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幢房子蛮奇怪的,整个都凹在大山里,像是被‘挖’出来的一样,谁会住这种地方?

    齐大柱说:“我刚才跟踪老太婆,发现她拿着一个用黄布包裹的东西,行色匆匆的进了这里,然后又出来警惕的看了下周围,踅回村子,手里什么都没有,我猜测被放进屋里的,一定很重要。”

    我点点头,感觉蛮有道理,齐大柱说进去看看,我俩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这幢屋子。

    可是,门上的狮头大锁让我瞬间失望了,齐大柱观察了下,笑着说:“小儿科,我在部队练过开锁。”

    齐大柱拿出根铁丝,道了句‘帮我看着周围。’便开始在锁心里捣鼓来,捣鼓去,我呢,则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看着周围,生怕看到老太婆那张丑陋的嘴脸。

    令我惊讶的是,齐大柱竟然真的把锁给弄开了,我对他竖起大拇指,他取下门锁,道:“别夸了,时间紧迫,快进去看看。”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立刻就感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冻的我浑身一个哆嗦啊有木有。

    再看齐大柱,也跟着走了进来,左顾右看,我总感觉这屋子不太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等齐大柱把门关上后,我才算明白过来。

    这屋子,怎么没有窗户?

    可在外边看,这屋子是有窗户的啊,齐大柱早就准备好了手电筒,我照看了下周围,确实是一堵堵墙壁,没有窗户。

    看来外边那些窗户是假的。

    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啦,还是找老太婆带进来的东西要紧,我俩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可是,在旮旯里有个头骨吸引了我俩,原因是这颗头骨是石头刻成的,工艺还蛮棒的,它向外凸出,和墙壁连成一体。

    齐大柱检查了下,说:“会不会是啥机括啊?”

    我摇摇头,表示不太确定,两手抱着头骨,用力一拧,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耳边响起‘啪咔啪咔’的声响,这把我给吓的,动都不敢动了,腿都在打哆嗦,我是大气都不敢喘啊,心想老天保佑,千万别特娘交代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老天爷好像听到了我的心声,响动过后,非但没有发生意外,还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头骨竟然自己向着右边慢慢移动起来,我和齐大柱都是不明觉厉啊,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在头骨移动的同时,墙壁慢慢的出现了另一个平面,直到头骨陷进墙壁中后,头骨背面的墙壁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是一个暗隔,里面有个凹处,正中间摆着被一块黄色布包裹的东西,我和齐大柱面面相觑,都感到又惊又喜,齐大柱声音颤抖:“就…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布…”

    我急忙把布拿出来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我下巴差点掉地上,齐大柱呢,惊讶程度也丝毫不亚于我,这…就是老太婆的宝贝?

    一个只在电影里见过的竹简,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啥叫竹简,在古时候,是没有纸的,我们的老祖先便削平竹子,把文字记载到上面,然后呢,用绳子绑起来,卷起来当书看,这东西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现实中可没目睹过,现在看到,我不由怀疑,这老太婆该不会是有收藏古董的爱好吧?

    我打开竹简,看了下上面内容,倒是没多少字,可惜我一个也没看懂,扭扭曲曲的鬼知道写的啥。

    齐大柱夺过竹简,认真的看了起来,我不由想笑,齐大柱的学习成绩我是知道的,床前明月光他都不会背,看个什么劲儿?

    奇怪的是,齐大柱越看眉头锁的越紧,表情也变的恐怖起来,我好奇的问:“怎么?你看明白了?”

    齐大柱并没理我,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看着竹简。

    啥情况?我又问了遍,他依然没回答,看的十分认真!十分投入!

    忽然,我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好陌生…他…真的是齐大柱吗?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我愣了一会儿,抬起颤抖的手,轻轻推了下他,齐大柱被吓了一跳似的,猛然哆嗦了下,用慌张的眼睛望着我,有些结巴的问:“怎…怎么了?”

    我咽口唾沫,问他看明白没?

    齐大柱把竹简卷起来,又用黄布包好,笑呵呵的说:“这写的也不知道是哪国的鸟语,我咋能看懂呢?”

