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一百六十六章 阿豪的笔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六十六章阿豪的笔记

    根据阿豪的妈妈描述,下午五点多时,有位死者家属把尸体送来,要求火化,碰巧那会儿没人排队,阿豪带他们简单走了下手续,便开始实施。

    阿豪和同事一起,把尸体推进焚炉中,然后启动机器,可钢刀片在尸体身上化完口子后,阿豪忽然冲过去把炉门拉开,将脑袋伸了进去,柴油喷了他一脸,还好他同事反应快,急忙刚把他拽了出来,可几乎是在同时,炉内便‘轰’的下烧起了大火,那位同事去看开关,旁边根本没站人,可开关怎么会自己打开呢?

    他把炉门关上,问阿豪怎么了?阿豪眼神迷幻,嘴角上扬,脸上绽放着诡异的笑容,同事晃了他几下,他忽然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同事急忙找来人,把阿豪送到了医院,阿豪父母被通知后,也慌慌张张的赶往,他们早知道阿豪最近碰上了不干净东西,可阿豪让他们放心,称已经让毒蝎帮的杨堂主帮忙在解决了,听同事们描述完经过后,他们匆忙联系了我。

    我和王鬼来到阿豪所在的病房时,阿豪已经醒了,只是眼神有些涣散。

    他看到我后,原本黯然的眼睛闪过一丝光彩,可马上又消逝不见,继续盯着天花板发呆。

    我走到他跟前,问:“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阿豪虽然假装木讷,但眼神中的那丝慌乱已经出卖了他,我打算诈他一诈,说:“那个女鬼已经开始报复,如果再不解决,也许你晚上休息时,会被她俯身,爬进焚尸炉内把自己烧死。”

    我一边说,一边注意着阿豪的表情,他脸色苍白,明显是感到害怕。

    我转过身,说:“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大不了这十分我不要,可你丢的,却是一条命。”

    阿豪的父母很生气:“我家阿豪这么老实,能瞒什么?你别血口喷人。”

    我看了下他们,冷笑一声‘他自己心里清楚。’然后,我朝门口迈出坚定的步子,快出去时,身后阿豪终于开口了。

    阿豪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但听起来很急。

    我并没打算真的离开,如今目的达到,也就转过了身,装着很肃穆的样子:“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再隐瞒了。”

    阿豪点头如捣蒜,他从身上摸出一个本子,光着脚丫子跑到我跟前,慌里慌张的递给了我。

    阿豪的父母见状,满脸的不可思议,估计在他们心中,阿豪是个憨厚的人,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不可貌相!

    我把本子翻开,大致看了下,果然与我猜测的出入不大。

    一个月前,阿豪所在的殡仪馆拉来了具入殓在纸棺材中的女尸,阿豪把纸棺材掀开,浓浓的臭味扑鼻而来,他呛的险些呕吐,一手遮住鼻子,另外一只手在脸前扇着驱散气味。

    当时阿豪的同事请假了,只有他自己,但除了气味,阿豪并不在乎脏与不脏,他戴上手套后,直接把女尸抱起来,推进了焚尸炉内。

    阿豪打开机器,锋利的钢刀片被齿轮带动着旋转起来,划在了女尸的身上,喷射出来的血雾立刻把焚尸炉的玻璃门给染红了。

    可几乎是在同时,在炉子里发出了‘砰砰砰’的声响!

    阿豪吓了一跳,他隔着玻璃往里看,忽然发现一双血手拍在了玻璃上,然后,一张痛苦的脸贴了过来,用虚弱的口气喊着:“救命…救命…”

    是假死!

    这种情况并非没发生过,之前也有一具‘尸体’被推进炉子内后,钢刀片一划,活了过来,毕竟人的身体结构很复杂,有些死了两三天还能‘活’,医生也难免会判断错误。

    看着这个活人在炉内承受着‘千刀万剐’的痛苦,阿豪感到心惊肉跳,他急忙跑到开关处,把手放上去要关住机器。

    可这时,阿豪犹豫了。

    在殡仪馆,负责焚尸的员工,可不单单是烧尸体那么简单,还要检查下人是否真的死了,因为一般拉来的,都是被医生鉴定死亡的,所以大多数时候,工作人员也就是意思性的看看。

    倘若阿豪救下这个女人,则证明了自己的工作疏忽,女人的家属闹起来,自己没有提成拿不说,指不定还要赔钱,下岗。

    阿豪看了看门口,这焚尸间外人进不来,若是自己不管那女人,一分钟后,她就会被活活剐死,即便还有口气,柴油一喷,也要把她给活活烧死!

