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六十五章 善既是恶,恶既是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黑影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他的话,却大为不同。

    黑影道:“为什么?你和他只相处几天,却如此的在乎他?”

    我哼了声:“因为他是我师父,因为他教了我本领,因为他为救我而死。”

    黑影陷入了沉默,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往事,片刻后,他开口道:“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利用你?不是为了让你成为他的棋子?不是让你为他办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黑影每次讲话,都往最坏的方面讲,仿佛他的存在,就是代表了负面的情绪。

    可是,他的话并没让我动摇,我很坚定的回答:“可能吧,但一个愿意用命去保护我,愿意教我本领,教我做人的人,被他利用又何妨?因为他对我有恩,所以我一定要报!”

    我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胸口,告诉黑影:“这就是爱,别人爱你,你自然该回报这份爱,何必去追究太多?”

    奇怪的是,当我讲完这些话后,黑影忽然颤抖了起来,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就那么静静的望着。

    然后,他抬起头,自言自语:“这就是爱,杨小杰,我真的,也快被你的善良感动了呢。”

    跟着,黑影做出了一个让我惊讶不已的举动。

    他把手一挥,一阵巨大的风迎面刮来,搞得我根本睁不开眼睛,然后,一团光束射向了我,仿佛钻入了我的脑子里。

    黑影的话在我耳旁萦绕:“这个黄老道,我怎么忽然想杀了他呢?”

    和前两次一样,又是段本不属于我的记忆,但这一次,不再全是杀戮,绝望,尸体,呐喊,哭泣了,相反的,却出现了位长袍少年,正在修炼一种法本,他练的很认真,也很流畅,在他身旁,摆着一本书籍,而上面的名字,让我感到无比的惊讶。

    通天神术!

    他怎么会有这种法本?

    这时,那少年停止了练习,他慢慢转过头,当看到他那张脸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后,我的脑袋疼痛欲裂,丹田之中感觉热的焦灼,滚烫,那股气息迅速蔓延全身,一些记忆的碎片在脑子里慢慢组建。

    是通天神术的修炼方法!

    一重天!

    两重天!

    三重天!

    …

    这时,在我的意识之外,我的身体已经有了神奇的变化,浑身散发着一股淡红色的光芒,身体的伤口也在以肉眼看不到的快速愈合。

    风清派弟子们见状,皆是露出愕然的神色,那黄老道也停下了侮辱李老头的动作,诧异的望着这边。

    这种变化,他是那么的熟悉,因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三十年前,一位身穿黑袍,戴着黑色面具的人,用可怕的力量,杀死了他的师父。

    可是,眼前这个弱小子,怎么会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正在他犹豫之时,这位弱小子的意识深处,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源源不断的记忆灌入我的大脑,我的意识在一点点消失,我努力想要抓住,可却是徒劳,脑子似乎成了浆糊。

    丹田灼热,脑袋生疼,这是我当时最大的感觉!

    当疼痛到达一定程度,险些把我疼晕后,一阵舒服惬意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然后,我不由自主的开口道:“黄老头,你不是一直想挑战这种能力吗?如你所愿!”

    我猛然睁开眼睛,但我能感觉到,我身体里不止我一个人,似乎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能控制我的言行,举动,思想!

    我,只有看的份了!

    黄老道吓的面如土色,浑身发抖,我旁边的那些弟子们也纷纷朝后退去,一个个不敢轻举妄动。

    黄老道咽了口唾沫,用力握了握剑柄,似乎怕它掉在地上。

    他用恐惧的眼睛望着我,颤抖着说:“这…这不可能…第…第九重天?你…你究竟是谁?”

    我冷冰冰的笑了下:“来吧,这就是你日思夜寐的力量,你不是很想打败这种力量吗?”

    我一步一步朝黄老道走去,那些弟子们见状,忽然发出一声大喊,一起冲了过来,我猛踩了下地面,把他们全都给震飞出去,黄老道吓的直往后退,我走到师父身边,弯腰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那把断剑。

    我看着师父,开口道:“你还是那么的心软。”

    然后,我用凛历的目光扫向黄老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杀李老头,根本不是为了为你师父报仇,你只是想名杨万里,让人家都知道你杀了腥月教主!”

