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孩子霸气的冷笑,“黑耀,你觉得寡人帮不得你?”

  “对我而言你不过是个傀儡罢了,真正的大权还得我自己去争取。你最好乖乖听话,少提无理的要求。”黑耀似对他失去耐心了,不肯再配合他。

  那孩子压低了声音,“寡人不是傀儡,寡人可为了你弑父。”

  “弑父?”黑耀重复了一遍,似乎听不明白。

  那孩子朗声道:“只要他死了,你就可做我的仲父。”

  “你可别蒙我,你没理由杀了刘清琁,认我做父。”黑耀不信他说的。

  他的声音异常的冷,充满了仇怨和愤懑,“姓刘的根本就不配做我父,我在你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找过我,我母更是薄幸,带着我弟出门,却把我留在家中被人掳走。”

  一字一句,字字戳心。

  我心口疼的紧了,有些难以呼吸。

  “小兔崽子,果然混得不错,我猜的没错吧。”清琁洋洋得意的证明自己当初的观点无错,见我心口疼,又帮我揉了几下。

  我胸闷了好久,才缓过劲来,“他过得好自然再好不过,可他……会不会心里真的恨我们?毕竟……”

  是我当初思虑不周,才导致他被人抱走。

  心神不宁之下,瘫坐在墙根喘息。

  “恨就恨呗,大不了就任他认贼作父咯。”

  “你……你混蛋!!”

  ……

  “是谁?谁躲在哪里?”黑耀有了一丝警觉。

  我屏住了呼吸,不敢言语。

  一旦被黑耀发现,两方势必起争斗。

  虽然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回无澈的,可我还是不希望太过莽撞。

  屋中安静了许久,突然听见那孩子的嗤笑的声,“龟缩在这么个偏僻的荒野里,你还担心有人靠近你这宅子?”

  “刚才的确感觉到了一丝阳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了。”黑耀警惕的说道。

  那孩子道:“可能是我身上的。”

  “我倒是忘了,你也算是半个活人了。”黑耀慢慢放松下了警惕。

  那孩子慢悠悠道:“当寡人的仲父是无上的荣耀,黑耀,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我自己有儿子,做你的便宜老爹有什么好处?”只听屋内黑耀嗤之以鼻,似乎依旧不肯买账。

  那孩子蛊惑的语气和清琁几乎一模一样,带着邪魅的语调,“你当了仲父,寡人可让将臣、后卿、赢勾、旱母都成为你坐下的奴仆,供你驱使!!”

  “你凭什么可以让僵尸始祖都听你的?”黑耀在试探他,似乎对他的话信了几分。

  那孩子轻蔑的笑了,“我身上有他的血脉,只要他死了,我就成了唯一的尸帝了。你还不快对寡人好些,日后才能当三界六道的王。”

  如此阴毒的计谋,从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我蹲在墙根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陛下果然深谋远虑,是我思虑不周了,你要的东西我会尽力去办。”黑耀当机立断的重新对他溜须拍马了,语气里还有些许的谦卑。

  忍不住偷偷探出头去偷看,就见漆黑一片的屋中。

  黑耀怀中抱着一个邪笑婴孩,手指轻拍他小小的身体哄他睡觉。

  那孩子睁着双眼,眼窝里没有眼睛,“寡人现在就饿了,等你从阳间再回来,我不得饿死。”

  “要不我唤我那贱妾过来,先给你哺乳。她刚生产完,恰好有奶水。”黑耀把怀中的婴孩,恭敬的放在沙发上。

  婴孩半眯着眼睛,嫌弃道:“算了吧,她身上的味道太浊,一靠近她我就想吐。”

  “那陛下打算吃什么?”黑耀就把他当做二世祖一样供着,弯腰询问道。

  婴孩麦秸秆一般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敲着,眼珠子转了一圈,“你不是也有一个儿子吗?他是平日里都吃什么?”

  “被刘清琁掳走了。”黑耀有些心神不宁,单膝跪在婴孩旁边给他盖被子。

  婴孩就跟赐福一般,手指落在他的脸颊上,“用我换回你儿子,我刘清琁身边,再伺机杀了他”

  “是个好主意,可我总担心陛下会舍我而去。”黑耀黝黑的眼睛凝视着婴孩。

  婴孩笑了,“我可以让仲父慢慢考虑。”

  “真是人小鬼大。”黑耀也被这婴孩的智谋所折服。

  婴孩翻了个身,背对黑耀,“寡人乏了,给寡人松松筋骨吧。”

  “一面要认我做仲父,一面把我当奴仆一样差遣,还真孝顺。”黑耀脱去婴孩身上的小衣,无奈的给他揉肩揉背。

  婴孩闭着眼睛享受,嘴角勾着邪邪的笑意,“这样才能体现我的真实嘛,我不喜欢和仲父搞那些虚的。手法很不错,是不是学过……”

  在黑耀的揉捏伺候下,婴孩沉沉的睡去。

  小手微微卷曲,嘴角依旧挂着邪性的笑意。

  “特么的还真是刘清琁的种,腹黑的一逼,差遣老子干着干那的。”黑耀直起了身,一脸的不爽。

  宋慕嫣从楼上款款走下来,体态婀娜多姿,“既然他只是一个傀儡,你又何必对他那么好,被一个贱种牵着鼻子走。”

  想不到宋慕嫣居然都住在阴间来了,这么阴森恐怖的地方她不怕吗?

