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琁好像发现了什么,眼神变得威严冰冷,“沈明月?你再说一遍,留在那个小东西身上你的地魂,是怎么过去的?”

  “我……我分出来给他的。”我也是在封印他的时候,偶然发现地魂可以通过血液分出来给他。

  当时急于想保护他,就分出了几缕在他身上。

  清琁一拳就打在我的耳侧,把床板都打穿了,“这么说,你受那么多苦,是自己作死咯!”

  “他毕竟是个沉睡的新生儿,本身已经脆弱不已,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怎么可以?”我并不觉得自己在作死,只觉得保护自己的孩子是每一个母亲的天职。

  不过有一点他是对的,我所遭受的这些都是因为之前自己种下的果。

  一开始因为小宝宝在我身边,这些地魂也离我很近。

  对我并未影响,当他被清琁抱走之后。

  我才慢慢的因为魂魄缺失,被反噬了身体。

  变得健忘,甚至蠢笨。

  可这又如何,所有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

  “要也是我分出地魂,你看看你因为丢失地魂受了多少罪!我还当是你生他的时候,不小心把地魂落在了他身上。”他像是一头暴怒中的雄狮,都把我给骂懵了。

  我傻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从来……

  也没见他对我生这么大气过。

  许久,我才摸了摸他的脸,小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讨厌你受苦。”他生气道。

  我自嘲的摇了摇头,“我受的那点苦算的了什么啊……”

  不见了的那个小宝宝在宋嫣然手里,无时不刻都在揪痛我的内心。

  他的弟弟已经醒了,我和清琁却不知他的下落。

  不知生死,不知苦乐。

  如此,才是对父母而言的最痛。

  “想无澈了?”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轻声道:“如果我在生他们的时候,分别把地魂都放在他们身上,也许就不会把他弄丢。”

  “他没事。”清琁笃定道。

  我双目一亮,“你……找到他了?”

  “没找到。”清琁淡淡道。

  我鼓起腮帮子,“我要去找他。”

  没找到就说他没事,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满嘴跑火车。

  “黑耀很快就会亲自把他送回来,你确定你要去?”清琁盘膝坐起身,淡定的穿衣。

  我也坐了起来,“你没骗我吧?”

  “我会撒这么无聊的谎么。”他在我的身上扫了几眼。

  我急忙拉过被子,遮住了身体,“你会。”

  “我啊,我把……”他轻声在我耳边耳语。

  我身子微微一怵,“你把黑耀的儿子偷来了?”

  黑耀对他这个儿子是极为珍惜的,虽然不知道清琁是怎么做到的。

  有这一层威胁在,黑耀不把我们的小宝宝送来都难。

  “什么偷不偷的,怎么用那么难听的字眼,这交换质子。他敢动刘无澈一根毫毛,我就断他儿子一根手指,看看谁比较狠。”清琁把我的被子给扯下来了。

  我惊得大叫了一声,“你要干嘛?光天化日的……”

  “帮你换衣服而已。”他一副我自作多情了的样子,却是十分细心的帮我换上了衣服。

  室内开着暖气,所以他只给我套了一身白色的毛衣长裙。

  我红了脸,“我自己可以穿。”

  “小妞,你是我的女人,必须事事依赖我。”他严厉道。

  虽然他现在没有力量了,却依旧能给我安全感。

  我心中莫名的对他崇拜了,嘴上却还有些嘴硬的咕哝道,“还依赖呢!你现在是个弱鸡了,得由我来保护你。”

  “那也是等黑耀发现了我是个弱鸡才算数,你不说我不说,有谁敢对我动手?”他轻蔑一笑,拉着我的手下楼去了。

  我问他:“不用给孩子喂奶吗?”

  “我请了奶妈,况且你融合了我的尸丹,身上尸气太重,已经不适合母乳喂养了。”他把我带到饭厅。

  恰巧,牡丹就坐在饭厅里喝粥。

  见我们进来,抬头道了一声:“早啊。”

  “有人做早餐了?”我小声问清琁。

  牡丹指着自己,“是老娘做的早饭,他这个房子里,不是鬼就是僵尸,一个能碰阳火下厨的都没有。”

  “下次我做吧。”我尬笑了一下坐下。

  先给清琁盛饭,最后才给自己装了一碗粥。

  牡丹看了我一眼,啧了一声,道:“看来是恢复记忆了?”

  “嗯。”我应道。

  他笑的跟花一样灿烂,张嘴就开了黄腔,“脸色红润有光泽,一看昨晚受了不少灌溉,这么说我的天枢渡厄镜也用过了?”

  “用过了,把她丢的地魂巩固了一下,就没什么用了。”清琁尝了一口粥,就皱着眉头推到一边。

  似乎对牡丹做的东西,并不是那么满意。

  牡丹眉毛一拧,有些不爽了,“老娘做的粥,有什么问题吗?”