    黄老道咽了口唾沫:“你…你胡说…我恨腥月…他杀了我的师父…他…”

    我道:“哦,你不提我都忘记了,你牺牲学校的那些人,炼制‘万灵恶鬼’也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消灭腥月,让人家都臣服于你,你,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利,你,有很大的野心。”

    我把断剑横握,一步一步朝他逼近,他退着退着,忽然退到了一棵大树前,他…已没了退路!

    黄老道深吸口气,猛然抓住剑柄,把长剑对准我,喊道:“你不要逼我,逼急了老子,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我哈哈大笑:“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你这个小人,三十年前,你本可以救自己的师父,却因想当什么掌门人,故意看着他去死,哈哈哈,害死你师父的,不是腥月,是你自己那颗丑陋的心。”

    我双手握着断剑,冷冷的说道:“今日,我就替天行道!”

    我大喝一声,举剑朝他砍去,黄老道连忙去挡,可他的力气在我面前,简直和蚂蚁什么区别,那把长剑被我猛然斩成两截,断剑从他天灵盖切入,下身切出,把他整个给切成了两半,而且奇快无比,他直到死,脸上还有那惊恐的表情…

    那些风清派的弟子们见状,吓的起身逃跑,可我杀心已起,怎会再留活口?以极快速度到他们跟前,眨眼之间,便全部斩杀!

    然后,我走到李老头身前,在他附近挖出一个大坑,将他的尸体埋入里面,又把黄老道的脑袋剁了下来,把那两半血淋淋的头颅扔在李老头墓前,然后把断剑插在地上,跪下来,重重磕了一个头。

    随后,我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似乎精神气被抽走一般,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可我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脑袋疼的厉害,我缓了一会儿后,才渐渐恢复过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基本上没啥印象了,只知道我把黄老道给砍死了。

    无论怎样,我也算为师父报仇了,我跪在师父墓前,真诚的磕了几个头,然后,我开始思考接下来去哪里。

    我身上的银行卡消失了,那六十万显然是被黄老道给拿去了,但我还有一些钱,足够坐车去云南。

    对,找曹一凡,还可以让她用法本,来把师父的鬼魂禁锢在怨骨中,做成鬼牌。

    有了这个打算后,我立即动身,找了一条清澈的河水,把身上的血迹洗下后,我回到镇上,先乘坐大巴,又转火车,后来到达云南后,租了一辆摩托车,往云南鬼王峰去了。

    到达鬼王峰时,已经是夜里,可我没有休息,而是继续往上走,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见到鬼王,求她救我师父。

    还是那座院子,只是少了那个美丽的吴静。

    我跑到鬼王屋前,用力敲门,可失望的是,屋里似乎没有人,我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来开门。

    在进入鬼王峰这个院子时,我的意志力便猛然消散了,人就是这样,当你在危险处境里时,会因意志力激发身体潜能,可你真的到达安全地带后,这种意志力便会消失,身上的痛苦也会表现出来。

    我浑身疼的厉害,困乏不堪,忽然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木床上,曹一凡正坐在旁边,她见我醒了,连忙倒了杯水,递给了我。

    我忍着浑身剧痛坐起,曹一凡扶了我一把,又拿了一个枕头,让我靠着。

    她问:“发生了什么?李老头呢?”

    一听这个名字,我再也忍不住的哭泣了起来。

    曹一凡意识到不妙,脸色也变了,她安慰了我几句,让我把事情经过讲给她,我点点头,平复下自己情绪后,仔仔细细向她描述了起来。

    讲完后,我已经泣不成声,曹一凡叹了口气,忽然把我抱在怀里,这个冷艳美人,身上有种特殊的香味,令我浑身酥软,舒服无比。

    靠着她的肩膀,我忽然感觉自己不再那么孤单,不再那么恐怖。

    曹一凡叹了口气:“杨小杰,现在你该明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了吧?”

    我摇摇头,说正派是‘善’?可为什么风清派的人,会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X大学炼制‘万灵恶鬼’和腥月在女人村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区别?腥月是邪派,是恶吗?可为什么李老头没有伤害过任何无辜的人,没有欺骗过任何人?

    在我看来,善与恶,不应该有那些固定的枷锁,不应该被先入为主,大善,也可能是大恶,大恶,也会成为大善,善与恶本就纠缠不清,存在于一念之间,可世人为何要以‘正派’‘邪派’来区分,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

    曹一凡听罢,很满意的点点头:“没错,那些所谓的枷锁,所谓的正派邪派,其实,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也是李老头穷尽一生想要实现的抱负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