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女人的声音。

  虽然故意捏着嗓子,装作诡异莫测。

  可是,我听一耳朵就听出来了。

  是李林玉的声音。

  她大半夜的来敲烛姐家的门做什么?!

  还有她手中的那面鼓到底是什么鼓,好像是专门击溃人的心理防线的。

  让的人意志越发薄弱,行为难以受自己控制。

  我的身子就好像,掉到冰窖里一样的冷。

  手指无意识的抠着树皮,地面上掉落的全都是树皮的碎屑。

  “你……就不能放过我女儿吗?你要吃姹女,别户人家的孩子也行,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梧桐。”烛姐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放里面传出。

  到了现在,我才知道烛姐的女儿叫刘梧桐。

  梧桐妹。

  这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斗篷里的李林玉像个鬼魅一般,冷冷的发笑,“你应该清楚,你的女儿是女生男命。是天下间少有的……纯阳命的姹女,我劝你快点把门打开!!免得你全家都要遭受着无妄之灾……”

  难怪……

  刘梧桐的性格像个假小子,胆子大又凶悍。

  原来啊,是女生男命。

  “好!好!我这就开门,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儿子和老公。”烛姐带着哭腔喊道。

  门,被她打开了一丝缝隙。

  这时,从光棍杨家僵硬的走出一个人来。

  那人的四肢好像很久没有上油的机器,所以走路不仅机械不协调。

  还歪七扭八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

  一路走来,还在地上留下了一排浅浅的水渍。

  水渍在月光下,折射着清幽的光。

  那人一袭黑色苗衣,衣服上绣满了精美的图案,声音尖利的就好像戏台子上唱戏的伶人,“住手!!你怎么还缠着烛姐一家啊,难道那天晚上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

  是光棍杨的女尸媳妇,没想到她是能下床的。

  还从自己家里,走到烛姐家门口了。

  倏地,她的柔荑掐住了李林玉的脖子。

  李林玉连忙去敲鼓,“真是多管闲事。”

  “你手里这面人皮鼓只对活人有效,对死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光棍杨的女尸婆娘在黑暗中扼住了李林玉腕子。

  那力道很大。

  李林玉的手没两下就脱力了,手中的鼓失手落地。

  “咚”一声之后,摔碎了。

  鼓面的质地很是奇特,接触到地面之后。

  立刻发黑,翻卷起来。

  如同被火烧了一样,逐渐的变成了灰烬。

  李林玉连忙大叫了一声,“黑哥,帮我。这只旱魃女尸好生厉害,我……我斗不过它……”

  在惊慌之下奋力挣扎着,戴在头上的帽子也落下来。

  之前长在她脸上的尸病,此刻早就已经消退下去。

  清丽的小脸上,尽是慌乱之色。

  “慌什么?没点出息!”黑暗中,有一个声音怒斥了一声。

  这声音是有些阴沉沉的少年的声音,我一听就猜出来是黑哥。

  李林玉好像很听黑哥的话,说道:“你会出来帮我就好,我不慌、不慌……”

  紧接着,门前出现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人。

  他手里抱着一面比较大的鼓,细长的手指在上面轻轻的点着,“你这具旱魃还真是不自量力,又来阻挡本座的好事。还坏了本座一面珍贵的阿姐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鼓点的声音不大,去好像看不见的针扎入人的心房。

  我在那一瞬间,顿时心神失守。

  四肢冰凉,心悸发慌之下。

  差一点我就从树后面走出来,对着披着黑色斗篷的李林玉跪下了。

  好在这时,清琁从我身后堵住了我的耳朵。

  那面鼓的敲击声变弱了,我的身子才慢慢的恢复到正常的温度。

  就见烛姐家门前,光棍杨的那个女尸婆娘已经跪倒在地上。

  瞳孔放大的望着天空,双手惊恐的虚抓着。

  她檀口张着,好像是在吼叫着什么。

  血泪从她的眼窝中,决堤一般猛地涌出。

  门里,烛姐也崩溃了。

  用力将刘梧桐从门中推出来,脸色苍白之下。

  嘴里对着李林玉,大叫着什么。

  似乎是在哀求李林玉,让烛姐看不见的黑哥停止敲鼓。

  终于,黑哥手中的鼓停了。

  烛姐虚脱的趴在地上,心疼的看着梧桐,“梧桐,你要乖,跟着……跟着这个姐姐走。”

  “我不要,我不要跟着光棍杨的媳妇走,她要吃掉我。妈妈,你不要了我,对不对……”小梧桐哭的声泪俱下,看的我揪心不已。

  黑哥牵住了刘梧桐的手,“你妈妈当然不要你了,跟着我走吧。”

