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需要换衣服,换一身衣服去见明熙。”我来时发了一场高烧,到了这里又进行了大扫除。
  
  加上天气到了三伏天最热的时候,身上的衣服早就馊了。
  
  直接告诉我,有些事必须瞒着明熙。
  
  我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会对我的话产生怀疑的。
  
  横雨声把我扶了起来,轻声对我道:“这一点教授早就提前想到了,带了衣服来了。”
  
  “他可真是什么事都想的十分周到。”我苦笑了一下,指尖眷恋的在石头棺材上摩挲了几下,才狠下心肠来走了出去。
  
  空亡屋的大门,“嗖”的一声关上了。
  
  关上的一瞬间,油灯熄灭。
  
  那口棺材也消失在了正当中,就好像只有那几盏命灯才能照亮他的存在。
  
  横雨声负责把那些扣下来的砖土,重新的返还到原来的地上。
  
  稍微打扫了一下地,这里就和以前一般无二了。
  
  回到屋中,横雨声拉开衣柜。
  
  衣柜里放了一身黄色碎花裙子,十分的清新淡雅。
  
  我摸了一下裙摆,“这是……”
  
  这裙子和我在街边海报上看的,时装周的模特一模一样。
  
  “教授之前预定的,让人送到了乌柳镇,我顺道带来的。”横雨声关上了门,出去了。
  
  房里又只剩下我一个,我坐下来发了一会呆。
  
  才拾起那条裙子,半点想要换上去的心情都没有。
  
  我承认它美的仙气飘飘,比往年的那些时装周的高订要好看多了。
  
  只是眼下,我才刚失去他……哪里有心情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
  
  外头,忽然传来了轻慢的脚步声,只听一个女孩温婉的声音传入耳中,“横同学,明月怎么又搬来这里住?”
  
  “她啊,她只是来看看,怀念一下。”横雨声答道。
  
  明熙又问了一句,“刘教授回来了吗?”
  
  “教授在乌柳镇有些事要办。”横雨声道。
  
  明熙忧心道:“他还在乌柳镇啊?马上要开学了,他还得带我们回学校上课吧,温言她们都急死了呢。”
  
  “教授又多申请了半年的附加实习期,温言她们大四没什么课,回去也是去找实习公司的。不过你大一升大二的,和我们不同,你可以提前回去。”横雨声对明熙道。
  
  明熙有些羞涩,轻声道:“我……我有特殊情况,可能也不能回去。”
  
  “你想留下来自然是好的,我们这里太缺人手了。倒是那个……叫李繁星的记者,还真是有耐心,一直都没走。”横雨声似乎不太喜欢李繁星一直呆在这,言语中带了一丝不善。
  
  明熙在外面道:“明月在里面干嘛呢?怎么还没出来?”
  
  “说是想单独待一会儿,我敲门问问看。”横雨声扫过来的眼睛,我居然能透过木门看见。
  
  本来我是没心思做任何事的,只能被逼起身行动起来。
  
  这里虽然许久都没有人住,却通了电,也装了自来水管道。
  
  用湿毛巾擦拭了身体,我才换上衣服的。
  
  打开了大门,明熙和横雨声同时看了过来。
  
  明媚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双眼有些无神的看着明熙。
  
  她看见我,只有惊喜,上来搂住我的胳膊,“月儿,你这段日子都去哪里了,我都担心死了。”
  
  “和刘教授出去逛了逛,反正学校有你们,也不缺我们两个。”我的身子在发抖,拼命克制着失去清琁的悲伤。
  
  他就在那间空亡屋里,在离我很近很近的位置。
  
  可是我……不能过去。
  
  想听他同我说话,哪怕是曾经那样伤透了人心的讽刺挖苦。
  
  现在……我连讽刺挖苦,都无法在听到了。
  
  明熙端详着我,似乎在观察我的表情,“孩子们都可想你了,说只有你教他们数学,他们才学的会。”
  
  “那是我的锅,早知道就不胡乱出去浪了。”我勉强挤出一丝笑。
  
  她眼神一定,似是确定了什么,“月儿,教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猜的好准!
  
