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头起了一丝疑惑,有些弄不明白了。

  她不是跟人贩子一伙的么,也被人贩子拐卖了吗?

  “有你陪着我 , 用不着换别人。”他眼底全都是霸道占有的目光 , 随手就夺走了我手中的照片。

  用拳头一捏,张开掌心。

  一张张照片 , 变成粉粉碎的样子。

  靠!

  这得是多大的力道啊!

  此时 , 那个邪门的老太太也回来了。

  看到刘清琁的那一瞬间 , 两行浊泪从眼眶里流出 , 还颤抖的伸手去触摸他白净的脸 , “清琁 , 我的儿子终于回来了,你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久吗?”

  “三年。”刘清琁见到他老娘 , 反应却很冷淡。

  冷冷的躲过她伸过去摸他脸的手,眼底带着死灰一样的冷。

  可是 , 这根本不能阻止阮杏芳对他嘘寒问暖。

  还亲自下厨 , 做了一顿好的。

  到了晚上 , 院子外忽然闹哄哄的。

  除了人在喧哗闹腾的声音 , 透过窗子还能看见有火把在晃动。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直到有人大喊着让阮杏芳交出她诈尸的儿子。

  让他们一把火烧死,为民除害。

  我才明白过来 , 这件事八成是秦刚逃跑以后。

  跟村子里的人讲了 , 刘清琁诈尸的事。

  我心里面侥幸的想着,要是这家人被村人惩罚了。

  说不定,我能要到血降的解药。

  还能求助他们 , 帮我逃跑什么的。

  “干脆放火好了!把那个制造尸妖的降头女子一起烧了 , 省的祸害村里。”忽然有人建议要放火 , 听得我心里拔凉。

  这一放火,不是把我也烧死了?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 小声的说了一句,“他们好像要放火。”

  “他们没那个胆子。”阮杏芳端了一盘酱黄瓜上来,对外面叫嚣的声音充耳不闻。

  忽然,一个大块的石子从砸破了窗户。

  飞了进来,落在我的脚踝边。

  弹跳起来的时候,直接划到了我的脚脖子。

  乡野的石头棱角分明的,很是锋利。

  我脚脖子被划出了一道口子,伤口火辣辣的疼 , 可我连低头查看伤势的胆子都没有。

  硬撑着 , 没吭气。

  阮杏芳脸色才是猛地一黑 , 砸下了手里的筷子。

  走到了门口 , 直接把门打开,冷冷的问了一声:“谁告诉你们我儿子是尸妖了?”

  外面 , 突然安静了。

  所有人,同一时间好像都不敢说话了。

  “你的脚被石头伤到的?”刘清琁忽然问我。

  我听到一个僵尸在和我说话,吓得脸都白了 , “没什么,只是皮外伤。”

  “把脚抬起来。”他命令道。

  我不敢忤逆他,只好乖乖的把脚抬了起来,他见到我脚上的伤口皱了眉头,“都流了这么多血,叫皮外伤?”

  “摁住。”他从一张包裹的旧报纸里,抓出了一把草木灰。

  撒在我的伤口,又给我一张草药的叶子让我摁住伤口。

  草木灰撒在伤口上有种厚重的感觉,看起来脏脏的很是恶心,沾在伤口上更是一点都不卫生。

  我很想跳起来 , 把它们都洗掉。

  可是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只能听话的摁住手里的草药叶子。

  很奇怪 , 伤口居然不疼了。

  还有一种暖暖的 , 舒服的感觉。

  此刻,终于有人壮着胆子喊道:“那你有没有胆子让我们进去搜一搜,看看里面有没有尸妖!”

  “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闲的 , 在家安分的生火做饭不好吗?跑到我这里讨银蛇降吃!”阮杏芳低吼了一声。

  她是个养降头的女人 , 一说放银蛇降。

  耳边 , 就传来了“斯斯斯”的蛇吐信子的声音。

  然后 , 从墙缝里、天花板上爬出了无数的银色斑纹的小蛇。

  蛇从眼前溜过 , 直接往外面蜿蜒而去。

  我平生最怕蛇虫鼠蚁这类东西 , 吓得是浑身了抖,“蛇!!!怎么……有这么多蛇?”

  这个家的角落里,一直藏着这些恐怖的东西吗?

  我到底被卖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想回家 , 我想自己的家人。

  忽然,身子被一个冰凉的怀抱搂住。

  我抬头看了一眼刘清琁 , 刘清琁搂着我的身子 , 扯着嘴角邪笑 , “这些小可爱很听话的 , 不会随便伤人。”

  小可爱?

  他叫这些浑身银鳞锃亮的,吐着蛇信子的银蛇降叫小可爱。

  这僵尸大对可爱的判断还真是变态啊!

  “快放火,降头女子放蛇了。”外面的村人害怕 , 点起了更多的火把。

  一时间 , 把黑漆漆的夜照了个通明。

  银蛇降还是怕火的,被火光吓得都了退回来。

  一只只的吐着信子,盘踞在屋子的角落。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