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性的终极挑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四十六章人性的终极挑战

    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工厂,周围全是荒废掉的土地,连个人影都没有,大妈笑呵呵的问我们来这里干啥?

    我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手机发呆。

    那条的短信内容是:“第五个任务,抢走大妈身上的钱财,手机,再将大妈追赶和物品的照片发来,本次奖金,五十万元。”

    我感到难以接受,那么多人中,只有这位大妈,凭借着胸中那颗善良之心,不辞辛苦,带我们到达这里。

    可我们回报她的,又是什么?

    是暴力。

    是欺骗。

    王鬼发现了我的异常,他走到我身边,低头看了下我手中的短信,然后,他把我拉到了废弃工厂角落,谎称和我有些悄悄话要讲,大妈依旧笑的那么灿烂,说:“你们去吧,年轻人嘛,该有些私人空间。”

    这么善良的大妈,我又怎能下得去手?

    王鬼点了支烟,沉默不语,我把手机塞进口袋:“我不会去抢大妈钱的,我也不会允许你去,因为,我知道那种被欺骗的感觉。”

    我想到了自己在女人村时,齐大柱,花花,利用我的善良进行欺骗,得知真相后那种心痛的感觉。

    我不想再把这种痛苦,强加在大妈身上。

    王鬼把烟扔在地上踩灭,说:“做完这个任务,就只剩下一个任务了,眼看着就能向长老交差,成为堂主,要这么放弃吗?”

    王鬼顿了顿,严肃的说:“更何况…咱们没有时间了。”

    确实,现在只剩下半天时间,倘若放弃任务,我们根本不可能赚够一百万,那时,我们便有被毒蝎帮诛杀的危险。

    可是,让我去抢一个如此善良大妈的钱,我又怎能做到?

    王鬼思考了片刻,说:“要不这样,咱们先要大妈个联系方式,地址什么的,等明天交完差,再双倍奉还,告诉她咱们的苦衷,如何?”

    我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善良的大妈,叹了口气,除此之外,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王鬼朝大妈走去,我自惭形秽,把头埋在胸里,不敢,也不忍再去看那位善良的大妈一眼。

    可是,我的耳朵却还能听到,大妈关心的问:“这里太偏僻了,距离你们家该还有些距离吧,不用怕麻烦我,我再送送你们…”

    我心猛的抖了下,眼眶不禁湿润了,大妈,你可知道,你越是善良,我便越是难过,越是心痛。

    王鬼已经在要大妈的联系方式了,我抬起头,用朦胧的双眼望着大妈,望着那个,和曾经的我一般善良的人。

    我,是个彻彻底底的混蛋!

    这时,大妈已经把电话号码,地址,告诉了王鬼,还热情的说:“有空来大妈家吃饭,给你们做丰盛的美食,再…”

    王鬼忽然夺走了大妈手中的电话,大妈愣了下,说:“你是要给家人打电话吗?没事儿,大妈的话费很多…”

    众所周知,大妈是最节省的人群,可是,她为了帮助我们,却不吝啬话费,我本该感动,为何却会心痛。

    王鬼把手机放进口袋,又从大妈口袋里夺走了钱包!大妈这才醒悟过来,笑脸也骤然褪去,被愤怒的表情取代后,她破口大骂:“我好心帮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王鬼道了句:“对不住了。”

    然后,王鬼转过身,拉着我喊了声‘跑’便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大妈一边叫嚷:“抢劫啦!”一边朝我们追来,可是她的叫喊,在这荒无人烟的地带,是多么的苍白,而我也能明白,这种残忍的结局,给她的内心,造成了多大的伤疤!

    越是得不到帮助,大妈心中的伤疤,便会越深!

    王鬼一边跑着,还一边回身给大妈拍照片,这时,一辆车子停在马路旁,车窗摇下,琳达探出脑袋,疑惑的道:“王鬼?杨小杰?”

    她看到大妈哭着,喊着朝我们追来,额头上立刻笼罩了一层阴霾,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琳达冷冷的看着我俩,问:“为什么?”

    王鬼说:“先带我们走,我们有苦衷。”

    琳达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后车门打开,我俩坐上去后,她踩下油门,把大妈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我伸出脑袋,朝后望去,大妈跪在马路上,绝望的哭泣着,那一刻,她的心一定很痛,可是,我的心,比她更痛!

    琳达一边开车一边说:“虽然李挠蚕不让你们驱邪赚钱,但也不能靠抢劫大妈完任务吧?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王鬼给钱包,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给了任务发起人,对方又是瞬间回了短信:“很不错,第五关挑战成功,五十万元已到达您的账户,第六个任务,会在晚上七点公布,奖金是一百万元。”

    王鬼把暴富游戏的事情讲给了琳达,为让她相信,还把这条短信递了过去,琳达正在开车,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从后视镜里,我能看到她的惊讶表情。

    王鬼说:“我已经搞到了大妈的地址,明天交完了差,自会负荆请罪,哎,现在也只能委屈她了。”

    琳达依然不信:“谁会这么无聊,以钱为奖励,让你们做任务?”

