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五十八章 被诅咒的学生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坟的周围,土质因时间久变的很结实,表面长了些寸高的小草,可在墓碑的周围,那些坟土看起来有些酥软,我弯下腰,用手感觉了下,像是新挖上来的。

    我陡然一惊,这座坟…

    我转向刘宜佳的妈妈,问:“阿姨,你女儿死后,一直埋在这里吗?”

    刘宜佳妈妈流着泪说:“是啊,每年清明节,我和她爸都会来给她扫坟,哎,我女儿死的好冤啊,又是大学生,又是学生会干部,这么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呢?”

    学生会?

    我总感觉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步,我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我捶了下自己的脑袋,要是吴静在就好了,她应该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指着那片新土,说:“阿姨,你看这里的土,如果你女儿的坟在这里八年了,那只能说明,她刚刚被人动了手脚。”

    刘宜佳的妈妈听罢,满脸的震惊,然后,她的表情变为愤怒,大骂哪个杀千刀的,死都不放过自己女儿。

    我能理解刘宜佳妈妈此刻的痛苦,按照农村的思想,死后被人掘坟,意味着死了都不得安生。

    刘宜佳死的可惜,死后又落得这种下场,让谁都会愤懑不已。

    刘宜佳的妈妈仔细检查了下那些土,常年和土地打交道的她,自然明白咋回事,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在犹豫过后,说了句:“能不开坟吗?”

    我告诉她,这座坟已经被处心积虑的人给动了手脚,万一她们把你女儿尸体怎么样,那才是死了都不得安生呢,只有掘开坟墓,才能还你女儿一个清净啊。

    刘宜佳的妈妈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啥也没说,往村子里去了。

    我和秦老师他们互相看了看,连忙跟上。

    刘宜佳的妈妈沿途叫了几个汉子,哭着说有人动了女儿的坟,让他们帮忙挖开看看,农村人实在,一听这话,各个都气的不行,回家拿了铲子什么的,就和刘宜佳的妈妈赶到了墓地。

    几个人在得到刘宜佳妈妈的许可后,便开始着手挖坟,大概过了三五分钟吧,这座坟便被一点点掘开了。

    里面埋着一口大红棺材,几个汉子跳下土坑,绑上绳子,又扔给上面的人,然后一起用力,把棺材给慢慢抬了上去。

    然后,刘宜佳的妈妈让人拆掉钉子,一个汉子拿着钳子走过去,忽然惊讶的喊道:“这棺材被开过!”

    众人闻言都感到很诧异,匆忙围了上去,果然,在棺材盖子上,虽然有几根长钉,可长钉的旁边,还有些碎木屑,而且,长钉钉入棺材木板的圆孔大了一圈,周围也有些开裂,很显然,是被人撬开,然后又钉回去的。

    这个棺材,果然被动过手脚!

    刘宜佳的妈妈见状,跪在棺材前,捶胸嚎哭起来,那样子,实在是令人怜悯,令人动容。

    几个汉子上前架起她,出言安慰,有几个人说抓住谁干这伤天害理的事儿,一定得千刀万剐!

    那个拿着钳子的汉子也没闲着,很熟练的起开钉子,然后又叫了几个人,一起把棺材盖子给推了开来。

    看到棺材里的这幕,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惊讶,悲伤,残忍,愤怒!

    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

    刘宜佳的妈妈跪着爬到棺材旁边,搂着棺材的边缘,哭的悲恸欲绝:“我可怜的女儿啊,被逼死后还被偷了尸体,我可怜的女儿啊…”

    周围的汉子,无不眼红的。

    有个汉子狠狠把锤头扔在地上,骂道:“草他妈的,这他娘的是谁这么丧心病狂?连死人都不放过吗?”

    其他汉子纷纷响应。

    “对啊!再大的冤,再大的仇,也不能发泄到尸体身上吧!”

    “逮住这个小子,非把他给弄死!竟然这么的残忍!”

    事后,刘宜佳的妈妈报了警,还私底下嘱咐我,一定要还她女儿一个公道,我点点头,答应了这位可怜的母亲。

    回去的路上,秦老师问:“杨先生,你说,会不会是刘宜佳自己爬出来,然后去学校杀人的?”

    我摇摇头:“不太可能,那个疯掉女学生自杀的一幕,咱们都看见了,明显是鬼魂索命,如果刘宜佳自己跑出去,那应该是僵尸杀人才对。”

    一旁的钟老师问道:“那…会不会是刘宜佳的鬼干的这些呢?”

    我刚才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可很明显,这也不成立。

    从土质的新鲜度来看,刘宜佳的坟应该是最近才被掘的,而且,刘宜佳是上吊自杀的,地点还是在她家里,单从这一点来讲,她的鬼魂就杀不了学校那么多人。

    可是,为什么有人要去挖刘宜佳尸体呢?