    他把东西放回去后,又摆弄了几下,把墙壁给恢复到原来模样。

    齐大柱拍了拍手,用遗憾的口气道:“哎,太可惜了,咱俩都看不懂,找到也没用啊。”

    齐大柱说罢,就转身朝屋外走去,我感觉他在撒谎,他一定是看懂了里面的内容,可他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既然他不想说,我肯定也问不出来,因此,我并没缠着他。

    出了屋子后,齐大柱又把门锁好,离开时,我发现齐大柱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可他在发现我看他时,又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走出好远后,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这幢屋子一眼,没想到看到了令我汗毛倒立的一幕,有个人影闪进了石门中,十分的矫健,绝不是老太婆,石门快速合上,难道我们俩被跟踪了?

    我本想告诉齐大柱,可身边齐大柱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陌生,那么恐怖,我犹豫了下,还是没和他讲。

    到村口时,齐大柱告诉我他还要去办件事,因为比较危险,所以不让我跟着,要我先回帐篷。

    我了解他的脾气,也就没死缠烂打,回到‘根据地’后,秃顶他们已经散步回来了,黄毛高声说道:“这地方山清水秀,真适合隐居啊。”

    红毛拍了下他脑袋:“你隐居个毛线啊,要不要再弄点菊花,采菊东篱下?”

    黄毛瞪了他一眼,弄啥菊花,这不有俩菊花吗?秃顶狠狠推了下他,笑着说真流氓,我走过去坐下后,他们问我上哪里去了?我想了下,和齐大柱去那幢奇怪屋子的遭遇还是不告诉他们为好,于是撒谎说我也没事儿,去村里溜达了。

    秃顶嘿嘿一笑:“小杰啊,你是不是想昨天gan的那个女人啦?不瞒你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以前玩女人,从来都不选旧的,可昨天那个女人真是把我给迷死啦,现在我满脑子都是他,所以啊,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情。”

    红毛说:“理解有个屌用,那个死老太婆顶的奇葩规矩,白天不让咱们进村。”

    黄毛道:“要我说,那死老太婆就是嫉妒,自己没人要,就不让其他女人白天享乐,靠特么的,红毛老弟,改天咱俩去给她御剑术双飞,gan死她个老不死的。”

    这群人聊天是越聊越没谱,越聊越重口味,把我给恶心的,还不如去吃泡面呢,我又想,要是他俩真去把老太婆gan死那才好呢,真是三个倒霉鬼,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被村里的女人给榨干,然后神秘失踪…

    下午我们几个聊天打哈,转眼就过去了,夜幕降临后,这群人和我们那时候一个德行,百米冲刺的速度进了村。

    我呢,则是又坐了会儿,因为齐大柱一下午都没回来,我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到七点多,齐大柱仍没回来,为防止张丽起疑,我决定去村子,可正在这时,我身后被人给拍了下。

    扭头一看,这不齐大柱吗?

    我说:“靠,大柱,你咋老是在我背后出现啊,难道你复活点在背后?”

    齐大柱紧绷着一张脸,看起来并不想和我开玩笑,我意识到这点后,就问他怎么了?

    齐大柱指了下村子,说:“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啥东西搞得神秘兮兮的?齐大柱没再多讲,而是走进了村子,他这是怎么了?总感觉变了个人似的,齐大柱对村子还是蛮熟悉的,七绕八绕的,带我来到了一个巷子里,他拉着我,躲在一片黑暗的旮旯里,然后低声嘱咐我,屏住呼吸。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我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了,过了有七八分钟吧,我腿都快麻了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巷子里,在她的身后,跟着几个女人。

    而这个身影,正是老太婆!

    老太婆拄着拐杖,在女人的簇拥下,走到一个垃圾桶前面,她伸手揭开盖子,举起来拐杖,念诵了几句鸟国语言,然后伸手向一个女人要了些东西,洒在了里面,跟着,她就做出了一个令我差点呕吐的动作。

    老太婆忽然把拐杖插进垃圾桶里,然后用力搅拌起来,我都能听到‘啪叽啪叽’的声音,别提多恶心了。

    我看了眼齐大柱,他正目不转睛盯着呢,我心想他也不怕做噩梦?反正我是受不了,我赶紧看了看其他地方,想缓解下情绪,可这一看,竟看到在我们不远处的另一个胡同里,还有一个黑影,正静静地蹲着,似乎…也在偷看这一幕…

    而这时,我又被齐大柱拉了下,他激动的指着老太婆,我看了过去,只一眼,我就感到通体生寒,浑身发毛,头皮发麻,总之就是,恐怖到了极点!

    (谢谢各位的支持,真的很感谢大家的理解,爱你们的道人。

    书评区可以留言哦,就是封面下面的我要发帖,道人会认真回复每一条留言的么么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