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 第一百零三章 魔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零三章魔形

    心怀忐忑在这大殿站了约莫有个三分钟,大殿外才传来声音,一个年轻坤道带着两个乾道抬着一面约有一人高的镜台走了进来。

    他们刚进来,我便认出了他们。

    这三人就是当初我家的那三个道士,后来翠济宫祖师死后,他们就返回了翠济宫。

    跟他们说不上是敌人,更不是朋友,但在这举众皆敌的地方,能见到几个老熟人,心中莫名多了几许宽慰。

    坤道名程素,抬着镜台入了大殿,拱手唤了句:“师祖。”

    为首那道士随即挥手让他们出去,转身时他们才看见我的脸,脸色一怔,道:“怎么是你?!”

    我苦笑了声:“他乡遇故知,人生一大喜事,却奈何是仇敌。”

    “你认识此子?”为首那道士见程素给我打招呼,问程素。

    程素看了我几眼,神色怪异地转身拱手说道:“他叫叶安,之前祖师去取龙脉造化时遇到的,那龙脉造化就是被他和他兄长夺走了。”

    为首道士肯定知道翠济宫那祖师死在我们村的事儿,得知我的身份,脸上多出了几分怒意,那祖师怕是翠济宫最大的底蕴,没想到却折损在我们村,他们自然会把这笔账算在我和陈秋身上,现在得知我的身份,就算我不是煞星,怕也是不得善终了。

    不过为首那道士只是挥挥手,让程素等人离开了,他并没有提起当初在乡村的事情,从上方走了过来,将三生镜台转移了个方向,正面面向我。

    并指念了几句,其余道士也都围了过来,静静看着三生镜台中的变化。

    我也盯着三生镜台看了起来,不多久时间,镜台中出现了我的景象,而在我身后,却有一更为高大的虚幻影子,这影子只有一只眼睛,眼中闪烁幽幽绿光,口吐血色云雾,一条白色尾巴萦绕其后,左边盘踞一条幽绿色苍龙,右边盘踞一条火红色苍龙,魔性十足。

    我回头看了看,并未见我身后有虚影,却不知镜中那虚影是如何出现的。

    不过,我看着那虚影,却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思索几许,才想到了,那一只眼睛不就是我修天雷诀时开启的天目吗?

    至于口吐血色云雾,我才经历过,是修云雷诀时形成的。

    吼!

    众道士正看着镜中景象时,那虚幻影子突然发出怒吼之声,面前的镜子似不是镜子,而是锁住那魔性虚影的屏障了,声音传达了出来,众道士一惊,忙往后退去。

    “果然是煞星!”众道士大惊,指着我满脸恐惧。

    为首那道士一脚将三生镜台踢了出去,回身走了几步,在道:“那真人并未说错,此子真是煞星,需尽快处理掉。”

    另外又有道士道:“他身体中,似乎有两条龙脉,还有一条妖狐尾巴,这是大造化……”

    所有人都看见了,我是煞星,还有我身体中的造化,一清二楚在三生镜台中显现了出来。

    摒除我煞星的身份,仅仅是为了我体内造化,他们也不会放过我。

    话音未毕,为首道士抬手制止了他,说道:“先前那真人说过,切不可心生贪婪,放出他身体中的龙脉,否则我们很难阻止这两条龙脉救走他。”

    “那要怎么办?”有道士问道。

    翠济宫那道士说道:“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当年翠济宫先祖曾斩杀了一头凤凰,其实不然,祖师斩杀的实为一头来自丹穴山的金鸡,那金鸡生魂至今依旧被囚禁在翠济宫的‘迁校府’中,金鸡可化万物,煞星自然也可以。先前那真人提点过,需用金鸡之力才能处理掉这煞星,先且不夺他造化,等借金鸡之力将他处理掉后,体内造化没了主,自然会归于我等。”

    这些道士听了此言,神色再次陡然一变,有道士呵呵冷笑道:“原来翠济宫还有金鸡此等造化,这些年瞒的够深啊。”

