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世纪小说网 >> 淑妃 >> 第50章

孙嬷嬷也后悔了,她知道淑妃是因为小公主之事过来的,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想要给淑妃一点颜色看看呢?万一公主真因为她的阻挠而……孙嬷嬷不由得心生惧意,小声说道:“娘娘,您说公主会不会……”

萧皇后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不过她心里也是担心,又吩咐青果亲自去长乐宫守着,有任何消息,都要马上报过来。

“皇后娘娘……”

萧皇后叹了一口气,头疼极了:“淑妃今天这么个闹法,本宫想压也压不住,只盼小公主福大命大,逃过这一劫,否则谁也保不住你。就连本宫,恐怕都会受到牵连。嬷嬷莫不是忘了,明宗的傅皇后,是因而被废的?”

明宗在位期间,有一位极受宠的昭仪,这名昭仪生下了一名皇子,某天,该皇子生病发烧,照理应请医用药,可是傅皇后对昭仪嫉妒在心,故意压着不让请太医,拖延了几个时辰。本以为是小事,不想孩子体弱,熬不过去,竟是活活病死了,明宗知道此事后大怒,没多久就以“妒行无德、谋害皇室血脉”的罪名废了皇后。

虽然拦住淑妃的是孙嬷嬷,可是孙嬷嬷是她的奶娘啊,说孙嬷嬷的做法不是皇后授意的,说出去,十个妃嫔里面十个人都不会相信。她还没对淑妃动手,结果就先送了个把柄到人家手上。

明宗是宇文熙的祖父,以孙嬷嬷的年龄,对上上任皇帝的事迹还是有些许印象,当场就白了脸,立即跪下磕头道:“都是奴婢该死,拖累了娘娘,请娘娘降罪。”

萧皇后抬了抬手,让孙嬷嬷起来,“虽然你思虑有缺,不过淑妃擅闯昭明宫是事实,两下相抵,只看皇上是什么说法了。如果公主真的不愈而亡……嬷嬷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是。”

到了傍晚,公主病情稳定下来的消息传到了昭明宫,萧皇后和孙嬷嬷都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在听到青果说起皇上驾临长乐宫的消息后,萧皇后又皱起了眉头,右手无意识地紧了又紧,深吸了一口气,道:“挑几样上好的药材,送去长乐宫。还有,将上回进贡的白玉观音也送过去,说是高僧开个光的,能辟邪消灾、福佑主人,算是本宫送给小公主用来镇邪所用。”

“是,娘娘。”

淑妃为了替女儿讨药,擅闯昭明宫一事,早就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宫中上下,皇上那儿自然也不例外。宇文熙处理完国事,江喜就瞅了个空上前,小声地说起了今天发生在昭明宫的事,他说得很仔细,但是并没有添油加醋,实在是淑妃的行为太过出人意料,让人想加都加不出来。

“宝儿病情如何?”宇文熙没先计较沈茉云的失礼,却是先问起了爱女的情况。

江喜低头道:“据太医所报,幸好雪参来得及时,公主服了两贴药,高烧已退,脉象渐稳,已是好了许多。”

宇文熙不由得松一口气,小公主确实得他心,如果是皇子,他真会考虑……抛开这个念头,他又问:“将公主的脉案、方子拿过来……不了,直接送去长乐宫吧。”

“是。”江喜忙下去吩咐,对于小公主的受宠,暗乍咋舌不已。

忙了几天,宇文熙差点就得来一个公主早夭的丧报,现下得了空,自是得去长乐宫看望女儿。探听到皇帝又去了长乐宫,不少妃嫔都气得不得了,萧充容更是拿起一个杯子朝地上摔去,狠狠地咒骂起来。

白日里几番折腾,沈茉云累得不轻,可还是坚持亲自看护女儿,听得皇帝过来,一通见礼后,宇文熙直接抱起宝儿,看着女儿还是有些通红的脸颊和干裂的小嘴,眉头紧锁,忧心道:“太医怎么说?”

沈茉云同样忧心忡忡地说:“高热退下了,病情看着稳定,不过妾还是担心,要是像先前那般反复……宝儿还这么小,她怎么受得住?”

