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棺 第558章 圈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举剑相迎,由于并不想伤害她,所以我一直用长剑和她拼斗。

    她对我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开始的时候 , 我用长剑还能够应付,但是过了三十招之后,我就险象环生了。这女的那一把短剑就像是一条眼镜蛇一样对我发动着攻击 , 速度越来越快。

    她说道:“大人,我看你还是不要藏着一半了,左手刀也要出了吧!”

    一剑对着我的头就刺了过来,我的头一偏 , 这一下就划破了我的脸颊。我往后一退喊道:“姑娘 , 我输了,你手下留情!”

    “想得美,看剑!”

    她这么咄咄逼人 , 我节节退让。这女的得攻击更加的凌厉了,说道:“今天你不出全力,我就废了你!”

    我知道这次是糊弄不过去了,干脆就速战速决算了!

    这次我没有动用无比暴虐的雷属性,而是用了阳火属性和颇具攻击力的阴水属性!

    这次我的身体反应可就有点不一样的,忽阴忽阳 , 很冷忽热。

    我的右手剑一剑挥出去的同时 , 一团火焰就扑了出去 , 同时,左手刀连续劈了几刀,刀刀带着寒气,周围的空气都结了冰粒子噼里啪啦开始下落!

    这一阴一阳的夹攻之下,这女的直接就往后一退 , 站稳了之后喊道:“大刚,来帮我!”

    于是,公主什么的那个小伙子直接就跳了出来,一把长剑在手 , 站在那女的身边喊道:“小柔,我来了!”

    “大刚 , 你对付左手,我对付右手,我就不信他还能怎么样?你发现了没有 , 他的厉害之处在于双手能分进合击,似乎他能同时用两种方式攻击 , 严格来说,在逻辑上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家伙是个怪胎!”大刚说道。

    之后,这两位一左一右冲了上来 , 从两侧对我发动了攻击 , 于是,直接就把我的优势给抵消了。

    箫林偏偏这时候喊道:“原来是这样,他原来怕夹击!我当有多了不起呢,原来这样就能破解了!”

    我心说真的是个蠢货,难道一般人就能夹击我了吗?难道我就不能先各个击破吗?

    但是此时我可不想这么做 , 而是喊了句:“两位果然厉害,本官甘拜下风了,两位收手吧!”

    那小柔说道:“没那么容易,今天必须让你拿出真本事才行!”

    大刚说:“要么我们把你打趴下,要么你把我们打趴下,你选一个好了!”

    说着 , 这两位的进攻更加的猛烈了。

    但是我很担心,要是我打赢了这两个家伙,该不会真的要去迎娶什么公主吧,我可不想惹这个麻烦。看样子皇上对这位公主很有意思,我这不是给皇上戴绿帽子吗?当我傻啊!

    干脆,他们要打趴下我,我就让他们打趴下好了,我故意露出破绽来,先是被小柔一剑刺在了肩膀上,我哎呦一声 , 紧接着大刚一剑就奔着我的头来了。这还不算,小柔随后一剑,直奔我的心脏,这是要我的小命啊!!

    这俩货该不会是要真的杀我吧!看来的剑气势汹汹,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 我突然有些后悔挨了那一剑了,本来以为中了一剑对方会收手的,却想不到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情急之下,我只能舍得再挨一下 , 先击退一个再说了。

    我直接就奔着大刚去了,刀剑齐手,这次动了雷属性和光属性 , 那把刀一挥 , 顿时强光一闪 , 紧接着一剑刺出去,剑没碰上这大刚呢,雷电可就一起出去了 , 直接就打在了大刚的胸脯上 , 就听嘎啦的一声炸响,大刚的身体直接就被炸飞了!

    同时 , 小柔的一剑从我的后背刺了进来,并没有刺进我的心脏,而是刺进了我的肺部!

