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让你扔了这本邪书吗?”清琁对葬鬼经却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轻拍怀中的小宝宝,哄他睡觉。

  看清琁的态度,估计这本葬鬼经也没什么用。

  我没多说话,低头喂小宝宝吃米糊。

  阮杏芳脸色有些为难,手都不知道往里哪里放,“书上万一有办法可以驱除魔气,就这样扔了,很容易错过机会的。”

  “把书给我吧,你忙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清琁接过她手里的里的书,随手翻了起来。

  阮杏芳面色一喜,“那……那我先去休息了。”

  “一本早该扔掉的破书,却当宝贝一样护着。”清琁在阮杏芳走后,不屑一顾的把葬鬼经丢到一旁的灶台上。

  我对这本神神秘秘的经书充满了好奇,甚至想伸手翻一翻,“葬鬼经不是阮杏芳家族世代守护的东西吗?怎么那么轻易的交给你?”

  “阮氏一族是为了我守护这本书的。”清琁单手搂住熟睡的小宝宝,弯腰将我的下巴抬起来,眼底带着一丝魅色。

  为他?

  我心中微微一凛,好像猜到了什么,“阮氏一族守护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把经书交到你手里吧。”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想要这本破书了。”清琁的唇暧昧的落在我的鼻尖。

  我鄙视道:“别人辛苦守护那么久,你说不想要就不想要啊。”

  “我现在就想要你……”他的手从我的下巴滑到了我的纽扣上。

  我的小心脏狂跳不止,急忙闪躲,“羞不羞啊你,小宝宝还在呢。”

  “不碍,他们都睡着了。”清琁的猿臂一伸,把我困在了墙角。

  我有些紧张,“万一醒过来呢?”

  “用眠降。”他低头在我耳边道。

  我把滚烫的脸埋进他的胸口,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可是村里的老人说,刚刚生产完不能那个。”

  “要多久?”他问道。

  我脸烧的厉害,“听说要一年。”

  “你想憋死我吗?”他很是愤怒。

  我额头抵着他的胸口,低头看自己怀中沉睡的小宝宝,“听说刚生外孩子那个,怀孕的几率极大,会导致小宝宝先天不足。”

  “那我忍不了怎么办?”他臂弯里的小宝宝放低,让两个孩子的位置平行。

  两个小萌货都沉沉的睡着,也许双胞胎是有特殊的心灵感应。

  一呼一吸之间,居然慢慢的同步了。

  就连心跳的声音,也都重合了。

  我踩了一脚清琁的脚背,“自己解决。”

  “老婆你太狠心了。”他抱怨道。

  我踩得更重了,“你……你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飞机吗?”

  “小妞。”他捏我脸了。

  我本来只是随便问问的,此刻却是真的好奇了,“没有过吗?”

  “没有。”他道。

  我不信,“不可能,你没青春期吗?”

  “我一向都很自律。”他一本正经道。

  我没忍住,笑出声了,“自律?”

  “笑屁。”他捏我脸捏的更重了。

  我疼的龇牙咧嘴,“你家暴啊,一点都不疼老婆。”

  “谁让你说我打飞机的。”他气道。

  我有些心亏,却还是嘴上不服软,“是你先说自己忍不住的,我才帮你想办法。”

  “既然不能陪我睡,就帮我打。”他恶狠狠的威胁我。

  我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声音细如蚊呐:“这样不好吧,多不好意思,你自己动手不好吗?”

  “不好!”他干巴巴道。

  我清了清嗓子,去碰他腰间的皮带,“那我……试试?”

  “啊——嗯。”小宝宝在梦中忽然像只小猫一样,哼哼了两声。

  我吓得差点跳起来了,“他要醒了。”

  “不用怕,我下了眠降。”臭僵尸邪笑道。

  我瞪了他一眼,“你这样很猥琐啊。”

  “在萎缩也是你男人,你刚才亲口答应要试试的。”他冰凉的气息喷在我敏感的耳垂上。

  我现在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气恼自己怎么会脑残答应这样的要求,“别说了,我沈明月答应的事情,不会食言的。”

  深吸一口气,把他的皮带拆了。

  然后,就是那颗裤子纽扣。

  那颗纽扣好像是全部的关键一样,我犹犹豫豫的摆弄着。

  搞了半天,都没解开。

  抬头看向他,他一点都不着急的等着。

  算了!!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我闭上眼睛,直接把纽扣和拉链一起解开了。

  “老板、老板娘,特大好消息,爷爷的病好了。能吃能睡,能跑能跳,爷爷的儿子和儿媳妇也回来了,他们做了饭要请你去吃饭呢。”铁柱大大咧咧、毫无心机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带着满脸的喜色。

  我第一时间弹开,和清琁保持一段距离。

  坐在椅子上,若无其事的的假装哄孩子,“那恩弟回来了吗?”

