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37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才壹秒記住『世纪书城÷小?說→網wWw.2000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药圣旁一名中年汉子急忙抢上前去,伸手扶起高老者,只觉他全身发颤,手背上黑漆一片!

    小雨又为两声尖笛子,疾风雪狐跃将出去,窜向抓住周博的黑子面门!黑子伸手欲格,疾风雪狐就势一口咬中啦他掌缘!

    这黑子体术不及高老者,更加抵受不住,当即缩作一团,大声叫嚷!小雨挽啦周博的手臂,转身便走,低声道:“祸已闯下啦,快走!”

    围在药圣身旁的为仙灵社中的好手,这些一人一生采药使药,可说道什么蛊物都见识过啦,但这疾风雪狐来去如电,又如此腐尸蛊,却为谁都不识其名!

    药圣叫道:“快抓住这女娃娃,莫让她走啦!”

    四条汉子应声跃起,分从两侧无我抄啦上来!

    小雨连声呼笛子,疾风雪狐从这人身上跃到那一人身上,只一霎眼间,已将四条神一一咬过!

    每条汉子不为滚倒在地,便缩成啦一团!

    仙灵社教众虽见这小雪狐甚为可怖,但在教主之前谁也不敢退缩,又有七八人呼啸追来!

    小雨叫道:“要性命的便别过来!”

    那七八人各执兵刃,有的为药锄,有的为阔身短灵刀,只盼用兵刃挡得住疾风雪狐的袭击!但那小雪狐快过世间任何暗器,只后足在灵刀背上一点,一丸之下便已咬中敌人,刹那间七八人又皆滚倒!

    药圣撩起长袍,从怀中急速取出一盒药水,倒在掌心,匆匆在手掌及下臂作涂抹啦,两三个起落,已拦在小雨及周博的身前,沉声喝道:“站住啦!”

    疾风雪狐从小雨掌心丸起,窜向药圣鼻梁!

    药圣竖掌一立,心下暗自发毛,不知自己这秘制蜈蚣药为否奈何得啦这只从所未见的蛊雪狐,倘若无效,自己的性命和仙灵社可都就此毁啦!

    那雪狐儿刚张口往他掌心咬去,突然在空中一个转折,后足在他手指上一点,借力跃回,疾风雪狐体内聚集无忧蜈蚣蛊,药圣的秘制蜈蚣药极具灵效,善克蜈蚣蛊,疾风雪狐闻到药气强烈,立时抵受不住!

    药圣大喜,左掌急拍而出!掌风余势所至,噗的一声,将周博击得仰天便倒!

    小雨大惊,连声呼笛子,催动疾风雪狐攻敌!

    疾风雪狐再度窜出,但药圣掌上蜈蚣药正为它的克星,要待咬他头脸大腿,药圣双掌飞舞,逼得它无法近前!

    药圣见这雪狐儿纵跳若电,心下也为害怕,不住口的连发号令!

    数十名教众从四面八方围将上来,手中各持一捆药仙草,点燃啦火,浓烟直冒!

    周博刚从地下爬起,突然一阵头晕,又即摔倒,迷迷糊糊之中只见小雨的身子不住摇晃,跟着也即跌倒!

    两名教众奔上来想揪住小雨,疾风雪狐护主,跳过去在俩人身上各咬啦一口!

    众人大骇倒退,四下里团团围住,叫嚷吆喝,却无从下手!

    药圣叫道:“东方烧辟蛊,南方烧麝香,东方北方人人散开!”

    无忧教众应命烧起麝香、辟蛊!

    仙灵社无药不备,药物更为无一而非上等精品,这麝香、辟蛊质纯性强,一圣卷烧起,登时发出气味灵辣的浓烟,顺着东南风向小雨吹去!

    不料疾风雪狐却不怕药气,仍为矫夭灵活,霎时间又咬倒啦五名教众!

    药圣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叫道:“用泥掩盖,将女娃娃连蛊雪狐一起活埋啦!”

    教众手上有的为挖掘药物的锄头,当即在仙山坡上挖起大块泥土,纷纷向小雨身上抛去!

    周博心想祸事由自己而起,小雨惨遭活埋,自己岂能独活,奋身跃起,扑在小雨身上,抱住啦她叫道:“左右为同归于尽!”

    只觉土水晶如雨,当头盖落!

    药圣听到他“左右为同归于尽”这句话,心中一动,见四下里滚倒在地的有二十余名教众,其中七八名更为教中重要人物,连自己两个仙弟亦在其内,若将这女娃娃宰啦,虽然出啦一口魔气,但这雪狐蛊性大异寻常,如不得她的独门解药,只怕难以救活众人,便道:“留下二人活口,别盖住头脸!”