  “谁……是谁拉住我的,你……你是鬼吗?我知道了,你是治好光棍杨媳妇的那只鬼,我听人说她身上的尸病只有嫁给鬼才会好。”梧桐哭成了泪人,没想到却很聪明。

  虽然看不见黑哥,却猜出了黑哥是李林玉男人的身份。

  黑哥微微一愣,手撩起了梧桐的下巴,“呵,你这个丫头挺有意思的么。要不是我儿需要你的血肉才能成长,否则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

  “不要……不要杀我……”梧桐惊恐的战栗着。

  小脸煞白的,就好像刷上一层墙灰。

  眼看,梧桐就要被带走了。

  我用手触了一下清琁,用牙缝里挤出声音,“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是谁?是谁躲在树后面!!”黑哥的听力好像异于常人,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都尽收耳内。

  连我那么小声的说话,都让他给听见了。

  清琁淡笑的从树后面走出,打了个响指,“刘烛,行动。”

  “好。”烛姐一听他的话,也不知怎么的。

  立刻,跑回了屋中。

  “你就是……那个在林子里弄出鬼打墙,欺负我婆娘黑耀?”清琁上下打量着黑哥,玩味的问道。

  黑哥看到清琁,眼神立时变得比毒蛇还要怨毒,“刘清琁啊刘清琁!!你居然不认得我了,要不是你,我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吗?”

  “我……在哪儿见过你吗?”清琁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眼神却带着不屑。

  黑哥被他刺激到了,手指再次落到鼓面上,“就知道你会装傻充愣,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哈哈哈,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那鼓声凄凉可怕,瞬间就能迷惑人的心智。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可不想再死。”清琁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时,有悠扬的笛声被吹响。

  如泣如诉,似是以为哀婉的少女在唱着哀歌。

  虽是十分的凄凉,让人想哭。

  却能慢慢抚平鼓声,对人心智的影响。

  笛声和鼓声对冲之下,那诡异的鼓声居然对人的心神不再有影响。

  黑哥一凛,“骨笛!!你……你怎么会有骨笛的?这东西不是蜀地的邪物,早就被销毁殆尽,彻底失传了。”

  就见清琁唇边,竖着一只骨笛。

  骨笛质地光滑洁白,好像一件艺术品一般好看。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骨笛。

  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他从镇上把骨笛带回来。

  没想到现在,这骨笛就派上用场了。

  “我为什么有骨笛可不关你的事,你只要知道骨笛专门克制你这面……阿什么姐的鼓。”清琁玩味的看着他,唇下却瞬息万变。

  笛声虽是依旧好听,调子却变得急促起来。

  而且,好像是在故意针对黑哥。

  黑哥被笛声逼的,连连退后。

  黑哥脸色一狠,好像要逃走,“骨笛厉害又怎么样?这个纯阳命的女娃儿我要了……”

  “咯咯——”

  烛姐家漆黑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了数声公鸡的叫声。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几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从里边窜出来。

  头两只都有些菜,撞到黑哥身上。

  不仅没把黑哥怎么样,反倒是自己撞个头破血流。

  还有一只比较倒霉,直接撞断脖子。

  脑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明明脖子断了死了,身子还在激动的抽搐着。

  最后一只,从里面冲出来的公鸡。

  尾巴上的毛是彩色的,体型比之前的公鸡大了一倍。

  鸡冠,是鲜红的血色。

  狠狠的往黑哥身上一撞,公鸡可是破邪之物。

  黑哥倒是没什么的,只是手一抖。

  手中那面大鼓就掉落在地面上了,他还没来得及弯腰去捡那面鼓。

  彩毛大公鸡上去一下,就把鼓面给啄破了。

  气的黑哥眼睛猩红,一巴掌就吵大公鸡打过去了,“你这扁毛畜生,连本座也敢伤,去死吧。”

  可怜的大公鸡被这一巴掌打中,直接被甩飞到好远的距离。

  突然,天空中落下了好多烧了火的黄纸符箓。

  黄纸符箓带着破煞之气,天女散花一样的掉下来。

  屋顶上,还有几个汉子喝彩的声音。

  原来是清琁早就安排好人在屋顶上,只要大公鸡一放出来。

  上面的人就会配合,把点燃的黄纸符箓全都倒下来。

  黑哥在黄纸符箓中被灼的狼狈不堪,浑身黑气直冒,“算你们狠,我……我迟早要你们还回来的……”

  一口老血,从黑哥嘴里喷出来。

  “快放黑狗,堵住他,他要跑。”清琁话音未落。

  “汪、汪、汪……”

  随着几声恶犬的狂吠之声响起。

  一只目色发红好似饿了好些天的黑色土狗,就从草丛里狂奔出来。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