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 第六十九章 老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六十九章老龙

    一方面要给我们找到安全之所,另外一方面又要将煞星的事情瞒下来,陈秋带着我们虽然是不错的选择,但始终会碍手碍脚,我和姜兰兰也没厉害到可以帮到到。

    所以,李老头所说的方法,目前来看是最好的。

    李老头卸下担子后,是准备去看看我爷爷的,如果答应了陈秋,就没法儿再去跟他的老友相聚了,他也有些犹豫,看看陈秋,再看看我,说道:“好吧,反正叶安也是叶怀荣的孙子,能帮到他,也算是我为叶怀荣做了点事情。”

    见李老头答应,陈秋由衷表示感谢,深鞠一躬,行了礼。

    而后又看了看我和姜兰兰,满脸严肃地说:“我不跟着你们,你们多给惹点事啊。”

    我和姜兰兰连连摆头表示不会。

    陈秋随后又交代了我们些事情,再跟李老头说了几句话,便将他之前所带的东西收拾好,没多做停留,火急火燎离开了这里。

    因为时间紧迫,道正知道我们在这里,如果继续呆在这里恐怕有危险,李老头也在随后收拾了东西,带上了那旧箱子,领着我们离开了村子。

    川渝相邻湖北,从这里过去车程也不是很久,只花了不到五个小时,便进入了湖北恩施地段。

    不过,到了恩施后,李老头却看着手里的纸发愣了。

    恩施地大,这纸上只说明了老龙洞在恩施内,并未说明具体地址,想要找到这么一个听起来极度偏远的地方,如大海捞针。

    我们一筹莫展时,姜兰兰却在旁边小心翼翼摆摆手:“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地方。”

    “可别闹,我都不晓得在哪儿,你小小年龄哪儿知道这地方。”李老头都没听姜兰兰说,直接否定了。

    我盯了姜兰兰几眼,想起白阳道人去我们村之前,就将她放在湖北的,她在湖北呆了几十年,没准儿还真知道。

    忙问:“在哪儿?”

    姜兰兰看看李老头,咧咧嘴,说道:“我还在湖北的时候,有个人抱着孩子到我之前呆的道观求符,跟道观师兄们说,他的孩子拜了老龙洞里面的一条老龙做干爹,当时他说了地址,我隐约记得。”

    李老头诧异看了姜兰兰一眼,见她这稚嫩的脸,怀疑问道:“你啥时候来过湖北?”

    姜兰兰掰着指头数了数,却没数清楚,只说:“好久好久以前了。”

    “你,多大了?”李老头跟见了鬼一样地看着姜兰兰。

    白阳道人将姜兰兰托付给我们的时候说过,他在1933年之前就遇到姜兰兰了,那个时候姜兰兰就是这模样,到现在还是这样,一直长不大,还求陈秋帮忙找到解决的办法。

    姜兰兰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多大了,我觉得这些事情连白阳道人都搞不清楚,李老头肯定理解不了,就打断他们,让姜兰兰把那地址说了出来。

    姜兰兰随后说了一个地址,我们再按照那地址一路找去,足足耗费大半天之后,才终于靠近了姜兰兰所说的那个老龙洞。

    恩施因为邻近川渝,也到处是大山,老龙洞便在一处不起眼的山中。

    山高约两百米,周遭被人们修了一条公路,修路时凿山,将山体也凿得颇为陡峭,姜兰兰所说的那个老龙洞,就在公路内侧,山的绝壁上。

    到了这地儿,只看见峭壁上都是草木,有股子清泉从山上流下来,顺着公路内侧的水沟流走,根本看不见所谓的老龙洞。

    “是不是搞错了。”李老头拿着手里的纸看了看,再看看这峭壁。

    刚好有过路的人,见我们三人站在公路上仰头看着绝壁,打量我们几眼,而后说道:“老龙洞不管用了,拜它做干爹也没啥用。”

    “老龙洞在上面?”我问道。

    这人愣了下:“不是来拜干爹的?”

    我们摇头说不是。

    这人也是闲得可以,随后在公路旁找了块石头坐下,跟我们说起了这老龙洞的事儿。

    老龙洞形成时间已经很久了,洞中常年有清泉流出,当地人传说,洞中居住着一条老龙,这清泉就是从老龙口中流出来的。

    以前的人大多信奉鬼神力量,得了无法治疗的病,或者遇到不能解决的麻烦,都来洞口拜里面那条老龙,有不少小孩子拜老龙为干爹,还真能祛病护体。

    李老头听了后说道:“心理作用吧,拜老龙那么管用,还要大夫干嘛,再说了,你们有人亲眼见过里面老龙吗?”

