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琁停住了步子,狐疑的转身,“我们只是过来走亲戚的,见他做什么?”

  “你们遇到他养的尸王都能逃脱,不该见见他吗?这样……也好让他老人家知道,他养的行尸跑出去,造成多大的麻烦。”他眼睛里充满了真挚,感觉是诚心诚意要请我们去见阿公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清琁,说道:“不如……就去见见阿公吧。”

  “真是拿你这个小妞没办法,一个牙都掉光的老头有什么好看的。”臭僵尸把我的头发,狠狠的揉乱了。

  本来以为臭僵尸,只是开开玩笑。

  男人一听,却愣了一下,“你认识我们阿公?”

  “他是陈家村最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是个人都听过他的名头。”臭僵尸领着我,跟着那个男人一路上阿公家。

  男人说道:“可是阿公的牙齿,是最近才掉光的,都是我们这些亲近他才知道。”

  “一把年纪了,还爱糖如命,牙齿不掉光才奇怪。”清琁讥讽一笑,仿佛对阿公的一切都十分清楚。

  男人似乎听出些什么了,面色一凛。

  不再说话,默默把我们带到阿公家门前。

  阿公家和别人家不一样,是底部架空一层的木头房子。

  灰色的瓦顶,向两边斜翘。

  屋檐下挂满了辣椒、鱼干,门上还有一株新鲜的艾草。

  大门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陈设。

  里头是一间大堂,正中央的位置挖空烧了炭火。

  炭火上,正在煮茶。

  墙角的位置还有个女人,那个女人身材高挑。

  女人头发披散着,并且是低着头的。

  身上的关节都被铁链刺穿了,流了满地青绿色的液体。

  男人走到门口,被这一幕唬了一跳,“阿公终于下定决心,把月牙儿锁起来了。”

  “月牙儿是谁?”清琁问道。

  男人看向墙角那个被锁链锁着的女人,“阿公的孙女,她可是个苦命的女娃儿,不到二十岁就得病死了。”

  “吼——”那个女人忽然抬起了头,冲着我们低吼了一声。

  我这才发现她是戴着钢牙套的,脑袋上还带着士兵盔甲一样的头套。

  只露出一双眼睛,眼中凶光诡异。

  尽管这样,她依旧奋力挣扎着。

  仿佛这沉重的铁链,也困住她那充满了爆发力的身躯。

  这时,才见一个身穿蓝色布衣的老者闻声出来,“大清早的就来,把我的月牙儿都吵醒了。”

  “阿公啊,我给你带了两个客人来……”男人刻意压低声音耳语,后面几句话我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想来是告诉阿公,我们遇到了他养的那只尸王。

  蓝衣老者默默的听着,手底下轻轻抚摸着那只发狂的行尸的头颅,“月牙儿乖,爷爷在这里呢。”

  看她的眼神,有说不出的慈祥。

  “吼——”她逐渐的没有那么的躁动,吼叫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男人同老者耳语完,说道:“事情就是这样。”

  “你们两个小娃儿坐吧。”老者亲自在炉边铺上坐垫。

  我和清琁都坐了下来,“多谢阿公。”

  “你们是从哪个村子的?”老者拾起炭火上的茶壶。

  那个男人便从柜子上拿了茶杯,放在了老者的坐垫旁边。

  老者倒完茶,男人在把茶水一一递给我们,“是来找陈细妹的,应该是她的在刘家村的亲戚。”

  “哦?是刘家村的。”他面无表情的,又吩咐了男人一声,“陈寿,他们还没吃早点吧?你去把柜子上的茶饼拿下来。”

  陈寿过去,又把柜子上的茶饼拿了下来。

  那茶叶做的烤饼虽然是凉的,可是依旧有着一股淡淡的茶香。

  清琁眼神微微有些不满,说道:“老头儿,我小的时候还见过你。”

  “嗯?你小时候见过我?嘶——你是哪家的小娃儿啊。”他看着清琁那张僵尸脸,似乎还有点认不出来。

  清琁傲慢惯,第一次这样被人无视。

  眯着眼睛,后槽牙直痒痒的介绍着我们:“我叫刘清琁,这是我婆娘。”

  “你是刘家村那个包治百病的降头医?难怪……能制服我的尸王,说吧,你把它弄到哪里去了。”老头喝了一口茶水,问道。

  看他的样子,还是没能想起清琁小时候的事。

  臭僵尸被驳了面子,脸上的表情干巴巴的,抓起一只茶饼啃着,“在村口的小山坡上。”

  “陈寿,去,帮我把尸王从山坡上弄下来。”老头吩咐陈寿上山。

  陈寿走之前,递给他一只烟,“要吃烟不?”