  “吃不惯。”清琁淡淡道。

  我看牡丹脸上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他那么自命不凡的人被人这么贬低心里一定气疯了,连忙打圆场,“我吃就感觉挺好吃的,牡丹,辛苦了。”

  “拿去改命吧,不过我可告诉你,改命的副作用很大,不怕作死,就用吧。”清琁从捧着镜子进来的守尸人手中,拿过了天枢渡厄镜直接递给牡丹。

  仔细一看那镜子,背面氧化的有些严重。

  外圈有两个环形刻画,所刻乃是十二天干地支。

  盘上所画,乃是虬龙吞天。

  海浪翻涌滔天,气势威猛雄壮。

  中间圆心处,却画着十分柔和的两只阴阳鱼。

  看似两幅画格格不入,仔细观之却又一种掌握了天地大势的感觉。

  不过奇怪了,牡丹拿起镜子后。

  镜面是封着红色的蜡的,让它无法将人照进去。

  牡丹刚想把上面的封蜡去了,“你也不给你女人用了,我看她就没什么事。”

  “白痴,副作用是本大爷扛,又不是她。这玩意照一次倒霉一次,你喜欢照的话,带回去慢慢照。”清琁掌心贴住镜面,阻止了他。

  牡丹挑了挑眉,“我已经够倒霉了,不在乎是不是更倒霉。”

  收了天枢渡厄镜之后,牡丹用餐巾擦了擦嘴。

  朝我们挥挥手,离开道:“我走了,后会有期。”

  “我送送你。”我连忙起身,却被清琁拽回去了。

  他用餐巾擦了擦唇,“对他那么客气干嘛?做的菜比狗都难吃,还不许人说不好。”

  “送送他又不用耗费多少力气。”我被他拉到了他的腿上坐着。

  他道:“想吃你做的。”

  “那我去厨房做。”我想起身,却被他牢牢的抱着。

  他把下巴放在我的肩头,“今天怕没有那么多时间。”

  “不是周末吗?”我对他笑了笑。

  他道:“想回家看看。”

  “回家……”我一开始是完全没听明白了的。

  脑子里猛地就想起,他说过要领证去我们家之类的话。

  我轻声道:“偷……户口本啊?”

  “本大爷会去偷东西?小妞,你也太搞笑了。”他一脸不屑。

  我纠结了一会儿,才道:“你不会是……要去提亲吧?”

  在我的心里是很抵触回家的,一来是爸妈曾经对我做过的那些可怕的事。

  二来……

  是爸妈都不喜欢他。

  与其这样,倒不如自己就做主饿了。

  “见见他们总是要的。”清琁从来是放荡不羁的,眼下居然固守传统的要见我爸妈。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他们对你的映像,可能……不太好。”

  “没事,会好的,守尸人,把东西拿来。”清琁朝守尸人招了招手。

  守尸人拿了个眼镜盒过来,“主人,你是要这个嘛?”

  “对,就是它。”清琁打开眼镜盒,眼镜盒里放着一只金丝眼镜。

  他戴上之后,明显斯文了很多。

  守尸人又拿了个透明文件袋,袋子里放了一大推的证书复印件。

  还有几张,居然是房产证。

  我看完袋子里的东西,道:“你还真打算去见他们啊,想用学历和金钱麻痹他们吗?”

  “有用就好。”清琁从我手里夺过文件袋,硬拖着我就出门去了。

  开车了到了楼下,大堂里居然走出了好几个我们家的亲戚。

  不过都是我爸爸这里的亲戚,有我大伯、二伯,还有远房的叔叔之类的人。

  并没有见到宋慕嫣,也就是我舅舅的家人。

  他们行色匆匆,并没见到车里的我。

  很快,也都离开了。

  乘电梯上去,内心忐忑不已。

  他的手悄然握住了我的手,电梯门一开。

  便领我出去,摁了家里的门铃。

  “谁啊?”爸爸出来开门的。

  此刻,我的大天眼无比的尖锐。

  父亲额头有一股黑气笼罩,周身的阴阳之气紊乱无比。

  身上更能看见有很多小小的鱼的样子的虫子,顺着浑身的血液在身上各处游走欢脱着。

  我脱口而出,“清琁,爸爸中降头了?”

  爸爸见到我一脸欢喜,却忍不住奇怪,“明月,你终于肯回来了!!什么降头啊?”

  “看来是,不过,只是简单的金钱鱼而已。”清琁的手顺着爸爸的额头,向下一抹。

  爸爸脸上的黑气,便被驱散了。

  随即,他又在爸爸的胸前挂了一只挡降包。

  爸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挡降包,狐疑的看着我,又看看清琁,“明月,他……是什么人?在干什么啊?”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