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好像被强暴的小媳妇似的,声线颤抖的厉害,“是……是苗王的女人,她抱我来着,还要我亲她。”

  “对!!就是苗王的女人,她还摸我下面。那手啊!!就好像冰块做的一样,摸的我都萎了!!”

  ……

  清琁却幸灾乐祸,不咸不淡的说道:“苗王的女人?那一定长得很好看吧。”

  “好看有啥子用啊,那是千年女鬼,我们可消受不起。”这两个盗墓贼昨天晚上,还冲着我和清琁耍横。

  今天就被女鬼,吓得屁滚尿流。

  我鸟悄的从床上下来,为了不发出声音。

  还不穿鞋,点了脚尖。

  走到了门缝的地方偷看,就见到外头跪了那两个盗墓贼。

  其中一个人的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似乎是个身材清瘦的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敛服。

  赤足侧坐在上面,水蛇一样的腰腹缠着他。

  一只手还轻轻的抚摸他的下巴,幽幽的声音就好像是从九幽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亲我,我要……”

  “你听见了吗?她……她又让我亲她,她摸我了……”那个身材偏瘦的盗墓贼,已经抖成了筛糠。

  额角上的汗,瀑布一样的往下流。

  清琁淡扫了一眼那个女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产生幻觉了,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不可能,她就是那个墓里的女鬼。求求你了,救救我们吧,墓里值钱的东西我都带来了。全部……全部都给你……”盗墓贼磕头如捣蒜一般,是真的快被吓出毛病了。

  那个女人好像是故意耍弄他们一般,又飘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头从他的肩膀伸过去,用舌头舔着他的脸颊,嘴里每说一个字都带着黑色的寒气,“给我……好不好,我好想要。”

  整间屋子,都被她弄的阴森森的。

  就连我躲在一旁偷看,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她舔我了!!怎么办?不要……不要过来!!”那个身材比较魁梧的盗墓贼,被惊的上下牙齿不停的打架。

  眼睛睁得大大的,身子也紧紧的绷直。

  突然,那个女人好像发现了在门缝中偷看我的。

  没有眼仁的,一片漆黑的眼睛看向了我。

  阴风扑面之下,朝我飞扑而来。

  她生着一张粉白粉白的桃花脸,狐狸眉眼勾魂摄魄,表情却那样阴狠,“你……要跟我抢男人吗?”

  “没有的,我对他们两个没兴趣,你喜欢用哪个就用哪个。”我发现她身上的戾气极重,似乎把我当成了情敌。

  不过,我冤枉啊。

  这俩盗墓贼长的獐头鼠目的,我可不喜欢他们那样的。

  她眼带杀戮之色,朝我的脖子伸来了利爪,“只有你死,才没有机会勾引我的男人。你和后宫那些贱人一样,都该死!!”

  飞来之时,一阵劲风直接将门给吹开了。

  我靠!!

  这还是个深宫怨妇啊。

  面对她长长的如同匕首一样的手指甲,我根本避无可避。

  “走开!”我情急之下,奋力一推。

  她“啊——”的尖叫了一声,穿着红衣的身子在我猛推之下。

  居然,朝后飞了出去。

  摔倒在地之后,化成了一片血雾。

  钻进了墙中,消失不见了。

  阴冷的房间里,一下又恢复到了正常的温度。

  清琁已经来到我身边,双手落紧张在我的胳膊上,“没受伤吧?”

  “没有,受伤的是她,我没事。”我见他那么担心我,连忙解释道。

  他狠狠的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为什么不穿鞋?又在偷听!!你就是改不了,喜欢偷听的毛病。”

  “你和两个阴门土夫子的谈话,我用得着偷听嘛我。”我被他抓住了小辫子,却不想在两个盗墓贼面前丢了面子。

  只能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偷听的事实。

  两个跪在地上的盗墓贼反应过来,膝行到了里屋的门口,“那女鬼已经走了吗?”

  “你们夫妻,真的好厉害啊。”

  他们两个拍起了马屁,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她……应该只是暂时被吓退,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缠着你们。”我不打算撒谎,实事求是的说道。

  这一席话,好像兜头一盆凉水把他们浇晕了。

  好半晌,他们俩才缓过神来,哀求我们:“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把东西还回去,说不定她就会放过我们。”

  “我们来把你们偷盗的东西还回去?”我指着自己,不可思议的问道。

  清琁戏虐的笑了,“所以,你们觉得你们为什么会被缠住?”

  “因为我们……盗了苗王墓,打扰了他老人家的婆娘清净。”这两个人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很清楚女鬼为什么缠着他们。

  清琁脸上的表情有些懒散,一副不想多管闲事的样子,“既然这么觉得,怎么不自己还回去?”