  “没兴趣,还是我的水果糖好吃。”老者也不给陈寿面子,张口就拒绝了。

  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了一会儿,才找到了一颗水果糖。

  拨开了糖纸之后,很快就塞进嘴里。

  没了牙齿的嘴,像个老猴一样快活的嘬着糖里的甜份。

  里屋中又走出一个女孩,嗔怪了一句,“阿公,你又偷吃水果糖。”

  女孩着一身鹅黄长裙,长发松松垮垮的用蓝色碎花布扎着。

  赤着雪白双脚,脚踝上挂着碎玉脚链。

  “水果糖好吃嘛。”老者在她面前就像个孩子一样,有些不好意思道。

  女孩撅起嘴,“牙齿都掉光了,也不能让您买个教训吗?”

  “明熙!!你怎么在这里?”我见到她之后莫名有些惊喜,她不是跟着龙苍显住在乌柳镇么。

  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她这才注意到我和清琁,看到清琁那张如玉般的俊脸。

  俏脸微微一红,回答道:“我外婆想让我学点东西,就把我寄放在阿公这里。你……你的伤好了吗?”

  说话间,她小心翼翼的看向我的手。

  “都好了,你呢?”我把手伸出来了,才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对。

  她将自己的手偷偷藏到身后,道:“我的嘛,还差点意思。”

  “哦。”我感觉自己说错了话。

  我的双手是用铁柱的血来养的,自然好的比她快些。

  她却十分豁然,冲我淡淡一笑,“等外婆回来之后,可能还要再去一趟刘家村,到时候应该就会好了。”

  “那刚好,我们家铁柱都快想死你了,整天小姐姐小姐姐的念叨。”我一想到铁柱见到她之后的样子,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她许是想到了铁柱亲她的样子,脸红的更加厉害了。

  低下了头颅,小声的嘀咕:“又要麻烦他辛苦,他应该不会很欢迎我吧。”

  不会很欢迎?

  铁柱都为了她都害上相思病了,估计恨不能天天都能见到明熙。

  “对了,你们是来找阿公的吧?我是不是耽误了你们正事!”明熙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看向了阿公。

  阿公看了一眼我们,道:“他们只是过来走亲戚的,顺道来看看我罢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靠!!

  这老头还摆起谱来了。

  要不是陈寿让我们过来拜见他,我和清琁也不会专程来一趟。

  “阿公,人家专程来看你,你还这个态度。”明熙娇嗔了一句。

  阿公单手举着茶杯,走到角落的行尸身边,“因为月牙儿的事情,我已经够烦了,哪有心思招待客人。”

  那只名叫月牙儿的行尸,虽然暂时被安抚下来的了。

  可是依旧是十分狂躁,嘴里低低的喘息着。

  看她嗜血的眼神,仿佛随手都会再次发狂起来。

  “既然阿公不方便,那我们就不在这里多呆了。”清琁沉着脸,拉着我起身。

  明熙的双手落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摁回坐垫上,“阿公就是这样嘴臭,他其实很想你们多留的。就算你们急着走,至少要吃完早餐嘛。”

  “这样不好吧……”我不想厚着脸皮呆着,可是又有点舍不得明熙。

  好容易见上一面,真想和她多说会儿话。

  明熙把茶杯端到我面前,“尝尝我泡的花茶,还有我做的茶饼呗。”

  “这个茶饼是你做的?哇噻,你手艺好棒。”我咬了一口茶饼,酥脆香甜的感觉让我差点咬掉了舌头。

  就上一口清甜的花茶,更是好吃的让人无法自拔。

  我把茶饼放到臭僵尸嘴边,说道:“你尝尝看嘛,挺好吃的。”

  “是吗?那我试试。”他面无表情道。

  我等他咀嚼吞咽之后,小心翼翼道:“怎么样?”

  “还行吧,就是没有你做的月饼好吃。”臭僵尸傲娇道。

  我脸红了,踢了他一脚,“怎么说话的!”

  靠!!

  他的情商呢?

  怎么一点台阶都不给人下的……

  况且是真的觉得明熙做的很好吃,才会给他尝尝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这个小妞,非要我说假话吗?”他双手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脸颊,质问我道。

  这时候,就见陈寿“呼哧呼哧”的扛着一个大麻袋走到了门口,“我回来了……阿公啊,你的这个尸王……至少有五百斤重。”

  “没有把我的尸王磕了,或者碰了吧?”阿公劈头盖脸的问道。

  陈寿把麻袋放到地上,委屈道:“靠!!它只是一具尸体啊,你咋个不问我,有没有累到或者渴了?”

  “你皮糙肉厚的,不打紧,这个尸王可是我的命根子。”阿公解开麻袋,仔细检查着麻袋里的那具行尸。

  生怕那具尸体,在跟我们战斗的时候有什么损伤。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