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镜子的事情告诉他了?”牡丹看向了我。

  我见牡丹怀疑我,结巴了一下,“没……没有啊。”

  虽然我不是为朋友轻易可以两肋插刀的人,可我也不是什么话都对清琁说的大嘴巴啊。

  牡丹拥有天枢渡厄镜的事,我从没打算说出去。

  “什么天枢渡厄镜啊?我听都没听过。”牡丹一听我没跟清琁提起过天枢渡厄镜的事情,便开始冷漠的装蒜。

  清琁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昨天,警方又搜了你的香魂书斋一次。”

  “习惯了,他们爱搜就搜吧。”牡丹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样子。

  清琁把我拉进他怀里,强迫我坐在他大腿上,“这一次是掘地三尺的挖,就连管阿九都知道,他们是在找那面镜子。”

  “他们应该是弄错了,误以为镜子在我这。”牡丹听了之后,有些魂不守舍。

  清琁的乌眸一派冰冷,冷魅的杀机令人浑身都感到战栗,“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会花那么多保释金把你弄出来。守尸人,把生死簿拿来。”

  生死簿?!

  对哦!

  我衣服被他扒光换了一身之后,生死簿就不在我身上了。

  就见那银发少年从怀中掏出生死簿,递给了清琁。

  清琁随手一翻,便翻到了牡丹的那一夜。

  “你……你想要做什么?”牡丹瞥见生死簿上自己名字的时候,小脸吓得煞白。

  清琁邪异的反问他,“你说我要做什么呢?”

  “我不是不想把镜子给你,这面镜子对我来说,也很重要。”牡丹站了起来。

  清琁举头看他,脸上的表情一派平静,“你花大价钱买来渡厄镜,不过是想改变命运,不受纯阳命的人一直克制。”

  “那你还……”牡丹有些犹豫,没把话说完。

  清琁把玩着我的手,“只是借来用用。”

  “你也要帮明月改命?”牡丹问道。

  清琁道:“算是吧。”

  “她失去了纯阴命之后,你们在一起,她可就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了。”牡丹用一副怀疑的神情,看着清琁。

  清琁心思似乎完全都在我的手上,一直低着头狎玩着,“你告诉我镜子的下落就行,至于其他的不关你的事。”

  “镜子我藏在神道巷了。”牡丹抓起果盘里的苹果,用力的咬了一口。

  清琁也剥了橘子,塞了一片到我嘴里,“因为管阿九住在那里,神道巷可也是被掘地三尺的搜查,你确定你的镜子还在原来的地方?”

  “我藏的地方,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发现的。”牡丹自信到。

  清琁立刻问道:“在哪儿?”

  “有纸笔吗?”牡丹问他道。

  清琁抬头去看守尸人,“拿纸笔来。”

  “给。”守尸人取来纸笔用了不到两秒钟。

  牡丹手执蓝色圆珠笔,嘴里衔着苹果。

  在纸上随意就画出了神道巷的平面图,并且在一口井上面打了个叉。

  我盯着他画的那副类似素描的画,问道:“你把镜子藏在了井里?”

  “肯定没那么简单,陆子墨一定派人捞井了。”清琁喂完我吃掉最后一片橘子,亲吻了一下我的嘴角。

  我推了他一下,“你干嘛呢!”

  “你吃了整个橘子,还不让我闻一下橘汁的味道啊。”他戏耍一般的看着我。

  我老脸一红,低下了头。

  真是不害臊。

  还有外人在旁边呢,就开始乱来了。

  牡丹在纸张上继续画着,一边摇着头,“这么久过去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秀恩爱,老娘还是单身啊,总喜欢这么虐狗。”

  和以前一样秀恩爱?

  这么说,牡丹知道我以前和清琁是在一起的。

  可是……

  怎么从没听他说起过。

  刚要问牡丹,就见他已经画好了。

  这一回,他画是一口井的内部解剖图。

  井中大部分砖石都是直接白描过去的,只有几个特殊的砖石上打了阴影。

  有一只砖石上,不仅打了阴影还画了一个大叉叉。

  “这是八卦阵。”我脱口而出。

  牡丹嘴里叼着笔,道:“是你司马端的关门弟子,能看出八卦阵并不奇怪,会解吗?”

