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端道:“当然是狐狸啦,很有可能还是这只小狐狸的阿爷,等再多来几只狐狸,他们就一家团聚了,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嘛。”

  “咳咳咳……”李先生难受的咳了几声。

  他保镖上来道:“李先生,您该回去了。”

  “可是阿天还在这。”李先生有些不舍,看着满是血迹的地面。

  保镖劝道:“先生节哀,这些事情得交给警方和医院处理。少爷的遗体,暂时还不能送回去的。”

  “我知道了,司马大师,我们一会儿见,犬子还有些身后事要处理。”李先生和司马端打了个招呼,就被保镖推出去了。

  司马端目送着李先生离去后,一掌拍在我肩头,十分高兴道:“衰女,你不是死活不肯来香港嘛?怎么来找我了?是舍不得我吗?你刚才救李夫人的表现真是好犀利啊,真给我长脸。”

  “我是有些事想请您帮忙。”我对他说道。

  他面色一肃,问道:“什么事?”

  我踮起脚尖,在司马端耳边一五一十的说明了清琁的情况。

  师父!!

  求您一定要帮我!!

  有些话我在心中没有说出口,只是认真的看着他。

  他当机立断道:“竹韵,把我和李先生的见面推掉。”

  “李先生才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您不去见他会不会不太好?”司马竹韵压低了声音问司马端。

  司马端提着我的胳膊,大步走出商场,“今天要不是你小师妹,他就扑街了。”

  “那李先生要是生气了?”司马竹韵跟在后面问道。

  司马端已经不是特别在乎李先生的想法了,淡漠道:“生气也只能自己生闷气,现在是他有求于我们。李天星是被狐仙附身而死的,后面多的是麻烦等着他。”

  出了商场以后,那个出租车司机也跟了上来,对我道:“那个,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司马大师?”

  “可以。”我当即想起来答应他的事,小声的转告司马端。

  司马端听了以后,立刻掏出一张名片给出租车司机,“明天一早来公司找我,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说。”

  “前台会让我上吗?”出租车司机担忧道。

  司马端问他,“怎么?前台阻拦过你?”

  “中午的时候,我和沈小姐去找过你,被前台拦着不让进呢。到了现在,我们都还没吃饭。”司机说的虽然是事情,却有点告状的意味。

  司马端顿了一下,道:“你放心,明天你再去,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

  “谢谢司马大师,谢谢……”司机很是感激,连连鞠躬了好几下。

  司马竹韵问司马端,道:“师父,你现在要去哪儿?”

  司马端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房车,直接摊在椅背上,“回家。”

  “累了一天了,终于可以休……”

  司马竹韵刚要在我身边的座位上坐下,屁股就被司马端用桃木剑捅了一下。

  登时就跳了起来,委屈的看着司马端,“师父。”

  “这个位置不是给你坐的。”司马端严肃道。

  在自己大徒弟面前威严的紧,哪有我平日里见的温厚宽容。

  司马竹韵委屈的问道:“那是给谁坐的?”

  “平时让你多加练习,好开小天眼,你就是爱偷懒。真是丢死人了,我堂堂司马端的弟子看不见鬼神。”司马端禁不住恨铁不成钢的大骂道。

  这个位置是留给清琁的?!

  我心中一暖,低声道:“谢谢师父。”

  清琁老实不客气的在座位上坐下,抬眉看着站在座位边的司马竹韵。

  “师父,这个座位是给鬼坐的?”司马竹韵就好像有重度老花眼一样,眯着眼睛在座位上找着什么。

  司马端已经无奈扶额了,“我怎么会收这么笨的徒弟当大弟子,别再给我丢脸了。”

  “师父,我看清了,他只剩一缕地魂了。得要有大天眼才能看清,我才没给您老人家丢脸,是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司马竹韵抱怨道。

  清琁朝他伸出手,“大师兄,幸会。”

  “你喊我大师兄?你会就是我师妹夫吧?见过见过……”司马竹韵同他握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车下面七八岁的小道童,也要上车来,“大师兄,我都能看见师妹夫。你还看不见,真是羞羞脸。”

  “你这个小豆丁还能看见他啊?好厉害啊!”我见这道童可爱,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司马竹韵却把小道童给推下去了,坐到了车子里最后一个座位上,“上面位置不够坐了,你别再上来了。”

  “我不上来,怎么回去啊。”道童委屈道。

  司马竹韵撩了撩金黄的长发,道:“走回去。”

  “这怎么能走的回去,十几公里路。”道童泪眼汪汪。

  司马竹韵把车门拉上,探出头教训道:“我是大师兄还是你是大师兄,你是小师弟,当然得听我的。”

  “大师兄我要告你虐童,让香港法律制裁你。”小道童在车外面义愤填膺的大喊大叫。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起来,司马端沉声问了司马竹韵一句,“为什么在下面没有拦住李先生和李太太过来?”