    这过路人却把脸一虎,十分正经地道:“老龙洞太深,没人敢进去,虽说没人见过里面的老龙,但是以前里面确确实实住着一些东西。举个例子吧,以前老龙洞洞旁有个石槽,叫供养槽,装着的是白米,那时候只要有人没饭吃了,就去那供养槽取米,取完米度过难关后,再把米填回去就可以了。只是到现在,那里已经空了,没米了。”

    “兴许是有人取了没填回去,所以才空了。”我说道。

    这过路人见我们还是怀疑,又说:“这里的人都喜欢整酒席,就十来年前,经常有人家里办流水席,来的客人多,盛饭装菜的碗不够用了,就去老龙洞前留张纸条,说需要多少碗,第二天去取,求的碗就会摆在门口,用完再放在洞口,过一晚上,碗就不见了。”

    “不过,后来有好事人想看看里面那条老龙,就故意去求碗,求了碗过一天再还回去,把碗放在洞口,实际上人没走,就躲在老龙洞旁边的林子里瞄着。结果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老龙洞里出来俩粉扑扑的小娃娃,抱着碗进了洞,那可是老龙身边的仙童,在林子里偷瞄的人想去沾沾仙气,一路跟上去,吓得那俩小娃娃丢了碗就跑进了洞里。从那以后,老龙洞就不管用了,再去求米求碗,都不会有动静,一定是那几个人惊扰到了老龙,坏了规矩,老龙才离开了这老龙洞,所以你们现在要是有事儿求老龙的话,已经不管用了。”

    这人跟我们说了这玄乎其玄的事情,他说得太认真,也太真实了,我们完全没有理由怀疑。

    路人随后有事,先一步离开,我们三人抬头看看这绝壁上郁郁葱葱的草木,说道:“要不要上去看看?”

    “不是说老龙都走了吗。”李老头道。

    我指了指从绝壁上流下来的那汪清泉说道:“他们不是说,这泉水是从老龙口中流出来的吗,现在水没断,兴许老龙还在里面呢。”

    我们兴趣全都被那条传说中的老龙吸引而去,全然忘记我们是来找老瞎子的了。

    商量了下,我们都觉得应该上去看看。

    这绝壁虽然陡峭,但在草木之间还留有一条路,只是常年没人走,已经很难通过了,我们三人清理了好一阵,才渐行渐上。

    直到到了绝壁中间部位,才见一直径约莫有个两米的洞口,隐藏在草木之中。

    站在洞口看时,姜兰兰突然开口:“你们看。”

    我和李老头顺着她眼神方向看去,见洞旁草木中,隐藏着东西,过去将草木扒开,里面一个石槽显露出来。

    石槽上刻了‘供养槽’三个字。

    “真的有供养槽。”我看着这个里面只装满枯草落叶的石槽喃喃说道。

    李老头自然也看见了,出神一阵,从身上取出了一支手电,说道:“你们俩跟我身后进去看看,可别乱跑。”

    而后一路小心翼翼进去,这洞口长满青苔和绿草,清泉就是从里面流出来的,脚踩上去,青苔之下的泥土直接没过了脚踝。

    洞口凉飕飕的,很舒爽,好似里面有人在呼吸,吹出的一股股凉气。

    我拉着姜兰兰,跟着李老头迈步进去,越往里走,脚下的泥土越少,最后直到泥土消失,只留下了凹凸不平的石头,还有一洼洼浅水,以及在洞中流淌的冰凉清泉。

    行走了约莫有个五十来米,外面光线已经照不进来了,接着手电光打量四周,手电照射向前方,前方拐弯处一浅水洼反射出白色光芒。

    我们快步上前,到了浅水洼旁,才看清楚反射光芒的是什么。

    “是碎碗。”姜兰兰怔怔说道,“难道那个路人说的是真的?当年真的有两个仙童在这里摔碎了碗?”

    水洼中有不少瓷碗的碎渣,而在这深不见底的洞中,出现这样的东西,绝不寻常。

    我也开始相信那个过路人的话了,这里面,真的住过一条老龙,还有两个仙童。

    李老头也看着水洼中的瓷片出神,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世上无鬼神,都是人在闹。我就要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老瞎子,还是老龙!”

    (老龙洞原本在重庆奉节,因为剧情需要设置成恩施的。我就是重庆人,章节中所写的关于老龙洞的传说,是奉节当地真实的传说,包括白瓷碗、仙童、以及老龙洞失灵,与书中所写的一样。我堂弟曾经就拜老龙洞中老龙为干爹。ps:感谢各位亲的捧场,十分感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