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么急着死吗?你放心,你藏了祭祀的身体,下一个就是你了。”蛟蓝是谁也不打算放过,要把我们俩都杀了。
  
  清琁被他身上爆发出来的精神力震了一下,周身被蛟蓝护体的精神力所化的柳叶刀一样的小刀划的体无完肤。
  
  却依旧坚毅的站着,脸上笑意愈发浓烈,“我说话你怎么不明白呢,你杀我可以,可是你杀她,会后悔的。”
  
  “是你舍不得她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难道是你在利用她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她?若是这样的话,还真是可悲啊。”蛟蓝对清琁的话半个字也不信,精神力爆发了几次,都没有撼动清琁。
  
  只是将他仿佛凌迟一般,切割的血肉模糊。
  
  我已经没法在欺骗自己了,他若真的被蛟蓝杀死了。
  
  在这世间,我根本无法独活。
  
  眼泪模糊了双眼,张口崩溃的尖叫。
  
  却喊不出一点声音来,绝望笼罩在整间屋子里。
  
  蛟蓝恼怒到了极致的转头,清琁一字一顿的对蛟蓝道:“她若现在就死了,魂魄会被世间的浊气污染的。”
  
  “你说什么?”蛟蓝狐疑道。
  
  清琁摇摇欲坠,扶住他的肩膀保持自己的重心,“蔷薇只要洁净的生魂。”
  
  原来……他还在为蔷薇着想。
  
  “你……护着她是为了轩辕祭祀?”蛟蓝半信半疑。
  
  清琁点头,“她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蔷薇送到我身边的替代品,是我唤醒蔷薇的材料,我……护着她做什么?”
  
  “在她的魂魄被污染之前,将她的魂魄注入轩辕祭祀身体里就好了,除非你不肯把她的身体交出来。”蛟蓝望向我,他发现精神力一齐扎向我的窍穴,并不那么容易伤到我。
  
  干脆集中了一股力量,朝我的眉心先袭来。
  
  刺穿眉心的那一霎那,我感觉灵魂都要飘出体外了。
  
  眼前一黑,只能听得见声音了。
  
  清琁对他道:“我不交出蔷薇的身体,是为了蔷薇好。”
  
  “什么意思?”蛟蓝不解。
  
  清琁语调有些戏虐的娓娓道来,“要是任何一个时间都能唤醒薇儿,我又何必等到那一天,把沈明月诱到河底的冰洞当中去呢?”
  
  “所以,让轩辕祭祀醒过来,需要特定的时间。”蛟蓝对清琁的敌意,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我……还真是自作多情,以为蛟蓝真的会要他的命。
  
  幻想着把他带在身边,就能够保护他。
  
  实则他只要对蛟蓝说出这番话,蛟蓝就不会真的杀他。
  
  清琁道:“要等到下一个阳虚之时,哦,对了,我忘记你是一条鱼,不懂得易经八卦这种东西。我说阳虚之时,你肯定听不懂吧。”
  
  “下一个阳虚之时,是什么时候?”蛟蓝问他。
  
  他道:“九月十五,到那时,把她的魂魄送入蔷薇身体里,在吹奏起骨笛,她就会和蔷薇彻底合二为一。”
  
  “那不是很快就到了?我还要以为……要等很久呢。”蛟蓝松了口气。
  
  清琁凝重道:“你知道吗?九月十五那日啊……在苗王大祭司的谶语中是出现过的,蔷薇必定会醒过来的。”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们鲛人族复兴指日可待。”
  
  “没想到,你一直卧薪尝胆,害我错把你当成敌人。”
  
  “等薇儿醒了,记得把我儿子还我。”
  
  ……听着他们那令人心寒的对话,我孤独的徘徊在黑暗中。
  
  孤寂清冷的气息,围绕在我身体周围。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悲伤。
  
  坐在石头边上捂着脸哭泣着,哭泣的没有前因后果。
  
  有人走来,递来一方白手帕,“月儿,不哭了。”
  
  “你都要死了,我能不哭吗?”我抬起头,望着他,望着那方白手绢。
  
  递给我手绢的,就是存在于我意识深处的那个白衣仙人。
  
  是了!
  
