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 第四十五章 身份替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四十五章身份替换

    我心一紧,他这大晚上的去白帝镇,莫不是去找陈秋的?

    我虽然对陈秋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但是这判官的能力也不弱,那样的对轰场面,我再也不想见第二次了,因为根本不知道谁将会死在那撞击之下。

    “你要去干嘛?”我警惕问道。

    判官回头看看我,说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与陈秋之争本是我们两人的事情,却将那屋子给毁了。阳人者,一生所求莫过于衣食住行,我们毁了别人住所,不该去给个说法吗?”

    听他这么说,我才稍微放下心来。

    没想到这一丝不苟的判官,在处理这事儿上竟然能有这样细腻的心思,这也算是好事,毁掉那住所,陈秋也有责任,我们就代替陈秋去看看那家主人,毕竟那家主人也是好人。

    应了声,跟着这判官一同往镇子里去。

    行了大半个小时,渐渐接近之前那灵堂,那里雷电的刚阳之气和法身的阴柔之力依旧没有散完,才靠近就能感觉到心神不宁。

    判官站在远处看了看,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弱肉强食,果然是这乾坤的铁则,若是我们今日不来,凭他们一介凡夫,又能做什么!”

    他口中所说的弱肉强食,陈秋也说过,说实话,他们两人真的挺像的。

    判官说着迈步向前,靠近那废墟时,听见那里传来了女人和小孩的哭声,走近一看。

    正是那屋子的主人,正坐在废墟旁边闷头抽烟,而他的家眷孩子都在对着废墟哭着,没了住所,恐怕他们也没了生活的希望。

    这屋子主人是知道我和姜兰兰的,但是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屋子里发生那些事儿的时候,他早就和其他人逃离了这。

    他抬头看了看我,认出我和姜兰兰来,站起身来对着我们点头示意一下:“小师傅,你们咋来了?”

    他满脸愁容,原本家中老人死亡就是一桩悲痛的事情,如今又连自己唯一的居所都失去了,如何能高兴得起来。

    我看了看判官,判官打交道的大多是去往阴司的一些游魂厉鬼,就算来阳间,也是处理一些城隍之流不能处理的人。

    很少直接跟普通的凡人对话,显得有点局促,因为他是判官的身份,扮演的是一个铁面无私的角色,所以这会儿本想善意笑一笑,但始终没做出笑容来,尝试失败后,恢复了面无表情,说道:“我是林岳。”

    这屋子主人看看他,因为之前跟着我们一起的陈秋是道士,所以把他也当成了道士,说道:“道爷您看,家变成这样,连请你们坐坐都没地儿,实在不好意思。”

    判官摇摇头,说道:“你家屋子坍塌,与我有直接关系,但我身上并无钱财,无法在钱财上对你做出补偿,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我尽量满足你。”

    得到一个判官这样的承诺,这是别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但是这男人却愣了愣:“怎么又来一个?!”

    “什么?”判官没大懂,紧接着又道,“功名利禄过往云烟,世间修道之人一生追求长生,不过是为了能活得更久一些。我无法在功名利禄上补偿你,不过,我可已给你增加三年阳寿。”

    我却听懂了,这屋子主人的意思是,之前已经来了一个要补偿他的人,而那个人只可能是陈秋。心说陈秋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至少来看了看这屋子主人。

    三年阳寿,听起来虽然不多了,但是人又有几个三年?人活七十岁,前十年懵懵懂懂,后十年浑浑噩噩,中间余下五十年,三年已经占据很大成分了。

    没想到判官这么大方,一开口就给了他三年阳寿,听得我都心动不已。

    判官随后又说:“不过我的判官笔被别人抢走,等我夺回来,一定给你加上去。”

    这屋子主人跟见了鬼似的,并没显得多喜悦,更多的是诧异:“刚才也来了一个人,拿出一只朱红色的笔来,说给我加三年阳寿。”说完看看我,“刚才来的那个人,就是一开始跟着这两个小师傅的那个人,你们是认识的吧?”

