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 第十二章 璇玑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十二章璇玑阵

    跟上陈秋一路往前走了约莫有个二十分钟,却不见这条通道到底何时结束,并且越往里面走,里面温度也越来越高,即便穿着陈秋的道袍也有些受不了了。

    而陈秋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之后再走了几分钟,这条通道出现了个转折点,到了此处,陈秋停住脚步,抬头看着这石壁顶久久不语,我也循着他目光看去。

    这石壁顶上,竟密密麻麻画满了晦涩难懂的符文,规模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上面符文我大多不认识,认真看了几遍,才认清中间有‘正一神霄’四个大字。

    “想不到,这小小一个山村的地下竟然会有这样的大手笔。”陈秋颇为感叹,也显得颇感兴趣,“北斗七星璇玑阵,正一神霄派至高无上的阵法,竟然会在这里见到。”

    陈秋一连说了两个我不懂的名词,就疑惑说了句:“正一神霄派是啥?”

    陈秋点头恩了声:“正一是指正一道,演化自天师道,是一个道派。神霄派就是正一道旗下得教派,始于北宋,巅峰时期可与正一道旗下茅山宗争锋,不过却衰于元明。北斗七星璇玑阵和神霄五雷法是神霄派两大镇山法术,如今这两个法术早已经失传,当世应该没人会布这阵了,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小山村中。”

    “很厉害么?”我问道。

    陈秋呵呵一笑:“北斗斡璇玑,造化通三世,人不练法法自练,以法练人人应天,这是《道史》对这阵法的介绍,这阵法夺天地造化,是道教最精妙的阵法之一,一旦启动,就算是天地造化都能夺走,你说厉害不厉害。”陈秋说完继续盯着头上的符文看了起来,看了会儿继续道,“这阵法分为魁阵和杓阵两部分,魁阵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四星构成,主造化。杓阵由摇光、开阳、玉衡三星构成,主肃杀。幸好这阵并不完整,只布成了魁阵,杓阵尚未完成,否者我们刚才走过的那些路足以击杀我们十次。”

    我听完心头一紧,连陈秋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很厉害,生出了离开的心,不过不好意思开口说紧张,就随意道:“你不是说这个北斗七星璇玑阵当世没人会了么,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陈秋一愣,而后拍了我一下:“你哥我看的书多,不行吗?”

    “行行行。”我忙捂着脑袋回答,完了又问,“可是这阵到底是谁布下的啊?”

    陈秋听罢伸手前去摸着石壁,良久后才道:“从地上泥土和石壁老化程度来看,应该是近几十年才挖的,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不过不能继续往前了,往前就会进入魁阵范围,目前我们尚没弄清压阵之物,贸然进去会被困在里面。”

    我也不想继续往前了,总感觉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听陈秋如此一说,如释重负,马上转身跑了起来,身后传来了陈秋的嘲笑声。

    一路返回出了井口,收了绳子再返回了李疯子家中。

    进屋时,李疯子正坐在堂屋,见我们回来马上迎身站了起来道:“我还以为你们嫌弃我是个酒腻子,回去了呢。”

    陈秋解释道:“我们去旁边井口看了看。”

    李疯子见陈秋对那口井那么感兴趣,自以为陈秋是相信了他所说的那井中盘龙之说,如同遇到知音了般,情绪激动地说道:“陈师傅看出啥来了吗?”

    陈秋没回答他这问题,而是问道:“能问一下,您在这村子呆了多少年了?”

    李疯子不知道陈秋问这话的原因,但他对陈秋颇为尊敬,定然是有问必答,想了想说:“我比叶安他爷爷小点,今年73岁,自打出生就在这村子里,呆的时间可不短了。”

    陈秋又问:“那您知道村子里有人曾经挖过什么地下通道吗?”