    金鸡来自丹穴山,为五炁之中的太白之力生成的物种,虽比不上龙脉,但足以支撑起一方教派了。

    先前翠济宫放出的话是,翠济宫镇压的是火凤妖力,并不是火凤生魂,到现在才说出翠济宫下,竟然是一头金鸡的生魂,何其珍贵。

    其他道士也纷纷对翠济宫表示了指责,我笑了笑,心说道门现在都变成这样了吗,一心扑在了利益上,难怪比不上赤明三宗那个时代。

    翠济宫那道士见翠济宫被笔伐口诛,猛地拍了下桌案,道:“此子身体中造化诸多,诸位何必纠结于我翠济宫的一头金鸡,届时取出造化,在场诸位道友都能分得一些造化,当务之急是要将他处理掉。”

    其余道士这才应是。

    之后讨论一阵后,为首那道士突然走上前来,伸手便要提我,我甩开了他的手,道:“不用你提,我自己会走。”

    都死到临头了,总要给我自己找点尊严,再让人像拎着小鸡一样提着走,死了都闭不了眼。

    “有自知之明最好。”那道士冷笑着道。

    内院中又是另外一方天地,诸多庭院屋子,而在庭院最中央,是一方八卦阵台。

    这道士到了庭院中,并指念了几句,阵台随即轰轰作响,不多久时间,八卦分别裂开,露出了阵台之下一方空间。

    裂开瞬间,浓郁的太白之力自其中而出,这些道士忍不住贪婪地吸纳了起来。

    而阵台之下,传来了飞禽的戾鸣之声,震耳欲聋,这些道士忙避让开来。

    “是你自己下去,还是我推你下去?”为首那道士说道。

    我看了看着散发金光的洞口,道:“我自己来。”说完走到了这八卦阵台边上,转身看着庭院中所有道士,问道:“下去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诸位道门前辈。”

    这些道士已经迫不及待了,但也耐着性子道:“问。”

    “我可曾得罪过各位?”我问道。

    我跟这里大部分人都没见过面,何谈得罪他们,他们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道门除的是魔,卫的是道。各位可曾听说过我做过妖魔之事?行过歪门邪道?”

    这些道士犹豫几秒,摇摇头:“没有,那又如何?”

    我在这群道士中扫视了一圈,伸手指向了站在人群中的其中两个道士,说道:“你们当初经过我所在的道观时,我是不是给过你们水喝?”

    我一指那两个道士,他们马上羞红了脸,满脸尴尬,其余道士也看向他们,这俩道士这才点头:“有过,但谁叫你是煞星,我们也无能为力。”

    为首那道士见我接连三个问题,让他们无地自容,不想让我再说话下,怒斥道:“再不下去,我可就推你下去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口口声声说煞星不应存在世间,也一直在做着这样的事情,但是你们问过为什么要这么做吗?难道仅仅是因为道门的一纸法令?你们到底是人,还是被这法令奴役的工具?”

    “小畜生,闭嘴!”那道士怒不可遏,吹胡子瞪眼冲我开骂,他们都是川渝道门有名有姓的人物,被我说成是工具,自然会发怒。

    我往八卦阵台旁边挪动了几步,道:“我未曾得罪过你们,也没行过违逆大道的事情,你们其中有人还受过我的恩惠。但你们全然不念这些,满口仁义道德要除掉我,只信那一纸荒唐言,或则是你们只是觊觎我体内造化,在你们眼里,人命根本不值钱,从一开始你们就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死人。我最后想问问,现在有人想要救我离开这里吗?”

    我问完后,全场鸦雀无声,先前那两个承受过我恩惠的道士,意有所动,但最后却退了回去。

    等了良久,不见一人站出来,翠济宫那道士才冷冷地道:“这条路铺满了枯骨,你不过是其中极为普通的一个,什么仁义道德,除魔卫道,那都是虚的,长生才是我等的目的,不过你是没有机会明白这个道理了。”

    “等我出来,我要你们全都去死。”始终没等到有人站出来,我一跃跳进了这洞中,身体瞬间被金光所包围,八卦阵台也随即关闭。

    下落了好几秒,才跌在了一奇软无比的东西上,身下虽然柔软,但撞击也让我几欲崩溃。

    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却见我身下一是一层满满的金色羽毛,羽毛之下,是白花花的骨头。

    而此时,这洞的一角,一双闪烁金色的眼睛锁定了我。

    (感谢各位亲的打赏,看大家都在催促更新,决定以后每隔几天,加更一章至两章。不太确定能不能写出来,毕竟时间有限,望大家能理解,我还需要工作养活我家人,光靠写小说的微薄稿费,还做不到这一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