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

  把他们的脸庞,冲刷的近乎透明。

  那青年似乎是被伤到大动脉了,身上不停的在流血。

  血刚刚流淌到地上,就立刻被雨丝冲刷干净。

  “主母,他们不肯走。”将臣脚步声格外的沉重,听得我心惊肉跳的。

  回头一看密室里,清琁和黑辰都进入半昏迷状态。

  缠绕在两个人周围的气,都给外的羸弱。

  酉星刚要张嘴说话,“妈……”

  我捂住了他的唇,摇了摇头。

  将臣已经走到门前了,“那个女人这样大声喧哗,会打扰到您休息呢。如果您不反对,我去动手让她安静下来。”

  要对明熙动手?!

  这个将臣果然不是个省心的家伙。

  我关上了密室的门,“先等等。”

  “主母……有什么别的吩咐吗?”他就好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蛇,无时不刻都在观察着我们的一切。

  我深吸一口气,打开卧室的门,“门外……门外的是我的朋友,深夜前来,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

  幽深的走廊里,没有一盏灯亮着。

  深紫的眼眸从在黑暗中亮着,一身银色盔甲反射着卧室里的灯光。

  他把及腰长发撩到了而后,锐利的眸光一眼屋内,“主人不在吗?”

  “守尸人没跟你说吗?他晚上有时候,要处理学校的事,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家。”我接过他手中的煤灯,从房内走出,沿着长长的走廊下去。

  他跟在我身后,高大的影子倒影在我的身前,“没说。”

  “没想到他那么尽职的鬼,也会有疏忽的时候。”我自楼梯走下去,外面雷雨声交错。

  明熙的痛哭和哀求声,让我的内心备受煎熬。

  将臣投射在楼梯上的影子双手抱胸,“原本顶替他的是无脸女,可能临走前,交代过无脸女吧。”

  “我就说嘛,你是堂堂阴间第一大将,本应镇守阴间才是。”我稍加试探,便知他今夜是故意前来刺探的。

  “我只是闲着无事来接手来玩玩,毕竟一直戍守阴间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他上前来替我提煤灯,故作无所谓道。

  走到了门前,外头的明熙已经哭哑了,“明月,你说过的,我们是好朋友……为什么要见死不救。你是在生气……生气我曾经暗恋过清琁吗?我知道错了……如果可以我愿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

  明熙怎么会这样想我……

  谁年少青春的时候,没有对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动过心。

  我若连这种思慕都容不得,那肠子得是鸡肠子做的的才行。

  将臣咧咧嘴,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反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明熙。”

  我打开了门。

  此刻靠近了,才发现受伤的人是陆子墨。

  怎么……

  会受这样重伤。

  还和明熙在一起!!

  看他穿着带血的警服,应该是在出警当中才对。

  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念头,从我的脑中飞速的划过。

  留在脸上的,只有震惊。

  明熙见到是我,眼中闪过了一丝激动。

  如同搁浅的鱼一般,艰难的扑倒在我的鞋面,“你终于肯开门了,救救他……救救他……”

  “他怎么了?”我满心焦虑的想要救人,却被一旁监视的将臣看的浑身不自在。

  只能通过望气,来判断他的情况。

  脖子上有一大团的黑气,想必已经是被阴鬼之气入侵了五脏六腑了。

  明熙抬着头,娇俏脸庞被雨水冲刷着,“执行公务的时候受伤了,流了好多血。你快让清琁来,让清琁给看看。”

  抬起陆子墨的下巴,可以清楚的看清他脖子上有一块很大的伤口。

  伤口因为破了大动脉,还有鬼气感染。

  所以,一直都在血流不止。

  “为什么不送去医院?”我说了一句连自己都不敢信的冷漠的话。

  她怔怔的看了我一眼,缓缓的说道:“你们……你们……是不是不想救他?”

  怎么会呢?

  我当然想救,清琁也一定想。

  “是因为……他去刘家村抓捕人贩子,害了你和清琁分开,所以……你们夫妻就打算见死不救。”她紧紧抱着陆子墨在雨中冰凉的躯体,仿佛那个受了重伤的男人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要感谢陆子墨把秦刚抓了,感谢他带我父母来。

  送靳灵回家,给我们大家一个公道!!

  可这些话却哽在喉头,无法说出。

  我曾在祖父家中修习十日医鬼经,深谙一些奇门医术。

  对于颈动脉上这样的大伤口,却有些束手无策,“大动脉破了,得做血管缝合,一般人都会选择去医院。”

  “他是被虫婴鬼咬的。”她绝望的抱着陆子墨,似乎在用一种轻飘飘的力量重重的控诉着我的冷血。

  被虫婴鬼咬伤了,去医院相当于送死。

  我心里乱极了,目光闪烁了一下,才问道:“所以,你找我借定尸针,是给他用的?”