  况且阴间的阴气,对人体是有害的。

  日子长了,会得阴病的。

  “贱种?他刚才还叫我仲父呢。”黑耀双手抱胸着斜靠在墙上,上下打量着宋慕嫣。

  宋慕嫣被他看的有些毛了,“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到底跟几个男人好过?”黑耀眼中染上了寒意。

  宋慕嫣的脸色登时就白了,少顷,眼眶里溢满了泪,“就……李老板和陈老板,我……可都是为了你……我才……”

  “你的这两段我知道,可你身上的浊气告诉我,你不止只有这两个男人,连个婴儿都嫌你脏,不肯靠近你。”黑耀对宋慕嫣起了厌恶之意,见她梨花带雨,也分毫不心疼。

  宋慕嫣两条腿抖的像宽面条,跪了下来,“大学……大学的时候在国外,还教过两个男朋友。我那个时候年少无知,才……”

  “果然是人尽可夫。”黑耀对她下结论道。

  宋慕嫣的瞳孔放大,低俯这头,“你在选我的时候,不是早就将我的一切调查清楚了吗?现在听一个婴儿三言两语的蛊惑,就兴师问罪,你……你……确定要这样吗?”

  “三言两语的蛊惑。”黑耀重复了一遍宋慕嫣的话,似乎明悟过来什么,缓缓道,“你是个什么货色,我早就清楚,要是受不了,见你的第一面就受不了了。”

  这一番话,也不知是在夸她还是损她。

  弄的宋慕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她应是咬了牙道:“您……觉不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好像能魅惑人心一样,让人忍不住信他的话。”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什么话经过他嘴里这么一说,都让人不禁信了几分。”黑耀突然幡然醒悟了过来什么。

  宋慕嫣继续道:“他说要认你为仲父,可您别忘了,他是被我给掳回来的。刚来那一阵,反抗的多么厉害,现在居然说要认你为仲父。”

  “想骗取我的信任,好回到刘清琁身边吧。”黑耀用鼻子冷哼一声,双手背在身后。

  宋慕嫣一脸忧虑,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那就好办了,怕就怕他有一种能干扰您思想的本事。”

  “这小鬼头是冥童子,确实有些异于常人。”黑耀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

  从楼梯下,又飘下来一个半透明的魂魄。

  不过走路的时候扭扭捏捏的,似乎是不太愿意下楼。

  宋慕嫣发现了她,怒喝了一声:“贱婢!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下来。我才刚生产完,身子元气大伤,正需要补一补。”

  “夫人,我是怕汤太烫口,所以才想纳凉些再下来。”那魂魄缓缓的飘下来,半边长发遮住了脸庞。

  可我还是把她认出来了,居然是李林玉!!

  她……

  还在黑耀身边!!

  原以为黑耀那样对她,让她早已对黑耀恨之入骨。

  却没想到她会卑微的以奴婢的身份,出现在黑耀和李林玉身边伺候。

  宋慕嫣看都没有再看李林玉一眼,含春的杏目在沙发上的婴孩身上流转了一眼,说道:“黑哥,既然他能够蛊惑您,依我看,就不该留他性命。”

  “可是杀了他的话,我身边就少了个可以听话的傀儡,他可是阎王爷转世。”黑耀的手指触摸在婴孩脸上,婴孩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了危险。

  缓缓的蹙了眉头,却无法苏醒过来。

  快……

  快醒过来!!

  孩子。

  宋慕嫣从怀中掏出葬鬼经,嫣然一笑,道:“他可不是什么听话的傀儡,怕也不能好好配合您,还会影响到您的决策。”

  “你说的是有些道理,看来这个小东西留着还真是祸害。”黑耀的手指缓缓的摸上了婴孩白皙的脖颈,猛地一下就掐住了。

  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差点就直接破窗而入了。

  却见李林玉第第一时间跪着抱住黑耀,尖叫的阻止,“不能……黑哥,你不能杀了他,咱们的孩子还在刘清琁手上。要是杀了他的话,咱们的孩子怎么办?”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