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错了呢,小妞。”他转身过来的时候,单手背在身后,似乎是藏了什么。
  
  刚才那笛声幽咽婉啭,似奈何川里潺潺流过的阴泉。
  
  有别于世间任何一种乐器,我听的十分真切,不可能会听错的。
  
  我知他若是对我撒谎,便很难问出实话,温声道:“把面具戴上吧,被人撞见了就不好了。”
  
  “撞见了就直接灭口呗。”他逍遥的转身离去,顺道把什么东西插在了腰间。
  
  那东西虽然被他高大的身影遮蔽住,但应该是个又细又长的东西。他腾出了手,才摘下挂在腰间的面具,戴回到脸上去。
  
  忽然,河里有什么拉了一下我的脚踝。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只是被摸了一下。
  
  并没有任何力道,把我往下拉。
  
  低头往河底深处看去,头皮一下发麻了。
  
  河泥当中不知道埋了多少尸体,此刻那些尸体全都伸出了白生生的手臂,手臂如同水藻一样在水里摇曳着。
  
  这些手臂乍一看,像是都是绝色女子的柔荑。
  
  可是仔细端详才发现这些手臂表面滑腻,手指头缝当中有一层很薄很薄的肉膜,不自信看是看不见的。
  
  手腕的下面部分,也有鳞片被刮去的痕迹。
  
  这是……是淡水鲛的鲛尸埋骨处吗?
  
  可是大部分的淡水鲛不都死于几天吗?
  
  降头公说的秘密会不会在这片淤泥里呢……我对淤泥埋了这么多不朽的尸体,充满了好奇心。
  
  深吸一口气,扎入了水中。
  
  因为我身上的护体阴气重,才稍微有些靠近那片伸出无处纤纤玉手的水域附近,那些手就跟被触碰了肉质的贝壳一样,反应迅速的缩回泥里。
  
  当我贴近的时候,它们已经变得一只不胜。
  
  手指头摸了摸水里的河泥,河泥表面带着怨气。
  
  轻轻触摸之下,仿佛能听见无数哭泣声。
  
  似有着百转愁肠一般的哀怨,充满了对生命的不舍。
  
  也有一种想冲破牢笼的愤怒,不想要再呆在这个冰冷而又黑暗的地方了。
  
  哎……迷信害人啊。
  
  我心中轻叹了一声,却听到了哭泣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一声呼唤,“明月,明月……过来,月儿。”
  
  河底居然有认识我的亡灵,还在叫我的名字。
  
  此刻,我大天眼全开。
  
  尽全力搜寻那个声音的来源,四顾下却怎么也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是谁?谁在叫我?”我才发现自己能在水利说话,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唇,更发现自己好像能在水中呆很久。
  
  刚才我在水下靠着大天眼闭气,顶多呆了十分钟多。
  
  眼下,怕是二十分钟都嫌少。
  
  那声甜美又磁性,“过来,月儿。”
  
  “我……我该不会死了吧?还是幻觉……”我一边摸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朝着那个声音慢慢的游过去。
  
  身体是真实可以触摸的,并且三魂七魄都还在体内。
  
  气也在正常运行,一切都刚刚好。
  
  我没有死,也没有产生幻觉。
  
  这时,水底铺盖着厚厚河泥的和床上起了一股很汹涌的暗流。
  
  暗流离我很近,却不牵涉于我。
  
  只是把盖在河床上的河泥席卷而走,河泥走后地上多了一排排整齐的青铜棺材。
  
  棺材上雕刻着无数浮雕,还有十分古老的楔形文字。
  
  那些文字我看不懂,可是浮雕上绘画着的一看就不是人,倒是和我所知道的鲛人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还有一些绘画出上古神兽,还有羲皇大帝的样子。
  
  只不过是生活在海里,手里还拿着鱼叉。
  
  “羲夏族。”我不由的脱口而出蛟蓝所在的最大的鲛人族部落,这个部落就是信奉伏羲大帝。
  
  于鲛人族上古的先民来说的话,羲皇大帝本就应该生活在水里。
  
  所以……这里还是羲夏族的遗址吗?
  
  想的出神的时候,身体因为浮力飘上去了一些。
  
  再低眸看一眼水中景象,棺材的数量起码有上百多具。
  
  并且呈现圆形,包裹着一个圆心。
  
  密密麻麻的青铜棺材,看的人头皮发麻。
  
  圆心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洞窟。
  
  洞窟里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停的在往外面冒着气泡。
  
  被这么多棺材众星拱月一样的包围,也许最该查探的就是这个洞,可是眼下我没有带氧气瓶。
  
  现下在水中虽然不觉得难受,可要是到了洞里面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那洞也不知道多深,就跑到时候上浮上来呼吸的时间都不够。
  
  况且在深水区里潜水太久,还没有潜水服保暖。
  
  是很容易患上潜水病的,到时候的下场可就难看了。
  
  我挣扎了犹豫了小半会儿之后,决定上浮跟清琁交代一下水底下的情况,再问问他的意见。
  
  不管是直接带氧气瓶下来,还是改日在继续搜寻都比现在稳妥的多。
  
  才上浮了一会儿,就上不去了。
  
  脑袋好像撞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盖,头无法从水面冒出。
  
  明明还能透过清澈的水面,看到今晚的明月和繁星。
  
  还真是邪门了!
  
