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棺 第27章 摊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个魏莱有些霸道,还有些不讲理。但是我分不清这是源自女法医还是那个女鬼的性格。正如魏莱说的,一旦醋和香油混在一起了,就再也难以说谁是谁了。

    她开着车一直就带着我朝着北戴河方向走去。北戴河相比海港来说环境好了太多,这时候旅游的人不多了,所以这一路也没有多少车。这里更多的是给天朝中央的领导疗养的地方。

    还有就是一些有钱人会在这里买下一栋别墅。这是个人少钱多的地方,不过我们普通人在这里是无法生活的,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工作机会。这反倒给那些该死的有钱人可乘之机,这里成了他们的天堂。

    最后,车开到了海边的一个很大的院子前面,车鸣笛,大门就打开了。魏莱把车慢慢开了进去,停在了旁边的停车场内。我下车一看,这里都是豪车,魏莱的这辆两箱轿车可就显得寒酸了。

    我心说都牛什么啊,我可是掌握着一个大墓,里面挂满了钻石和翡翠,只要我愿意,随时再下去一次,随便弄上了一颗两颗的,起码价值上亿。

    没错,我的确是个土豪!

    魏莱这时候说道:“今天是陆英俊的父亲过生日,来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要闹事,一切听我安排,知道吗?”

    我的注意力可不在这里,我的注意力在我女儿身上。我说道:“我是不是能见到佳佳呢?”

    魏莱说:“我最怕的就是你见到佳佳控制不住自己。”

    “那是我的女儿。”

    “你以前是个神经病,所以在法律上来说,那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魏莱说道,“我甚至觉得,你的女儿已经认不出你了。三岁的孩子,记忆力很差的。”

    “你开什么玩笑,我的女儿怎么可能认不出我呢?”

    魏莱看着我叹口气,随后摇摇头说道:“邢云,也许你还不明白,佳佳经历的事情很多。她确实认不出你了。”

    我一下就想起来佳佳的遭遇,顿时就怒了。我明白了魏莱说的,她的意思是,佳佳的记忆被她附身在佳佳体内的时候给挤压了,甚至是抽走了。我愁着眉看着她刚要说话,她却打断了我,说道:“你要是指责我就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想多解释,我只是要你明白,没有我帮你,你别想要回你的女儿。”

    “你这个混蛋!”我说。

    “我是混蛋,你能拿我怎么样呢?”说着,她竟然一挺大胸,高傲地抬起了下巴来。“走吧,不要和我唧唧歪歪了,我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是天生的合作伙伴,这个事实你是没办法改变的。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毫无办法你这个蠢货!”

    我骂她是个混蛋,她骂我是个蠢货,我俩越算是找平了。她伸手抓住我的胳膊,这只手非常的有力,就像是一把钳子一样死死地抓着我,走了几步之后,她竟然挽住了我的胳膊,顿时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了。

    我一眼就看到了前面的陆英俊,他迎了过来,看到魏莱挽着我的时候,顿时满脸怒色。他到了我们的面前,说道:“魏莱,你什么意思?这个人是谁?”

    魏莱并没有搭理他,而是拉着我绕过他朝着里面走去。看得出,魏莱并不想和这个男人纠缠。我一边走一边说:“魏莱,你到底图什么啊,这男的有钱,长得又帅。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说我是你男朋友,谁信啊!你看人家,红光满面,我呢?面黄肌瘦的,就是一个难民。”

    “你给我住嘴,我带你去见我父母。”她不容分说,拉着我继续向前。

    我知道要出事,而且事还不小。她拉着我一直就到了一对中年男女面前,这个魏莱仰着头介绍道:“爸,妈,这是我男朋友,邢云!”

    这中年男女看起来都很有气质,如果按照以前的女法医来说,倒真的像是这两位养出来的女儿,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魏莱简直就是个女混混!

    魏莱爸爸和妈妈显然愣住了,过了有几秒钟,魏莱的妈妈说道:“魏莱,你跟我来一下!”

    魏莱说:“妈,有话你就在这里说吧,没有什么话是我男朋友不能听的。”

    魏莱的妈妈点点头说:“那好吧,我就直说了。你俩绝对不能到一起,我不同意。”

    魏莱问道:“为什么?我喜欢邢云,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魏莱的妈妈看着我说:“你叫邢云是吧!”

    我不屑地切了一声说:“阿姨,您这不是废话吗?”