  “恩弟回来啦,长高了好多,都快和铁柱一样高了。老板,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穿裤子?你是不是和铁柱一样,不怕冷啊。”铁柱打量了清琁一眼,好奇的问道。

  清琁的脸黑成猪肝色,冷然把裤子扣好。

  铁柱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老板,是不是尿急了,所以想脱裤子尿尿吗?”

  哈哈哈!!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干得漂亮。

  “你见过在厨房尿尿的吗?”清琁紧咬后槽牙。

  铁柱还是一脸天真,傻笑了一下,“对哦,厨房是煮饭的地方,尿尿的地方在茅坑。那老板你为什么在厨房脱裤子啊?”

  “裤子坏了,让你老板娘用针线修一修。”他随口就找了个极好的借口搪塞,嘴角扬起了一丝坏笑。

  我可不敢在这时候拆他的台,急忙道:“嗯,裤子上的扣子有些问题,我就帮忙重新缝了一下。”

  “老板娘,你真的好贤惠哦,铁柱的媳妇要是有老板娘你一半贤惠,就心满意足了。”他对我夸赞不已。

  我满脑袋黑线,却还要跟他开玩笑,“铁柱不是喜欢明熙吗?”

  “说起明熙小姐姐,铁柱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她还会再来刘家村吗?总感觉她不会再来了,等铁柱还清了老板的钱,一定会想办法去找她的。”铁柱低头失落道。

  一提起明熙的事情,我的心中也不是滋味。

  本想对铁柱说几句安慰的话,可铁柱的心情比四川变脸还快,眼神兴奋的看向我怀中的小宝宝,“老板娘,你已经把小宝宝生下来了吗?他好可爱哦,为什么他不理铁柱啊。”

  “因为小宝宝在睡觉啊。”我不忍告诉铁柱真相。

  铁柱立刻捏住了自己的嘴巴,压低声音道:“那铁柱没有打扰到他睡觉觉吧?不好意思哦了,老板娘,铁柱脑子笨,竟然没想过小宝宝是在睡觉。”

  “没关系的,要不你抱抱他吧。”我把小宝宝递给铁柱。

  他大概害怕自己伤害到小宝宝,一脸胆小的样子,好容易才克服心理障碍把他抱住,“小宝宝的身子好软,老板娘。”

  “放松。”我看到他快哭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他深吸一口气,眼睛突然放光,“哇,他真是又暖又软,要是抱去给爷爷看,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

  “爷爷是请我们去吃晚饭吗?”我问铁柱道。

  铁柱点了点头,道:“是呀,明天就是小除夕了,爷爷的儿子和儿媳妇准备好多好吃的。还再三吩咐铁柱,要铁柱一定要请你们过去搓一顿。”

  “我刚刚生完孩子,不宜出门吹风的。不过清琁倒是可以抱着孩子,去降头公家看望。”我看向了清琁。

  清琁向来敬重降头公,此刻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答应。

  下午,我睡了个午觉。

  起床之后,喝了点阮杏芳煲的汤。

  喂了两个小宝宝吃了点米糊,清琁就和铁柱一人一个的把小宝宝带去降头公吃晚饭。

  因为天气很冷,加上刚生完孩子怕冷。

  我就坐在被窝里打毛衣,打着打着越发的饿了。

  想到厨房里阮杏芳也准备很多好吃的,为明天的小年夜做准备。

  就打算去笼屉里,偷几块糍粑吃吃。

  我进了厨房,拉刚装好的电灯。

  打开笼屉的时候,里面还冒着热气。

  四下都没人,便不顾形象的用筷子插了塞进嘴里。

  夜风,从厨房的窗户缝里吹进来。

  将书页吹翻,露出了书的扉页。

  上面篆书写着三个大字,虽然我对篆书并不懂。

  不过,应该是死鬼经三个字。

  右下角的位置,还盖了红色的印章。

  用毛笔写下了两行我看不懂的字,不过那字迹我很是眼熟。

  像是……

  清琁的字迹。

  本来我就对这本书充满了好奇,想打开来看一看。

  现在它自己的翻开了,我忍不住手痒痒。

  抚摸着书的扉页,上面居然冒出了一股冰冷的气息。

  指腹落下的位置仿佛有墨汁晕开,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一个优雅诡秘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阴女子,你想知道什么秘密吗?”

  是……

  是书中的鬼魂在问我话吗?

  “如何……如何去除婴儿在胎中就染上的魔气。”我鬼使神差的问他问题,双眼死死的盯着彻底被墨迹染黑的扉页。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