冷静到理智的皇帝选择了江山后,就不要指望他会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事业家庭兼顾的男人从来都不包括皇帝。

自已的男人是明君,就别想着用普通人家里的标准来衡量皇帝。而如果是个昏君,说不定会更加倒霉催的会被这个昏君弄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怪老天不公?可是大齐并没有规定适龄的官宦女子一定得参加选秀后才能婚配,若是在皇帝采选秀女之前就定下亲事,皇家同样不会勉强你解除婚约强禁进宫。当她们怀着家族、亲人和自已的美好愿望进到后宫时,就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沈茉云低头看着手中的青花瓷茶盏,再想想躺在产房里已经半疯的秦婕妤,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夜幕慢慢降临,产房依然有人不断进出。直至半夜,一声婴儿的啼哭传了出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差不多一天一夜,大家都等得累了。

嬷嬷用大红的缎子包着刚出生的孩子出来,对她们行礼道:“秦婕妤生了个公主,母女平安……”

柳贵妃暂时松了一口气,走上前看了看孩子,笑道:“真是个漂亮孩子,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掉头对已经候着已久的内侍说,“去,给皇上报喜。”

“奴婢遵命!”小太监应了一声,俐落地转身离开,给皇帝报信去了。

刚出生的孩子实在说不上好看漂亮,柳贵妃那话不过是场面话,沈茉云等人看了一下孩子后,觉得都无大碍了,于是就一一打道回府。在这里坐了一整天,都累坏了。

产房里半靠在床头的秦婕妤却在继继续续地喊道:“不,不可能,为……为什么,会是公主?明明是皇子啊,我感觉到的,这一胎一定是皇儿……有人,有人换走我的孩子……”

一旁的稳婆和嬷嬷们听了,心里不约而同地想,秦婕妤不会疯了吧,皇宫内菀,谁能不动声色地换走孩子。再说了,宫里也没有其他妃嫔怀孕,就是换走了,也没地方养啊。她们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惊骇。

秦婕妤已经半昏迷了,嘴里还在不停地说:“是皇儿,明明是皇儿……”

喜欢淑妃请大家收藏:(www.2000xs.com)淑妃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淑妃最新章节 - 淑妃全文阅读 - 淑妃txt下载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

猜你喜欢: 夫君个个都很坏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吾家娇女画春光妙偶天成帝妃临天孤女种田发家史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金陵春相公,种田吧锦鲤小皇后淑妃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奈何旺夫小哑妻侯门衣香兽妃侯门继妻我家爹娘超凶的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妻为上农门娘子有点彪危宫惊梦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福运宝珠
完本推荐: 剑道邪尊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牧唐全文阅读恶魔囚笼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九仙图全文阅读冰火武神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小矫情 [糙汉与娇女]全文阅读十八钗全文阅读赶尸道长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大明武夫全文阅读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九死成神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神魔系统全文阅读钢铁皇朝全文阅读无尽神器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修仙在都市帝国老公狠狠爱超神机械师福运宝珠宿主今天祸害男主了吗带个系统打鬼子超维穿梭门魔临最强红包皇帝快穿反派不好哄超品命师诸天最强大佬盛芳神医弃女独宠盛世明珠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驱魔少年破碎之镜帝凰谋:倾尽天下快穿之魔王有点甜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医女:王爷别放肆我绑定了神医系统旱魃神探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画春光军嫂重生记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淑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淑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淑妃txt下载手机版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移动版 - 世纪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