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刀?杀只鸡都不够。”我拿起了那把还没有巴掌大的瑞士军刀,却没想到它还是一把弹簧刀。

  在上面轻轻一摁,刀身自动弹出。

  刀锋和寻常的刀具不一样,已经打磨的薄如蝉翼。

  其锋利程度,可见一斑。

  臭僵尸洋洋得意的看着我,“小妞,现在你觉得杀鸡够不够?”

  “那得看是什么鸡了,要是铁公鸡的话就未必切的动了。”我嘴上虽然跟他抬着杠,其实心里已经对这把军刀刮目相看。

  我长大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锋利的刀子。

  他拿起刀子,就往桌角狠狠的一切,“如果寻常的铁公鸡,还是切得动的。”

  就见桌角被轻而易举的切了下来,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这是精铁做的吧!!这么锋利……”我捡起地上的桌角,只觉得刚才那一下就跟切豆腐一样容易。

  他将弹簧刀收进刀鞘里,直接扔进我怀中,“送你了。”

  “送我的?用来防身吗?”我没想到他会把这把刀送给我,有些惊讶。

  臭僵尸脸上带着不屑,鄙视道:“用来杀鸡的,就你这点力气,还防身?就算给你倚天剑,也没用。”

  可恶!!

  他居然这样看不起我。

  我刚想反驳,门外传来了阮杏芳来敲门,“婷婷、清琁,该粗门吃饭了。”

  “来了。”我急忙收了瑞士军刀,穿鞋出去了。

  跟阮杏芳一起,到村口吃饭。

  村口的空地上摆了好几个,刷了红漆的大圆桌。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好吃的农家菜。

  好多人已经在圆桌旁坐下了,就着月光嗑瓜子聊天。

  很多地方,中秋节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团聚。

  不过,刘家村有些不同。

  这里的人大部分人都姓刘,祖上是全都是复姓仡削。

  后来汉化了,才改姓的刘。

  整个村子的人,基本人人都沾点亲带点故。

  就好比光棍杨,他本来也姓刘。

  只是跟了母亲的姓氏,才改姓了杨。

  所以,村子一直有这样的习俗。

  到了中秋节,会是整个大家族都团圆在一起吃饭。

  降头公坐在最大的朝北面的圆桌上,他家的一大群小辈全都站在他身后。

  就连刘恩弟也不调皮了,乖乖的站在母亲身边。

  降头公一见到我们,便起身招手:“婷婷、清琁,过来陪我吃饭。”

  “见过降头公,降头公金安。”清琁今日倒是挺守规矩的,领着我跪下见过了降头公。

  老老实实的磕了头,再给降头公他老人家敬了茶。

  降头公脸上都笑开了花,拍着自己身边座椅说道:“来来来,快坐下吧。”

  “我们坐在这里不好吧,这里都是辈分高的人坐的。我和婷婷坐那呵就好了……”清琁略显谦恭,轻声劝着降头公。

  内敛如玉之下,竟生出了几分儒雅之气。

  村长却走到这里,插了一句话,“清琁,既然降头公让你坐这,你就坐这。你是刘家村唯一的降头医,治病救人的身份摆在那里。”

  “就是,好多辈分高的人,他治病救人的名声还不如你呢。”降头公已经亲自给我和清琁倒就了,一副十分严肃的样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和清琁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在降头公身边的位置上,双双坐下了。

  身边坐的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

  我心里倍感压力,可他们对我却都是笑脸盈盈的。

  有些老太太知道我怀有身孕,抢着跟我传授她们年轻时候怀孕生头胎的经验。

  既热情又慈祥,弄我都有些受宠若惊。

  大家虽然平日都不怎么见面,却真心是相互关心和照顾的。

  聚在一起之后,更是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快要开席的时候,胡志远一家人姗姗来迟赶来了。

  胡秋云和胡志远的婆娘都坐在次席的位置,只有胡志远一脸尴尬的在主桌的空位上坐下来了。

  本来席间都是热热闹闹的聊天,虽着有人不满的喊了一声“胡志远怎么来了”。

  一下就都安静了下来,大伙儿齐刷刷的看着胡志远。

  “我……我来和大家一起过节,中……秋佳节嘛!!怎么能少的了我这个村支书呢,你们说是不是?”胡志远大概也发现大家都不欢迎他,只能举起酒杯跟大家尬聊。

  烛姐的男人大概是所有人里最恨胡志远的,摔了酒杯大喊:“我们刘家村自己的家宴,不欢迎你这个外乡人!!”

