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扯谎的能力已经登峰造极了,轻快的自黑道:“黑耀追了我几百年,那么漫长的执着实在感人,我不知不觉就爱上他了。所以我是为了他,我才……献出自己的腿骨。”
  
  “撒谎。”我低吼了一声,像是抓了狂的母狮子。
  
  他大概没见过我这么凶,有些愣了一下,才到:“怎么……就撒谎了?你吃醋了?月儿?”
  
  “在今晚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灵魂碎片残存一丝意识,更不知道这丝意识来到了刘家村。”我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用自己的腿骨制造骨笛,再替换了真的带来刘家村。
  
  如此巨大的牺牲,绝不可能是为了救黑耀。
  
  一定还有别的目的……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笑得又是欣慰,又是有些苦涩,“不要那么聪明好不好,哪怕是装出来的也好。”
  
  “那……到底……”
  
  我想知道真相,可是突然惧怕了。
  
  他低身捡起了面具,手指从我的脸颊划走,转身开门出去,“只有骨笛能把那只淡水鲛魂魄招来,它是破开冰封最重要的线索。别怪我同你说这些,是你自己……非要知道的。”
  
  不要我了吗?
  
  他不要我了……是真的问的太多了吗?
  
  一直以来我都很注意分寸的,眼下还是越线了。
  
  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许久都没有见他从宿舍楼出去。
  
  奇怪。
  
  他离开了宿舍却没有出去,会去哪里呢?
  
  有一种可能,他去找了这栋宿舍楼里的其他人。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平静了内心。
  
  我关上了窗,手指沾了沾桌上摆的红墨水。
  
  在窗户上画了下了一道破煞符,才敢躺下来入睡。
  
  不得不说没有他陪伴在身边,半点安全感都没有,要自己随时防范着周围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今夜很奇怪,不管怎样都睡不着。
  
  摸了摸枕下的罗盘,心悸不止的感觉才微微一停。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满眼都是冰封之下那个女子清丽脱俗的样子。
  
  “明月……”
  
  有个声音在明明之中呼唤我,它似乎来自冰洞。
  
  带着冰洞里特有的回音,让人从心底里有种发麻发酥的感觉。
  
  我禁不住侧耳细听,“明月,过来,过来……明月……”
  
  去哪儿?
  
  她要我去哪儿?
  
  “过来……时间到了。”那个在呼唤我的声音,该不会是那什么被冰封的薇儿吧?
  
  什么时间到了?
  
  我满脑子的问号,潜意识告诉我是我的寿命到了时间了。
  
  低头看了一眼冰封里的女人,结果冰层里什么都没有。
  
  那个女人不见了!
  
  忽然,我周围冷的可怕。
  
  我这才发现我又和她转换了位置,被困在坚硬不可摧的冰层里。
  
  她飘在半空中,墨绿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散落在白皙的肌肤上。
  
  手中紧紧的握着那把蓝晶剑,浑身华光的样子像是不可进犯亵渎的女神,“杀伐,征战!”
  
  “什么……什么杀伐征战?”我问了一句。
  
  她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近前,剑尖抵在我的喉咙上,“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谁?”我问她。
  
  她隔着冰面,抚摸我脸庞的位置,“你代替我这么多年陪在他身边,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你……想要什么赏赐,只要是我能给的,都会赏给你。”
  
  “啊?”我蒙了,她居然要给我赏赐。
  
  还是那种居高临下,那样桀骜的问我。
  
  我动了动唇,“我只要他,你能把刘清琁赐给我吗?”
  
  “你的时间到了,代替我的时间到了,时间在你身上要停止了,能陪他一直走下去的只有我。”她手中蓝晶剑锋利无比,把厚厚的冰层刺穿了。
  
  直捣黄龙一般的,越过冰层将我的喉咙也刺穿了。
  
  血液好像是开再冰上的玫瑰,染红了一道道鲜红的冰纹。
  
  我无法叫出声,被扎穿了身子的青蛙一般在冰中痛苦的挣扎着……可是冰层太厚了,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无谓的挣扎。
  
  一时间额头上布满了虚汗,我猛的就从床上坐起来。
  
  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才凌晨两点半。
  
  距离我睡下的时间,不过是过了两三个钟头罢了。
  
  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梦中那个声音还在脑海里晃来晃去。
  
  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正想到这里,传来了几声窗户敲响的声音。
  
  我侧眸望过去的时候,刚才用红墨水画的符咒居然没干。
  
  此刻字上的墨水,带着血腥的味道顺着玻璃流下来。
  
  阴气笼罩在整个房间里,让人不寒而栗。
  
  “是谁?滚出来!”我知道这个房间里必定是进了妖孽了,它在故意的装神弄鬼的吓唬我。
  
  一道闪电划过,划破了墨色一般的天穹。
  
  大概那闪电是在遥远的地方擦亮的,所以大地依旧是黑暗沉闷。
  
  可是不一会儿,天上下起了大雨。
  
  雨声杂乱不堪,恰似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的新也有些乱,从枕头下面摸出了罗盘,“没事大半夜的来一个女师太的房间,是觉得自己的鬼生过的太清闲了吗?”
  
