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的,他们不会的。”我已经冷静下来了,对他的话并不放在心上。

  只是腹内有一丝隐痛传来,让我禁不住伸手扶住小腹。

  他嘲笑我,“开始肚子疼了吗?”

  “不关你事,你少多管闲事。”我警告了他一句,额上开始有些冒汗。

  他缓慢的爬着,顺着床脚爬了下来,眼中带着贪婪与残酷,“与其被自己的亲生骨肉吃掉那么凄凉,倒不如让我开开荤。”

  他……

  要吃我?

  “你要吃我?”我偷偷挤着手指上的伤口,让手指流出血。

  他明显是个早产儿,只有巴掌大小,胃口倒是不小,“你是阴女子,被吃是你的宿命,被我吃是你的福分。”

  “别动!!”

  我带血的那根手指抵住了他的脑门,瞬间就将他身上的邪气破开了。

  他的身子微微一僵,眼神有些恼怒又有些害怕,“你要干什么?”

  “如果你在靳灵肚子里足够耳聪目明,应该清楚我会封魂咒。”我一字一句的威胁他,其实腰已经很痛了,有些蹲不住了。

  还真是月份大了,身子也越来越不灵便了。

  他脸色发白,眼瞳变成了斗鸡眼一样的盯着我落在他眉心的手,“你敢!!你已经伤害了我母亲,难道还要对我下手吗?”

  “你也不看看,到底是谁伤害了靳灵。”我的眼神变得有些无奈,看向了床上的靳灵。

  她的魂魄还未离开,竟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她哭了。”

  “她是因为你不乖,才会哭。”我道。

  他不愿相信,“明明是因为她不愿走,被你们这群人硬逼着她离开我父亲。”

  “你母亲和你父亲,会有再见的时候,你也会。”我轻声道。

  他眼神猛然一震,“你……你这是缓兵之计吗?”

  “对你我用得着用缓兵之计吗?我分分钟都能用封魂咒,将你的魂魄彻底封印在身体里。”我手中已经开始缓慢的刻画封魂咒,只要完成,他就会被封印住。

  他终于屈服了,“我不吃你就是了,你别封印我。”

  “你母亲投胎以后,脚下会有几颗红痣,你照着找就好了。”我见他老实了,几乎就要把落在他额头的手收回。

  转念一想,不放心,又放回去了。

  他被我这个举动一吓,道:“你……你还想封印我。”

  “我要是抱你,你会咬我吗?”我怀疑的看着他。

  他小小的眉皱成了一团,明明气不过,却还要说道:“不能超十分钟。”

  “为什么?”我问他。

  他别过头去,“不想解释。”

  “既然你这么固执,那我只好用封魂咒封印你了。”我一脸遗憾的对他道。

  他连忙摆手,“别、别、别……是你……你身上阴女子的血气息太浓烈。”

  “十分钟就十分钟,你以为我愿意抱你多久啊。”我把他抱了起来,搂在怀里的时候才发现。

  他身体是有些许体温的,虽然没有正常人那样高。

  小小的身子有些重,像个小铅球一样。

  刚准备打开门,从产房走出,身后传来靳灵虚弱的声音,“明月。”

  “你……恢复意识了吗?”我脚步一顿,心口又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她的命运真的是多舛,才到刘家村就被陈平害死丢进河里。

  好容易有了爱自己的男人,却要承受着存在于已死之躯中的痛苦。

  我舍不得她,却不不能挽留。

  只有踏上归途,她才能重新开始。

  她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做……做孩子的干妈,好不好?”

  “啊?”我诧异的回头。

  她的脸上竟然缓缓的浮起一丝僵硬的笑,道:“你做了干妈,才能对他凶点,好好管教他。因为我,他才会变成这样。”

  因为她?

  我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婴儿,他吃着自己的手指。

  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呆呆的看着自己可怜的母亲。

  “怀着他的时候,他受了好多负能量,才会变得这么不乖。如果不好好管教的话,以后怕是要变成坏孩子了。”靳灵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捏住了怀中小婴儿的脸颊,道:“你放心,他要是敢不乖,我就打他屁股。”

  “那我就……放心了……”她的魂魄从尸身飘了出来。

  我推开了门,清琁和光棍杨都等在外头。

  我把孩子交给光棍杨,“是个男孩。”

  “阿灵一早就告诉我,她生的是男孩子。”他接过孩子以后,兴致缺缺。

  无常鬼飘了进去,掏出了锁链,道:“那我把靳灵带走了,尸后大人。”

