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臭僵尸却吃醋了,用自己硬邦邦的僵尸脑袋砸我的头,“不!许!想!它!!”

  “哦,不想就不想嘛,撞我脑袋干嘛。”我委屈的揉着自己的额头,心里面想咬死臭僵尸的心都有了。

  可是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又打不过他,就只好嘴上服软。

  他上手揉了揉我的额头,一脸傲娇样,“活该,谁让你敢除了本大爷之外,还敢想别人。”

  “真是小气鬼,连只蛇的醋都吃。”我虽跟他说着赌气的话,可是他那冰凉的小手揉着我的额头。

  是那样冰柔舒服,爽的我都要叫出来了。

  就见空地上的两只吸收月能的狐狸,突然身子紧紧的缠绵在一起。

  身子都是似水蛇一般,柔软的缠动。

  碧眼妖媚,缠情入骨。

  美的像是一幅画卷。

  臭僵尸却遮住了我的眼睛,不让我看,“老婆,非礼勿视。”

  “什么非礼勿视啊?”我想把他的手掰开,却发现这家伙的手手指比钢条还硬。

  就凭我这点气力,根本就是蚍蜉撼树。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就是……它要做繁衍生小仔仔的事。”

  “快把手拿开,我要看!!”我激动了起来。

  狐狸繁衍小仔仔,我还从没见过呢。

  他有些固执,“不能看。”

  “哎呀,只是动物在那边做羞羞的事,又不是人。你干嘛那么保守……”我劝着臭僵尸。

  他拗不过我,只好把手移开了,“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恶癖好。”

  “既然这么说的话,你就是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咯?那就我一个人看,你不许看!”我一边跟他斗嘴,一边继续将视线朝空地的位置看去。

  那两只毛皮水光锃亮的狐狸,优美的继续交缠着。

  相互之间还发出,阵阵动听的叫声。

  全程我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觉得特别的有趣好玩。

  它们两个至少交缠了有十多分钟,才慢慢的念念不舍的放开彼此。

  眼中柔情似水,彼此都充满了爱恋。

  这哪儿是狐狸啊!!

  感情比人类,都要饱满的多。

  臭僵尸不屑道:“小妞,你是变态吗?喜欢看这个。”

  “你不也看了么?”我盯着它们看,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有一种又悲又喜的情愫在心头,这种感情很难用具体的言语来表达。

  它们的小宝宝死了,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它们却原谅了巴天亮。

  月圆之夜中标的几率,应该是比平时大的。

  想必经过这一次,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另一个小宝宝了。

  臭僵尸从身后,将我紧紧的搂住,“两只狐狸的有什么好看的?这两只畜生的技巧还没我的一半好,不如和我做繁衍小仔仔的事情。”

  “什么嘛!!臭僵尸,你和狐狸比什么技巧啊?没个正经的,快放开我。”我红了脸,想要挣开他。

  他却搂着我,倒进了茂密的荒草中,“小妞,你不就喜欢我不正经的样子吗?”

  “谁……谁说我喜欢了……”我躺在冰凉的草上,心跳不断的加速。

  要在这里做?

  幕天席地的……

  那也太赤鸡了,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他暧昧的俯下身,一颗一颗的解开我衣上的盘扣,“你的整颗心上,都写满了对本大爷的喜欢。”

  “喂,这是荒郊野地,你不怕人来吗?”我急忙把他解开的扣子都扣上,嫌弃的把他给推开。

  他已然色欲熏心,紧紧的摁住我的肩胛骨,“不会有人来的,明月。”

  “可是……黑耀和李林玉也在这里做过,我不喜欢这里。”我闭上了眼睛,不再反抗他。

  他伸入我衣内的动作一停,冰凉异常的唇瓣落在我的额间,“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一说,我就觉得恶心。”

  “清琁……”我睁开了眼睛。

  他将我的身子抱起,“明月,咱们回家吧,我想了。”

  “我……我知道了,回家以后我会配合的。”我双手勾在他的脖颈上,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却见两只白毛狐狸,就站在我们脚边。

  睁大了碧绿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们。

  我被这两只狐狸看的有些不自在了,轻声道:“它们……怎么不怕人啊?”

  “你当它们是傻子吗?它们听得懂人话,你偷看了它们,它们自然也要偷看回来。”臭僵尸搂着我,往回家的路上走着。

  果然,那两只白毛狐狸一路尾随着我们。

  我一想到自己和清琁做那样的事情,要被两只狐狸偷看。

  脸埋进他的胸口,难为情道:“能不能跟它们商量一下,让它们别过来偷看。”

  “你刚才偷看人家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人家会害羞呢?哈哈哈哈……”臭僵尸得瑟的狂笑,一点都不害臊。

  靠!!

