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无心已经引着恩弟,走入了奈何桥上的白雾中。

  茫茫迷雾,混沌不清。

  他们的身影变得模糊,最终消失的雾气中。

  自此,刘家村的人里只剩下阮杏芳一个没有上桥。

  清琁眼中邪色浓重,缓缓的转头,“喂,你在喊我吗?”

  眼前,站了个身穿玉带蟒袍的男人。

  男人头戴紫金冠,长发及腰。

  脸型略正,剑眉星眸。

  身上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帝王气质,宽大的衣袂在风中猎猎。

  在他的身后面,是乌压压的一团阴兵。

  一时间整个奈何川乌云笼罩,河边的枫树落叶纷纷。

  黑色的叶片,落了满地都是。

  这就是冥云亲王?

  别说他是亲王了,就算说他是皇帝我也认了。

  “知道本王在喊你,还不快快下跪。”男人一只脚踏上了桥栏,意气风发道。

  清琁直接坐在桥栏上,俯瞰着他,“阴间阴气太重,这两天腿疼,不方便对亲王大人行礼下跪呢。”

  “死到了临头了,还敢在本王面前妄言。”男人大概是不适应清琁所处的位置比他高,一脚踩上了桥栏。

  金鸡独立的站在上面,眉眼中厉色更重。

  清琁淡淡道:“我早就死了,何来死到临头?”

  “我说的是彻底的消亡、灰飞烟灭。”男人一跺脚,桥栏就裂开了一道。

  清琁手撑着下巴,“就凭这些阴兵?”

  “要是平时我还真没把握,可是你现在当了引路使者。还不是砧板上的肉,任我欺凌?”冥云亲王一脸的自信,勾了勾手指头。

  身后的那些阴兵便涌了上来,如同潮水一般的可怕的。

  清琁眼神邪异的可怕,也勾了勾手指头,“既然我有把握当引路使者,就有把握对付你这些小喽啰。”

  瞬息之间,从这些阴兵的后面出现了无数僵尸。

  僵尸浩浩荡荡的一大片,腐味和尸气直接压过了可怕的鬼气。

  手中的利斧一甩,就能把鬼魂切成两半。

  鬼魂被切烂之后就会消散,什么都不会剩下。

  所以,但凡有鬼魂消散。

  悲戾的惨叫之声,就会在附近周围不断的回荡。

  我忍不住堵上了耳朵,眼睁睁的看着上千阴兵被屠戮殆尽。

  清琁却好像一个置身局外之人,毫不在意的看着这一切。

  最后几百只残败的阴兵,只能丢盔弃甲的跪下求饶,“尸帝饶命,我们只是被迫征兵,效忠冥云亲王。”

  “我们也是支持阎王陛下的。”

  ……

  如今,这个场面。

  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惨烈。

  那些阴兵死后的哀嚎声,久久都没有散去。

  依旧在奈何川的流水中,落寞的回响着。

  冥云亲王暴跳如雷,“谁允许你们投降的,临阵退缩,杀无赦。”

  所有的阴兵对他的命令,都是一种极度淡漠的态度。

  他也慢慢发现,自己就剩这几个兵了。

  在这么折腾,也翻不了天了。

  “啧啧,还真是残忍啊,一下子就没了那么多阴兵。我们的冥云亲王,又要重新征兵了。”清琁没心没肺道。

  “你……你什么时候复活了这么多僵尸?”冥云一脸震惊,看着周围还未消散的怨气。

  他的眼神里,已经闪过了绝望之色。

  清琁目色讶异,“怎么?没有人跟你说起过么,我的军队可是浩浩荡荡走了十几个浮岛,才来到这里的。这么大的动静,你还能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清琁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道:“那我知道了,你手底下的那些阴官早就知道我的军队数量庞大,却不告诉你。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都支持什么所谓的正统,我也是正统!!!上一代帝王嫡亲的兄弟,凭什么王位要给那个小屁孩。”他一脸悲愤,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长剑直逼清琁的面门,似乎想要一剑把他杀死。

  冥云亲王可是在阴间不知道死了多少个年头的厉鬼,剑上都带着可怕的劲风,直接将空气划破。

  上面的鬼厉之气,令人心惊胆寒。

  “清琁,小心!!”我站在一旁,差点就踏出一步阻挡。

  可我,却退缩了。

  我作为引路使者,此刻的生命是和阮杏芳联系在一起的。

  如果我受伤,那么在“冥想”中阮杏芳也会被重创。

  清琁应该是打不过冥云亲王的,却毫不在意刺来的长剑,嘴里淡淡道:“将臣,护驾”