  该不会是那些死去的鲛人的魂魄在作祟吧?
  
  我摸了一下额头上,清琁留下的尸血符。
  
  别说我有尸血符护身了,就算是没有遇到几个亡灵害怕对付不聊吗?
  
  我心下发狠,“别装神弄鬼了,出来,我是香港第一风水大师的关门弟子,不想得罪我的话,就赶紧放我出去。”
  
  “我……我没有恶意的。”这个声音传出之后,我便立刻警惕的又张望了一下。
  
  那个喊我名字的声音不是我的错觉,是一个有意识的存在故意把我引到这片水域来,并且把我给困在了水中。
  
  我冷道:“若无恶意,你怎么会把一个在水里呆久了就容易溺亡的人困在这里?”
  
  “对……对不起……”她柔弱的道歉。
  
  我咄咄逼人,厉声道:“既然知道错了,还不快放我出去。”
  
  那声音忽然消失了一般,许久的没有搭理我。
  
  我心中恼火,想试试看用血破开头顶的那一层无形中的结界。
  
  心中却还是有几分犹豫,因为在水里血是会散开的。
  
  最可怕的是河里有很多微生物,这里是农村,一旦感染可就麻烦了。
  
  正自有些纠结,从不远处的黑暗中飘来一件物事。
  
  那东西通体带着淡淡的蓝光,感觉是一块半透明的水晶挂在一条青铜打造的链子上,水晶似乎雕琢成了特殊的形状。
  
  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眼睛都还没睁开蜷缩着。
  
  知道它飘到我手边,我顺势抓住它。
  
  我才感觉到它身上曾经生命逝去的凉意,以及沉寂了千年的哀怨,一时间就好像丢掉烫手山芋一样松手,“什么玩意。”
  
  那东西被我松开以后,缓缓的沉入了棺群中。
  
  它下沉的很慢,让我能仔细看清它。
  
  一开始我以为它是雕刻的惟妙惟肖的婴孩儿,后来才发现它根本就是人体内的胎儿,只是没有出生就被从母体中带出来。
  
  它有人一样的特征,却又几分鲛人的样子。
  
  是……鲛人的婴胎吗?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被做成项链啊。
  
  作为两个孩子,却不得见自己孩子的母亲。
  
  看到这种丧心病狂的饰品,我心中是有说不出的难受跟愤慨的。
  
  我朝那根坠落下去的项链追上去,想把它捞住,却查了一些,让它落在了青铜棺材上面。它和青铜棺材接触的一瞬间,整个青铜棺材都冒出了蓝光。
  
  被一个半透明的水泡,包裹在了里面。
  
  水泡里面好像是真空的一样,把河水隔绝到了外面。
  
  失去了河水的压力,那青铜棺材里葬着的尸体不安分起来,让棺材颤动了起来,棺材里还传出了抓挠金属的声音。
  
  这里还真是个邪门的地方,每一个棺材里都逸散出邪气。
  
  那些东西不像是水葬在这里的,反倒是像是故意利用河水把它们全都压制住,只要离开河水的压力就会产生尸变。
  
  我犹豫了一下,抓起了项链。
  
  包裹在青铜棺材上的水泡瞬间消失了,然后在我的周身裹了起来。
  
  然我彻底和水隔绝开来,并且能够如同在陆地上行走一样,踩着棺材或者河底的河泥前进。
  
  水泡里仿佛有吸不完的,干净清新的空气。
  
  脚下的棺材,停止了颤动。
  
  里面的东西因为河水的包裹,再次的安静下来。
  
  我握着那只项链,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问道:“这项链……是你给我吗?”
  
  “这是亡儿的馈赠,会守护每一个母亲。”那个甜美的声音有些忧愁的说话了,声音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来自于群棺的正中央那个洞窟里传出来的。
  
  亡儿的馈赠……心好像被蜜蜂蛰了一下,有种又痛又麻的感觉。
  
  因为吊坠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它身体里还未长成的内脏,以及细小的毛细血管,所有的一切都这样赤果果的展现在眼前。
  
  触摸着项链上胎儿吊坠的身体,隐隐的能听见婴儿的啼哭声。
  
  它一开始哭的很是凄惨,可是大概是感觉到我是一个母亲的原因,哭声慢慢的没那么凄惨和缘分了,似还有个奶声奶气的孩子在轻声的唤我,“妈妈……妈妈……”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