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棺 第107章 真相之许愿浩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发现,任凭我是个六级风水师 , 对眼前的情况根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不仅我没有办法,姬文君似乎也毫无办法。我不知道她的等级是多少,但是起码她是个道人,只是级别应该不会很高吧!不然她也不会有权利去参加道宗的重阳大会。

    姬文君似乎很害怕 , 她两只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似乎是怕有人抢走她的孩子 , 或者这是一个母亲的正常反应。她说:“邢云,我们离开这里吧,我真的怕了。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此时,我看到一个人拎着一杆猎枪跑了进来。我见过肩膀上站着一只鹰的猎人,但是这位肩膀上站着的是一只大公鸡。这只大公鸡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 头不停地转动看着四周。

    猎人到了近前 ,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一脸的胡茬子 , 除了有些驼背 , 人长得还是很帅的,有点像金城武的感觉。他声音有些沙哑 , 朝着我说道:“快上车,此地不宜久留!”

    话音刚落,周围的人们已经开始探头探脑出来了。他跑向了汽车,喊道:“快开车门啊 , 快逃啊,你俩不要命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拉着姬文君就上了车,猎人也上了后退,我立即掉头朝着村外而去。

    这车刚启动,身后的人群就像是蚂蚁一样涌了出来 , 在车后面追着 , 速度出奇的快。要不是车性能好,估计还真的会被这群人给追上了。车迅速地冲过了小河,我再看看后视镜,发现这些人都停在了桥的中央 , 没有再过来。我一脚刹车把车停下了,问道:“这,这村子里都是什么啊!”

    “还能是什么?狐仙啊!”猎人回头看看,然后掏出一盒烟来,点上了,抽了两口后说道:“这些狐仙最会模仿人的动作和行为了 , 他们的样子都是按照以前村里人的样子变化来的,做事也都是和以前村里人学的。这些狐仙有自己的活动范围,从来不出村子。但是进去村子的人都会被他们迷惑 , 有的人能出来,但是大多数就出不来了。尸体会被扔到河水里,或者被扔到桥的这头。”

    姬文君这时候推开车门下了车,看着村子里的那些影影绰绰的人群, 说道:“他们真的是狐仙吗?”

    猎人推开车门下了车,将猎枪背在了肩膀上,双手掐着腰,看着对面说道:“没错,就是狐仙。狐仙和狐妖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们更加的理性 , 和人类一样群居,有自己的地盘 , 不会主动去攻击人,甚至还会主动和人接触,智力达到了一定的水平。法力很高,但是由于长期的封闭修炼 , 对外面的世界也不是很懂,所以看起来多少有些幼稚。但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好对付 , 他们很轻松就能撕碎任何一个道人。正因为他们的法力高强又不主动祸害人,我们才称呼他们是狐仙。”

    “大哥,看来你对这些狐仙很了解啊,看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猎人,请问您的身份是什么呢?”

    他叹口气说道:“我们的行业说来也是很悠久了,自从有了人就有了。我是猎妖人 , 我的职业就是狩猎世上的各种妖物 , 这是我们猎妖人的使命。不过,已经太多人把猎妖人给遗忘了。”

    “传说猎妖人是凤凰的后裔 , 有着火一样的热情。”姬文君说道:“想不到真的有猎妖人的存在。小妹姬文君 , 这是我的丈夫,邢云。不瞒您说 , 其实这姬家村是我的老家,我是来送父母和爷爷的骨灰来这里安葬的。想不到这里会变成这样。”

    “你是说你是姬家的后人?”猎妖人仔细打量着姬文君,随后笑笑说道:“果然有几分狐媚!”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姑娘,也许你还不知道你的祖先吧。严格来说 , 你的祖先和这狐仙还是很有渊源的。姬家人实际上是与狐为伍的家族,这里的狐仙其实以前是和姬家人一起搬到了这里的。”猎妖人说道:“我的祖先也是追着这些狐仙来到了嶂石岩的,姬家人和我的祖先达成了协议,只要是狐仙不出村子,我们猎妖人就不会对狐仙出手。狐仙救过你们姬家人的命 , 对姬家有恩。”

    我说道:“可是,姬家人为什么都死光了呢?”

