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你不能这个样子,老板娘可是你的儿媳妇。”铁柱轻而易举的从虚弱的阮杏芳手里拿走了匕首,认真的教导着阮杏芳。

  我沉声道:“铁柱。”

  “老板娘,我在。”铁柱转头对我道。

  阮杏芳对着铁柱的后背猛扑上去,对着他又踢又打的。

  还用牙咬铁柱,可惜都没有什么杀伤力。

  铁柱见我满身是血,弯腰检查我的伤口,“你流了好多血,是婆婆对你下手的吧?她好狠的心,铁柱心里好难过。”

  “你帮我个忙,把你的血涂在我的伤口上,这样就能暂时……止血。”

  我扶上他弯下来的肩膀,咬牙道。

  他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都忘了,我的血能治疗你的伤。”

  又好像很怕疼,皱着眉头犹豫了很久。

  才割破自己的手指,看到伤口处流出来的血。

  更是一副要歇菜的样子,不过他本性非常的善良。

  硬是忍了下来,闭着眼睛将血液涂在我的伤口。

  伤口处遇到了他冰凉凉的血液,就好像奇迹发生一样。

  疼痛登时就减缓了,甚至还有一种伤口刚好的时候才有的麻痒的感觉。

  血,不在向外流。

  我恢复了一点力气,在他耳边道:“去……去找降头公,让他过来……过来,把两个孩子从我肚子里救出去,不要让婆婆伤到他们。”

  “可是两个小宝宝都还没有足月啊,为什么就要生下来?”他一脸疑惑。

  我身后的冥路已经越来越清晰了,不安中我反复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虽然我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可是我流了太多血了,恐怕是活不成了。”

  “老板娘,我不要你死。”他眼中溢满了泪水。

  我急了,“每个人都会有一死,没时间了,照我说的去做。”

  “我不会让你死的,明月。”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出现在耳边,这声音十分陌生,但好像在哪里听过。

  模糊中,门口好像站了个人。

  一身明黄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皮夹克。

  下身穿着九分裤,身形看起来高挑挺拔。

  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你是谁。”

  “才这几天就把我忘了吗?”他已经走到了的近前,将我的身子从血泊里打横抱起。

  我慌了,“你要干什么?”

  “当然救你的命,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死。”他把我抱出去了。

  救我?

  我这样子还能有救么……

  盯着他分辨了一会儿,我才从模糊的视线中勉强认出他,“是你,李繁星。”

  “是我,别说话,保存体力。”他把我的头颅轻轻的摁在胸口,唇瓣落在我的头顶。

  他……

  他吻了我!!

  这男的……

  变态吧!!

  吻一个孕妇……

  不过他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是带着土腥味的青草味。

  我好像在哪里闻过……

  我没力气反抗,“你要带我去哪里?”

  “云市最大的医院。”他道。

  我觉得可笑,“开飞机去么……”

  人在大量失血之后,最佳抢救的黄金时间是两小时。

  从这里去云市至少要颠簸十几个小时,恐怕我在路上就会挂掉……

  “你说对了,我就是坐直升机来的。”他温和道。

  我心头一惊,低沉道:“你开玩笑把?”

  在国内要想飞私人飞机,至少要提前半年做航线申请。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坐直升机过来,还是来这么一个偏僻的村落。

  “明月,这种关乎你性命的大事,我怎么可能骗你。你对我来说,比我的性命还要重要。”他缱绻道。

  哈?

  李繁星到底是何许人?

  我都不认识他,他就说我比他的命还重要。

  这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用蹩脚的港普说话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李二少爷,你的病才刚刚好,怎么就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刘家村里来?要是李先生知道了,肯定要担心死你了。”

  诶?

  什么情况?

  是司马端的声音!!!

  “既然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又来做什么?”李繁星不耐烦的问道。

  司马端道:“哎呀哎呀,李二少爷你这就见外了不是?李老板好歹是我最大的客户,我赔太子出来一趟,提李老板分忧,难道不应该吗?”

  “你陪的只是一个庶子。”李繁星对司马端的声音很冷淡。

  莫名之间,耳边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上升的气流,把我的头发吹的四处乱舞。

  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空中真的有一辆庞然大物的正在下落。

  院子里的药材,被卷的七零八落。

  铁柱大概没有见过直升机,瞠目结舌的看着。

  槐树的叶子,被吹的飒飒直响。

  司马端顶着风喊道:“二少爷,你怎么又把直升机叫回来了?”

