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四十二章 每个人,我都见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山羊胡把我们带到了一片坟地,到处都是半人多高的杂草,有处坟看起来还蛮新的,像是刚竖的。

    在墓碑上,刻着几个让我惊愕的字‘马XX之墓’石碑上方,贴着一张黑白照片,里面是一个我熟悉的人,小马。

    我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袭遍全身,小马,竟然是个死人?

    可在市里看到的小马,绝对是个活人啊,更何况鬼油戒指也没感应到鬼气,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山羊胡叹口气:“你们来晚了,小马这孩子,被外边人给骗了,非但丢掉性命,连她父母也给害了啊。”

    这是什么意思?

    我提出疑惑,山羊胡一边叹气,一边回忆,听完他的叙述,我是更加的懵逼了。

    山羊胡说,小马是这个村子里最水灵的姑娘,一年前,她外出打工,过年回来,给带了一个英俊的市里小伙子。

    小马很爱那个小伙子,说要嫁给他,农村人没啥心眼,但听说市里人的心眼和煤球孔差不多,特别多。

    小马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方面想让女儿有个好的归宿,另一方面呢,又不懂得测试姑爷的套路,于是,他们选择了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便是要钱。

    在他们眼里,这个姑爷如果真的喜欢自家闺女,肯定会不遗余力的答应老两口要求,老两口商量过后,要求姑爷在市里弄一套全款房子,三十万彩礼什么的,其实就是说说,看看姑爷的反应。

    没想到的是,那个男孩还蛮有心的,竟然真的努力完成了这几项,小马的父母也很高兴,毕竟这证明了闺女找到了个爱自己的男人,至于那三十万彩礼,他们主动找到男孩,说可要可不要,留着他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便行。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那个男孩是个骗子!他把小马带走后,非但没有结婚,还给整的不在人世了。

    当小马父母看到闺女遗体时,哭的是不能再伤心了,男孩说他们逛街的时候,小马一个不注意,被车子给撞了,脑袋都碾碎了,特别的惨。

    村里几个汉子气的揍了那个男孩一顿,之后,男孩再也没来,倒是听说他又在市里找了个女朋友,村里人因此恨透了市里人,甚至怀疑是他玩腻了故意害死的小马。

    山羊胡叹了口气,说:“打那以后,小马的父母便疯了,成天哭着喊着要闺女,后来趁着我们不注意,给溜出了村子,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山羊胡说罢,已经是泪眼婆娑,而他身边的人,也各个低下头,唉声叹气,有个汉子愤懑的跺了下脚,骂道:“他妈的城里人真是精灵成妖了!他们非但坑了小马,还坑了很多村里的小姑娘。”

    几个汉子纷纷表示确实,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对我和吴静不友好的原因,毕竟我俩这模样,一看就是市里人。

    而且我们上来就打听小马,他们还以为我们是男孩的朋友呢,所以才摆出那副态度。

    吴静表现出很难过的样子,用手摸了摸小马的墓碑,可我发现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慌,只有那么瞬间,就回归了自然,却被我给捕捉到了。

    我低头看了眼鬼油戒指,颜色是浓的不能再浓了,显然,她注意到了鬼气!

    有个汉子哭着跪在另一座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自己闺女也是前些年被市里人骗走,再回来就成了具尸体。

    我看了眼那个墓碑上的照片,忽然感觉很眼熟,可上面的名字,我又不认识,这啥情况?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那种不安的感觉变的更浓了,我注意了下周围,发现了一个很诡异的现象。

    小马的眼睛,似乎改变了方向…

    此刻,她正直勾勾盯着我看!

    我吞了口唾沫,难道我记错了?本来就这样吗?我试着换了个角度,结果发现照片上的小马活了一般,无论我站在那里,她的眼珠子都在看着我。

    我看了下吴静,她正和村长聊着天,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悲伤,我想提醒她,可总觉得村子里的人很不对劲儿,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又不敢吭声。

    这把我给急的,心想吴静啊吴静,别演了!你倒是看看小马的照片啊!

    忽然,我发现吴静的背影很像一个人,我闭上眼睛,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那个身影,下一秒,我就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我急忙去看刚才汉子跪的那一个墓,错不了,她是那个在女人村唤醒我理智的女人。

    我身体开始忍不住颤抖,我又看了看其他墓碑,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这些坟墓底下躺着的每一个人,我都认识。

    因为,我在女人村,见过她们每一个人!

    我问:“你们怎么确定她们全都死了?”