    李疯子想都没想就摇头说没有,不过一会儿后似乎想起了什么,马上说:“不过你要说地下的话,有这么一桩事儿。1933年那会儿,村子里每天晚上都会听到叮叮咣咣的声音,当时村子里好些人都曾都看见过成群结队的鬼影子往山上走,村里人都说是遇到了‘百鬼挖宝’,说我们村子下面埋着啥宝贝,引得百鬼来挖,这事儿算不算?”

    陈秋听完神色微微一变,点头说道:“算,当然算,另外,1933年,村子里是不是来过一个讨饭的道士?”

    “是,是。”李疯子连忙点头回答,“陈师傅你咋知道这事儿的?那道士当时还来我家要过饭呢,不过那会儿我还小,事情记不大清楚了,就记得他穿着一身白衣服,好像叫什么‘白阳道人’。”

    不知道为啥,一听他提到穿白衣服的人,我就想到了让我跑到坟头上坐着的那个男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白阳道人?”

    李疯子恩了声:“就叫白阳道人,不过后来去老叶家要了次饭,活活给撑死了,你说这老叶家也够造孽的,好心都能害一条人命。”

    对于这事儿,陈秋也只能陪陪笑,不好发表意见。

    之后再呆了会儿,李疯子再进屋做了会儿饭,他是真把我们当成客人了,农村人招待客人的无非就是杀一只鸡煮几个蛋,再炖一只猪蹄,李疯子把这些平日只有过年才能吃的东西全都做了端了出来。

    只是端上桌子,陈秋却愣了,这一桌子全是肉,除了碗里的白米饭和鸡蛋,其他的基本都不能吃。

    李疯子以为陈秋腼腆,疯狂往他碗里夹菜,陈秋连说不用了,但李疯子根本不停,最后陈秋碗里已经堆了一大碗,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李疯子见陈秋不动,催促道:“陈师傅咋不吃呢?”

    我说:“我哥是出家道士,不吃肉的。”

    李疯子一听,脸色都变了,看这一桌子肉食,又看了看陈秋的碗,站起身来满脸尴尬地说:“哎呀,我搞忘了,我马上去重做。”

    陈秋却摇头说不用:“出家道士吃素一是朴实节约,现在生活好了,没那么多限制,另外出家道士只是不能吃牛、狗、乌鱼、鸿雁、鹤这些,其他的偶尔吃点没关系。”

    李疯子这才没觉得失礼,坐下吃了起来。

    吃饭期间,他又说起了关于水井中那条龙的事儿,可劲儿跟陈秋证明他没有说谎,重三遍四地说他真的看见了一条龙。

    陈秋一直表示他相信,问李疯子关于那条龙的详情,李疯子把这事儿说得透透彻彻,连我都有点怀疑,他可能是真的见到龙了。

    饭毕,我和陈秋坐了会儿准备返回屋子。

    行走在路上,我向陈秋讨教今天李疯子所说的那些事情,比如百鬼挖宝,还有那白阳道人的事情。

    陈秋却呵呵一笑,“哪儿有什么百鬼挖宝,不过是别人指使妖魔鬼怪去挖出了地下那条通道而已,能布下北斗七星璇玑阵,控制这些妖魔鬼怪并不是难事。我说呢,凭借人力,不可能无声无息就挖出这么长的一条地下通道。”

    我哦了声,又问:“那个白阳道人,会不会就是晚上我碰到的那个身穿白衣服的人。”

    陈秋说:“张振生,四岁入道门,二十一岁任太清宫执事,三十岁任太清宫监院,号白阳子,自称白阳道人,上个世纪初道教不世奇才之一,一九二八年外出云游,然后失踪,这么多年一直杳无音讯。看来当年到你们叶家要饭的道士就是他了,至于是不是你看见的那个白衣人,还需要确认。”

    “昨天晚上你去坟茔地看见他了吗?”我问。

    陈秋摇头:“没有,我去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不过他在坟头上留下了这个。”