  “警方和谈判专家非要联系,我也……”司马竹韵刚要解释,一看司马端阴沉的脸孔,连忙改口,“都是我的错,我下次铁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这件事司马竹韵没什么打过,不过李三少爷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摔死的。

  司马竹韵被狠狠的臭骂了一顿,还不能还口。

  窗外。

  弦月如钩,倒挂在泛红的天空。

  香港的夜晚灯红酒绿,根本就见不到星星。

  夜景,瑰丽无边。

  我愣着看了一会儿,就听司马端问我:“衰女,你还没吃中午饭?”

  “忘了。”我道。

  他看了一眼清琁,道:“清琁也不管管你吗?在降头公家里的时候,你就常常忘记。”

  “我可管不动她,要怪就怪你太难找了。”清琁双手枕着脑袋,看着车顶道。

  这事确实得怪司马端。

  下了飞机,我就去找他。

  去了他的公司被赶出来,又马不停蹄的去商场。

  遇到李家二公子跳楼的事情,就想办法忙着解决。

  一来二去的,就把吃饭的事耽搁了。

  司马端把他的名片拍到我掌中,道:“衰女,把我的手机号码背下来,以后不许找不到我。”

  那种感觉就好像父亲般的温暖,让我的心猛然一颤。

  鼻子微微有些发酸,莫名的想家了。

  也不知道我的家里人,现在过得好不好。

  “师父,我下去给师妹买点吃的。”车子在路边便利店停下里了,司马竹韵去7-11提了一大袋东西回来。

  上车之后把东西都掏出来,一样一样如数家珍道:“这是刚热的粥,这是南瓜饼,意大利面要不要吃?我还买了即食的燕窝,你怀着bb正需要营养……”

  “我喝点热粥就好。”我看到这么多吃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我一个人哪里吃的了这么多东西啊,还是喝碗清淡的粥就好。

  吃过了粥,浑身就热起来了。

  我觉得有些困,就靠着清琁睡了一会儿。

  到司马端家的时候,又被叫醒。

  他的别墅十分的豪华,自带花园和游泳池。

  司马端指着花园东南角的位置,吩咐司马竹韵,“把里面的祭祀用的方桌拿出来,按照之前祭祖的规格摆放东西。”

  祭祖?

  这是要把清琁当做是老祖宗来拜不成?

  “师父,你要做什么?”就连司马竹韵都感到好奇。

  司马端在花园里的石墩上坐下,“招魂。”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司马竹韵进了别墅。

  司马端问我:“你好不好奇你大师兄为什么跟着我姓司马?明明是个洋鬼子的模样,中文却说的那么好。”

  “有点好奇。”我道。

  马上就要给清琁招魂了,我心里有些紧张。

  虽然好奇司马竹韵的事情,却也没功夫多想。

  司马端好像是在刻意跟找话题我聊天,道:“竹韵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我捡回来了。虽然他在同门里年纪最小,却是大家的大师兄。”

  “所以,他才跟您姓,对吧。”我道。

  他点点头,说道:“我给他起名字叫竹韵,还因为他是从竹林里捡来的。不过现在还真有点后悔,洋人身体里没有五行之气流动,资质就跟榆木疙瘩没两样。怎么教都教不好……”

  他嘴里上虽然说着后悔两个字,眼中却充满了慈爱之色。

  这时,司马竹韵从别墅里出来了。

  一张古朴的红木方桌放在铁质的推车上,桌子上摆满了香烛供品。

  虽然没有事先刻好的牌位,却是有一个没被刻过的木牌。

  笔墨纸砚都在桌上,桌子送到之后。

  司马端亲自起身在白纸上写上清琁的名字,用酒水沾了背面贴在牌位上。

  看到新写的牌位,只觉得成败在此一举。

  我的身子禁不住的颤抖,很想上前去摸了一摸牌位。

  “招魂的过程是有些凶险,不过你不要紧张。我一定会把他散落的魂魄碎片都招回来,衰女啊,师父绝对不会让你的失望。”司马端的手落在我的肩头,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浑厚的力量。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