    猎妖人说道:“这就要说起村后的白龙沟了。我家的杂记里有记载 , 说是姬家青年姬离以身饲蛇之后,蛇化身为龙,为了回报姬家,就把这村子和后面的桃林都给了姬家。自此姬家就再次安家 , 再也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他吸了一口烟说道:“之后,人住在村子里,狐仙家族就住进了桃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快 , 大家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为了纪念饲蛇的姬家那个人,大家为他竖起了一块石碑。”

    随后 , 猎妖人叹息一声道:“偏偏在那年祭奠的时候,姬家的族长多喝了几杯,在石碑前痛哭流涕,表达对姬离的思念之情,说只要能把姬离还回来,自己愿意折寿,子子孙孙为了报答姬离的恩情,都愿意折寿三十年来换回姬离的一生。见族长都这么说了,族人纷纷跪在地上对天发誓。”

    说到这里 , 猎妖人又是一声叹息,这一声更加的沉重了。

    姬文君说道:“那么以后呢?”

    猎妖人说:“当晚 , 有一户人家就升了个男孩儿,这男孩儿生出来的时候,是笑着的。而且他手里抓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这就是后来的白龙珠了。自那以后,姬家的日渐衰落 , 这新出生的孩子一辈子也是碌碌无为,娶了一个妻子 , 连个子嗣都没有。并且,他也是早早就死了,死的时候三十岁吧,姬家人愤怒地将这人分尸,不解气 , 将他的妻子活活杀死并分尸 , 装进了两口棺材里,扔进了河水 , 就当这是霉运 , 被河水冲走了吧!但是这并没有让姬家人的命运好转,人越来越少 , 到了最近,几步已经没有姬家人了。这位姑娘,你要是姬家人 , 也要尽早为自己准备准备了,你们姬家人很少能活过三十岁的。”

    话说到这里,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直接就觉得自己就是把姬离了。不,我是那个还阳过的姬离,被分尸的姬离 , 而戴月就是那个被残忍杀死的妻子。我的脑袋不停地转动了起来,随后问道:“你们有姬离的画像吗?”

    “怎么可能会有 , 那是一万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人还不会画像呢。”猎妖人说道,“只会一些简单的文字,然后经过一代代的整理 , 才有了今天的史料。但是,这件事是真是假,还真的不好说。”

    我这时候说道:“史料里提到有没有黄皮子?”

    猎妖人听了后一愣,随后瞪圆了眼睛说道:“有,这个托生而来的姬离喜欢养宠物 , 别人养猫养狗,他却捡回来一对黄皮子养了起来,一直到他死 , 这两只黄皮子还在。但是据说这两只黄皮子都随着棺材投江了,后来有人说看到过这黄皮子跳到了棺材上,顺流而下。至于最后怎么样了,就没有人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有黄皮子的,关于黄皮子的记载不多,只有我家的史料里有那么几笔,还是家祖感叹黄皮子也懂得感恩,才留下了这几笔的。”

    他这么一说,我基本就可以肯定那两幅棺材里的人是谁了。在龙凤村的就是姬离 , 而在风云关的就是他的妻子。但是还有个疑问,瓦房店大墓里的女人的样子和姬文君是一样的,难道姬文君和这件事也有关系的吗?

    我喃喃道:“但是不对啊 , 应该还有个女人才对。这个姬离应该还和一个女人有很大的关系的。还有什么关于这个姬离的记载吗?”

    猎妖人说道:“看来你知道些什么,你想问什么呢?”