  他蛰伏在我眉心处,意识最深层的地方。
  
  刚才蛟蓝那一次强烈的打击,不仅毁了我的窍穴。
  
  并且重伤我的大天眼,刺伤那颗力量种子。
  
  在我的潜意识深处,是知道他被伤的不轻,并且正在慢慢的消散。
  
  他单膝跪下,用帕子给我擦泪,“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我不要你死。”我委屈的看着他,才发现他对我那样的重要。
  
  他一把将我抱住,搂在了他怀中,“可是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你不该觉得难受才对。”
  
  他的身子好软,我就好像倒进一片云里。
  
  “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可是……可是你对我来说,已经很重要很重要了。”我在自己的意识深处,没办法做出任何隐瞒。
  
  他的下巴磕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侥幸没有消散,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人。”
  
  “做……”
  
  做他的女人。
  
  我结巴了一下,傻傻的靠在他怀中。
  
  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力量终究是要散了,“不愿意就算了。”
  
  “不……不是啊,你……你不是只是一颗力量种子吗?”我感觉他要走了,下意识的把他抱紧。
  
  他摸了摸我的后脑勺,问我:“你这个举动,是要留住我的意思吗?”
  
  “我……我当然要留住你,只是我,我心里已经……”我怕他走了,怕他消散了。
  
  眼泪不断的流,不知道要怎么办。
  
  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自己。
  
  以至于牵连颗力量种子,让他连生存下来这样小小的奢望都无法存续。
  
  他在我耳边道:“我可以等你忘了他,毕竟,他心底里没有你。一个人是不可能一直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尤其是你这样姑娘,对吗?”
  
  这话……说的不假。
  
  也许现在的我身不由己,会不由自主的想他。
  
  可我从来都不打别人的男人的主意,如果他不会爱我了,就是别人的男人了。
  
  那我……自是要把他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你,不是要消散了。”我对他道。
  
  他道:“护佑我的,是你的大天眼,现在它无法保护我了。”
  
  “我……我是不是可以用别的眼睛,来护佑你,对吗?”我抢过他的话来说,我太害怕他离开我了。
  
  玉灵已经不在了,玉胎也早就离开我了。
  
  那些我在意的东西,一个又一个的离开我……我不想再失去了……他道:“我想借用你的左眼。”
  
  “可以。”我道。
  
  他身上的气息更弱了,却不疾不徐的缓慢道:“你要想清楚了,收留我,必须把我封印在你的左眼中。从此你的左眼,就会失去光明。”
  
  “只要你不消散,就算左右两边的眼睛都消散,我也……我也……”我胸口的气息紊乱,让我没法说话。
  
  他摸着我的脸庞,那样的沉静温和。
  
  那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下巴刀削一般的消瘦。
  
  肌肤白玉,鼻若峰峦。
  
  一双乌眸泛着淡淡的银光,似是敦煌洞窟里的银眼佛像。
  
  唇轻轻抿着,总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这人……生的好俊朗,让人都移不开眼睛。
  
  他道:“我还道这世间,不会再人关心我,不会让我再感觉到任何一丝温暖了。”
  
  “我……”我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的唇落在我的眉心,“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你,连光明都愿为我牺牲。”
  
  “滴水……”之恩。
  
  我在他面前那样卑微,话都说不全。
  
  他继续道:“我绝对不会让你为今日的选择后悔,你会成为三界六道里,最尊贵的女人。”
  
  “你……你是谁?”我听到他说我会成为最尊贵的女人的时候,心中微微一凛,觉得他定是来历不凡。
  
  抬眸只看到他淡淡的微笑,眼前的他笼罩在白光中。
  
  他笑而不语,那般亲切动人。
  
  忽然,我睁开眼睛醒了。
  
  天光已经大亮了,额头疼的让人连连皱眉。
  
  视线变得很是狭窄,一只眼睛瞎了。
  
  刚才的一切,似是梦。
  
  却又那样的真实,左眼的眼球有温热的感觉。
  
  我手掌遮挡住左眼,感受着他存在的气息。
  
  好像能听到他的声音,有人在说:“我想住进你的左眼,那个离你心房更近的地方。”
  
  “是你在说话吗?”这是我第一次在意识之外,听到他的声音。
  
  他的气息从我的左眼,消失了。
  
  外头,传来了龙苍显的声音,“总算是醒来了,你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人家可是姒教教主,你鸡蛋碰石头,到头来还不是把自己伤了。”
  
  “外婆,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出手轻点儿。”蛟蓝从外面进来,一副虚心认错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条鱼……喊龙苍显外婆。
  
  龙苍显果然不乐意,等了蛟蓝一眼,没好气的道:“不要随便喊我外婆,我认你了吗?你还想有下次啊。要是我在家的话,你是不是也打算把我打成重伤啊?”
  
  “不是……她……她以为我是来你们家的贼,抬手就打,我……就下手重了点。我是真心诚意来提亲的,我早就听……明熙说了,要娶苗寨的女子,必须上门来提亲的。”蛟蓝在龙苍显面前收起了那副凶狠的样子,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