    都不容多想,我听着这话都快乐死了。

    陈秋拿着判官的判官笔,给这屋子主人加了阳寿。

    而真正的判官,却在这里给人许空头支票。

    判官听着脸都绿了,双手紧紧撰着拳头,咬牙切齿地道:“陈秋,不将你投入阴司炼狱,我誓不为人!”

    判官知道他的判官笔被陈秋拿去用了,愤怒到了极点,但却无处可施,狠狠说了句,便转身离开,要是继续呆在这里,我估计他都能气疯。

    只是转身刚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铁链敲击的清脆响声,响声中带着肃杀,我们三人同时停住脚步,回头看去。

    身后一队约莫十来人的阴差,正迈步朝我们走过来。

    判官面无表情,等他们过来后,沉声问道:“若无需要,阴司阴差不得成群结队出现在阳间,你们不知道吗?”

    为首那阴差冷冷笑了笑:“若有需要呢?你……”他一指判官,“你与他人斗法,殃及无辜,现按阴司律令,需要你跟我们走一趟,没意见吧?”

    判官听着都愣了。

    我和姜兰兰也呆住了,这群不开眼的家伙,不认识这是他们阴司的判官吗?

    判官之前因为他的判官笔被人拿去用了,本来就怒不可遏,现在这群阴差又来烦他,不胜其扰,压着声音低沉地道:“我是阴司判官林岳,赶紧给我滚开!”

    说着将他的判官委任书拿了出来。

    这委任书拿出来,阴差一见,顿时大惊,一部分阴差甚至已经跪了下去,但剩下有几个看了看这委任书,有些怀疑地道:“你的判官笔呢?刚才我们在这附近也遇到了一个自称判官的人,且真实持着判官笔。阴司判官何其尊崇,怎么会同时出现两个?并不是我怀疑你,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又是陈秋。

    我看判官的脸都开始扭曲了,强忍下了心中的怒火,将之前从陈秋手中夺来的天真大印拿了出来:“之前是我与之在此斗争,他夺走了我的判官笔,而我拿来了他的天真大印,你们见到的那个,是陈秋!”

    “什么?!”这地方离我们乡并不远,自然知道我们乡发生的事情,也自然知道陈秋这个名头,听到后大惊,“刚才那个就是陈秋?!”

    判官耐着性子点了下头,今天他都被陈秋气了两次了,还要被这些阴差气一次。

    “不对,这两个小孩……”有阴差此时注意到了我和姜兰兰,满眼惊愕,马上道,“那两个小孩,一个是叶安,一个是姜兰兰,他们与陈秋形影不离,怎么会……”

    这话还没说完,这群刚放下戒备的阴差,突然又警惕起来,为首那阴差也看看我和姜兰兰,猛地将铁链一挥,指着判官大喊:“拿下此人,此人是陈秋,不要被他蒙骗了,这俩小孩和他手中的天真大印就是证据。”

    咔咔咔。

    数十条铁链同时朝判官头上挥了下来,判官先前积压的火,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滚!”

    作为判官,气势早已经非常人可接触,他一声怒吼,直接将前面几个吓得愣在当场,而后又一把抓住了挥舞而来的铁链,用力一扯,将他们全都扯飞了出去。

    “你们想死吗?”判官冷声道,脸色铁青。

    他虽然很愤怒,但是并没有下死手,从他做事中规中矩就可以看出来,虽然这群阴差不认他,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能随便杀人。

    这群阴差却根本不管面前多危险,站起身继续冲过来。

    我也实在是同情这判官了,对他说道:“如果一直忍让,他们就会一直纠缠不休。”

    判官听见了我的话,再看看对面冲过来的这些不要命的阴差,咬牙道:“难道我要杀我阴司自己的人了吗?”

    说完捏拳,对准正面前一个阴差轰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那阴差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判官杀了一个阴差,其余阴差顿时愣住。

    (今天回家后就到姑姑家吃饭了,然后关在屋子里一直码字,都没跟他们聊天。明天会有很精彩的内容哦,林岳的命运是一个很大的看点,主角也要崛起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