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为是僵尸,呆在阳间才不舒服,也马上就要到端午了。”我在明熙面前停顿了一下,才找借口把搪塞过去。

  明熙一听,却深以为意,“是哦,马上就要端午了,端午节阳气是不是特重啊?”

  “端午前头那几天,阳气就已经慢慢上去了。”我把剩余的书全都一股脑的塞进书包里,准备一个人扛下去。

  明熙帮我拎住了半边书包带子,帮我一起提下去,“那邪祟之物在端午节,实力是不是都会被削弱?”

  “应该会吧。”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清琁体内的尸丹才刚刚凝结,怕是会很受这个影响。

  不听她提起来,我还忘了这一茬。

  明熙拍了拍胸脯,“那就好。”

  那就好?

  清琁受影响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心中不由起了警惕,有点莫不清楚明熙。

  我在楼梯上,停下了脚步。

  “明月,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针对清琁这么说的。是博物馆……博物馆里,最近总是不安生。”她见我表情有些不对,连忙摆手解释。

  如此柔弱的明熙,和那日把厉梅梅吓的屁滚尿流的她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只觉得在她的清澈的眼眸里,盛满了江南水乡的柔情似水。

  我提步继续往下走,“你去博物馆了?”

  “陆警官带我去参观过几次。”明熙小声道。

  听她这么说来,我就明白了。

  自陆子墨被她照顾以后,他们两个肯定成了顶好的朋友。

  我看了她一眼,“你撞鬼了?”

  “我去的时候是白天,只是觉得阴气很重。”明熙低下了头,走了几步之后,似乎用力鼓起勇气一般,道,“听说里面一到晚上就闹鬼,陆警官已经好几天不能好好休息了。”

  “蒋老不是让他不要再管那些事了么?又不是没见过蒋老中邪,惹上了虫婴鬼,我看他怎么办。”我心里对苗王墓里的那些文物是有诸多敬畏的,心中里头有很多未知的古怪。

  自己避之不及以外,也希望陆子墨别去招惹。

  明熙问我:“听说……管阿九制服了一只虫婴鬼?”

  “用定尸针搞定的,可是听说祭坛下面藏了很多虫婴鬼,麻烦的很。”我在一楼大厅停下了步子,遥遥望着斜靠在车门上的清琁

  江烟瑶就站在他的跟前,流着眼泪跟他说着些什么。

  周围三五成群的,站了一些人围观。

  此刻,我还真不方便过去。

  明熙低声问我,“那被虫婴鬼附身……不会有事吧?”

  “怎么不会有事?会死!”我把视线从江烟瑶身上挪开,看向了明熙。

  她的眸子若波光粼粼的水渠,极是温婉动人,却带着几分焦虑,“可……蒋老不也挺过来了。”

  “附身蒋老的只是普通的小鬼,当然捡回一条命,你身边有人被虫婴鬼附身了吗?”我问明熙道。

  明熙摸着自己的脖子,一副有心事的样子,“那……那倒没有,我……我能向管阿九借一下定尸针吗?”

  “当然可以。”我欣然答应。

  她喜上眉梢,笑得明艳动人,“那太谢谢了。”

  “明熙,你变了。”我严肃道。

  她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说,愣了一下,“我……我有吗?”

  “你是不是恋爱了?”我逼问她。

  她两颊染上了绯红,娇羞的眼波恰似一池含春的春水,“没有,你瞎讲。”

  “你不说实话,定尸针不借你了。”我威胁她。

  她脸色一白,连忙柔声求我,“不要啊,定尸针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你明明知道博物馆里有好多虫婴鬼。他在里面守卫,没有定尸针,会很危险的。”

  “那个人是陆子墨吗?”我哥们一样的勾住她的肩膀,发现她已经彻底化成水做的。

  软若无骨的直接软在我的怀中,脸颊还滚烫的厉害。

  她红着脸,辩解道:“就是借来帮帮他,毕竟朋友一场嘛。”

  这小妞喜欢上陆子墨了?

  以前总觉得她暗恋清琁,现在看来那只臭僵尸的魅力也不过如此。

  刚要说点什么,调侃一下明熙。

  就见江烟瑶一边捂着脸哭,一边跑了进来。

  没头苍蝇似的,直接把我和明熙撞开。

  我浑身都是气力,随便一个翻身。

  借住巧劲,就保持住重心。

  明熙只不过是个弱女子,又没有修炼过大天眼。

  冷不防就摔倒在地,我连忙去扶她。

  江烟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了宿舍楼的楼梯。

  “没事吧?”我问明熙。

  明熙摇头,帮我提起了书包,“没事,我帮你提出去吧。”

  “不用,你力气太小了。”我本来想强过来的,她却一路小跑的把书包送到了清琁面前。

  清琁接过书包,随手就丢进车里。

  我走过去,便道:“清琁,明熙想向阿九借定尸针。”