    我情急之下身体往后一靠,直接就靠在了这女的身上,特别的有弹性!顿时 , 这短剑就从我的胸口刺了出来,我用长剑一磕这个剑尖,顿时这短剑就从我的身后飞了出去 , 带出了一股血箭。但这并没有什么大碍。

    虽然即便是小柔刺中我的心脏 , 我也不一定会死。但是从她这一剑我就看得出,她并不想要我的命!只不过这一剑还是怪吓人的。

    倒是小柔这一剑,让箫林等人误认为找到了我的弱点!

    箫林哈哈地喊道:“左右夹击你就傻了,秦三儿 , 你完了,你的弱点已经彻底暴漏了!”

    我转过身的之后,正看到小柔再次举着剑冲了过来 , 同时,身后的大刚也跳了起来,这个强弩之末拼尽了力气 , 再次冲了过来 , 我先弱后强,一弯腰,一脚就蹬了出去 , 直接就蹬在了大刚的肚子上,这货直接就被我踹飞了。

    随后我刀剑出手,只是一瞬间 , 就挑飞了小柔手里的短剑,太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只要这太刀一拉,她的脑袋瞬间就要落地了。

    小柔说道:“我输了,你赢了!公主是你的了!”

    我立即收手,说道:“什么公主就是我的了?你也许搞错了,刚才要不是你那一剑让我,早就刺破了我的心脏了,我就死了啊!”

    “刺破你心脏你也不会死的,你有很强的愈合能力,我很好奇 , 你没有斗魂到底怎么为自己疗伤呢?你有自我疗伤的能力吗?”小柔这时候说道:“不出所料,你竟然能这么快的至于自己,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我这时候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用手一抹 , 已经痊愈!我知道,这是灵魂带来的能力,这是与生俱来的 , 也是这能力,令我走到了今天,不然早就是一堆白骨了。

    大刚这时候朝着我抱拳说道:“驸马爷 , 佩服!大刚认输了 , 你果然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 在这世上,能挑战驸马的人,不多了!”

    我立即说道:“两位,不要搞误会了好吧 , 我可不是什么驸马 , 我是太子太保!我不想当南荣国的驸马爷 , 我有自己的家。”

    “对对,太子太保秦大人,这次是我家公主出嫁,既然远嫁北朝 , 就是北朝的媳妇了,今后公主就是秦夫人了,您还是秦大人 , 并且公主也要改姓秦,这下你满意了吧!”

    我说道:“这怎么可以呢?我根本就没参加比武招亲这件事啊!”

    恭亲王说道:“我看这件事还要再商议才行 , 起码要皇上批准才行吧!公主,请三思啊!”

    “多些王爷提醒,都是下人胡闹,今天就到这里吧 , 我也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公主这时候站了起来,那大刚和小柔朝着我一抱拳就随着公主走了。

    恭亲王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太子太保 , 我们的账以后再算,不过我警告你,广平公主,不能娶!”

    我说:“这件事你可管不着 , 恭亲王 , 你勾结宗教的事情,我会过问的。玄门道门这都是宗教,我们是政教分离的社会 , 希望你能和他们尽快的分割,不然……”

    “不然如何?秦大人,我告诉你,在北朝 , 我最大。你让我和玄门分割,那是不可能的,玄门是我的根基,没有了玄门,我也就倒了,所以你还是不要和我开玩笑了吧!”

    我说:“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好自为之吧!”

    众人都走了,如意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这个广平公主将我天朝的实力摸的清清楚楚的了,现在好了 , 在人家面前,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吧!”

    我说:“他们还是不知道我的深浅,根本就没有摸清我。我那一剑是故意让小柔刺中的。”

    “胸口的一剑吗?”

    我摇摇头说道:“肩膀的一剑,我只是没想到她俩竟然还不停手,竟然要置我于死地!”