    即便自己不救人,到时候也死无对证,也没人知道,更何况这个女人本就是具尸体,只要把骨灰盛出去,便不会有人起疑。

    于是,阿豪把手从开关处拿了开来,隔着焚尸炉的玻璃,冷漠的望着里面的女人,不停用手拍打,不停的痛苦呐喊,直到最后,那张无助的,布满血迹的脸被柴油喷成了黑色,然后消失在了火海中。

    可怕的是,看着一个大活人因为自己残死,阿豪心里竟没有丝毫的涟漪,反而出奇的平静!

    阿豪把骨灰盛在盒子里,将其余大部分丢掉,然后拿给了家属,不出意料的是,果然没人过问此事。

    每焚烧一具尸体,阿豪都能拿一笔提成,他非但没因工作疏忽受到惩罚,还拿了奖金,自然开心。

    可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怪事儿便发生了,其实自从那个女人找到阿豪,让他烧那具‘假死’尸体时,他就已经猜到是女鬼复仇,可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反正也没人知道是自己害死了那女人,只要法师帮忙把鬼驱赶走便是了。

    看完这本笔记,我气的胸口疼,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前被千刀万剐,活活烧死是怎样的感觉,难道不会心生怜悯吗?

    见我反应这么激烈,阿豪父母从我手中拿去本子,等他们看完后,也感到十分惊讶。

    阿豪父亲反应最为激烈,直接把阿豪踹倒在地上,骑在阿豪身上,狠狠抽了他几个耳光:“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要知道你办出这种事情,我当初还不如把你按死在水缸里呢!”

    阿豪用手抱住脑袋,在父亲的毒打下不停呻1吟,看起来竟也有几分可怜,阿豪母亲拉开阿豪父亲,哭着说:“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阿豪满脸是血,他跪在地上,狠狠朝父亲磕了几个头,然后比划着说:“我没有手艺,又是个残疾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份工作,倘若丢了这饭碗,我怎么赚钱养活自己?我也想救她,我也感到良心不安,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只想有口饭吃,我只想好好过日子。”

    阿豪遮住脸痛哭起来,他顿了顿,朝我们大吼起来,但因为不能说话,只是发出了‘咿咿啊啊’的声响。

    阿豪用手比划道:“我也想有口饭吃!我只想有口饭吃!为什么法医的错误,要我来承担?为什么我想有口饭吃,就这么的难!”

    阿豪父亲举在空中的手,忽然颤抖起来,然后,他重重打了自己一巴掌,哭着道:“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啥孽,怎么就报复在我儿子身上了呢?让他的命途这么多舛,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阿豪母亲把他和阿豪抱在怀里,一家三口痛哭流涕。

    见他们这样,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虽然阿豪确实可恶,但阿豪作为一名残疾人,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有了份工作,有口饭吃,所以他才会这么的狠心,可他毕竟杀死了一条人命啊,错在于他吗?

    我认为不全是,因为法医也有鉴定错误的责任,而阿豪之所以这样,还有部分原因,是现在的社会上,许多人看到残疾人,或嘲笑,或避之,或孤立,残疾人已经够可怜了,但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在社会上没有得到更多的关爱,反而比普通人更容易遭人嫌弃。

    许多单位,一听说应聘者是残疾人,无论你再高的学历,也基本不会录用,写下阿豪这个故事,也是希望大家对残疾人多一点爱,他们…已经够可怜了。

    阿豪的母亲走过来,哀求道:“杨堂主,我儿子犯的错,会承担责任,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帮他驱邪。”

    我点点头,他讲的没错,至于阿豪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只有法院有权利定论,而我,只需要把分内事情做好便是。

    我说:“既然搞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也好办多了,一般的鬼魂,都会在死亡地点徘徊,我要施法招魂,让贝贝说出怎样才可以消除她自己的怨气,但你们放心,我会保护阿豪的生命安全,如果贝贝太过分,我会阻止。”

    阿豪父母急忙向我道谢,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因为贝贝和那个男人的猝死,全是因为…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提示,是贝贝父亲打来的,我冷笑了声,正打算找你呢,你却自己找来了。

    接通电话,贝贝的父亲先是长叹了口气,说:“杨堂主,我和妻子商量了下,总觉得这事儿憋在肚子里,很不舒服,也许家里闹鬼的事儿,就跟这有关,我们决定把它讲给你,一来我们也舒坦了,二来有助于你了解真相…”

    果然,在真相之外,还有一层真相!

    (明天会开始更新大决战:

    围攻魔教

    前世今生

    系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