  “哼,还挺机警的嘛。”一个尖利的我却十分熟悉的声音响起,她从桌面上的人皮中飘了出来。
  
  我记得这就是清琁从人皮鼓上弄下来的那张皮子,皮子当时他观察了一阵子,随手就丢在了桌上。
  
  我看到是梧桐飘了出来,咧开嘴冷笑,还帮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装神弄鬼,你活着的时候虽然克我,可是你死了以后,我杀你比碾死一只蚂蚁容易。”
  
  “你……要碾死我?”她半透明的魂魄上,脸色微微一白。
  
  我挑眉,是真的想把她弄死,“不然你以为呢。”
  
  可惜她是烛姐的女儿,即便知道她不是个省油的灯。
  
  日后也可能还会兴风作浪,还是依旧对她下不了特别狠的狠手。
  
  “你做不到,我现在可是鼓灵,比以前可厉害多了。”她的性子和脾气还和以前一样,老喜欢逞匹夫之勇。
  
  我都已经不似从前那么傻的单纯了,她却半点没变,真是没意思了。
  
  我从抽屉里拿出打火机,打了几个火,“你说这张皮子阴气这么重,你说这油火能不能烧透呢?”
  
  “你……你别杀我,我……我……回去就是了。”她钻回了人皮中。
  
  我却不想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她,“你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跑出来兴风作浪,以为认个错我就会饶了你?”
  
  “不是我吓你的,那个字不是我干的,我一直都在人皮中,你被吓醒了才出来的。”她连忙解释。
  
  还有别的鬼?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天眼全开才看见。
  
  在透明的玻璃窗后面悬这一张惨白的人脸,圆溜溜的双眼正朝里面窥探着什么。
  
  发现我找到了它,瞬间就消失了。
  
  “李林玉,你不就是想害我吗?跑什么跑?”我打开窗子,叫骂过去。
  
  她飞在雨中的身子一滞,狰狞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今天要是月空亡的话,你以为你还有命在吗?一个破烂的破煞咒,根本拦不住我。”
  
  “我倒是忘了,你只有在月空亡的时候才机会上我,眼下你靠近不了我。”我冷冷的朝她发笑,故意激怒她。
  
  她的手握成了拳头,却没有冲过来我和我拼命,“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撕碎,贱女人~!”
  
  我身上不仅有阴女子的血脉,还有乾元之力的力量种子。
  
  除非她是疯了,否则不会过来的。
  
  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才缓缓的在桌边坐下。
  
  我是彻底睡不着觉了,把明天的备课又看了一遍。
  
  翌日的清晨,又去探望了一下左明明。
  
  左明明殄蛊发作的症状浅了很多,但是还是要依赖黑布来遮住眼睛。
  
  “我不想吃饭,只要一靠近吃的,我就能听见老鼠叫,明月……你就别勉强我了。”她虽然症状减轻了,可是心里作用还在。
  
  现在变成连吃东西都怕,还哀求我让她别吃饭。
  
  我无奈之下,只能道:“那我喂你。”
  
  “这……这不好吧。”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我不由分说的喂她,把左明明喂饱了之后我才回的自己的宿舍。
  
  早晨一二两节本来是横雨声的课,可是他居然不在,只能让明熙上去顶缸。
  
  后面三四节,是我的课。
  
  上完了早晨的两节课到了中午,才在宿舍里遇到清琁。
  
  清琁进来便不满道,“哪来的泡面?”
  
  “左明明那借的,怎么了嘛?”我低头继续吃着泡面。
  
  他把我往外面拉,道:“吃泡面不营养。”
  
  “你还会关心我吗?昨天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我吃不吃泡面,跟你有关系吗?”我还在跟他闹脾气。
  
  他把我的腕子握的更紧了,道:“蛟蓝要来了。”
  
  “什么?”我跟着他走到半道上,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把我往食堂方向硬拉,道:“就在昨晚,他离开了江城,横雨声已经出发去乌柳镇了,希望来得及。”
  
  “他去乌柳镇干嘛?”我想到了早晨两节课横雨声没去上课的事情,难道这个横雨声……这个横雨声是听命他的?
  
  他不疾不徐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比较赶时间,他……去通知龙圣了,希望龙圣能比蛟蓝早到刘家村。”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