    “他们就是想逼出你的真实水平,结果你还是出手了。”如意说道:“我很好奇 , 你对大刚出手的时候,他明明是能躲过去的,你左手那一刀挥出去 , 闪了一下,大刚顿时就失了魂一瞬间,之后就被你的一剑击中了 , 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说:“你眼睛很毒嘛 , 你这么厉害,自己猜好了!”

    “好你个秦川 , 我越来越看不清你了。”

    我说:“我还不是看不清你?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撩开让我看看你的脸啊?”

    她顿时就往后一转,用后背对着我说道:“早就和你说过了,看我的脸 , 你会失望的,看了还不如不看!”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 , 看着她一笑 , 接着我就使坏了,风属性起,顿时一阵风迎面就吹了过去,但是她脸胖的头发就像是钢丝一样 , 纹丝未动。她说道:“看来你真的会妖术!但不是妖术对我来说没用。”

    “这不是妖术!”我说。

    “那么这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更别说见过了。”她哼了一声说道:“你骗我,这分明就是巫山妖术 , 你分明就是巫山的妖人。”

    我懒得理她 , 撇撇嘴就离开了。

    回到了如意楼之后,我一直躲在房间里看书。我对今天的表现非常的满意,我知道 , 我表现的越是强悍,我的工地和家人就越是安全。

    到了傍晚的时候 , 如意进来对我说,我爷爷来找我了。问我见不见。

    我就算是再不愿意搭理他,但毕竟他是老人家 , 我就去了客厅。我爷爷见到我之后竟然站了起来,抱拳弯腰说道:“拜见太子太保大人!”

    这让我如何是好啊?一时间我竟然尴尬地往后退了两步 , 随后我说道:“爷爷,你这是为何?”

    爷爷说道:“我已经把你赶出秦家了,怎么还承受得起你这么叫我啊!老朽这次是来求助太子太保大人的。”

    我说:“爷爷,有话就说吧 , 你把我赶出秦家代表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我是你孙子这个事实。”

    他点点头说道:“现在秦家举步维艰,钱庄没有了 , 镖局的买卖顿时就少了很多,最近可是接了一个大单子,运送一批上等的丝绸去南荣,结果刚出了国境就遇到了贼人,结果十三车的丝绸全部被抢了,现在东家逼着我们赔偿,家里哪里还有钱啊!我是来这里借钱的。”

    我说:“爷爷,我这里在修建工厂,你也见到了 , 我这里也没有钱了。难道秦家真的就穷到了这个份上吗?我记得秦家可是家大业大!”

    “家大业大是不假,但是只出不进,很快就花光了。你这里要是没钱的话,只能卖地还债了。”说着他叹了口气 , 一抱拳之后,弯着腰就往外走。

    我说:“爷爷,欠谁家的钱?那丝绸是谁家的?运送到哪里去的呢?”

    “杜家布坊的,从京城运到南荣京城 , 整整十三车上好的丝绸啊,就这样都被抢了。”

    “秦家也算是高手如云了,怎么就被抢了呢?”

    “据说是被下了迷药,秦山和秦海离开了镖局之后 , 运一次就出事一次 , 这就是秦家的命运没有了,秦家要完了啊!”

    如意这时候从后面走了出来 , 说道:“秦家爷爷,南荣丝绸可是比我北朝的丝绸还要好,质地柔软 , 织工更加细腻 , 这杜家布坊将丝绸运送到南荣京城 , 我想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呢?”

    我一听是啊,这就像是从江南往五常运大米一样可笑,这还不赔死拉倒啊!我说:“爷爷,这件事我来查 , 如果杜家再去要债,你让他来找我要好了。”

    爷爷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是啊,为何会往南荣运送丝绸呢?这里面难道有什么猫腻吗?”

    我说:“好了爷爷 , 你先回去好了,这件事交给我解决吧!”

    爷爷走后 , 如意看着我说道:“一定是被骗了,这分明就是个圈套。关键是这个圈套是谁下的,这才是我们要查的事情。”

    我说:“不用猜也知道,箫夫人!”

    推荐: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