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夫如玉 第409章 雨中空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只是中了诅咒。”我想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瞒着她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只要扛不住很可能会在她面前暴毙。

  虽然我很不想死,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完。

  她呆了一下,“是……是南洋诅咒吗?”

  “你也知南洋诅咒?”我惊了一下,实在没想到她也知南洋诅咒。

  她两片嘴唇都在痛苦的颤抖,眼泪直接从眼眶里涌了出来,“真是南洋诅咒!!我自小就跟着外婆,听过南洋诅咒,南洋诅咒中了是会出人命的。”

  “明熙,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体内的阴气被月空亡削弱,所以诅咒带来的疾病毫阻滞的在身体里横行。

  五脏六腑只是微微的在疼,却给我敲响了警钟。

  她焦虑的摇着自己的手机,懊恼的说道:“手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没信号了,不管你有没有性命之虞,都得赶紧通知你家教授。”

  “你忘了外面的流言蜚语了吗?这个时候……怎么还敢让他来。”我因为身体的原因,说话已经有些吃力了。

  外头的天空,忽然惊起一道闪电。

  白亮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就连天空的那一轮月亮也被乌云遮蔽了。

  明熙的手握成拳头,恨恨的看着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名声不名声的事,如果对方想要杀你,你……你会死的。”

  “说的好似我不想通知他一样,现在也没有办法可以通知他啊。”我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十分淡定的递给明熙一条浴巾。

  这次为了速战速决,我给她开的药的药劲很大。

  大概泡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毕竟三天后就要期末考了。

  如果药性太过温吞,每天要泡七八个小时。

  时间必然和考试起冲突,所以我就大胆的对她下了猛药。

  后遗症嘛……

  大概就是刚刚恢复的那几天,情欲会变得比较旺盛。

  这个对其他人可能有比较大的影响,但是明熙是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即便受影响应该也不会乱来。

  明熙呆呆的看了我一眼,才接过浴巾从浴桶里起身。

  她肌肤白皙若雪,身材纤细窈窕。

  美女我见过的不少,她这般姿色的绝对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好的。

  我一个女人看到她这样美丽的娇躯,都有些挪不开眼睛了。

  她的手在我面前晃了几下,“明月!”

  “啊?不好意思,你身材太好了,我看呆了。”我想调节气氛,便说出了真实想法故意调侃她。

  她打了我一下,脸上红的似火,“月儿,你嘴真贫,是和刘教授学的吧。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说笑。”

  “不说笑,难道还哭吗?”我接过她手里的浴巾,挂在旁边的衣架上。

  她把衣服穿上以后,忽然对我道:“不是还有网络嘛?我们可以微信,或者qq告诉刘教授,或者刘教授身边的人。”

  “既然手机信号都被切断了,网络信号怎么可能保留。”我把电吹风插上,帮她吹着头发。

  因为电吹风噪音比较大,所以她一直没有开口的机会。

  只是红这一张小脸,从始至终都是低着头的。

  等我帮她把头发吹干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腕子,“你身上的诅咒是铁柱干的吧?啊?”

  “可能吧。”我蹙着眉头,不想聊这个话题。

  她却很在意这些,“刚才那个女的自称是姒教的,他又是姒教教主,加上这里的信号也可能是姒教阻断的……”

  “就算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我在床边坐下,有些疲惫的掩面。

  眼下的困局就是,哪怕推断出了所有。

  也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更没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明熙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双手将我的手取下,“如果是出去找刘教授呢?”

  “出去?”我缓缓的低眉看她。

  她认真的点头,“刘教授肯定有办法的,再不济还能送你去医院,先把……先把诅咒带来的病压制住。”

  就在这时,一声轰鸣的雷声震慑天地。

  少顷,倾盆大雨落了下来。

  雨声之大,若鼓锣同响。

  “我们不能出去。”我起身走到办公桌旁坐下,那出纸笔画出了我记忆中这座宿舍楼的平面图。

  其实按照平面图的画法,这座宿舍楼已经是大凶之楼。

  以前我没计较,是因为自己是阴女子。

  早就听师父提起,很多古时候的战场或者坟场死人太多了,会成为极阴的凶煞之地。

  学校、军营都是自带正气,和阳刚之气的。

  所以有些凶煞之地会盖学校压制住凶气,不过女生宿舍楼本来就很阴。

  宿舍楼一般都是盖成凶楼的风水格局,采用的是以凶制凶的道理。

  只要不破坏掉其中的平衡,里面居住的人一般是不会有事的。

  这栋楼如果没有碟煞,能在月空亡的时候很好的保护我们。

  外头的碟煞只去了一半,反倒更加凶猛了。

  倒也不是不好,至少那棵树带来的威胁已经没有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棵树下可能还埋藏有至阴之物。

  明熙问了我一句,“不能出去?是因为……碟煞吗?”