宇文熙将女儿交给沈茉云,然后接过江喜递过来的脉案和方子,粗粗地看了一下,见上面写着病情稍稳,略略放下心来,一抬头,看见沈茉云憔悴的神色,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宝儿会没事的,倒是爱妃看上去竟是瘦了一圈,你也要多注意一下,可别宝儿好了,你却病了。”

“妾哪有心思想到这些……”沈茉云忽然想起她今天做的事,忙将宝儿交给奶娘,然后跪下请罪:“妾今日未得传召,擅闯中宫,罪犯不敬,请皇上降罪。”

宇文熙想起适才江喜说的话,心里却是冒出几分笑意,他从来就知道,后宫的女子,鲜少有柔弱无助的。不过他是真没想到,一贯看上去娇弱温婉、行为端庄谨慎的淑妃也会有这么冲动泼辣的时候,看来她是真心疼宠宝儿,连不敬之罪都不管了。

“爱妃不过是爱女心切,太医说了,幸好雪参来得及时,不然宝儿指不定会如何呢。”宇文熙亲手扶起沈茉云,语气柔和,“不过,你擅闯昭明宫,却是事实,就罚你禁足半个月吧。”

“谢皇上。”沈茉云原本有些忐忑的心算是定了下来,她不后悔为了宝儿这么做,不过过后她却担心会不会牵连到女儿和家族,还好皇帝没有计较。。

宇文熙挑了挑眉,笑道:“不过朕倒是没想到,朕的淑妃也有这么出人意表的一天,实在是让朕刮目相看。”就算是为了儿女,有胆子擅闯中宫为儿女讨药的妃嫔还真是找不出几个来。

沈茉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能低下头不语。那时情急,哪里顾得上这么多。虽然昭明宫难闯,可是好歹她还可以仗着身份强硬一点闯进去。幸亏是在昭明宫,要是雪参在太后的寿康宫,而太后又不肯见她,那会更加麻烦,至少比昭明宫更难闯。

到了第二天,淑妃因“擅闯中宫”而被罚禁足长乐宫半个月,服侍公主的下人被打发走了好几个。如果说这个禁足只让后宫妃嫔看到皇帝对淑妃是“轻轻放下”的处理结果,还没等皇后松一口气,那么另一道旨意“日后凡大公主生病,用药可事急从缓,无需上禀,着太医便宜行事”就完全点出了公主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更是让皇后噎了一口气。

不说后宫哗然,但是各种羡慕嫉妒恨是绝对是少不了的。

萧皇后端坐在椅子上,全身繃得紧紧的,目光深沉如水,绣着精致双凤图案的袖口无声地抚过双膝。想起今日皇帝派人来跟她说,说要重新为公主挑选侍候的下人,看来,是时候可以动手了。

没几天,尚宫局带了一排太监嬷嬷过来,说是皇帝的旨意,让她为公主挑选合意的伺候下人,若是不满意这些,他们还可以再另送人过来。

沈茉云点了点头,问明已经让江喜掌过眼后,便毫不客气地从中挑了好几个,又吩咐了几句,才让剪容和秦允带领她们出去安排工作。

此事在朝堂上也有些风波,不过都让宇文熙压下来了,再加上萧皇后并不敢大肆宣扬,万一皇帝再追究起来,倒霉的还是昭明宫。

宝儿的病情慢慢好转,太医天天过来诊脉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只是又改了药方子。这回用的全是温补药材,小孩子身体娇弱,大病一场,只能慢慢调养注意。

女儿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却轮到沈茉云病倒了,本来那天急闯昭明宫,她就是冒雨前去的,回来后就有些头疼,不过因为担心宝儿,只是喝了碗姜汤便罢了。接下来更是一心一意将心血放在宝儿身上,可能是精神高度紧绷的关系,竟是一直无事,只是偶尔有些头疼发冷。到如今,女儿好了,心神一放松,没了主心骨,就到她生病了。

这一病,沈茉云休养了足足二十天,直到太医说她无甚大碍,她才走出长乐宫,去了萧皇后那儿,当众请罪。虽然宇文熙已经罚了她,可是礼节上还是得向皇后再次请罪。萧皇后仍然是一副贤明大度的模样,说了几句便掠过此事,甚至还问起她和小公主的病情,似乎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劳皇后娘娘挂心,妾身很好,并无不适。”沈茉云在心里直皱眉,如果皇后真的冲着她发火或是挑刺,明嘲暗讽什么的,是属于正常反应,情理之中。现在这副天下太平的模样,反而让她心生不安。

反常即妖,绝对得小心。

时进九月,应是萧皇后比较忙的一个月,因为太后寿辰就在十月初三,不过今年筹备太后寿辰事宜的人却变成了贵妃,德妃和贤妃从旁协理。知道这件事后,太后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问:“皇后的身子可好些了?太医天天守在昭明宫,还查不出病因吗?”

