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给我下药那一刻,我们的同学之谊,就让狗吃了。”我心硬如铁,根本就不会对她身上的尸病产生半分同情。

  李林玉却好像抓到了我的小辫子,大声的提醒清琁,“清琁哥,你听见了吧。”

  “听见了什么?”清琁反问她。

  “她到现在都不能原谅我给她下药的事情,要不是我下药,她也没机会来到你身边。她根本……就不爱你……只有我……只有我……我才是……啊——”

  突然,她额上暴起了青筋。

  捂着自己的小腹,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在她的皮下还能见到,有圆滚滚的凸起游走而过。

  感觉像是有什么老鼠之类的东西在蠕动,让人恶心的头皮发麻。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小声的问清琁:“她是不是蛊毒发作了啊?”

  “貌似是吧。”清琁也是眉头紧皱。

  我抬头去看他,“那……那怎么办?”

  “你别看我,我只会降头术,对蛊术一窍不通。”清琁的脸上是一副踩到鸡屎,急于弄干净鞋底的表情。

  听他这一说,蛊和降头还是不同的。

  虽然这个村子里的人善用降头术,对蛊术却并不精通。

  我一时没了主意,问道:“那……那怎么办……”

  “交给光棍杨处理吧,他手上应该有解药。要是毒发死在这里,多晦气啊。”清琁看到李林玉七窍流血的样子,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时,阮杏芳回来了。

  她看到地上正打滚的李林玉,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光棍杨的婆娘会在我们家?”

  清琁过去跟她耳语了几句,阮杏芳听后点点头。

  进里屋来陪我,清琁出去把光棍杨找来。

  倒在地上的李林玉明明已经痛苦万分,此刻见清琁要出门去找光棍杨。

  咬碎了一口银牙,阴狠道:“刘清琁!!我会记住你今天为了沈明月见死不救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在她的嘴角,缓缓的流淌出鲜血。

  眼底深处的痛苦加上恨意,比阮杏芳养的银蛇降的眼神还恐怖。

  不到二十分钟,光棍杨来了。

  “臭表砸,你居然是跑到刘清琁家。怎么?你想勾引他,治你的尸病啊。”光棍杨一进来,看到地上打滚李林玉,就狠狠的在她头上踩了一脚。

  李林玉痛苦不堪,却还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抱住光棍杨的小腿,“你误会了,杨哥。”

  “误会你啥子?”光棍杨蹲下来,狠狠的扼住李林玉的下巴。

  李林玉脸皮也是够厚的,居然倒打一耙的喊道:“我是被刘清琁那个尸妖掳来的,你看他还脱了我的衣裳,要对我施暴……你想想看,我那么爱你,怎么会对你不忠呢?”

  “你少说瞎话,你连陈平你都像勾搭,清琁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货色。”光棍杨扯住她的头发,把自己的皮带摘下来暴打她。

  鞭痕一道一道的,出现在李林玉雪白的手臂上。

  李林玉受不住了,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痛哭,“杨哥,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要冤死我吗?我和陈平的事也是他,强迫我的……”

  听到她这样的惨嚎,光棍杨好像也心软了。

  没有继续打她,反过来对清琁道:“清琁,别怪我怀疑你,她吃的情降是你给我的。除非你给的情降有假,否则她不阔能背叛我的。”

  “我给你的情降当然是真的,任何人吃了,都会对你死心塌地。”清琁冷傲的站着,眼神淡漠的和光棍杨对视。

  光棍杨吃了一惊,问道:“你真的对她做了那种事情?清琁,往我们大家,都那么相信你的人品……你却……”

  “清琁的人品没问题,是你自己的婆娘有问题,她根本就没有喝被你下了情降的茶水。”我没法看着清琁受冤枉,便张口替清琁辩解。

  光棍杨的眸光一冷,死死的睨了一眼李林玉。

  李林玉见自己的秘密被戳穿了,身子害怕的一缩。

  光棍杨面子上挂不住了,一个劲儿的向清琁赔罪,“是我没管教好婆娘,害了你被泼了脏水。看我不回去,好好整治她。”

  “杨哥,你放过我吧,我也是有苦衷的。”李林玉抱着光棍杨的小腿苦苦哀求。

  光棍杨白了她一眼,“你有什么苦衷?你的苦衷就是想让清琁娶你,给你治尸病吧,还白白害了我冤枉好人。”

  “可是如果他不娶我,我就会死的。”李林玉不甘的尖叫了一声。

  光棍杨被惹恼了,狠狠扇了她一巴掌,“老子身上的尸病,还没有治好呢!!你就光想着自己,我可是被你害惨了。”

  原来光棍杨这么折磨李林玉,是因为被李林玉传染了尸病。

  光棍杨揍完李林玉,又去求清琁。

  问他给男人治疗尸病的办法,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他就命不久矣了。

  清琁一摊手,说道:“我也很想救你啊,可是你是男人,我又不能娶你。”

  这一下,光棍杨犯了难。

  他估计没剩几天好活了,可是根本就想不到办法。

  就连阎王庙里的阎王爷,他都是男的没法娶他。

  气的光棍杨拽着李林玉的头发,一路上如同拖死狗一样的把她拖回家。

  听说后来,光棍杨又去找过降头公。

  降头公对他身上的尸病也没辙,只能说让他试着找下灵媒。

  让灵媒牵线,给他婚配一个刚死的媳妇。

  就光棍杨这破名声,十里八乡的就算是死了闺女,也没有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他的。

  光棍杨命不久已,只能把气撒在李林玉的身上。

  这事儿,村里都传开了。

  他把李林玉用带刺儿的藤条绑在后山上的一颗葡萄树上,用藤条往死里的抽她。

  许多人都去围观,我身体元气恢复之后。

  清琁也带着我,去看上了一眼。

  绑住李林玉的是那种有毒液的带着刺儿扎藤条,她细皮嫩肉的身子早就被扎了的遍体鳞伤。

  加上她身上尸病发了,浑身都是黑斑。

  身上的肉芽,也开始流出浓水。

  虽然被打的奄奄一息,可是根本就没人去求情。

  光棍杨要被她传过去的尸病害死了,这是要跟她同归于尽的节奏。

  这当口,谁敢胡乱横插一脚。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