    说心里话,我烦透了这种场合。在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了,刚好让魏莱妈妈赶上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举着双手说:“阿姨,我投降。首先,我没钱,还没有工作,最关键的是,我是个丧偶的二婚,还带着一个女儿,所以我还真的配不上你家女儿,你快劝劝你家女儿,别缠着我了,成吗?一看你们就是一个大户人家,我这小门小户的还真的配不上你们,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到一起也不会幸福的。最主要的是,还得不到你们的祝福,不是有一句很混蛋的话吗?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况且,我的父母都已经死了,我这个破家庭环境,简直差的不能再差了。”

    魏莱爸爸这时候瞪着眼喊了句:“简直胡闹,魏莱,你到底要做什么?”

    魏莱这时候说道:“魏书记,您是本市的政法委书记,难道您还不懂婚姻法吗?婚姻自由懂么?你要是反对可以,但请您保留意见,我必须要和邢云在一起。”

    我不屑地一笑说:“简直有病!”

    魏莱妈妈看着我说道:“没教养,没文化,没素质,魏莱,你看看他谈话是什么态度!简直就是个农民!他一点都不爱你,你看不出来吗?”

    我立即说道:“阿姨这您就错了,我确实是农民,但不代表我没教养。”

    “我女儿是华北医学院的高材生,以第一的成绩毕业的。你呢?高中毕业了吗?”

    我一听笑了,说:“阿姨,这你有所不知了,我是清华哲学系毕业的,如果只是比文凭,我还真的配得上你女儿,倒是你女儿有点配不上我了。”

    听到这里,魏莱爸爸哦了一声,说道:“是吗?如果是这样,我倒是很意外。”

    魏莱这时候斜着眼看看我,用手掐了一把我的后腰,在我耳边小声说:“是不是真的啊!”

    我说:“假的,你千万别信。”

    陆英俊和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过来,不用说,这两个是陆英俊的父母。我这时候仔细打量陆英俊,总觉得这个人的身体里透着一股阴气,没错,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分明就是那个举着蜡烛的老鬼。我这才相信了魏莱的话,这个陆英俊被那老鬼给附体了。严格来说,真正的陆英俊被那老鬼给吞了。

    陆英俊这时候指着我说:“我好想记起你来了,你就是那个家人全被杀了的那个神经病是吗?你来我家做什么?”

    我说:“我来接走佳佳的,我的病好了,我要带回我的女儿。”

    陆英俊说:“我看你还是别做梦了,佳佳跟着你能过什么好日子,指不定你什么时候犯病,佳佳可就倒霉了。”

    陆英俊的父亲这时候说道:“邢云是吧,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佳佳在我们家很好,你也知道,我的大儿子没有生育能力,一直就想领养个孩子,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佳佳和我的大儿子很投缘,我们全家更是当佳佳是个宝贝,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福气。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也不会放弃佳佳的。”

    我说:“那是我的女儿。”

    陆英俊不屑地一笑说:“现在不是了,现在是我哥哥的女儿。”

    老陆这时候看着魏莱的父亲说:“老魏,孩子们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参与了,我们去那边喝两杯!”

    魏莱的父亲看看我,随后点点头走了。这个魏书记还是很有涵养的。不过魏莱的妈妈就不同了,临走的时候白了我一眼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不要以为自己有个毕业证我就能同意,现在的社会不仅看学历,还要看能力才行。”

    我说道:“阿姨,我性功能很正常的,能力不错,不信你可以问一下莱莱!”

    说心里话,我最烦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更受不了有人贬低农民。我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知道农民为什么落后。如果有着公平的医疗和教育环境,我不觉得农民会比城市里的人差在哪里。

    就算是农民不如城市里的人精明,但是我也看不惯被城里人指责。斗嘴这件事虽然不起什么作用,但我怎么就觉得这么爽呢?

    魏莱听了后扑哧就笑了出来,魏莱的妈妈气得脸色发白,指着我喊道:“简直就是个流氓,简直就是个流氓!”

    此时,我突然就感觉到有一股寒意从旁边袭来,我用余光一扫,看到陆英俊在旁边死死地盯着我的脖子,并且,他的手已经有了动作,那一只手的指甲越来越长,成了一个爪子。不过很快,这只手又恢复了原状,他笑着说道:“邢云,你要是识相的,好好想想我爸爸的话,你开个价,拿着钱离开我家,今后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佳佳在我们家一定能好过跟着你这个穷鬼的,明白吗?如果你不开窍,小心你的狗命了。”

    推荐: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