没错,萧皇后病了,刚开始只是头疼,后来就是全身都疼,到了现在,整个人上时睡时醒,脉象紊乱,可奇怪的是,太医居然查不出病因。皇帝知道后,奇怪之余,也是亲往探望,甚至留下身边伺候的宫人,随时传消息过来。

陆嬷嬷摇头道:“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

“知道了。”太后说着,停了一下,道:“去延庆宫一趟,告诉贵妃,哀家的寿宴,简朴些,别弄得太累人。”

陆嬷嬷应了一声,确定太后再无其他吩咐后,便去了柳贵妃那儿,转达太后的意思。本来只是一件简单的事,可是没多久,陆嬷嬷却匆匆走了进来,惊慌失措地说道:“太后,出事了。皇上,皇上……”

太后正在小寐,听到陆嬷嬷的叫喊,睁开眼后不由得愣了一下,陆嬷嬷是她身边的老嬷嬷,陪着她经历过多少事,等闲事件是吓不住她的。如今这么惊慌,太后实在想不出如今的后宫能发生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事实上,这事儿还真是惊天动地。

“太后,奴婢……奴婢听说,今儿早朝之后,太常寺卿张大人向皇上进言,说昨日托得仙人入梦,告之后宫有人用巫蛊施法诅咒皇后娘娘,因此皇后娘娘才会怪病缠身。皇上听了之后大怒,下旨彻查后宫。”陆嬷嬷好不容易终于定下心神,将刚才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巫蛊,例来皇族最忌。

“什么?!”太后的淡然无争立即被愤怒交加的表情所取代,怒喝道:“该死!”

所有人立刻跪了下来。

陆嬷嬷继续道:“昭明宫那儿查过了,没找出任何不妥的玩意。倒是,倒是……”后面的事情太过震惊了。

“但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快讲!”太后皱起眉头,催促道。

“但是……”陆嬷嬷深吸一口气,一串溜地说了出来,“侍卫们在延庆宫、清宁宫和长乐宫这三处分别发现了三个偶人,至于其他宫殿,还没有搜完。”

太后脸色大变:“上面可是写着皇上的生辰八字?真是反了,反了,手都伸到皇帝这儿了。皇上呢?在哪儿?”

陆嬷嬷却是神色古怪,忙劝道:“太后先别急,偶人上面,写的并不是皇上的生辰八字!”

太后不由得一怔,不可思议地重复道:“不是皇上的生辰八字?”

“是,奴婢问过了,确实不是皇上的,也不是皇后娘娘的。”陆嬷嬷慎重地说着,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那,上面写的是谁的生辰八字?”太后反问道,心底模糊地闪过一个想法。

“偶人上面,分别写着贵妃娘娘、淑妃娘娘,以及……二皇子的生辰八字。”陆嬷嬷飞快地说道。

太后震惊极了,回过神后问道:“皇上呢?现下在哪儿?”

“昭明宫。”

拜皇帝的大手笔所赐,所有宫妃难得在请安以外的时间齐聚昭明宫,不过看着皇帝的脸色和被翻找出来的偶人,也没有几个人会因为见到皇帝而高兴就是了。

沈茉云静静地坐在皇帝下首,宝儿被奶娘抱着,站在她身后。她的对面是柳贵妃,因为萧皇后还在“昏迷”中,所以贵妃上首的凤座是空的,就算如此,柳贵妃的脸色也不甚好看就是了。如果柳贵妃的脸色是不甚好看,那么张德妃简直就可以用惨白如雪、如丧考妣来形容了。

