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棺 第3章 骨密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屋子里就三个人,我、老婆和女儿佳佳。顿时我和老婆就开始怀疑是佳佳拿的了,但是不论我们怎么问,佳佳就是不承认拿了老婆的内衣,难道是晚上进来贼了?看了看也没有丢什么东西,难道这贼有特殊的嗜好?

    这天晚上我决定不睡了,看看到底老婆的内裤是怎么丢的。

    就这样,我一直熬到了凌晨一点,但是这眼皮不争气,我拧自己的嘴巴都不管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我是被老婆掐醒的,老婆用力很大,但是她没有出声叫我。我醒了的瞬间就知道有情况。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借着月光,我看到卧室的门慢慢打开了,一个女人的身影晃晃悠悠就进来房间,进来后她没有直立行走,而是趴在了地上,从床尾爬了过去,直奔老婆那边的床头,老婆吓得浑身颤抖。我一伸手就开了灯,用骂人的办法壮胆,喊道:“槽尼玛!”

    说心里话,我吓坏了。但是当我看到这爬进来的人的时候愣了下,竟然是女儿佳佳。但是刚才借着月光我明明看到的是一个女人啊,足足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不会错的。

    此时的佳佳已经拉开了老婆那边的床头柜,手里抓着老婆的内衣。更令我惊奇的是,佳佳竟然浓妆艳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特殊行业女子的装扮。我说:“佳佳,你在做什么?”

    佳佳这时候看着我呵呵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很渗人,很低沉。

    老婆也看出了异样,对我说:“佳佳梦游了,不要叫她。据说梦游的孩子叫醒了会变痴呆的。”

    想不到这时候佳佳开口说话了,她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带我出来,就要对我负责知道吗?!”

    这句话让我和老婆都惊呆了,这声音分明就是出自一个女人之口,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三岁孩子嘴里能发出来的。老婆这时候睁开了双臂,对着佳佳轻轻地说:“佳佳,你醒醒,是妈妈啊!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佳佳这时候扶着床站了起来,她看着老婆不屑地笑了一下,之后慢慢地坐在了床上说:“我脚疼!”

    说着,她把一双腿抬到了床上。

    这话令我大吃一惊,顿时我想起来在火车上的梦了。一下子就觉得浑身发冷,出了一身的冷汗。再想想刚才看到的女人影子,我更觉得这件事有问题了。

    不过还好,佳佳的一双脚还在,不像是梦里的那个女人没有了双脚。

    老婆开始不停地叫佳佳的名字,佳佳没有理她,而是下了床,拿着老婆的内衣内裤从屋子里爬了出去。

    在佳佳出了卧室的门的瞬间,我发现她站了起来,从门缝里我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站在了门外,之后她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之后伸手慢慢地关上了门。

    我喃喃道:“我是不是疯了?”

    “什么?”老婆问我。

    我说没什么,心里却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我不得不把这个女人的影子和那副豪华的棺材联系起来,脑补了一下这女人穿着那红色嫁衣的样子。

    老婆担心佳佳会出事,说去和佳佳一起睡,我本来是想反对的,但是她不等我说话就下了床出去了。这件事的诡异程度和以前捞尸的时候不一样,以前即便是有些事情,也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那种程度,但是这次,我觉得我绝对是把什么东西带回来了。

    我拿出手机给老胡打电话,结果告诉我是空号。我知道,老胡拿着钱失踪了,他不想让任何人找到他。我担心老婆的安全,就去看了下她和佳佳,老婆正搂着佳佳哄她睡觉呢,本来已经闭上眼的佳佳,突然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女儿看爸爸的眼神,倒像是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眼神,没错,她似乎是在勾引我。

    我刚要离开,佳佳突然说话了。她伸手一指天花板说:“死人了,没穿鞋就走了。”

    老婆对我说:“你去吧,没事了,可能是说梦话了。明天去医院看看,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吧!”