  人死后就成了囚徒,不管是谁都得被枷锁桎梏。

  我看着那锁链,有些不愿靳灵同其他鬼魂一样受囚犯般的待遇。

  “把我拷住吧,无常先生。”靳灵伸出双手,朝无常鬼甜甜的一笑。

  那一笑,抿了这世间滚滚红尘。

  看多了她僵尸一般的脸孔,都差点忘了她是那种笑起来有梨涡的萌妹子。

  大大的眼睛,樱桃一般的小口。

  无常鬼被她这灿烂的笑脸,差点就迷住了,竟然收起了随身带的锁链,“你是尸后和尸帝的朋友,我哪敢扣您啊,您跟着我走便是了。”

  “那阿灵谢谢你了,无常先生。”她对着人世间似乎再无眷恋,一扭头,长发飘逸之下踏入了幽幽冥途。

  那具肉身不在是桎梏她的牢笼,她像飞向蓝天的小鸟一样自由了。

  屋子里,传来了光棍杨的惨叫声:“明月!!明月……阿灵怎么会变成这样?”

  “反正一会儿还要送去砖厂烧,不就是肚子破了吗?”清琁脱下自己的外套,很绅士的盖住了靳灵残破的尸身。

  对着外面稍一使眼色,外头便进来几个全副武装带着口罩、手套的大汉。

  用白色的裹尸布随便将她裹了,便从屋中抬了出去。

  光棍杨抱着孩子去追,“不要……不要带走她……”

  悲痛之下,连脚上的鞋都跑掉了。

  本来村里的路刚修过,没鞋穿在脚上也没什么。

  清琁给路旁的刘灯使了个眼色,刘灯直接把一竹篓的小碎石往地上一洒。

  别看这种石头小,却又尖又利。

  光棍杨踩上去,脚底板登时就被扎破了。

  才刚跑出去没几步,脚下就血肉模糊。

  可他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一样,浑然不在乎的追上去。

  刘灯有些怕了,道:“还要再撒石子吗?”

  “不用了,跟着他吧。”清琁跟上了光棍杨的脚步。

  砖厂那边早在我们过去之前,就已经把炉子烧的热热的。

  尸体一丢进去,就发出阵阵恶臭。

  烟囱里冒出来的烟,都是红黑相间的诡异颜色。

  光棍杨跑到这里,脚下全都是血。

  一路上走来,地上满是带血的脚印。

  他停下来喘息了一会儿,悲叫了一声:“靳灵。”

  “你……你别做傻事,靳灵不会希望你这么痛苦的。”我怀着孕追上来可不容易,脸都跑青了。

  光棍杨反倒更崩溃了,抱着孩子就往炉子方向奔去,“不要烧我的阿灵,你们把我一起烧了吧。”

  那架势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要抱着孩子给她殉葬。

  “别去。”清琁拦住了他。

  光棍杨张了嘴,悲伤的咬合了几下,才道:“我要死,关你什么事。”

  “她的灵魂已经不在了,你对着一个腐烂的空壳,乱喊什么。”清琁低叱了一声。

  光棍杨跪在地上,满脸的泪水,“我欠她,还没还。清琁……我欠她的还没还,我真的舍不得她,靳灵……”

  “她转世以后,脚底有几颗红痣,你还能再找到她的。”那个在光棍杨怀中的小婴儿,突然伸出藕臂给他拭泪。

  声音软软糯糯的,有着说不出的可爱。

  刚才在产房里,他可是一副要吃人样子。

  光棍杨张大嘴,都够吞下一颗鸡蛋了,“说话了,刚出生的孩子……说话了!!”

  “尸胎本来就比一般孩子聪明,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过奇怪,尸胎一般脾气暴虐,怎么这一只生下来这么乖。”清琁狐疑的看着那个孩子,隐约间好像发现了端倪,手指在他沾血的额头上轻轻的一抹。

  光棍杨抬头看向了清琁,问道:“他说靳灵转世之后,脚底有几颗痣是真的吗?”

  “是真的。”清琁道。

  光棍杨又问道:“那茫茫人海要怎么找啊?”

  “找个鬼差来问就好。”清琁道。

  光棍杨甚是费解,“这阴间的事情随便都能查的吗?”

  “我们进出阴间几次,跟阴间的鬼差混熟了呢。对了,你给这个孩子起了名字了吗?”我问光棍杨道。

  光棍杨低垂了眼睑,哀伤道:“叫杨怜。”

  “杨莲?”我感觉到一丝诧异。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娘气吧,不太适合男孩子。

  光棍杨道:“自小就没了亲妈,要跟着我这么一个大老粗在一起,可不是一个可怜的娃儿么?”

  哦……

  竟是叫杨怜!!

  突然,我腹中的隐痛逐渐加剧。

  我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身体也越来越轻。

  刚才在产房就觉得不舒服了,原本还以为能坚持的,眼下却已经难受的快要站不稳了。

  “明月,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清琁第一时间就发现我的脸色不对,扶住了我摇摇晃晃的身子。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