想想也正常,现代人对巫蛊诅咒是完全不当一回事,可是古代人却是很当一回事。特别是巫蛊,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几乎可说是闻风色变,就怕自已的灵魂被施蛊人诅咒,永世不得超生。

半刻钟后,江充仪那儿也发现了一个偶人,上面写着的是四皇子的生辰八字,江充仪一看,当场花容失色,跪下对皇帝磕头道:“求皇上为四皇子做主。”

宇文熙的神情更冷了,手一挥,让人将偶人放在一边,然后对江充仪道:“爱妃起来吧,朕自会为四皇子做主。”

“谢皇上。”江充仪道谢,起身回座,眼中还是有着明显的惊惧。

这时,太后来了,宇文熙并众妃嫔起身向太后行礼。

太后也不多让,匆匆挥手让她们起身,刚刚坐下,便迫不急待地问:“皇上,哀家听说太常寺卿向您进言,说是后宫有人施以巫蛊之术,如今怎么样?找到了几个偶人?”

宇文熙一指放至在旁边托盘上的东西,厌恶地说:“目前为止,发现了四个。”

太后顿时倒抽了一口气,脸色阴沉,只道了一句“等侍卫们搜完再议”的话后,便端坐在椅子上,左手不断地转着佛珠,借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半个时辰后,侍卫们来报:“回皇上、太后,已经搜查完毕,再无发现其他偶人。”

“恩,下去吧。”宇文熙淡然说道,不过眼神却是一点都不平静。待侍卫们全部退出去后,他突然转头看向昭明宫中的一个宫女,“皇后呢?醒了吗?”

那宫女被突然问及,受到惊吓,结巴道:“皇,皇后……皇后娘娘,尚,尚未清醒。”

“哦?”宇文熙轻轻转着右手拇指的碧绿玉板指,神色不明地发出了一个疑问词。

太后神情莫测,却是相当的沉得住气。

在场的妃嫔神色各异,相互用眼神交流着,搜出来的四个偶人,上面写着生辰八字的人都好好的坐在这里,而没被写上的那个却是昏迷不醒地躺在里面,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看被诅咒的四个人,贵妃、淑妃是宠妃,二皇子和四皇子是皇上的样生儿子,若是这四个人出事……最后的得利者,就是萧皇后。否则的话,为什么单单萧充容所出的三皇子无事呢?

屋里气氛僵持到了极点,沈茉云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无意中抬头,却看到了将视线投往她这边的高贤妃。两人视线在宫中交汇了几秒钟,然后才错开。

此时,小太监在殿门口道:“皇后娘娘到——”

喜欢淑妃请大家收藏:(www.2000xs.com)淑妃世纪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淑妃最新章节 - 淑妃全文阅读 - 淑妃txt下载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

猜你喜欢: 宠后之路幸孕太子妃:殿下,太腹黑撒娇福晋最好命盘秦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永安调神赌狂后庄主别急嘛侯门继妻萌宠王妃红楼之荣国公贾赦农家药女药门仙医病娇毒妃狠绝色佛系少女不修仙重生之将门庶女我就是这般女子与三太子有仇国子监绯闻录侯门毒妃清初情缘医妃惊世娇医有毒画春光簪缨世家皇后在位手册
完本推荐: 光明纪元全文阅读黑暗无限全文阅读全职保安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井口战役全文阅读九转金身决全文阅读金钢进化全文阅读真武荡魔传全文阅读至尊小厨神全文阅读天眼人生全文阅读国士全文阅读官道全文阅读重生左唯全文阅读虚无神在都市全文阅读吞噬永恒全文阅读危宫惊梦全文阅读校园修仙全文阅读青云直上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红包皇帝重筑轮回无敌大人物钢铁蒸汽与火焰斗破之再世炎帝纨绔天医宿主今天祸害男主了吗于休休的作妖日常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带我穿梭平行宇宙的闪电球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凌天剑神长安少年谣重生原始时代道家祖师史上第一密探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从雄兵连开始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药门仙医农门娇俏小厨娘神医弃女我在杀戮中诞生医妃惊世清初情缘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全职法师家有庶夫套路深驸马要上天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

淑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淑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淑妃txt下载手机版 - 晓桥琉水的全部小说 - 淑妃 世纪小说网移动版 - 世纪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