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诸葛润燕

    那支由强烈的阳气凝聚而成的巨大箭矢,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朝着诸葛羽射去,诸葛羽左手抓着一把粉红色的弓弩,瞳孔不停放大,却早已经,或则说来不及躲避,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红着双眼,流着眼泪朝她的方向狂奔,想要用身体帮她挡住这一箭,但却根本赶不上,那箭矢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诸葛羽面前。

    我哭着伸出右手,喊道:“不要,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

    我无法接受诸葛羽在我面前死去,痛苦的闭上双眼,可耳朵却听到了轰隆声巨响,地面都跟着发出了微微的颤抖。

    什么情况?

    我睁开眼,看到一道道三四米长,近一米宽的蓝色剑气,正不停轰在那巨大的箭矢上面,箭矢前进的速度因此受到影响,气息也被快速削弱,最后,只有一丝很薄弱的气息打在了诸葛羽左肩之上。

    可仅仅是一丝气息,诸葛羽身体也倒飞出去,砸倒了很多棵树木,她将身体爬起,狂吐了几口鲜血,脸色变的更加苍白,如果刚才她完完整整扛下那种程度的攻击,必死无疑。

    我忙不迭跑到她身旁,将她抱在怀里,担忧的问:“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诸葛羽抬起虚弱的手臂,揩了下我脸上的泪痕,她开心的笑了笑,露出那被鲜血染红的牙齿,说:“看到你眼中这为我而流的眼泪,为什么我会没出息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幸福呢,可恶,好可恶,你这个蝼蚁,竟能够主宰我的情绪,主宰我的心。”

    看到诸葛羽这样,我非但没有感到开心,还有些内疚,我来救她,并不是喜欢她,而是她保护过我,我不想让她因为我受到委屈,我一直把她当作朋友,并没有对她有过其他想法。

    因为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一个女人,哪怕她已经不在了,但我的心,却始终被她所填满。

    可现在,我不能对诸葛羽说这些,否则会影响她的伤势,甚至妨碍我们逃出半神世家,这些事情,只能出去再慢慢解释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看向身后,一个穿着暗红色衣袍的女子,将一把翡翠般的绿色长剑横在身侧,背对我们,说:“杨小杰对吗?我记住你了,快带小羽走,你在这里闯下的祸,我来抗!”

    诸葛羽担忧的喊道:“妈妈…”

    这个女子,正是诸葛润燕,黄雄见状,怒不可遏:“你女儿勾结凡人,已经触犯半神世家的规矩,她又帮助外人杀我黄家那么多人,还中途逃婚,这一条条罪状加上去,死百次都不能抵过,若你诸葛世家亲手杀了这个杨小杰,态度诚恳的当着其他七大世家的面,跪着向我认错,我可以考虑过往恩怨,一笔勾销,反正这些仆人的命,也不值钱。”

    诸葛润燕没有理他,而是转过身,用那双柔情的眼神望着诸葛羽,说:“小羽,我不知道什么叫天命不可违,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我要你快乐!所以我屈服命运,抛弃爱情嫁给无奈后的痛苦,不想要你再受!”

    诸葛润燕左手在那翡翠剑上一抹,艳红色的鲜血下,那把剑呈现出种诡异的红色,又夹杂着些清脆的淡绿,诸葛润燕看了下我,说:“我女儿,拜托给你了,这里的事情,我来摆平,快走!”

    诸葛羽哭着说:“妈妈,不要与黄家为敌,跟我一起逃走吧,他们会杀了你,诸葛世家碍于面子,也会主动交出你的。”

    诸葛润燕眼中划过两行泪水:“你为我担心,我已知足,只要你快乐,妈妈做什么都值得。”

    诸葛润燕目光忽然变冷,脚尖点地,身体如同一颗发射出去的炮弹,朝着黄雄冲了过去!

    黄雄骂了声:“一个妇人,以卵击石罢了,让你见识下赤血刃的威力。”

    黄雄举起来那奇重无比的赤血刃,狠狠劈下,诸葛润燕横着那把剑遮挡,然后寻找机会攻击黄雄,几个回合下来,竟然看不出她有丝毫落于下风的迹象。

    诸葛润燕一边打一边喊道:“你们黄家不是觊觎诸葛世家七星剑法很久了吗?今日我就破例施展!”