    为证明这个,王鬼让她把车开到了一个自动取款机跟前,然后,三个人把卡插进去,查看金额。

    果然是五十一万一千一百元。

    琳达张大了嘴巴,她道:“若如此,也是…有请可原。”

    晚上琳达带我们去吃了顿饭,顺便说了下最近的形势,李挠蚕威胁过她后,她把小倩转移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见我们也没再发广告,李挠蚕也没把事情做的太绝。

    我咬着牙,握着水杯,道:“还有一关,最后一关了,如果成功,我们明天便能成为堂主,到时候,还不一定谁弄死谁呢!”

    琳达叹了口气,又和我们聊了几句,这时,我口袋里电话震动了下,拿出来一看,最后一个任务下达了。

    王鬼和琳达也凑了过来,好奇的查看。

    “首先呢,要恭喜您成功完成前面五个任务,现在我们要下达最后一个任务,倘若完成,便能得到一百万奖金,加上之前奖励,总计一百五十一万一千一百元。”

    “任务内容:在XX街的最西头,有位姓王的老大爷,无儿无女,孤零零住在那处破旧的大棚屋内,他曾帮助过我,那么现在,也请你们帮助一下他,到达后,他会告诉你们要做什么,我就在老大爷附近,查看你们是否对他友善,如果你们没按照他说的做,或则态度恶劣,则任务终止。”

    王鬼松了口气:“还以为压轴的困难程度很高呢,原来这么简单。”

    我和他相反,非但没感到轻松,还有些紧张,我感觉不太对劲儿,从开始的找美女搭讪,暴打李沙雕,到抢劫善良的大妈,任务难度在逐渐增加,人性的丑陋也在逐渐暴露,可最后一个任务,为什么感觉…比第一个还要简单?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琳达说:“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行动吧。”

    琳达结了帐后,主动开车,把我们带到了任务里说的那一条街,在最西头,果然只有孤零零一个大棚屋。

    一个孱弱的老大爷,正无力的坐在门前木椅子上,用空洞无神的眼睛望着我们来时的方向。

    老大浑身毫无生气,坐在哪里一动不动,给我种特别奇怪的感觉…算是…诡异吗?我说不上来。

    三个人来到老大爷面前,王鬼开口询问道:“您是王大爷吗?”

    大爷面无表情,依旧用种呆呆的眼神,望着我们来时的路,似乎我们几个根本不存在。

    我感到越来越怪了,王鬼又询问了几遍,大爷仍没有回应,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跑上前,把手指放在了大爷的鼻子下方。

    可奇怪的是,大爷还有微弱的呼吸。

    不是死人?

    这最后一关,到底在搞什么嘛。

    琳达比较心细,她爬在大爷耳边,大声问:“您是王大爷吗?”

    大爷终于有了反应,他慢慢转动眼珠子,看向琳达,努力的点点头,琳达笑着对我们讲:“一看你们就没照顾老人的经验,他们年纪大了,有时听力会不太好。”

    然后,琳达又如法炮制的询问了大爷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大爷抬起哆嗦的手臂,指着我们身后,说:“衣服…衣服掉了…没…没地方挂了…”

    我们顺着大爷的手臂看去,见地上凌乱的摆着许多件衣服,挂衣服的绳子掉在那些衣服中间。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帮他把衣服挂起来,我大致看了下,这衣服的绳子一头系在大爷的房子上,另一头掉在地上,我急忙跑过去,抓住地上那头,系在了路边的电线杆子上,当然,这根铁丝线并没有横穿马路,只是系在房屋和马路之外的电线杆子之上啊,我为了让人黑夜中走动时看清,还在地上找了些碎布,隔一段距离就系一个上去,远处一看,花花绿绿的,肯定不会走着走着撞上去。

    做完这些后,我把老大爷地上的衣服,全部挂了上去,又给铺展,这就算完成任务了吗?

    为啥我总觉得…太过顺利了?

    这时,坐在那边的老大爷开心的拍起了手,笑着说:“完成了,完成了…”

    看来老大爷也挺开心,我正要配合他笑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

    老大爷为什么会喊出‘完成了’这句话?正常情况下,老大爷不应该喊‘谢谢’吗?

    忽然,我想到了一种可能,也几乎是在同时,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都往外冒着冷汗!

    或许老大爷,也是游戏参与者之一!

    最后一个任务,果然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也许是,两个游戏者的,最后一关!也是人性的终极挑战!

    (道人努力再更新一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