  他真是脸皮超厚的,丝毫不怕自己被狐狸看光。

  我气得压根痒痒,也破罐子破摔了,“好啊,反正被看的也不是我一个。你要是不怕你溜光水滑的胴体被看光,我怕什么呢?”

  “你以为我怕你啊!”

  “好啊,一会儿谁先怂谁就是小猪猪……”

  我跟他打着赌,不知不觉已经进了家门。

  家里面静悄悄的,阮杏芳显然已经关灯睡觉了。

  不过,小月饼不需要睡觉。

  五感也特别敏锐,以往回家都能听到小月饼甜甜的喊“爸爸”、“妈妈”。

  可眼下,都已经推门进了里屋。

  还是没有听到它的声音,让我不由的有些担心。

  我拍了拍清琁的肩膀,“诶?老公,今天是月圆之夜。它应该要比以往更活泼,怎么都不叫我们了。”

  “明月……”清琁欲言又止,眼神中少有的染上了一丝难色。

  这可不是他的个性,除非遇见极其棘手的事情。

  否则,他不会是这个表情。

  我急忙从他怀中挣脱,“到底怎么了?它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

  说话间,我已经来到窗边的木箱旁。

  木箱中依旧倒影着月的虚影,却不见小玉胎的身影。

  一开始,我是以为自己眼花了。

  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箱子里。

  却发现它是真的不见了!!

  脑子里“轰”一声,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

  心一下乱了,眼睛也红了。

  玉胎可是不能离开水的,一离开水就会原形毕露。

  所以,无论去到哪里。

  我和清琁都不能把它带在身边,只能放在水中好生养着。

  它自己是不可能,从水里出去的。

  “它……应该是被人抱走了。”清琁扶着神情恍惚的我,在椅子上坐下了。

  我立刻又站起来了,问道:“是不是婆婆觉得有趣,拿去玩了?”

  “你把它都当成了心尖子上的宝贝,她再分不清楚轻重,也不会拿走它的。”清琁双手落在我的肩头,把我又摁回原位了。

  我心头莫名的愧疚起来,轻声道:“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胡乱猜测。”

  因为它的忽然失踪,我都乱了方寸。

  居然……

  怀疑道婆婆头上。

  这一段时间,她是如何待我的我清楚。

  那么……

  谁会偷走它呢?

  我看了一眼,那两只躲在门口的狐狸。

  是被狐狸叼走去玩了吗?

  不!

  不会的。

  这两只狐狸很有灵性。

  我和清琁从为招惹过它们,它们不应该偷走我们的玉胎。

  真是关心则乱,胡乱怀疑对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

  得冷静下来。

  我的双手握成了拳头,放在膝盖上,“那……谁会抱走它呢?”

  “我不知道,你先在家里休息一个晚上,我出去找找。”清琁徒手把我抱到了床上,脱去了我脚上的鞋子。

  我抓住了他的衣袖,“我也一起去吧。”

  “有我就够了,你好好休息就行了。”他将我的身子放平,盖上了被子。

  我看向了门口的两只白狐狸,轻声道:“你说它们一直跟着我们,是不是因为知道什么线索啊。”

  这两只狐狸倒不像是要偷窥我们的样子,反倒是像在安静的等待着什么一样。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可能。”他眼中闪过了一道狠戾,一边走到门口一边禁不住气道,“妈的,居然有人敢偷本大爷养的玉胎,被我抓到了。非把他撕了不可……”

  其实,臭僵尸对“小月饼”的关心丝毫不亚于我。

  只是他隐藏的更深,更不愿被人发现罢了。

  他走到了门口,低身和那两只狐狸窃窃私语了一阵。

  也不知道都说了什么,两只狐狸突然跑了起来。

  一溜烟的跑到了外面,清琁却是不疾不徐的跟在它们身后。

  不知不觉中,便离开了视线。

  辗转反侧之下,有些失眠。

  好容易睡着觉,却是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梦见小玉胎被黑耀抢走了,并且哭着求我救它,“妈妈,我不要跟他走。快救救我,我想回家!!”

  “想要回它嘛?很简单,只要你剖开你的肚子,用你腹中的孩子跟我换就行。”黑耀阴毒冰冷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梦境,仿佛要在黑暗中将我吞噬。

  突然,小玉胎的头掉了。

  滚落在地上,脖子里流出了绿色的血。

  这一梦,把我惊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我从梦中惊起,嘴里还说着梦话:“月饼……别走……”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