    我哦了一声说:“那辛苦你了。”

    “我没事,小云子,咱们家全靠你支撑了,我真的想多为家里做点事。”

    老婆的贤惠令我感动,但是此时,佳佳再次看了我一眼,然后嘴角一动笑了下,这一笑是那么的诡异狐媚,我吓了一跳,头皮都要炸开了,我几乎可以肯定,女儿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占领了。

    我瞬间就想起来那个手镯。我伸手去抓佳佳的手腕,想不到的是,她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顿时我就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把铁钳给拷住了,疼得我出了一头的冷汗。

    她慢慢放开我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腕上已经有了淤青。但是这些,我怕老婆害怕,没有和老婆说。

    老婆这时候说:“小云子,你回去吧,我这边没事。”

    这一晚上我都没怎么睡觉,时刻准备着会出什么意外。天快亮的时候,老婆回来我们的卧室,一回来就开窗户,埋怨我不该抽这么多烟。她上了床后说:“佳佳好像是不太对劲,你听没听出来,她说话声音不太对了。”

    我说:“你什么意思?”

    “会不会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沾上了啊?”

    我说:“老婆,你可是工科的高材生,怎么也信这个啊!天亮后带佳佳去医院看看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云子,依照我女人的直觉,佳佳很可能是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一听就觉得浑身发麻,一阵阵发冷,我说:“老婆,你胡说什么呢?!”

    “也许是我神经过敏了。困死了,我眯一会儿。”老婆钻进了被子,说。

    天亮之后,我们打算去医院给佳佳检查下,结果刚出门,电梯一开就看到楼上的中年人推着一个轮椅,在轮椅里坐着他的老父亲,只不过此时的这老父亲脸上盖着一块黄布,穿着一身寿衣。这中年人两旁站着他的家人,看到我们后说:“下趟吧!”

    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楼上的老头去世了,现在轮椅里的是老头的尸体。顿时我想起来佳佳昨晚指着上面说的话来,我低头一看,这老头果然没穿鞋,只是穿着一双袜子。

    电梯门关了,我老婆说:“小云子,你还记得昨晚佳佳的话吗?”

    说着,我们俩一起看向了站在地上的佳佳,这孩子盯着电梯门沉默不语,一动不动在盯着电梯门上的数字。

    没错,昨晚佳佳说楼上死人了,没穿鞋就走了。这么一细想,我顿时就觉得浑身发冷,就像是后背上趴了一个鬼令我毛骨悚然。

    电梯很快又上来了,我们到了楼下的时候,正看到火葬场的车停在单元楼门口,一家人正在把老人的尸体装车。我们快速从旁边走过,到了小区门口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我们和医生说孩子晚上梦游,我着重说了下孩子脚疼的事情。医生说拍个ct吧,就这样我们给佳佳拍了个片子。

    拿到片子的时候,那出片的小伙子说:“你快去给医生看看吧!这双脚确实有问题。”

    我抱着佳佳快速到了医生诊室,将片子给医生看了。看别处的时候还好,但是当看到片子里的那双脚的时候,医生开始挠头了。我问:“医生,这脚到底怎么了?你就直接说好了。”

    医生说:“这也不算是病吧,只是骨密度出了问题,你自己看,是不是双脚的骨密度比其它地方差很多。就像是按了一双别人的脚,这脚和身体其他部位,完全不同。”

    医生指着片子的脚踝位置给我们看,说:“你们看看,明显不同,不用我看,是个人就看得出来,就像是刀砍一样的齐,更像是接上的一双脚!”

    老婆急着说:“对了,这孩子最近说过脚疼!这可怎么办啊?是不是缺钙啊?”

    医生说:“你们别着急,问题不是很严重。”

    说着他让我给佳佳的鞋脱了,开始用手捏佳佳的脚,之后去捏佳佳的腿。最后他说:“这孩子的脚骨密度比其它的地方差很多很多,从片子上可以明显看得出,但是这都不是问题。”

    老婆说:“医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

    “我怀疑问题不是出在脚上,因为脚的骨密度是适当的,其它地方的骨密度太大了。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将这件事上报给科研组,研究下你们女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你的意思是,脚正常,其它地方的骨密度太大了,大到离谱吗?”

    医生点点头说:“确实离谱,大到不可思议,不过这要取出来一小块做骨密度鉴定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如果你们同意,我们会彻底查出原因的。”

    老婆一听就不干了,说他们当我女儿是小白鼠了,抱起女儿就走。我们从医院出来,妻子很生气,说:“来了一趟医院,惹了一肚子气,想拿我女儿做实验,没门儿!”

    佳佳这时候看着我说:“我脚疼!”

    “爸爸背你!”说着我就蹲在了地上。

    我将女儿背在了后背上,女儿竟然把小嘴伸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孩子亲大人很正常,但是这孩子亲我不一样,她竟然用那小舌头捅了我一下,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像是背了一个鬼一样令我疑虑重重。

    推荐: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