  这阵法瞧着复杂,解起来步骤也有十几步之多。

  可是,解法却是不难。

  一般能看出来的初学者,都能根据阵法解出来。

  其实真正的难点,就是发现这几个带有阵法的砖石。

  好在这些砖石,都被牡丹标出来了。

  陆子墨就算是再聪明,遇到这样的机关怕也是难以应对。

  “上三路,下九路,艮位火……”我说完以后。

  牡丹鼓起了掌,“厉害厉害,会解机关了,不过在生活中并没有什么卵用。”

  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刚夸了我就泼了盆冷水。

  “解完之后,是不是拉开这块砖头,就能拿出镜子?”我问他道。

  据我猜测,此机关的原理在于。

  每一块砖石都是八卦阵的一部分,如果没有破开八卦机关。

  就算找到那块阵眼砖石,也不会找到镜子。

  只有破了机关,镜子才会送到那块砖石的后面。

  不过,还有种笨办法。

  就是把那口井壁上的砖石,彻底都拆了。

  牡丹摇头,“我留了一手,要拉开两块砖头才行。”

  都已经把机关做的如此严密了,竟然还留了一手。

  “佩服佩服。”我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简直是当代鬼谷子啊,能设置出如此巧妙的机关。

  他一摆手,道:“哎,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罢了。”

  这么说,这口井里的机关是以前就有了?

  “你从白杨镇被抓到这里,是怎么把镜子藏在神道巷的?”清琁突然问了一句,似笑非笑的现在也牡丹。

  牡丹脸色微微一变,又从果盘里拿出一颗苹果,“你这苹果挺好吃的,和我以前吃过的味道都不一样。”

  “守尸人,把买苹果的水果店的位置告诉他。”清琁扯着我衣袖子上的布料,把我往楼上的卧室带。

  银发少年朝他喊了一声:“这苹果是苏城商会给钻石会员定期送的特供苹果,市场上没有供货渠道啊。”

  “把我的会员,让给牡丹。”清琁道。

  牡丹喊道:“谢刘老板赏。”

  “这么着急拉我上来干什么?”我到现在还腿脚酸软,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

  他干脆停下,把我打横抱上楼去,“换衣服,出门。”

  “可是还没吃过饭。”我摸了摸饿的要命的肚子。

  他问我:“你会做饭吗?”

  “不会。”我摇了摇头,从小我就没做过饭啊。

  他眼神有些怪异,“连做饭忘了?”

  “我以前会做饭吗?”我问他道。

  他把我放在床上,“这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我问他道。

  他从另外一个衣橱里,拿出来一套连衣裙,“家里没人做饭。”

  “所以你刚才说下去吃饭,实际上是在框我?”我发现他双眼盯着我看,红着脸背过身换衣服。

  他在我身后,替我把拉链拉上,“本来想亲自下厨的,没想到要去神道巷,那里的小吃应该能满足你这个吃货。”

  “我想吃你做的。”我转头看向他。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我故意激他一下,“怎么做不了吗?”

  “我怕你吃上瘾了,天天让本大爷做。”他捏住了我的脸颊。

  我穿上了保暖裤袜,从床上跳下来,“让你天天做饭很为难你吗?还是说,你这个小傲娇,做饭根本就很难吃。”

  这一次,他没吭气。

  帮我穿上运动鞋,就领着我下楼。

  看来我多半是猜对了,这个自负的家伙不会做饭。

  那副维护自己小自尊的样子,嗯……

  还挺可爱的。

  开车去了神道巷,神道巷前半段走来人流如织。

  人面上香时散发出的香火的气息很重,巷子两旁还有很多卖小吃的。

  买了两个茶叶蛋,喝上两碗洒了葱花的咸豆浆。

  简直人间美味,身子也跟着热了起来。

  才吃到一般,管阿九就赶来了,“老板,你来了!!啊,您和老板娘相认了啊?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真是般配。”

  “少拍马屁,这里最好吃的糕团在哪儿?”清琁问道。

  管阿九愣了一下,道:“您喊我来,就是找买图糕团的地方?”

  “快说。”清琁道。

  管阿九跟他说完“黄天源”这家店之后,立刻就带我去买了。

  买了糕团之后,才带我们去井边。

  井已经在巷子的深处了,几乎看不到人。

  他交代我们道:“老婆,你在这里吃糕团,吃完了我,就上来了。”

  谁是他老婆了?

  我被他喊得心都乱了,白了他一眼。

  虽然拜过堂,也洞房过。

  不过……

  还没正式登记呢!

  “那我呢?”管阿九指着自己问道。

  清琁一个翻身,就进到井里,“望风。”

  井很深很深,不过以大天眼一眼可以望到底。

  一边啃着糕团,一边看他破解机关。

  不出五分钟,他就取了镜子出来。

  还没看清楚真正的天枢渡厄镜到底是啥样子,他就把镜子踹进了口袋里。

  套上了外套之后,帮我把手里吃糕团剩的牛皮纸丢到垃圾箱里,“小妞,你很快就会……”

  话音还未落下,他的眼神便冷了下来。

  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就见前边巷子的佛堂里有两个女生正在上香。

  其中一个,就是那天晚上被清琁从保安手里救的哪一个。

  女生上完香出来,恰好看到他。

  笑着跑过来,勾住清琁的胳膊,嗲声嗲气道:“老公,你也在这里啊!我刚才拜的那个庙可灵验了,以后肯定能给你生个男孩子。”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