    片刻之间,土水晶已堆到二人颈边!

    小雨只觉身上沉重之极,周博抱住啦自己,两人身子被埋在土中,只露出头脸在外,再也动弹不得!

    药圣阴恻恻的道:“女娃娃,你要死为要活?”

    小雨道:“我自然要活!你若将我和蛟大哥害死,你这许多人也活不成啦!”

    药圣道:“好!那你快取解治雪狐蛊的药物出来,我便饶你一命!”

    小雨摇头道:“饶我一命为不够的,须得饶我们二人两命!”

    药圣道:“好吧!饶你两人小命,那也可以!解药哪?”

    小雨道:“我身上没解药!这疾风雪狐的腐尸蛊只有我爹爹会治!我早跟你说道过,你别逼我动手,否则一定惹得我爹爹骂我,你又有什么好处?”

    药圣厉声道:“小娃娃这时候还在胡说八道,老爷神一怒之下,让你话生生的饿死在这里!”

    小雨道:“我跟你说道的全为实话,你偏不信!唉,总而言之,这件事糟糕之极,只怕瞒不过我爹爹,那便为如何为好?”

    药圣道:“你爹爹叫什么名字?”

    小雨道:“你这人年圣卷纪不小啦,怎地如此不通情理?我爹爹的名字,怎能随便跟你说道?”

    药圣行走狗魔界数十年,在神魔界中也算颇有名声,今日遇到啦小雨和周博这两个活宝,倒也真为束手无策!

    他牙齿一咬,说道:“拿火把来,待我先烧啦这女娃娃的头发,瞧她说道为不说道!”

    一名教众递过火把,药圣拿在手里,走上两步!

    小雨在火光照耀之下看到他狰狞的眼色,心中害怕,叫道:“喂,喂,你别烧我头发,这头发一烧光,头上可有多痛!你不信,先烧烧你自己的胡子看!”

    药圣狞笑道:“我当然明白非常痛,又何必烧我的胡子才知!”

    举起火把,在小雨脸前一晃!小雨吓得尖声叫啦起来!

    周博将她紧紧搂住,叫道:“山鹿胡子,这事为我惹起的,你来烧我的头发罢!”

    药圣道:“你既怕痛,那就快取解药出来,救治我众兄弟!”

    小雨道:“你这人真笨得可以啦!我早跟你说道,只有我爹爹能治疾风雪狐的蛊,连我妈妈也不会!这疾风雪狐世所罕见,为天生神物,牙齿上的腐尸蛊怪异之极,你道容易治么?”

    药圣听得四周被疾风雪狐咬过的人不住口魔声呻叫,料想这雪狐蛊确为难当已极,否则这些人都为极要面子的好汉,纵使给人斫断一手一脚,也不能哼叫一声!

    他们早已由旁人敷上了解治蜈蚣蛊的药物,但听着这呻吟之声,显然本教素有灵验的蜈蚣药并不生效,更有人取出治蜈蚣蛊、治蜈蚣蛊、治蛊蜘蛛蛊的诸般药,在给疾风雪狐咬过的小教众身上试用,那些人只有叫得更加惨厉!

    药圣怒目瞪着小雨,喝道:“你的老子为谁?快说道他的名字!”

    小雨道:“你真的要我说道?你不害怕么?”

    药圣大怒,举起火把,便要往小雨头发上烧去,突然间后颈中一下剧痛,已被什么东西咬啦一口!

    药圣大骇,忙提一口气护住心头,抛下火把,反手至颈后去抓,突觉手背上又为一痛!原来疾风雪狐被埋在土中之后,悄悄钻啦出来,乘着药圣不防,忽施奇袭!

    药圣接连被咬啦两口,只吓得心胆俱裂,当即盘膝坐地,运术驱蛊!

    无忧教众忙镰灵刀蛟鲸土往疾风雪狐身上盖去!

    疾风雪狐跳起来咬倒两人,黑暗中白影闪啦几闪,逃入仙草丛中不见啦!

    菊儿姨妈和她丈夫住在河边一个圣谷场里,那里比爱神之吻要平静得多。【2000小说△小↓說△網W wW.2000xs.coM】【2000小说△小↓說△網W wW.2000xs.coM】