    诸葛润燕横着一挥,手中剑竟然出现幻影了那般,有七把剑身,她举剑朝黄雄刺去,七把利剑轮流进攻,竟让黄雄有些招架不住,赤血刃和那把红绿色的宝剑每次碰撞,都会发出巨大的响声,林子里的树也被震得不停摇晃,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爆发着能量风暴,有几棵粗大的树干,竟然开始出现裂痕。

    半神世家的战斗,单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到窒息与压抑,他们两个,都好强,此刻的我跟他们相比,确实只是蝼蚁。

    这时,黑影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就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当你把《通天神术》修炼到七重天以上时,就可以拥有和他们旗鼓相当的力量了。”

    我道:“曾经我以为打败了凡间大多数高手,已经快要到达巅峰,不曾想只是人家的起点罢了。”

    我抱住悲痛的诸葛羽,转过身,朝南边跑去,诸葛羽身受重伤,虽然无法从我怀里挣脱,但她不停的哭泣:“不要走,救我妈妈,她会死的,她会被诸葛世家和汉升世家共同追杀的…”

    我没有丝毫减速的动作,因为我知道,此刻逃走的机会,是诸葛润燕用昂贵的代价给换来的!

    我一边跑,一边朝诸葛羽吼道:“你冷静!如果咱们回去,你的妈妈,就白白牺牲了,我们不能对不起她的苦心。”

    “可是…”

    “没有可是!小羽,你要记住今日的仇,记住今日的恨,有那么一天,你要把这些,千倍,百倍,万倍的还给黄家!”

    我脚尖猛的点了下地面,朝前移动出很远距离,然后跳到地上,快速朝着前方跑了出去。

    在到达最南端的一片林子里后,我还想继续朝前走,却像是撞在了一个透明的玻璃上,朝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

    我摸了摸鼻子,还好我英俊的鼻梁骨没撞断,这应该就是半神世家的尽头,我取出怀里的‘通神玉’让阳光照在上面,折射到面前后,原本普通的空间,忽然开始扭曲起来,慢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口子。

    我抓起来诸葛羽,直接扔了出去,然后闭上双眼,结印后猛的睁开左眼,大喊:“收!”

    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远处射来,进入我的左眼之中,跟着,又一道黑紫色的光芒,也进入了我的左眼之内。

    我闭上双眼,山神和马长老已经出现在这封印之眼的空间内,山神的衣服破了好几处,脸上也有几道伤疤,头发凌乱,看起来很是狼狈,但他发现我的意识后,立刻站直身体,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谁让你这么快把我给叫回来的,我马上就要取了那个老贼的性命了!”

    马长老哈哈大笑,看着他这幅模样,说:“老哥,你这吹牛也不打草稿啊,我怎么看你是快被打败了呢?”

    山神很是生气,道:“这是你和大哥说话的态度吗?”

    马长老很不服气:“怎么我来晚两天,你就一直以大哥自居了?我就是这态度怎么的吧,我…”

    我苦笑不得,这俩活宝,碰在一起总是吵架,但他们绝不会动手,其实从山神的模样,已经不难看出真相了,我也没理会太多,身体一闪,逃离了半神世家。

    等我出来后,那个洞口开始慢慢合并,诸葛羽已经泪流满面,我把她抱起来,一边朝林子外跑,一边说:“曾经我拼尽全力帮助凡间的五大门派和毒蝎帮,可得到的却是背叛与迫1害,那一刻,我就发誓,只要活着,我会让在场每一个人付出代价,我也确实做到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活着,你才有机会报仇。”

    我看了下伤心欲绝的诸葛羽,道:“阿姨很伟大,如果她有闪失,你就要让黄家付出血的代价,而要做到这点的前提,是你活着,懂吗?”

    诸葛羽咬了咬牙,那悲痛的目光,忽然凌厉万分!她恶狠狠的说:“只要我诸葛羽活着,我就要颠覆黄家!”

    我带着诸葛羽身体一跃,到达公路上后,搭乘了老乡一辆山轮车,到达县城后,又乘坐公交车,往市区赶去。

    到达市区时,我考虑过把诸葛羽送到那里,我大闹半神世家,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送到巴士底岛吧,那是我的老巢,他们要想找到诸葛羽太容易了,送到马求败那里?可马求败这么张扬,地址也不是啥秘密,思前想后,不如送到赵曼那里去吧,就连巴士底岛的岛民,都有很多人还不明白,我跟她之间有合作,更何况,赵曼经常往返于东南亚与大陆之间,居无定所,相对来说是最安全的。

    我乘坐高铁,到达云南后,找到赵曼的店铺,她见我带了个伤员,先是一阵惊愕,然后说道:“这么重的伤势,还不赶紧送到医院?”

    赵曼从桌子上抓起钥匙,把我带出门后,放下卷帘防盗门,打开门口那辆吉普自由光的门,让我和诸葛羽赶紧上去,然后发动汽车,道:“为了送你女朋友去医院,我放弃了大好的赚钱机会,加上这是自由光,油费很高,全部加上,等下给我五千块钱吧,虽然我和你很熟,但一分钱不能少哦。”

    我尼玛,这货店铺分明很冷清好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