  “还因为今晚是月空亡,你已经经历过。”我想刘家村的那次月空亡,明熙虽然是在别处,但是肯定也是在别处经历着月空亡。

  明熙点了点头,道:“我们全寨烧了三天三夜的艾草呢,晚上倒是没有什么邪物敢靠近我们呢。”

  “那就是了,我们学校里面又没烧艾草,胡乱走动是会惹祸的。”我对明熙道。

  明熙看着外面的大雨,“这下这么大雨,连月亮都看不到,说不定就没有月空亡了。”

  “月空亡只是某种凶时,只是这个凶时到的时候,月相与平时不同。月空亡又不是月亮造成的……”我都要被明熙逗笑了,她居然以为下雨了就没有月空亡了。

  她似乎也是技穷了,不再帮我出主意了,小声的问我:“那你……你真的没事吗?”

  “放心,能坚持到明天早上的。”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手下却不断发着抖。

  热水塞在了图纸上,把图纸彻底的浸湿了。

  明熙急忙拿了餐巾纸,把水擦干,“你都病了,可别碰这些危险的,我来吧。”

  喝了明熙倒得水,我仿佛要结冰了一样的五脏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谢谢。”我对明熙说了一句感谢的话。

  她瞄了一眼,我正在画的图纸,“诶?你这画的不是我们宿舍的平面图吗?”

  “我在找生门。”我相信无论是哪个大凶的地方,它一定有所谓的生门在。

  这个世间虽然诸多限额,但是有死就有生。

  万事万物相生相克,只要找到了生门。

  关键时刻就算我中了诅咒暴毙,明熙也有一个躲藏的地方。

  她咽了一口口水,“找到了吗?”

  “在这。”我在七楼的盥洗室的水槽下面,找到了一处生门用红笔圈了圈。

  小蓝好像听得懂我们说话,本来是蜷缩在角落睡了。

  此刻,睁开眼睛跳上桌子。

  用鼻子在我画圈的位置,轻轻的嗅了嗅。

  明熙问我道:“那就是说,我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躲在生门偷生。”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我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去生门比较方便,遇到危险的时候再跑还来不来得及。

  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雨声落在停车棚上的巨响。

  让人总是心神不宁的,也会让我想起当初从这扇窗掉下去,掉到停车棚上那具死去的尸体的样子。

  明熙看似柔弱,却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我听说阴女子在月空亡会被极大的削弱,你是肯定不能出去了。我可以出去代你把小时告诉刘教授,你……你上去生门躲着,好不好?”

  “你去?”我蹙眉看着她,心中有了一丝侥幸。

  月空亡乃是大凶之夜,她身负碟煞很容易中招。

  可是铁柱最喜欢的人就是她了,肯定不会对她下手。

  万一她躲过一劫,就能告诉清琁我现在的情况了。

  不行!!

  没有什么万一!!

  她要是再出事的话,我的肠子悔青了都没用。

  不能为了自己让明熙冒这个险。

  明熙并不知道我心中从自私,到不想连累她的思想斗争,认真的点了下头,“我记得你是师承……唔……香港的那个司马大师……你给我画个驱邪的符,我带着这张符去找刘教授呗。”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却会让明熙冒险。

  我心中很是犹豫,我是不想连累明熙。

  但是但凡有一丝希望,我都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呼喊声,“来人啊——这里,这里……好像有东西,快来人看看啊。”

  她好像用尽了全力在喊,所以声音盖过了雨声。

  应该是宿舍楼里的舍管员,楼下能有什么东西在雨里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走到窗边看了一眼,就见被砍的树桩的旁边的确有什么东西被冲刷了出来。

  三个值班的舍管举着雨伞冲了过去,其中一个蹲下来查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啊……是死人……这棵树下埋了死人,快报警啊……快报警!!”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