    当后来我知道原因时,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惊。

    回到学校后,秦老师和钟老师继续去查其他线索了,我闲着没事儿,就在泰诺的房间里思考。

    解决这件事的思路很清晰,先查出鬼的来历,然后再根据他的来历,去拟定驱邪计划,可在处理时,却又那么多的疑点,让我实在想不出这鬼是怎么产生的。

    七八点钟时,我的烟抽完了,便下楼去买,因为距离学校比较近,所以我选择了去学校里面。

    原因嘛,自然是学校里的超市都比较便宜,毕竟学生多,他们可以走量盈利,问了几个同学,总算找到了那家超市,果然比其他地方实惠,点了一根,我走打算回去,忽然看到空地上站着一群身穿西装的学生。

    在学校里这种打扮的,一般都是学生会成员,我想到刘宜佳也是学生会的,其他死者也都是学生会的,便靠了过去,寻思着指不定能发现些什么。

    结果这次,还真有了重大的发现!

    我走近时,这些学生已经散去了,只留下两个女生,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看样子是什么领导级别的,正在用仁慈的笑脸安慰一个马尾辫女生,说:“别想太多了,都只是巧合,多少人想这个机会,还得不到呢。”

    那个女生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颤,可能是害怕吧:“可…可她们全都死了…这是诅咒,我不想死,你放过我吧。”

    那个男生说:“乱弹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啦,怎么还信那一套怪力乱神的?”

    那个女生依然在反对,男生有些生气了,说:“那既然这样,就交给小甜吧,小甜,你没啥意见吧?”

    小甜是另一个留着蘑菇头的女孩,咱们就称她为蘑菇头吧。

    蘑菇头听罢,仿佛受从若惊一般,忙不迭点头:“好啊好啊,亮哥,我可不信什么鬼,我愿意去。”

    马尾辫长舒了口气,那个亮哥鄙夷的望了她一眼,道:“不求上进,我对你,很失望。”

    然后,亮哥拉着蘑菇头,往操场旁边的小树林去了,似乎是要和她商量什么事儿。

    那个马尾辫非但没羡慕,还一脸的高兴,朝女生寝室走去,我感觉她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于是,我赶紧掐灭了手里的烟,朝她跑了过去。

    我追上那个女生后,打了个招呼,道:“你好同学。”

    她警惕的望了我一眼:“你是谁?”

    我说自己是灵异先生,看这学校怨气很大,想了解下情况,不知道她是否愿意和我聊聊。

    其实这么说,也有我自己的想法,从马尾辫刚才的反应来看,她是相信鬼神,也害怕鬼神的,所以我这么讲,会更加的容易打听消息。

    果然,我的话起了作用,马尾辫打量了下我,然后点点头,和我来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旮旯里。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马尾辫,这学校是不是经常死人?

    马尾辫点点头,把女生寝室的事情和我讲了下,内容和秦老师说的没啥区别。

    我呢,则把驱鬼思路和她讲了,并重复强调,得先搞明白鬼是怎么出来的,有什么怨气,才能够化解。

    我向马尾辫打听道:“同学,你说那些死了的学生,全都是学生会的,这也太巧了吧?难道学生会被诅咒了?”

    马尾辫低下头,叹口气,说:“学生会没有被诅咒,诅咒的,是副主席那个位置…”

    副主席的位置?

    我更加懵逼了,让她具体给讲讲。

    马尾辫点点头,说:“杨蓉静死的前一天,才刚刚被授予学生会副主席位置,然后,这个位置空缺了出来,校领导又授给其他同学,结果和杨蓉静一样,那个女孩也死了,再后来,又有几个不怕死的去要这个位置,全部都死了。”

    马尾辫说完后,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太害怕了,她用那双绝望的眼睛望着我,嘿嘿傻笑着:“死,都得死,只要坐了那个位置,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尾辫看了看小树林方向,说:“小甜去接受这个位置了,去参加那场典礼了,她也会死,她也活不成。”

    然后,马尾辫望着我,问道:“先生,你说,明知道这个位置有死去的危险,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去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官,何必把命搭上去呢?”

    她这话让我有些触动,在我们身边,又何尝不是有那么一群人,一味的去追求名,利,甚至不惜以生命去搏,可是,有些东西,你不失去,永远不知道它的可贵,而那些搏到最后的人,猛然回首,才会发现,平平淡淡才是真,平平安安才是福,什么名利,其实全都不是那么重要。

    我说:“也许是为了虚荣,为了一点小权力吧,对了,你说她们参加了那场典礼?那是场什么样的典礼呢?”

    马尾辫顿了顿,讲起了受封大会,听完后,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也似乎明白了,是谁对学生会,下了这种死亡诅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