  “他也是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需要执行,我……我只想着能够制服就好了,没想到定尸针一次只能对付一只。”明熙低声道。

  我只觉得现在要被自己蠢死了,当初她来借定尸针的时候。

  心中是知道,可能是陆子墨要用。

  却根本就忘了虫婴鬼有多么凶险,清琁对付那一只就曾舍弃过自己的手指。

  更何况苗王大墓的祭坛下,有数百只的虫婴鬼。

  我问她:“管阿九没告诉你吗?”

  “他说了,也告诉我怎么用定尸针,不过……陆哥他……他执意要执行命令。”明熙伤心道。

  陆子墨是何等正直善良的人,哪怕知道这样对付虫婴鬼无异于以卵击石。

  可是,他还是会迎难而上。

  如果……

  他能来找我们就好了。

  依他那种不愿牵连无辜的性子,想想也不会轻易拉我们下水。

  就应该把东西借出去的时候,就主动提出分担。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心中尽是无奈,问她:“虫婴鬼的本体咬的,还是……寄宿在人身上……”

  “本体。”她低着头,雨水顺着她的发丝落下来。

  我此刻心中慌乱无比,有无数个念头从脑中一闪而过。

  本体……

  本体咬伤的?

  那可比寄生在宿体中严重多了,会有虫婴鬼自身的毒素进入到身体里。

  各个脏器也会因毒素,而在短时间内衰竭。

  医鬼经上似乎是有记载解决的方法,可是我只学了十日啊。

  根本就没有彻底融会贯通,更是有些无从下手。

  可以打电话给爷爷,让爷爷来救!!

  不……

  爷爷已经把医鬼经传授给我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时常痴痴呆呆的,况且下这么大的雨。

  不管是送他过去,还是爷爷过来。

  都是不可行的!!

  清琁正在密室里输血,更不能插手其中。

  老天爷……

  是要让我看着陆子墨死吗?

  我脑子里这么多念头闪过,实际上只过了十几秒中。

  心中慌乱极了,面上却仍要装作极为冷静,“将臣,把陆警官抱进来。”

  “主母打算救他?”将臣吃了一惊。

  我抬眸看了一眼他,大天眼里染上了一股威慑的寒气,“他是我朋友,我当然要救,刚才不过是随意问问他的伤势。”

  “属下遵命。”将臣有两米多高,微微弯腰。

  就把陆子墨抱起,走个两三步就送到了沙发上。

  我扶起倒浑身冰凉的明熙,送到了壁炉旁边烤火,“清琁今晚有事不在家,所以就我在。”

  “那他……”明熙心焦道。

  我把羊毛披肩裹在她的身上,“索性我师承医鬼经,可以尽力试试。”

  “你来……医治他。”明熙的双眼有些迷茫。

  我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些无奈,“不然怎么办呢?你把他送过来,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医鬼经上有教人号脉,我是学了一点的。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给人号过脉,更别提是被虫婴鬼咬了这样的重症

  我能感受到陆子墨的生命,在我的面前一点点流逝。

  走到陆子墨身边号脉,只觉得他身子虚弱无比。

  五脏都进了毒,却有一股邪气在体内汹涌。

  “他怎么样了?”明熙问我。

  我把陆子墨的手放回去,又重新检查了一遍他的伤口,“已经进入休克状态了,虽然虫婴鬼的毒中的很深,不过眼下最致命的是失血过多。”

  “所以现在最紧要的就是缝合伤口?”明熙问我道。

  我蹙眉,“若能做血管缝合的话,是最有效的止血方式。”

  “他的血里全都是毒液,很轻易就会把缝合的丝线腐蚀。”明熙道。

  我想了一下,道:“上次那种九眼阴魂蛛的蜘蛛丝,应该留下了些许,用那个来缝合……”

  黑耀上次用来戕害我和清琁的蜘蛛丝,其实在医鬼方面可谓是极有用处的。

  虽然被烧掉了很多,不过清琁是降头医,应该会保留些许。

  “那个啊,我借调去阴间,给一些受伤的阴兵了。”将臣就好似故意跟我作对一样,手执骨扇轻轻摇曳,淡笑的看着我。

  我蹙眉,“你们阴间自己没有养那种蜘蛛,用来给魂魄缝合伤口吗?”

  “养了,不过……刚好用完了,就借用主人的蛛丝来用用。”他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分明就是想故意害死陆子墨。

  可陆子墨跟他,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