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夫如玉 第98章 鼠仙奶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其中,定格最久的。

  竟然是……

  和臭僵尸在一起的画面。

  整个过程,就好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

  恍然睁开眼睛,李林玉的额头上被贴了一张画的歪歪斜斜的黄纸符箓。

  能够驱邪避鬼的黄纸符箓我见多,眼前这个水平的一看就是初级的菜鸟画的。

  李林玉浑身冒着黑气,很快就把符箓腐蚀了一个大洞。

  眼看,就要把整个符箓都用黑色的鬼气侵蚀掉。

  我的手腕被一个人握住,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婷婷,跟我来,我来救你了。”

  “可是我婆婆还在……”我一转头,就发现这人是王有仁。

  不对啊。

  大半夜的,王有仁跑过来做什么?

  即便是为了救我,那他怎么知道李林玉晚上会来寻仇。

  他一边拉着我逃命,一边喊道:“放心吧,她的目标不是你们刘家村的降头女子。她的目标是……”

  “是我!”我已经能感觉到,背后吹来的阵阵凉气。

  想也知道,李林玉怕是已经挣脱了符箓的控制。

  追上来了!

  那王有仁又不是道士,只是给人看风水的先生。

  能画出这样级别的符箓,已经是难为他了。

  人跑起来的速度哪里能跟鬼比啊?

  倏地,我的后衣领子就一只冰凉的手扥住了。

  她凄厉的声音令人发指,“要往哪儿跑啊?”

  现在可不比刚才,刚才我浑身都僵住了没法动。

  唯今,心一狠。

  就把舌尖咬破了,转头就喷了她满脸血唾沫,“你说我要往哪儿跑?一直都是你害我,死后还没完没了了,脸皮够厚啊。”

  我对她积怨颇深,骂了两句才肯作罢。

  她被我喷了满脸的血沫子,往后踉跄了几步。

  似乎被眯了眼睛,有些辨不清前路了。

  “赶快,趁这个时候,快逃。”王有仁又拉着我跑了起来。

  我怀着孕,不宜做剧烈运动,“你要带我去哪儿?要是躲这只恶鬼的话,去降头公家躲躲就是了。”

  “哎哟,你看我这脑子。一着急竟想着往白村跑,真是糊涂了。”他挠了挠脑袋,憨厚的笑了。

  瞧着他这样子,好像是没什么问题。

  这时,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硕大的黑影。

  黑影好像是一只毛茸茸黑乎乎的动物,巨大的体型在一点点的靠近他。

  看样子,好像是要偷袭王有仁。

  我低呼了一声:“王大师,小心,身后面!!!!”

  “什么……身后面?”他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算命先生,说的好听点的,也就是个麻衣世家的相士。

  反应,哪有村里的那些壮汉敏捷。

  他一头雾水的回头之际,那只硕大的东西已经扑到了他的背上。

  那东西起码有四五十斤重,一个泰山压顶。

  就把瘦弱的王有仁,直接压在了地上。

  我一看样子,居然是一只身上长了长毛的大耗子。

  这耗子通体漆黑,不过在月光下。

  却能看见身上的黑毛中,夹杂着几根白毛,似乎是一只老了都成了精的大老鼠。

  王有仁重重的摔在地上,立刻向我呼救,“婷婷,救我……”

  刚才是他救我,现在轮到我救他也没什么。

  可是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我特么的也没什么办法。

  正是绞尽脑汁的,想着救他办法的时候。

  那大耗子张开嘴啃在他脖子上,王有仁惨叫一声直接厥过去了。

  看那耗子的动作,好像是在吸人血。

  天哪!

  这耗子太恐怖了。

  脚下抖成了宽面条,甚至有一种想丢下王有仁拔腿就跑的冲动。

  我惊恐的倒退了两步,左顾右盼之下。

  发现旁边是胡志远的家,虽然平日里跟他不是很对付。

  我还是满怀期待的喊了一声:“胡书记……”

  话音刚落,我的背上也多了一个沉重的东西趴在上面。

  脖颈处裸露在外面的地方感觉到了被毛茸茸的东西蹭到的感觉,地上倒影着的是一只硕鼠的身影。

  完了!