  “嗖”一声,也不知从哪窜出来一道黑影。

  出现在清琁的面前,两根手指夹住了刺过来的长剑。

  那道黑影的身影高大如山,站在我们面前有种隐天蔽日之感。

  “咔嚓”一声,长剑便被折断了。

  冥云亲王也在手搓至下,连连后退了几步,“将臣!!!以你现在的实力,居然能唤醒僵尸始祖?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将臣追击上去,手中一把骨扇把冥云打的连连后退。

  不过,冥云也不是彻底的菜瓜。

  丢下了手中的长剑,从腰间取出一把骨笛。

  骨笛之音吹奏之下,反倒是和将臣打成了平手。

  “你怎么就觉得我做不到?”清琁玩味道。

  冥云亲王一边抵挡将臣的追击,恶狠狠道:“你们僵尸提升实力,要么……以万人血祭,血池洗礼,可顶千年功力。要么,就老老实实修炼一千年。”

  “还有一种,你没考虑到。”清琁道。

  冥云亲王迟疑了了一下,耳朵差点让将臣砍下来。

  一缕头发被斧子削了下来,冥云亲王却恍然大悟过来,低吼道:“我知道了,你是因为有阴女子。她在身边和你日夜缠绵,血肉供养,才能把你养的这么肥。”

  “总算还有点脑子,羡慕吗?”臭僵尸双手抱胸,得意道。

  冥云亲王身影一闪,到了我的面前,用带着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你!!只是他用来修炼的鼎炉,一个工具罢了!!等他成为飞僵的时候,就会把你生吃下去,否则他就会被自己的功力反噬。”

  这家伙说话喷着寒气,把我给喷到了桥栏边上。

  下头水流潺潺,阴风阵阵。

  我差一点点就掉下去了,手扶着栏杆有些发抖,却不屑道:“你骗傻子呢!!你说他要吃我,有什么可证明的?”

  “你随便抓个有点道行的道士问问,僵尸长期吸阴女子的血,若不吃阴女子,会不会爆体而亡。”他道。

  听及此言,我心中微微一灼,看向了清琁,“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臭僵尸若不吃我就会死。

  “所以,你死了,他很快就会爆体而亡。”冥云亲王狠狠推了我一把,我立时从桥上栽倒下去。

  清琁厉声一喝,“将臣,干什么吃的?”

  “主人,我错了。从一开始,我就要对这个砸碎下死手!!”将臣立刻追杀过来,手中的骨扇上染上了一层妖异的紫色。

  这时候,冥云便只能翻身闪躲。

  清琁身形一闪,在我快要掉入水中的时候。

  单手把我捞上来,重新落在桥上,“小妞,为了我不爆体而亡,只好把你捞上来。”

  “你……你怎么练那么危险的功法?”我轻声道。

  他微微一笑,“你就不怕我把你吃了?”

  “不怕。”我心中对他的只有最坚定的信任,再没有多余的想法。

  将臣涌上全力,冥云亲王便连连不敌。

  被打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破了。

  他突然面色一狠,掏出了一本黑色的册子,“住手,你再敢对本王无礼,本王就把这本生死簿烧掉。”

  在他的另外一只手的掌心中,自己就冒出了一股蓝色的火焰。

  “烧就烧,老子怕你啊。”将臣道。

  说完,一斧子又过去了。

  冥云大叫道:“放肆!!本王真烧了。”

  “将臣,住手。”清琁道。

  将臣一脸费解,“主人,我还没杀够。”

  “闭嘴。”清琁道。

  冥云一脸得意,“我如果把这本书烧了,上面所写的一切内容,都会变成不可修改的事实。你的尸帝主子,可不敢冒这样的险。”

  “把书给我,任何条件我都答应。”清琁道。

  冥云冷笑,“真的是任何条件吗?”

  “当然。”清琁果断道。

  冥云沿着奈何川的河边走着,说道:“跟我来。”

  “主人,前面是阴间最深的幽冥深渊。附近的气场十分伤身,您不能跟着他过去。”将臣也跟了过去,发现周围的气场越来越压抑,便提醒清琁。

  清琁冷淡道:“我还知道幽冥深渊掉下去,瞬息就会被下面的阴厉之气感染。阴厉之气一旦沾上,很快就会灰飞烟灭。”

  “那您还跟去?”将臣道。

  清琁面色阴沉,道:“他自己也受幽冥深渊影响,这样我们就打平了。”

  “有道理哦。”将臣道。

  所谓幽冥深渊,貌似是阴河的上游。

  越走越陡峭,空气也越发稀薄。

  阴冷之气就好像一把刀,割在人肺腑之上。

  片刻,就到了顶峰。

  顶峰之下,是黑森森的一片。

  只能看到一片片迷障,却看不到底部是什么。

  冥云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阴女子,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考验他对你的感情。让我来帮你吧,别等被吃了才后悔。”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生死簿就被丢入了万丈幽冥深渊中。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