  “她在墓里就诈尸过一次,还把我的孩子抓走了。我们……哪里还敢回去还东西啊。”偏瘦的那个盗墓贼指了指自己只穿了一只鞋脚,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盗墓贼说的孩子,估计就是女尸手里的那只耐克球鞋了。

  原来,她还真诈尸过。

  他们两个也算聪明,没傻大胆的回去。

  不然是生是死,可就是未知数了。

  另一个盗墓贼却骂了他的同伙一句一句,道:“都是因为你贪心,东南角的蜡烛熄灭了。让你别拿了,你非要拿。”

  “说的好似,你想把东西还回去一样。”

  ……

  俩人说着说着,居然吵起来了。

  说起墓室里东南角的蜡烛,我们以前大学寝室请笔仙的时候也有人在寝室东南角点了一根。

  说是“人点烛,鬼吹灯”的规矩,只要蜡烛熄灭。

  就是笔仙大人不高兴的意思,必须立刻终止。

  把笔仙送走,否则就会惹祸上身。

  我想在古墓的角落里,点上这么一只蜡烛估计也是这么个意思。

  蜡烛熄灭,等于墓主生气。

  所以这两个倒霉蛋,才会被女鬼给缠上了。

  清琁嘴角一扬,笑得很坏,“如果她要的不是那些随葬品,而是你们呢。”

  “要我们?”他们显然是没听懂,面面相觑道。

  清琁眼中算计两个傻盗墓贼的飞笑,都快要变成蝴蝶飞出来了,“王妃生前本来就深宫寂寞。加上又在墓里孤寂了千年,所以动了欲念。只要你们能陪她一个晚上,满足她的愿望,自然会没事。”

  “你是让我们,跟女鬼那个?”两个盗墓贼瞠目结舌。

  清琁打了个响指,说道:“也阔以和她尸媾嘛,这样我能保证她以后都不会缠着你们了。”

  天哪!

  苗王女人的尸首我可都见过,虽然在棺材里保存的都算完好。

  属于湿尸,可一具具都发黑了。

  别说是抱着睡觉了,就算是靠近都让人想吐。

  “可是和尸体尸媾,不是会得尸病吗?那阔是绝症啊,那还不如她缠着我们呢。”这俩阴门的盗墓贼好像也晓得尸病的厉害,根本就不肯接受清琁的建议。

  清琁笑意盎然,压低声音诱导他们:“只要和她过阴堂了,不就不会得尸病了吗?”

  “娶……娶女尸为妻,像你们村的光棍杨??!”两个盗墓贼知道的还挺多,连光棍杨娶了个女尸婆娘的事都知道。

  清琁就好似一步步将他们引入深渊的恶魔,继续忽悠他们,“你们两个儿谁能娶了她,谁就是苗王墓里这些宝贝真正的主人嘛。你们看看光棍杨,多幸福啊。”

  “不不不!!我啥子都不要了,千万不要让我娶女尸。”

  “我……我也不要了!!”

  ……

  “真的不要了吗?”清琁眼神一冷,再次问道。

  他们点头如捣蒜,哭丧着脸说道:“只要你肯救我们一命,我们以后绝对会对为你马首是瞻,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好,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暂时让女鬼没法睡你们主意。”清琁指了指远处,他曾经埋骨的地方,“看到那座山了吗?”

  “看到了。”那俩人的性命全都在清琁手上,老老实实的说道。

  清琁把我抱回床上,替我穿上袜子,“你在半山腰找一座坟,坟上写着刘清琁之墓。你们在坟坑里躲几个晚上,至少你们躲进去的那几天她没法缠着你。”

  听到他说刘清琁之墓的时候,我脸上表情虽然是绷着的。

  却是在憋不住,嘴角溢出了一丝笑。

  “刘清琁之……墓!!那……那……是你的坟?”盗墓贼一脸惊恐,好像突然发现惹了清琁,比惹女鬼差不了多少去。

  清琁皱了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愿意蹲啊?那你们找别人想办法去吧,我可没别的办法帮你们了。”

  “不是,我就是想问问,我们要躲多久。”那个偏瘦的盗墓贼,搓着手心问道。

  清琁手放下唇边,思索了一会儿道:“得躲到她不想睡你们为止,阔能十年,也阔能是二十年。谁让你们两个谁也不想娶她呢?”

  到了现在,我总算明白清琁为什么要诓他们两个去盗陪陵了。

  估计这只腹黑的臭僵尸,早就想到这一步棋了吧。

百度世纪书城,www.2000xs.com,最快更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