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在陈青家借了几把铲子,立刻就猫腰进架空层下面开挖。

  不一会儿,就挖出红色的血淋淋的土。

  泥土中腥臭的味道,顿时四散开去。

  我捏住了鼻子,目不转睛的看着。

  深怕一个走神之下,就会错过什么要紧的东西。

  之后的那几铲子,挖出来的都是又大又肥的白蛆。

  大部分都扭动着身体,在土里挣扎着。

  有几只比较倒霉,被铲子拦腰截断。

  可是身子,依旧在扭动着。

  谁也不知道这白蛆,在缺氧的泥里是怎么生存的。

  所有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西边的日头已经下降一半了,再过不了过久天就会黑。

  这时候,挖坑的人大喊了一声:“挖到了。”

  就见其中两个人合力,抓住两根黑色的物事把泥里埋的东西弄出来了。

  那是一只硕大的牛的脑袋,两根黑色的物事其实是两只牛角。

  牛头在地下,其实已经腐烂了。

  半边牛脑袋都烂的见白骨头了,一出来就有许多苍蝇围着。

  通常情况下,牛头都烂成这样了。

  不应该会流那么多血,可是牛脖子的位置依旧留着带着腐味的血。

  味道刺鼻,令人作呕。

  牛头对的两只眼睛,烂的厉害。

  可是挖上来以后,却有种死不瞑目的样子。

  幽冷冷的看着我们每一个人,仿佛随时都会如同活物一样冲将上来。

  把我们所有人,都撞个稀巴烂。

  “它……它是不是在看着我们?”我竟然被一只牛头看的直打寒噤。

  清琁把我拨到了他身后,淡声道:“都死成这个样子的还不安生,小妞,你放心它浪不了多久的。”

  “这是牛魔!!!”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便陷入了恐慌中。

  看着大家脸色煞白,好几个人都吓尿了的样子。

  我轻声问阿公,“什么事牛魔?”

  “就是入魔的牛!!我们陈家村人相信,入魔的牛是地狱来的使者,会把我们全村人都带进地狱里。”阿公颤抖道。

  清琁道:“没那么邪门,它只是染了魔气以后,被埋在村子地脉中心。”

  “所以,村里的行尸发狂,都是因为它?”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躲在清琁身后根本就不敢去看那只狰狞可怕的牛头。

  清琁握住了我冰冷的手,道:“要是不及时挖出来,陈家村怕就真的成了人家地狱了。”

  “陈青,你家不是有汽油吗?都拿来……”阿公看到这颗可怕的牛头,已经发指了。

  差遣着陈青,回家拿汽油。

  汽油一泼上去,那颗牛头登时就被火焰吞没。

  不过,它就好像一颗金属头一样。

  烧了半天,好像也没烧出个所以然来。

  在火中依旧保持着完整的形状,让人看着心慌。

  清琁拿出瑞士军刀,从容的割开了自己伤口还未好的手掌。

  让大把的鲜血,滴入了火焰中。

  这时候,火焰才有了些许的将牛头烧毁的征兆。

  “清琁。”我见他重伤未愈,又割破自己的手掌,用血来破魔。

  禁不住担心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低眸看了我一眼我,眼眸竟如水般温润,“我不会有事的,小妞。”

  好……

  好温柔。

  我一时间,竟然沉沦在他这样眸光中。

  这样清冽冰柔的目光,配上他那样好看的容颜,简直就要颠倒众生。

  要是臭僵尸一直这么温柔,我估计要天天流鼻血。

  最终嘛,是要失血过多而亡。

  直到他拿起了骨笛,在傍晚的凉风中轻轻的吹奏起来。

  骨笛的乐声幽长冰凉,就好像泠泠的地下泉水从人的耳畔淌过。

  乐声跌宕起伏之下,周围的气氛越发沉闷。

  逐渐的,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臭僵尸朝我伸出了受伤的手掌,在吹奏的同时提醒了我一声:“趁现在。”

  又要用他的血封印行尸,这一次也不知道又要养伤多久。

  我心疼他,却还是用手指沾了他的掌心。

  少顷,从四面八方来了很多行尸。

  粗略估算之下,得有四五十只。

  那时候我心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大无畏的想法,只有满心的不爽。

  陈家村人真是吃饱撑着,才百来户人家。

  居然养了这么多行尸,也不知道清琁能不能承受到最后。

  本来黑耀让宋慕嫣给行尸招魂,是让行尸变得更加的凶残嗜血。

  谁知道却给了我们控制他们的一个机会,那些行尸受到骨笛的控制。

  都十分的乖巧,一个个排队站好。

  我挨个的上前去封印,有些个头高的行尸还要踩着椅子把封尸咒画在他们额头。

  日头一点点下降,马上就要天黑了。

  此时的我,不仅手酸。

  身子也有种脱力的感觉,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画符也是很伤精力的。

  画多了之后,才感觉身体的透支。

  “坚持不了,就不要继续了,随便找个人代替。”清琁见我有些受不住了,上来捏了捏我的脸。

  我画的头昏眼花,却十分执拗,“他们不是阴女子,画符的效果不如我。”