    我说道:“姬离应该还有个女人的,我说的对吗?绝对不仅仅只是有他妻子一个女人。”

    “你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叫红月,是个猎妖人。这是一个秘密 , 她和姬离隔着这条河住着,你们看 , 那就是我的家,也是我们祖先的家!”他用手一指。

    我看过去,在不远处的对岸,有一座很大的院子,院子古色古香 , 像是一座道观。

    猎妖人继续说道:“红月和姬离很要好 , 两个人私定终身,但是两个家族势如水火 , 都不同意。无奈之下 , 姬离愤怒地砍掉了一条手臂送给了红月,说这就是他矢志不渝的象征。红月痛不欲生 , 抱着这条手臂回了家。”

    他叹口气说道:“要是那时候是现在这个社会的话就好了,恋爱自由。那时候不行,都是家族说了算 , 可惜了红月和姬离了。最关键的,姬家人觉得再给他娶了媳妇,姬离就能回心转意了。想不到姬离为了抗争,就在成亲当晚,又弄掉了自己的另一条胳膊 , 成了一个无臂人。结果那位夫人拿着胳膊说 , 既然你能给红月一条胳膊,自然也要给我一条,我不在乎,你没有了胳膊 , 我照顾你一辈子。就这样,时间久了,这姬离还真的就回心转意了。不过也只是活了三十岁就死了。落了一个那样的下场。”

    我问道:“那么,红月呢?”

    “红月悲痛欲绝,离家出走,据说是去寻找姬离的棺木去了 , 有人说看到她跳河了。没有下落了。”他叹口气说道:“和他一起走的,有她的捡来的一个孩子,据说后来这个孩子在京城当了大官 , 真假就不知道了。”他说道:“这是个悲剧,绝对是个悲剧,不该发生的悲剧。”

    “那个捡来的孩子叫什么?”

    “和我们一个姓,叫陈方。”猎妖人看看我说道:“我家的史料有个很大的问题,时间不详,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有的有纪年,但是纪年不是按照国号纪年的,在这大山里也没有什么国号,纪年都是开天多少年,你知道开天元年具体是哪一年吗?”

    我摇摇头说:“这个太深奥了。”

    不过我似乎搞懂了一件事 , 搞懂了瓦房店大墓里的左手是什么东西,搞懂乐龙凤村大墓里的右手又是什么东西。我还搞懂了风云城里的女尸又是谁!还有 , 我觉得龙凤村和风云城的尸体,是红月缝合的。一切的谜团似乎是解开了,但是问题来了,白龙珠呢?

    我不得不问道:“白龙珠呢?”

    “姬家人视为不祥之物,决定销毁 , 但是这白龙珠是火烧,冰冻 , 刀劈,斧砍,怎么都不破,最后有个传说,说是将白龙珠塞进了一头豹子的嘴里 , 让豹子吞下去 , 之后姬家人骑着马追赶这豹子三天,一直追出了一千里才算是回来。但是 , 这并没有挽回姬家人的衰败 , 一直到了今天,姬家已经彻底没有人了 , 有的只是一个个的坟墓。也许,姑娘你就是姬家最后一代人了。”猎妖人看着姬文君叹口气说道:“这就是命运,谁也逃不掉的。”

    姬文君却摇着头说道:“我不甘心 , 我真的不甘心,我不想这么快就死去。”

    说完,姬文君转过头看着我,哭着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但是我知道,姬文君并不是姬文君 , 如果我所料不差,她应该就是当年那个不甘心的红月吧!

    而我老婆戴月 , 应该是那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妻子,照顾那个没有了双臂的转世的姬离的人。

    我没办法评价姬离这个人,更没办法评价姬家人。这件事分不出什么对错,要是非要找一个责任人出来 , 那就是当年的族长不该喝那么多的酒。更不该的是喝了那么多的酒还要去组织祭拜祖先的仪式。、

    你用后代三十年的性命换来一个舍生取义的人短暂的一生,真的值得吗?祸从口出,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白龙珠,这个随着姬离出生来的珠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一头黑色的豹子的胃里,我猛地就想起了魏莱。难道魏莱会是当年的那头黑色的豹子吗?而不死道人一直追着她 , 是为了这个白龙珠吗?我这下倒是能明白为什么陆英俊追了魏莱那么久了。

    不过现在,那白龙珠一定不在魏莱的身上,那么白龙珠在什么地方呢?

    我知道,我可能都明白了 , 整件事我都搞清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联系到魏莱才行。我拿出手机来,发现手机没电了,我立即上车去充电,然后拨通了魏莱的电话。但是,魏莱在风云城了,风云城根本就没有信号,我只能思考,怎么才能把消息传递到风云城去呢?

    推荐: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