  我的喉咙好像被哽住了,再也喊不出声了。

  随着,脖子一疼。

  眼前便一片漆黑,失去了知觉。

  要问一个人能有多倒霉,大概就是我和王有仁这样。

  刚从李林玉手里死里逃生,又被耗子截胡了。

  真是人要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梦里面我隐隐约约的,就听到很多小耗子“吱吱吱”叫的声音。

  脑子已经清醒了,猜测自己多半是到了耗子窝了。

  一直都不敢睁开眼睛,直到被周围一股子接近屎怪味熏得实在受不了了。

  才幽幽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了灯光。

  是那种久违的,电灯的灯光。

  嘶——

  刘家村就是个山村,大家住的地方都散落在山上山下。

  不是白村那种大山谷,都住在平地上。

  所以,通电是很困难的。

  若真是电灯的话,这里很可能不是刘家村了。

  想到这儿,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双眼也彻底睁开了,视线内的东西逐渐都清晰了。

  揉了揉眼睛,天顶上有白炽灯在亮。

  这好像是一间废弃的厕所,所以陈年的屎味里面还夹杂这一股尘土的味道。

  而且,潮气很重。

  年久未用的粪坑,整齐的码了一排。

  不过,却张灯结彩的。

  不仅挂满了红灯笼,还挂满了红色的绸带。

  从厕所外面,一路上还铺了红绸。

  正当中的位置上,还摆了一张铺着红布的用树枝拼的床。

  床上躺了个灰头土脸的,穿着新郎官衣服的男人。

  这里就跟古装电视剧里,结婚用的喜堂似的。

  这一看,就是那群耗子搞的鬼。

  虽然角落里幽暗的肉眼无法看清,可是这些夜生物的眼睛是会反光的。

  仔细去看,那起码有几十只的老鼠躲在那里。

  偶尔还有一些心急的小耗子憋不住,发出一声半生“吱”叫的声音。

  看来想离开这里,就得先摸清楚这些耗子的低些。

  “嗯哼,那个……鼠兄,是你们把我带到这里的吗?”我摸着脖子上的伤,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可是隐约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角落里,传来了无数耗子杂乱的叫声。

  好像是一群耗子,在讨论问题。

  少顷,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嗓音十分粗糙的,说话不是很利落的老太婆的声音,“大王,是我们带你来的。那个新郎官你可满意?他可是白村最帅的帅哥了……”

  耗子……

  耗子会说人话!!

  这可不是在梦里,老鼠会说人话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惊得倒退了小半步,脚下发软之际。

  差点就掉进粪坑里了,好在我聪明扶住了墙,“我……我不是和你们说过了,我……已经嫁人了。不需要什么新郎官……”

  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生生哽进了嗓子眼里去了。

  就见黑的角落中,缓缓的走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老太太一身黑色的衣裳,佝偻着身形。

  手上拄着拐杖,一抬头。

  哎哟。

  脸色比李林玉的还要白,满脸都是刀割一样的皱纹。

  可偏偏是这么个老东西,两颊的位置还涂了红色的胭脂。

  嘴唇也涂成大红色的,眼神冰冷。

  没牙之下,对我抿唇怪笑,“大王,你看看嘛。”

  “好……好,我看看去。”我看到她的嘴里,露出来了一根黑色的长长的老鼠尾巴。

  整个人都吓得魂飞魄散了,她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小心翼翼的发着抖的,走到了婚床的旁边。

  看了一眼新郎官,心想着到底是谁这么倒霉被耗子抓来当新郎。

  一看他带着泥的鞋子,却觉得眼熟。

  倒不是认识他这双鞋子,而是鞋子上的泥巴是我们家门玉米地里特有的红泥。

  别的地方没有,阮杏芳还总喜欢用这红泥腌咸蛋。

  我把侧着身子的“新郎官”翻了个身,禁不住惊呼出声:“王有仁。”

  原来被老鼠一起绑来的倒霉蛋,是带着我逃跑的王有仁。

  王有仁身上,还绑着绳子。

  绳子悬在天花板上,也不知道这群耗子想对他干嘛。

  我也不敢轻易去解,推了几下王有仁,“王大师,王大师!!醒醒……”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王有仁从梦中惊醒,好像对周遭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我小声道:“我们好像被耗子抓了,关在……一间废弃的厕所里。”

  “耗子?”他看到那个脸上腮红涂的跟猴儿屁股似的老太太,眼神一惊。

  忽然,就跪下使劲的磕头,“哎哟,鼠仙奶奶!怎么是您啊?鼠仙奶奶吉祥,这个……您把我们俩请到这里做什么啊?”

  嗯?

  这王有仁认识这老太太?

  还对她听恭敬的么。

  还喊她鼠仙奶奶?

  莫不是大耗子真的成了精,会化作人形了。

  想到那个扑倒王有仁背上,身上长出白毛的老耗子。

  想想看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

  只是,太不科学了。

  “小仁儿啊,这是我们大王。你是这白村里一等一聪明的人,今儿老身就做主,让我们大王和你喜结连理。”那白脸老太太喜滋滋的说着,也不管她家大王我同不同意。

  我再次皱眉,说道:“我都说了,我不嫁他!!你不是喊我大王吗?怎么……这点小事都要替我做主……”

  “嗯?”她冷冰的目光斜了我一眼。

  王有仁拽了拽我的衣袖子,小声道:“婷婷啊,鼠仙奶奶法力无边。你可千万别跟她对着干,要不我们两个就假意拜个堂,先骗骗它们?”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