  “可我怎么觉得,你之前心里面其实有点点不想管陈家村的事了,怎么又突然这么上心了。”他带着媚如狐狸的眼睛凝着我,嘴角挂着邪笑。

  竟然被这只臭僵尸看出来,我曾经萌生过不想再管陈家村的事。

  我咬着牙,坚持着,“不想管归不想管,既然管了就要做好。”

  已经到了最后一只行尸了,我却觉得脚下发虚。

  彻底要站不稳了,眼皮已经打架。

  在视线模糊一片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好在臭僵尸及时在我身后把我抱住了,我才将重心依靠着他完成最后一道封尸咒。

  “想不到你一次可以画这么多符,有点做牛鼻子道士的天赋嘛,只可惜岳父岳母没有从小把你送去当道姑。”他惋惜的说道。

  我本来就全身没有气力,却还要被他挖苦讽刺,“我要是当了道姑才好,这样就不会被李林玉下药,送到你这只臭僵尸身边。”

  突然,风中似有什么极为阴寒的东西刺破而来。

  本来我闭着眼睛,正在养神。

  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登时睁开双眼。

  什么东西?

  就见远处的日头已落,黑暗笼罩着大地。

  不远处,有个白影闪过。

  我张了张嘴,想要呼喊出声。

  是李林玉!!

  竟然是她……

  她还敢来……

  还未来得及说话,电光火石之间。

  清琁便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一根漆黑的针。

  那根针是对着我的小腹的,只差毫厘的距离就扎进了我的腹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我颤抖出声。

  清琁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道:“淬了剧毒的针。”

  “李林玉,我看见了,是李林玉要害我腹中的胎儿。”我真是恨,要不是昨天阿公心慈手软放过她。

  她今天也没有机会,在暗地里偷偷对我放出毒针。

  这家伙留着,就是个祸害。

  突然,耳边传来“啊——”的一声惊叫。

  声音不大,感觉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回头一看,我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

  就见阿公的眉心处被扎入了一根黑色的针,这根针和清琁用手指夹到的一模一样。

  随即,身子缓缓的向后倾倒。

  陈青和其他几个村民,连忙把他的身体接住。

  清琁浑身释放出了极冷的气息,瞬息便把手中的针飞出去了,“找死。”

  飞针的速度很快,直接就从李林玉身子里刺透过去。

  那针中的毒素似乎对鬼魂也有用,她登时眼球外凸的惨叫起来。

  随后,一溜烟消失不见了。

  “她是要杀我的,怎么偷袭阿公?”我明明身上失去了力气,却在阿公遇袭的一刻。

  身上充满了气力,一个箭步冲到阿公身边。

  清琁走上去,给阿公搭脉,“你还看不出来吗?她一开始就要杀阿公,杀你只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他自己的手掌还在滴血,却全神贯注的诊着脉。

  “阿公怎么样了?”我问他。

  他表情阴郁,淡声道:“针上的是鬼面狼蛛和蛇仙的毒,没救了。”

  “蛇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蛇仙啊……”我崩溃道。

  他低垂了眼睑,“据我所知,只有两只。”

  当初活下来的蛇仙只有三只,可怜的赵又廷,死在了乌柳镇。

  不过,这并不能证明这世上只有两只。

  “可是别的地方就不会出产蛇仙吗?”我问清琁。

  清琁摁了一下阿公的人中,又把罗盘放进了他的怀中让阿公抱着,“我找人算了一卦,这世上的确只剩两只蛇仙。”

  找人算了一下?

  也是相士吗?

  “阿公醒了,阿公……”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就见阿公幽幽转醒睁开眼睛。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

  阿公中了剧毒,这里没有解毒血清。

  怕是真的……

  真的……

  清琁问他:“阿公,你有没有什么遗愿?”

  “口袋里有……有……”阿公说话很艰难了,口角留着鲜血。

  清琁直接去摸他的口袋,却只摸出一颗水果糖来。

  忍不住蹙眉,却还是拧开了水果糖,把水果糖塞进他嘴里,“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

  “还有……还有你答应我的事,清琁,我……我求你了……”他嘴里有了水果糖甜蜜的滋味,痛苦的表情慢慢有了舒缓。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