  不愧是冰雪聪明的明熙,可惜我什么都不能告诉她。
  
  我摇头,“他没事,只是临时要忙些事情,所以没跟着我一起回来。”
  
  “你们两个玩的开心就好了,你的这身衣服真漂亮,我在杂志上看见过,还没开始售卖吧。”她夸赞道。
  
  我听她提起这身衣服,声音里不自觉的夹杂着失落,“是……他提前订的,所以我可能才能提前穿上。”
  
  “刘教授对你可真好,也对你的身材很了解,买这么适合你的衣服。不过你的胳膊怎么会这么凉啊,脸色也很苍白。”她搂着我的胳膊,并且看着我。
  
  我跟着她一路往学校的方向走,道:“怪我没用,路上的时候中暑了。”
  
  “我那里还有点藿香正气水,你要不要来点?那药虽然难喝,不过对于治疗中暑很是有用呢。”明熙把我往她的宿舍拉去。
  
  藿香正气这种常见的药,我以前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
  
  只是潜意识里知道,它里头很多重要都有驱邪败火之用,用来夏日里治疗暑气最有效果了。
  
  平日里呆在身上,说不定也能防止鬼物近身。
  
  只是这么常见的药,在乌柳镇上成了稀缺,背后更受苏城商会会长龙圣的控制。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试探的问她:“苏城带来的吗?”
  
  “药我只带了感冒药过来,藿香正气水是蛟蓝派人送来的,我想……他可能是担心我会中暑吧。”明熙若有所思道。
  
  蛟蓝是怕她也得什么怪病吗?
  
  想的还真周到,专门让人带药过来。
  
  来到明熙的房间里,她把藿香正气液递给我。
  
  我喝了三两口,虽然味道很怪。
  
  不过缠绵在身上的邪气,很快就散去了。
  
  冷倒是不觉得了,只是心还是很寒凉。
  
  明熙搓揉着我的手,说道:“你的手总算有些温度了。”
  
  “谢谢你,熙儿。”我对她笑了一下。
  
  她盯着我的笑容看,犹豫了一下,才道:“这次你回来,我怎么觉得你的笑容里带着忧伤呢。”
  
  “可能是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所以笑得有些难看吧。”我知道明熙很聪明,很多事情是瞒不过她的,可是我眼下也只能咬牙强行欺骗着她。
  
  明熙白了我一眼,道:“哪有,你笑起来最美了,刘教授每次见你笑,都会傻傻的发愣。”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我道。
  
  她鼓起腮帮子,双手叉腰,“怎么没有,刘教授那么高冷的男人,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才会像个大傻子。”
  
  “你这样说可别被他听到,他……他可是报复心理极重的臭僵尸。”我和明熙打趣,提到清琁时,心头都有万般疼痛。
  
  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一起,我真的不想虚与委蛇。
  
  只想搂着她,好好痛哭一样。
  
  这样的忍耐,真叫人煎熬。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水汪汪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道:“见到你回来,我太兴奋了,都忘了时间了。你饿不饿啊?本来是想找你来一起吃饭的。”
  
  “饿啊,我都快饿死了,你再继续聊下去,估计就要出人命了。”我转换了一下心情,和她打趣道。
  
  她见我表亲自然,还能同她说笑,渐渐的放下了脸上的担忧,“走,我们去食堂吃饭去。”
  
  “那个做饭的婶子不是一点钟就要回去休息吗?”我记得小食堂的饭菜,中午只供应到一点钟。
  
  一点钟一过,那婶子就要去休息。
  
  明熙红了脸,蚊呐一般道:“之前那个做饭的婶子病了,换了……换了几个专门做菜的厨子呢。”
  
  “该不会又是蛟蓝派来的厨子吧,当初我可是记得,清琁命令禁止蛟蓝的人进村。”我一听蛟蓝的人又进了村子,还能再学校食堂做饭。
  
  心中不有警惕,怕生出事端。
  
  明熙拉着我,表情一脸认真,“他们不是姒教的人,是……一帮广东厨师,还是你们刘教授给他介绍的呢。”
  
  “原来是清琁介绍的,难怪村里人会同意外人进来。”我心知刘呼延死后,尤其他是被外乡人弄死的。
  
  村子里的人比从前都要排外,村外面的人想进来可是不容易。
  
  进了厨房,一看水牌。
  
  还真是一水的粤菜,云吞面、肠粉、煲仔饭……以前是打死也不可能在刘家村出现的菜色,全都一道出现了。
  
  几个厨师拿了蛟蓝的钱,明月要来吃饭自是要伺候的周到。
  
  忙前忙后的做了一桌子菜,我们两个都看傻了。
  
  明熙对那做饭师傅道:“师傅,我们就点了几道菜,你们怎么做这么多?”
  
  “今天准备的食材没用完,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走做了。”做饭的师傅微笑道,对我们的态度甚是客气。
  
  另外一个师傅性子更为的豪爽,直言道:“您们两位小姐吃不完,可以留着给我们吃,我们还没吃饭呢。”
  
  一听几位做菜的师傅没吃饭,我连忙起身打算让他们坐下一块吃。
  
  这时候,就见一个穿着背心沙滩裤的男子走进来。
  
  他脖子上挂着一单反,进来便红着脸,酒气熏天的道:“吃不完刚好,我饿死了,我们一起吃。”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