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千里会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三百八十七章千里会战

    领兵打仗我肯定不如陈阳,陈阳来南方只带了五万鬼道道徒,而九天玄女麾下道徒足有十万之众,再加上陈阳属于远征,能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将南方一分为二,这点就算我拥有陈阳的副教主级实力也无法做到。

    不过南方争端,我总有不好的预感,这地方是现在最后的机会,现在人道选择坐山观虎斗,斗姆元君又战死阴司,仙道必定还会采取其他手段来夺得造化。

    我担心的不是军事,而是荡魔天尊或者后土出手,届时这边只有陈阳一人,要怎么应对?

    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是至少可以及时给西蟾城通风报信,做不了纵横天下之将,做个搅乱局势之贼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建议杀掉张衡,陈阳没有拒绝,也没同意,态度不明,让张衡也有些琢磨不透陈阳的心思,又见陈阳将我留在帐中,更是眼神晦明不定。

    我见张衡这模样才释然,陈阳不杀张衡,并不是信任他,而是想利用他,用这种态度让张衡心生忌惮,不敢乱来,必要的时候还能为自己所用。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陈阳审时度势办事也挺好。

    陈阳的邀请我欣然答应,她旋即看了看九公主,再看了看周世琳,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张衡身上,“张衡,就由你把南方形势跟他说说,让他尽快熟悉。”

    张衡拱手应是,陈阳之后又把九公主等人叫出了帐中,说是有事情要与他们相商。

    账内就剩下我跟张衡了,在他眼里,我跟他是第一次见面,看着我笑了笑,“你的事情我知道,逼人道,解了青峰山之困;斩秀乐,解了神霄玉府之困;杀二甲,解了茅山之困;搅阴司,又解了南方之困。如果叶安还活着,他的成就或许也不过如此。”

    我呵呵笑了笑,夸我的人多了去了,其他人夸我我或许还会开心,但是张衡口中说出来,我却没半点喜悦,这人不孝父长,不忠信仰,我极端讨厌这人,皮笑肉不笑回了句,“你倒是打听得听清楚的,以前这军中没人治你,陈阳将军将我拉入帐中,你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缘由吧。”

    张衡也呵呵一笑,“她想用你来压制我,不过你们多虑了,我的目的只在张道陵,你们鬼道和仙道会如何,我并不在乎。倒是你和那个叶秋,让我颇为疑惑,叶安死时自己才是半步天尊修为,这才短短三年多,何时多出两位天尊级别的弟子了?”

    不止是他会有这样的疑惑,别人也会有,不过三年前我的死是在万众瞩目下发生的,况且是天亲自出手,我存活的几率无限趋近于零,他们顶多也就怀疑我是否是叶安的徒弟,不会怀疑我是不是叶安,不与他讨论这话题,直说,“把南方形势告诉我吧。”

    此后数个时辰,张衡将南方形势一五一十跟我说了。

    南方以茅山九峰为界限,一分为二,往南是仙道的地方,茅山以北是鬼道所在之地。

    以凡间城市作天堑隔阂,以高山峻岭作要塞,鬼道的人现在分散在二十多个地方,用以抵抗仙道的侵蚀,而仙道也是如此,这段时间以来,两方因为渐渐趋于稳定,只有偶尔发生一些小冲突。

    陈阳知道无法再分散了,否则太过松散,很容易被趁虚而入。九天玄女则在等仙道的支援,她要的不是打败陈阳,而是夺取这南方。

    我将这南方形势基本摸透了之后才出门走动了起来,行至大帐旁一幽静山林的小溪,在那里见到了九公主、陈阳二人,两人正坐在小溪旁的石头上,裙摆和鞋子早就被溪水浸湿了,只是她们二人却毫无察觉,依旧有说有笑。

    我心说这一幕给陈秋看见有多好,他应该是最不愿意看见陈阳上阵打仗的人了,这些本来属于男人的事情,却把她们也牵扯进来了。

    如果姜兰兰、穆三郎、秦梦、道子她们都在的话,这画面应该就更和谐了,只是那一天怕还很遥远。

    我在身后站了好一会儿,陈阳和九公主才发现了我,惊觉站起身来,也发现了自己裙摆鞋子已经湿透了,陈阳盯着我上下看着,满脸尴尬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陈阳作为一军领袖,应当给世人看见她勇猛的一面,这种小女儿姿态被我看见,也难怪她会糗。

    我说,“刚来,我就是想问问接下来会有什么安排。”

    见我是来说正事的,陈阳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说道,“我正准备跟你说呢,你是叶安的徒弟,我则百分百信任你,你说说你的看法。”

    鬼道的事情跟我息息相关,我不敢有任何藏拙,直言说道,“兵贵神速,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南方的战争鬼道不宜耗太久时间,鬼道刚至四胜三败,如今虽为发生大规模战役,但鲜有胜者,再这么耗下去,不止会落入败势,更会拖累西蟾城的实力,届时鬼道必定会成为人道、阴司、半步多的俎上鱼肉。”

    陈阳听罢盯着我看了好久,再问道,“那你觉得该如何是好?”

    我说,“少则逃,让出南方是第一个办法。”

    “那样会给仙道重生的机会。”陈阳说。

    我继续说道,“那就只有第二个方法了,如今敌众我寡,鬼道和仙道都太过分散了,我建议放弃已占领的南方地界,收拢鬼道道徒,我专为一,而敌分为十,以十攻其一,则我众敌寡,还有胜利的机会。”

    陈阳笑了笑,“攻何处最好?”

    “机会只有一次,擒贼先擒王,只要一鼓作气击杀九天玄女,仙道自然溃败。”

    陈阳问道,“九天玄女如今镇守茅山宗,茅山宗地势险要,即便我们聚拢全部兵力,也不一定攻得进去。”

    我说,“所以,我们需引诱九天玄女离开茅山宗,再以我全部兵力与九天玄女分散后的兵力来一次千里会战,不知战地,不知战日,则前后左右皆不可救她,只是,我暂时没想到要如何将九天玄女引诱出茅山宗。”

    陈阳听罢凝神盯着我看了起来,好久才开口,“你很精通兵法,叶安教你的吗?”

    我恩了声,“师父教的。”

    这些东西是道子教给我的,我懂得她都懂,很惶恐有朝一日会跟她兵戎相见,她是师父,我是徒弟,也不知今后能不能胜得过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