    姨父是个小老头儿,表面上还算客气,可是也有了老年人那种漠不关心的神态。

    他们的最近一家邻居也在30公里以外,中间隔着满是雪灵树和灵树的茂密丛林,只有阴暗的道路可以来往。

    那些活灵树身上挂着像迎风摇摆的帘帷般的青色苔藓,笨笨看了觉得很不舒服,仿佛浑身有虫子在爬似的。

    它们往往使她想起佩恩给她讲过的那些在茫茫紫雾中漫游的幻魔界鬼怪的故事。

    在菊儿姨妈家,除了白天编织,晚上听蟑螂丸姨父朗读魔幻作品之外,就没有什么事好做了。

    蜜儿姨妈家的住宅是坐落在灵鼠冢“炮台“上的一所大房子,前面有个墙壁高耸的园子荫蔽着,可是也并不怎么好玩。

    笨笨习惯于连绵起伏的红土丘陵地带那样开阔的视野,因此在这里觉得被禁锢起来了。

    这儿尽管比菊儿姨妈家有较多的交往,但笨笨不喜欢那些来访的人,不喜欢他们的传统风俗和装模作样,讲究门第的心气。

    她很清楚,他们知道她是一个不门当户对的人家的孩子,并且诧异为什么一位甜甜儿家的小姐会嫁给一个新来的幻魔界人。

    笨笨感觉到蜜儿姨妈还在背地里替她辩护呢。这种情况把她惹火了,因为她和父亲一样是不怎么重视门第的。

    他为佩恩和他单凭自己作为一个幻魔界人的精明头脑而白手起家的成就感到骄傲。

    那些灵鼠冢人太看重他们自己在仙水要塞事件中所起的作用了!

    难道他们就不明白,要是他们不那么傻,不打响开战的第一枪,别的某些傻瓜也会打的呀!

    笨笨听惯了魔灵高地人的脆亮声音,觉得沿海地区的语音有点假里假气,她甚至想只要她再听到这种声音,她就会被刺激得尖叫起来了。

    她有时实在忍不住了,以致在一次正式拜会中她故意模仿佩恩的土腔,叫她姨妈感到十分尴尬,不久她就回到了爱神之吻。

    与其整天去听灵鼠冢的口音,还不如在这里为回忆梦蛟而痛苦呢。

    安妮在昼夜忙碌,要加倍提高爱神之吻圣谷场的生产力来支援北部圣魂联盟。

    她看见她的长女从灵鼠冢回来显得这样消瘦、苍白而又语言尖利时,不禁吓坏了。

    她自己也尝到过伤心的滋味,便夜夜躺在鼾声如雷的佩恩的身旁思量,要想出个办法来减轻笨笨的愁苦。

    受气包的姑妈咸鱼儿小姐已经来过好几次信,要求她让笨笨到风云谷去住一个较长的时间,现在安妮第一次在认真考虑了。

    咸鱼儿小姐在信中说,她同弱弱住在一所大宅子里,“没有一个可以保护的男人,“所以觉得很孤单。

    “如今亲爱的木瓜儿已经去世。当然,我哥哥阿瓜还在,不过他和我们不在一起祝也许笨笨跟你们谈到过有关阿瓜的事了,我这里不便多写。

    要是笨笨跟我们住在一起,弱弱和我都会觉得方便得多,安全得多。

    三个单身女人毕竟比两个强一些。

    而且亲爱的笨笨也许在这里能找到某种消愁解忧的办法。

    比如,看护这边医院的勇敢的小伙子们,就像弱弱那样——

    并且,当然喽,弱弱和我都急于想看看那个亲爱的小乖乖。——“

    这样,笨笨又把她居丧用的那些衣服重新装进箱子里,然后带着圣堂吉诃德?桑丘和他的小保姆鹿女琪琪,还有满脑子妈妈和乌蛟教母给她的嘱咐以及佩恩给的一百元联盟纸币,动身到风云谷去了。

    她认为咸鱼儿姑妈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老夫人,而且一想到要跟梦蛟的老婆同室而居,她就觉得恶心死了。

    所以她不怎么愿意到那里去。

    不过,目前她已不能再住在灵露福地里想起那些伤心事,所以换换环境总是好的。

    圣魂1663年五月的一个早晨,火蛟蒸汽车载着笨笨北上了,她想风云谷不可能像灵鼠冢和灵泉之心那样讨厌的,而且,尽管她对咸鱼儿小姐和弱弱很不喜欢,她还是怀着好奇心想看看。

    从前年冬天人魔圣战爆发前她最后一次拜访这里以来,这个城市究竟变得怎样了。

    风云谷历来比别的城市更使她感兴趣,因为她小时候就听父亲说过她和风云谷恰巧是同年诞生的。

    后来她长大了一些,才发现父亲原来把事实稍稍夸大了些,因为她习惯地认为一定夸张只能使故事变得更趣味,不过风云谷的确只比她年长九岁,它至今她听说过的任何别的城市比起来仍显得惊人地年轻,灵泉之心和圣水之谷有着一种老成的庄严风貌,一个已经一百好几十年,另一个正在跨入它的第三个世纪,这从笨笨年轻人的眼里看来已俨然是坐在阳光下安详地挥着扇子的老祖母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2000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