  “送我的女人去医院。”他钻进直升机里。

  司马端急忙跟了进去,怀疑道:“据我所知,您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香港,怎么会在刘家村有女人?”

  “司马端我警告你,我知道你一直在怀疑我。但是在她救过来之前,我不许你做任何小动作,否则我们就鱼死网破。”他怀抱着我,拿出湿毛巾擦拭着我脸上的血迹。

  司马端望着我被擦拭干净的脸蛋,突然一脸的震惊,“是你!!李婷婷。”

  “是我。”我艰难的张口。

  司马端上下打量着我的穿着,道:“你身上的这身嫁衣,是牡丹做的吧?难怪第一眼看过去就觉得精致。”

  “还要多谢你介绍,让……让我们拍了结婚照。”我缓声道。

  司马端谦虚一笑,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对了,婷婷,你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你男人也不管你吗?”

  男人……

  一想到清琁,我的心就好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猛然一撞。

  “咳咳咳咳——”我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满脑子都是清琁那张带着邪气的面庞。

  只觉得时光一去不复返,曾经的一切美好都成了镜花水月。

  李繁星抱紧了我,狠狠瞪了一眼司马端,“她现在性命垂危,需要保存体力,你还在招惹她说话。”

  “二少爷,冰块和温箱都准备好了。”旁边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李繁星问道:“这个真的有效吗?”

  “我没有完全的把我,可是如果不让她进入低温休眠状态。她很快就会缺氧死去,根本坚持不到医院。”那人好像是医生,对李繁星道。

  李繁星对和司马端的态度完全不同,语气十分的温和,“求您务必要救活她,她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知道,我的医学研究项目还要多加仰仗令尊。”男人道。

  李繁星把我放进了一口满是冰块的箱子里,可我却完全感觉不到一点寒意。

  蜷缩在箱中,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到底沉睡了多久,耳边是一阵救护车鸣笛的声音,还夹杂着李繁星焦急的声音,“机场去医院的路不会堵车吧?”

  “少爷,现在是午间高峰期,需要您忍耐一下。”男人安慰他道。

  李繁星声音里竟然染上了一丝哭腔,懊恼道:“早知道就让飞机停在医院天台了,就不会遇到堵车了,可恶!!”

  “这不符合规定,如果您真的这样做了。就算您是李老板的儿子,也要被起诉的。”男人理性的说着,顿了顿,又道,“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符合她血型的血,血库已经不多了。”

  “用我的,我和她是一个血型。”李繁星激动道。

  男人道:“我们还差的血,哪怕您的血合适,也只能捐献。”

  “没关心,把我的血都给她,只要她能活。”李繁星大喊道。

  男人道:“就算她能活,你也会死的,正常人献血超过就会有后遗症。超过就会死……”

  “我不怕死。”李繁星就像是个孤胆英雄一样。

  我勉力睁开眼睛,“不要……不……”

  不要为我牺牲……

  为一个陌生人如此,他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在尸魂街我和清琁差点救他么?

  温箱里的冷意我终于感受到了,被这股寒意催促着。

  就好像进入冬眠一样,再次磕上眼睛。

  “明月,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他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泪水顺着下巴滴落在我的脸上。

  冰凉凉的一片,彻底震撼我的内心。

  这陌生人……

  他真的很在意我!!

  那个男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我跟她也是一个血型的,二少爷,我可以献血。不过我有个条件。”

  “是追加医疗研究基金吗?一百万还是两百万?”李繁星焦急道。

  男人缓缓道:“不多,两千万就够了。”

  “可以,我答应你。”李繁星一口答应。

  迷迷糊糊中,我被送进了医院。

  在冰块中冻的僵硬的身子,也被人从温箱里抱出来。

  源源不断的鲜血,不停的注入进我的体内。

  很长一段的昏迷中,我都不断的梦见幽冥深渊。

  梦见我也跳下去,坠入那深不见底的中。

  猛然之间,我睁开了眼睛。

  外头的夜色静谧,那个在直升机上的男人身穿白大褂站在床边。

  双眼凝视着我,眸光深邃无边。

  虽然他的相貌和他一点都不相像,可是那一双眼睛却莫名的和他的眼睛重合。

  我激动之下,支撑起了身子,“清琁,是你吗?”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