    山羊胡道:“有的下落不明很多年,有的是被送来了尸体,哎,都是可怜的姑娘啊,全被市里人给骗了。”

    我在心里思考着,按照山羊胡的说法,小马是被一个市里人骗走,然后被送回来一具尸体。

    而李洛克的说法,是小马骗了人家的彩礼,当然,李洛克也是一个死人,至少我见过他的鬼。

    小马的说法,和李洛克类似,但也是另外一种版本,这才几天时间,同一件事,我已经听了三种版本,到底那一种才是正确的呢?

    我苦苦思考,想抓住三种版本的共同点,可我发现这里面的牺牲者是不同的人,毫无任何关联。

    还有,为什么这里会埋着女人村的女人?这些墓碑下,真的有尸体吗?还是村民只是根据女儿失踪了,就挖坑做了个空坟呢?

    此刻,吴静和山羊胡聊完了,山羊胡看了身旁一个中年女人一眼,说:“既然是小马的朋友,就是咱们马占村的朋友,麻姑,今晚就让他们住你家里吧,正好你家里有空位。”

    那个被称为麻姑的女人点点头,回去的路上,山羊胡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明天一早,赶紧离开,因为村子里不喜欢市里人。

    麻姑家是那种比较普通的四合院,她住一间破旧的钻瓦房,给我们腾出了一间屋子后,麻姑就去睡觉了,临走时,她嘱咐道:“夜里没啥事,不要出去,明早赶紧离开。”

    等麻姑走后,我低声问吴静发现什么没?

    吴静道:“我还不清楚,但咱们最好听村长的,明天一早,赶紧离开。”

    连吴静都害怕了吗?我问为什么?

    吴静指着鬼油戒指,说:“我不明白,可是这村子的诡异,绝对要比想象中更可怕,一到村子里,就没了鬼气,可到了坟地,鬼气浓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我现在不想去追究谁对谁错,我只想离开村子,去见我师父。”

    吴静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见她这样,我也意识到了危险性,吴静说:“我之所以晚上不走,是因为我知道,这村子晚上一定不太平!”

    她抬起头,用种严肃的眼神望着我:“杨小杰,听村长的,晚上不要出去,明天一早,咱就走。”

    我望着她的眼睛,片刻后,点了点头,可我没想到,在半夜里,意外发生了。

    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听到窗外发出了‘咯咯咯’的怪声,跟着,又传来‘啪叽啪叽’的响声,像是有人在吃东西。

    我的好奇心立刻被勾了起来,看了看吴静,她用被子蒙住脑袋,睡得还蛮死的,我也学她的样子,蒙头大睡。

    可没多久,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甚至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呜呜’声,像是在哭。

    难道麻姑大半夜想到啥不开心的事情,自个儿蹲在院子里哭吗?我心想,毕竟人家接待了我,要真这样,我得去劝劝她,让她开开心。

    于是,我就起身,走出了屋子。

    月光的照耀下,麻姑家的院子里有很多树的影子,显得蛮诗情画意,只是村子过于寂静,气氛过于诡异,而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我更是看到了能把人吓尿的一幕。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一动的,我处于好奇,走过去瞧了下,发现是一个垂暮的老人,她头发斑白,皮肤枯燥,用深陷进眼窝的两双眼珠子盯着我,幽幽的说道:“面条,我想吃面条。”

    什么面条?这是村里的疯子吧?

    我怕她打我,往后退了退,这时,我听到麻姑的门外传来了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很有节奏感,搞得跟升国旗似的。

    我好奇的打开了麻姑的门,探出头去看,惊讶的发现今天的其中一位汉子,像是一具丧尸,仰着脑袋,低声哭泣着,迈着机械性的步子,朝村子的另一头走去。

    他要上哪里?

    我悄悄走出门,又把门带上,在他后面蹑手蹑脚的跟踪,其实根本不必担心他发现我,因为他走起路来特别的机械,完全不看旁边,感觉像是在梦游。

    就这样,我跟踪着这个人,走了有十几分钟吧,便到了白天的那处墓地里,大半夜的他来这里干吗?

    我屏住呼吸,躲在旮旯里去看,结果发现了令我头皮发麻的一幕,也对这个村子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没错!吴静说的没错!

    走!赶紧走!这个村子不能待的!这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这是我看到那幕后心里唯一的想法。

    可就在这时,一双枯瘦的像是老鹰爪子似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又冰又凉,跟着,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现在,谁也别想走了,哈哈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