    陈秋说着从身上取出了一张黄表纸,上面歪歪扭扭画着些纹路,里面我只认识两个字,敕令,我不知道这符干嘛用的,便问了陈秋。

    陈秋道:“上写‘敕令真武大帝显煞罡’,这符叫做拜山符,表战争,他这是对我下战书啊,要想知道他是不是白阳道人,只能应战了。”

    陈秋说完,手指一并,将那符在面前一绕,轰地就燃了起来,化作了灰烬。

    而正这时,村子里一伙人结队往我家赶,见了我和陈秋打起了招呼,我问他们去我家干啥。

    他们回答说:“帮你奶奶抬棺材,送你奶奶上山,安娃子你也赶紧来送你奶奶一程。”

    而陈秋却抬头看了眼头顶的烈日:“艳阳高照,怎么这个时候抬棺?”

    “烂了,臭了,再不送上山尸水流得满屋子都是。”

    陈秋恩了声,点点头跟随这些村民一同回去。

    回去时,二奶奶已经到了我家,准备好了香烛阴阳钱,爷爷和爹也准备好了草绳和木杆,村民进屋子后,上前去七手八脚绑好了棺材。

    爷爷和爹过来跟陈秋打了个招呼,而后二奶奶把我喊过去,让我一路顺着洒阴阳钱。

    在屋子里忙活了约莫有半个小时,陈秋上前:“需要我帮忙吗?”

    陈秋是我们家最尊贵的客人,况且人手也够了,爷爷哪儿会让陈秋来忙活,便谢绝了陈秋的好意,让陈秋在屋子等我们,毕竟埋死人是个晦气的事,让客人在家带着是基本礼仪。

    不过陈秋并不在乎这些,主动要求要一起跟着去,送我奶奶一程。

    之后再过了会儿,爷爷他们请来了锣鼓队,也买来了鞭炮,一切准备妥当,爷爷站在门口大喊一声:“起灵哟,上腰!”

    爷爷喊完,鞭炮被点燃,唢呐锣鼓齐齐响了起来,我被安排在最前面,提着阴阳钱,一把一把往外扬,而陈秋则一路站在我前面。

    这前面位置原本是后人站的,陈秋说,他虽然不是我亲哥,但也算是我奶奶的孙子,站在前面无可厚非。

    “一步三寸,脚下生根,前后挺妥,不要晃动。”爷爷再扯开嗓子喊着。

    后面抬棺的村民一句一句应和:“嘿!嘿!嘿!”

    众人齐喊,再加上鞭炮锣鼓之声,气势非凡。

    爷爷分别在起棺、出门、上路、落棺时都放了鞭炮,而二奶奶一直跟在棺材旁边哭哭啼啼,爹则一路沉默不语。

    下葬的地方不是坟茔地,而是另外选了一个地方,选在距离我家屋后不远的地方,落棺后,爹和二奶奶在墓坑旁边烧起了纸,村民们则齐齐把棺材抬入了坑中。

    爷爷一直在旁边指挥着一切,到了此地后,陈秋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上前问爷爷:“怎么突然换了坟址?不埋在叶家坟场吗?”

    爷爷说:“那坟场风水已经变差了,只能重新选一个地方,这地儿挺不错的。”

    陈秋很赞同爷爷的话:“背依青山,旁靠绿水,面朝紫薇,确实是个不错的风水宝地。”

    爷爷呵呵笑了笑:“陈师傅对风水也很有研究啊。”

    陈秋说:“有过了解。”

    交流几句又往我这边儿走了过来,我此时正端着阴阳钱,不断地撒在坟地周围,陈秋过来后抓过一把帮我撒了起来,撒的时候问我:“之前给你的那两个禁步还在吗?”

    我恩了声:“在。”

    陈秋说:“一会儿你偷偷放一个到墓坑里去,不要让别人发现。”

    我不太理解,便问:“为啥?”

    陈秋说:“这地方是个风水宝地不假,但正好对应的是北斗七星璇玑阵中玉衡星的位置,恐怕这位置是为了启动璇玑阵中的杓阵在做准备,必须得有所防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