  “行啊,我发短信让阿九给她送来。”清琁一边说着,一边挡在我面前。

  一颗鸡蛋准准的砸在他脑袋上,破裂之后弄得他满头鸡蛋清。

  楼上有个戴眼镜的女生,骂了一句,“贱男渣女。”

  似乎是不想留下把柄,转身就走了。

  “你干嘛替我挡,挡着一下很英雄吗?”我还没见过傲的不可一世的他这么狼狈,拿出纸巾擦他的额头。

  他摁住头上的纸巾,把我拉进副驾驶座,“以后朝我们扔鸡蛋和臭西红柿的人会更多,她可是全校第一美女。我得从今天开始,练习帮你挡。”

  “你……你这种睚眦必报的个性,怎么会白白让人打了?”我等他上车,帮他继续擦着额角。

  他低眸看了一眼我,踩了油门把车开出去,“毕竟是我辜负了她,当初她身体里养着你的地魂游丝,说了不少蜜话哄她开心。她因为身体里有你些许魂魄,所以对我也极是眷恋。”

  “哦。”我的头靠着车窗,傻傻的应了一句。

  他把我的头强行摁在自己的肩头,“不过她到处去说你在我宿舍里修炼大天眼,被她打断的事情,我的忍耐也是到了限度了。”

  “你打算怎么办?”我问他。

  他从怀中取出生死簿,直接撒进我怀里,“能怎么办?只好改改她后面的命数了,现在已经太多人知道我身体受损的事情了。”

  “改阳寿吗?还是……”我翻开生死簿,一下就找到了江烟瑶的位置。

  天空闪过一道电光,将本来就有些阴沉沉的天空划亮。

  似乎连老天爷都反对,我这么恶毒的想法。

  他斜了我一眼,“你想她死?”

  “不想,只是想不到生死簿还有什么别的功用。”我回想江烟瑶和清琁在一起的整个过程,也觉得她真是怪可怜的。

  为了祛除小宝宝身上的魔气,不得不把小宝宝再生一次。

  说起来,也算是小宝宝半个娘了。

  得了清琁那样多的海誓山盟,却没有一个能应验。

  倒真是命苦……

  要是换了我,心中还不知是怎样一种苦法。

  清琁眼神有些冰凉,“杀她太损阴德了,写个姻缘上去吧,这样慢慢的也就能忘怀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我喃喃道。

  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风吹的柳树在风中折腰。

  苏城在烟雨蒙蒙中,有说不出的诗意。

  尤其是孤零零屹立在郊区的荒宅,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飘摇孤寂。

  清琁把车停在门口,拔了钥匙,“我看陆子墨不错,一表人才,很容易就把江烟瑶这样小女生的心收了。”

  “陆子墨不行。”我连忙道。

  清琁蹙眉,“陆子墨怎么不行了?你和他该不会……”

  房子里,管阿九撑着伞出来接我们。

  在风雨中把伞递给我们,大声的喊道:“老板,老板娘,你们快回屋。雨下的好大……”

  “不是让你去送定尸针了吗?”清琁眼神冰冷的睨了他一眼,把车钥匙塞进管阿九的手里。

  管阿九连忙拿过钥匙,“我马上去送。”

  我和他一人举着一把伞,站在风雨肆虐的花园里。

  我道,“我看明熙好像挺喜欢陆子墨的,才觉得他不适合江烟瑶,你最近是不是疯了……老是吃莫名其妙的醋?”

  “我就是疯了,现在,立刻告诉我你和冥云是怎么回事?”他手中的伞飞向了天际,把我一把搂进怀中。

  看来冥云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让他激增了不少危机感。

  我闭上眼睛,靠着他的胸膛,“你不在的时候,红绫曾经给小玉胎托梦,给了小玉胎一枚被封印的尸丹。”

  “飞僵的尸丹?”他问我道。

  我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尸丹封印以后,很像是靳灵的尸丹,况且你把它放进书包里了。”清琁似乎能感应到,藏进书包里的尸丹的气息。

  我从他手中的书包里,摸出了那枚尸丹,“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你托梦送来,就拿去修炼大天眼了。后来……”

  “后来的事,你不用说了,我能猜到。”他不用分说的把我打横抱起,抱回了别墅里。

  里面的壁炉,炙热的燃烧着。

  他把我放在壁炉前的羊毛毯上,用毛巾擦着我湿漉漉的头发。

  我推了他一下,“是你让我从实招来的,又不让我继续说了,怎么什么都听你的?你怎么那么霸道?”

  心里却很庆幸,不用说起住进冥云亲王家的那段往事。

  “不想听冥云救你的那些事,他对你念念不忘,甚至都追到学校来了,你说我怎么忍……”清琁把我推到了毯子上,我脑袋往下一磕。

  便磕到一个柔软的东西,猛地又抬起头了,“下面……有东西……”

  就见毯子下面有个圆形的东西鼓起来,在毯子的边缘处还露出一抹翠绿的鳞片。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