  “就是,你这个外乡人,害我们,害我妹害的还不够惨吗?”灯姐也站起来,发声讨伐胡志远。

  底下议论纷纷起来,大部分人都不太欢迎胡志远的到来。

  胡志远脸色铁青,“你们别含血喷人,刘烛的死和我有一毛钱关系。”

  “你勾结厉鬼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我们旧事重提吗?”村长冷着脸,一字一顿道。

  胡志远脸色变得更难看,却还是在垂死挣扎,“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是报到上面,也不会有人信的。”

  “有没有人信是一回事,这是我们刘家村人自己的团圆家宴,你一个外人来做啥子?”村长那是打定了主意,要跟胡志远彻底翻脸。

  毕竟他祸害村子里的事情没少做,谁看到他心里面都是憋着一股火气。

  没有拿起锄头揍他,已经算是理智了。

  “这是我们刘家村自己的家宴,不欢迎外人。”

  “姓胡的,你趁我们揍你之前,快走吧!”

  ……

  大家都不太欢迎胡志远参加家宴,纷纷出言驱赶。

  胡志远好像并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看向了降头公,“你嗦句公道话噻,我真的是被冤枉的。你难道真的要看着他们把我赶出村子的吗?我可是镇上下派到这里组织扶贫工作的……”

  “你以为你头顶的乌纱帽,还能保住吗?”降头公缓缓的站起身,冷漠的蔑视着胡志远。

  胡志远微微一愣,问道:“你这是啥子意思?”

  “你勾结盗墓贼盗掘山上苗王墓的经过,我早就写好信上报了。以我在刘家村的威望,还有上头对我的信任,你……不阔能在刘家村继续呆了。”降头公讲话虽慢,可是一字一句都仿佛带着血。

  把胡志远直接说愣了,脚下发软之际。

  都忘了身后还有张木椅子,撞到椅子之后,直接被绊了个狗啃泥,“这……这是刘清琁给你出的主意吧,你这个老不死的能想出这种法子对我的?”

  人和椅子摔在一起,摔的有多痛试过的人都知道。

  他这一下可是摔惨了,挣扎了半天都没爬起来。

  “阿爸……阿爸,你没事吧。”胡秋云跑过去扶他,都没把他扶起来。

  清琁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戏虐的蹲下身,“胡叔,这主意是我想的。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算你狠,刘清琁,我们后会有期!”胡志远手撑着地板,艰难的爬起了身。

  接下来,反对他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胡志远你勾结厉鬼和墓贼,坏事做尽,我们刘家村不欢迎你。”

  “就是,我们都不欢迎你。”

  “滚出刘家村!!”

  ……

  在大家的叫骂声中,胡志远被他婆娘和女儿扶着。

  一瘸一拐的,回家去了。

  大家又坐下来吃饭,席间慢慢恢复了刚才的热闹和喜庆。

  一个多小时后,这顿团圆饭吃的差不多了。

  桌面上是杯盘狼藉,大家都酒足饭饱的纷纷回去。

  忽然,在我们对面的房子后面。

  蹿出来两个身形十分矫健纤细的白影,在眼前掠过之后就消失了。

  我指着那对白影,结巴了半天才喊出来,“清琁,狐……狐狸!!是它们吗?我……我貌似看到了白狐狸。”

  “好像就是它们,走,看看去。”臭僵尸说走就走,拉着我就跟了上去。

  连跟降头公打个招呼的时间都不留,好在降头公已经喝得醉醺醺的。

  北都找不到,只能靠人扶着。

  身后,还传来刘恩弟无奈的声音,“还嗦我是小娃儿,爷爷才是真的小娃儿吧?一把年纪了还喝辣么多的酒,也不怕和其他老头一样喝中风了。”

  随着我们走远,慢慢的就走入了一片荒芜中。

  那是砖厂后面的荒地,荒地里长满了又高又密的枯黄的衰草。

  不过中间,却有一块被火烧出来的空地。

  空地上正坐着,两只皮毛十分华美的白毛狐狸。

  我发誓,这是我见过世界上最美的狐狸了。

  身形妖娆曼妙,软若无骨。

  那一身液体一般的银毛,在月下更是散发着淡淡的月白色的光芒。

  美得人骨头酥了,双眼更是没法从它们身上挪开。

  它们在空地上翩翩起舞,每一个动作都高贵优雅。

  仰头之际,似是在吸取着月的精华。

  “它们也在吸取月的精华?”我痴痴的看着。

  他蹲在我身边,轻声道:“这可是一年之中月最满之日,有灵性的东西都会在月下出没的。”

  “那……那只大蛇也会?”我想着蛇仙好像也是性属阴的动物,想来对这月光也有别样的喜爱吧。

  也不知道它在月下,会是怎样一种享受的姿态。

  不过,它肥成那样。

  想也知道,做不到这般的优雅。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