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村 第一百零三章 魔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零三章魔佛!

    到李云鹏老家的村子后,售票员便急不可耐的让我们下了车,然后扬长而去。

    在村口位置,竖着一根石柱,上面刻着三个字:XX村。

    村子里十分的寂静,砖瓦房散乱分布着,许多门口都长满了杂草,有人膝盖那么高,显得十分荒凉。

    王鬼选择了一幢敞开着门的房子走了进去,我连忙跟上,在房子的后面,是一座院子,东南西北各有一座屋子,和许多农村一样的四合院建筑。

    院子里大部分地面用水泥铺盖,可在边缘地带,依然是杂草的乐园,它们矗立在墙壁边缘,证明着屋子的主人已经两年没有回来过了。

    四幢屋子的门都大开着,我们走进北屋,发现在桌子上,有一口黑色的大锅,里面只有干巴巴的结痂,似乎是稀饭经过时间侵蚀后的模样。

    在桌子上还摆着三个碗,筷子整齐放在碗上,应该是档案里说的那家正在吃饭的人,屋子里的家具,衣物,全都井然有序的摆放着,确实看不出丝毫搬走的迹象。

    我们又找了几家,全都和第一家类似,屋子里的情况分析,当时这些村民们正在过着很普通的一天。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夜之间,忽然消失了呢?

    走在这座荒村的路上,寂静,荒凉,诡异的气氛,让我心情有些压抑,总感觉心头有什么事儿一样,特别的难受。

    虽然我经历过很多次灵异事件,但向李家老宅这次诡异惊悚的,还真是头一次,我感觉有些害怕,甚至恐慌。

    我看了下王鬼,他皱着眉头,那双曾精神无比的眼眸,此刻也显出了一份焦急,慌张,难道,他也怕了吗?

    我递给他一根烟:“不要想太多了,你要是也有些怕了,咱们现在就离开,晚上不在这过夜。”

    王鬼停了下来,用一双复杂的眼神望着我,也没接我手里的烟,我的动作僵在了这一刻,心中好奇。

    王鬼问:“你说什么?怕了?”

    难道是生气了吗?

    我急忙笑着说:“随口一讲,知道你王鬼浑身是胆,不会感到害怕的。”

    王鬼摇了摇头,他接过我手中的烟,自己点燃:“你说的没错,是怕了,可我感到奇怪,我王鬼既是一个养鬼人,学艺前自然要练胆,不是我吹嘘,在师父真正传授我本领时,我的词典里已经没有害怕这个词了,来这个村子前,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可这个村子不同,我一到这里,立刻觉得心里慌慌的,我讲不清楚为什么,也许真如你所说,是怕了。”

    听他这么一讲,我也感到有些奇怪,自己似乎也是觉得心里很慌。

    我把这点告诉了王鬼,他沉思了片刻,忽然咬破左手食指,在右手掌心画了个一个符号,然后一拍地面:“现身!”

    在王鬼面前,再次出现了三只新的鬼魂,可诡异的是,那三只鬼出现后,竟然开始浑身发抖…

    王鬼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村子,果然有问题。”

    王鬼朝前一指,喊道:“分开找找。”

    有两只鬼立刻朝和我们相反的两个方向跳去,第三只鬼的表现则有些奇怪,他竟也和一只鬼跳去,那只鬼没有防备,两只鬼撞在一起,倒在地上。

    王鬼沉着脸,让他们分开找,可两只鬼又一次的往同样方向跑。

    什么情况?

    王鬼思考了片刻,忽然把鬼全部收了回来,然后,他指着那个没有鬼敢去的方向,说道:“他们在怕,而恐惧的东西,在这里,也许这个村子的人一夜之间忽然消失的真相,就在那里!”

    王鬼神色兴奋,带着我往那个方向走,我跟在他身后,村子的路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坡,朝上倾斜。

    两边的杂草依旧很多,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月光的照耀下,我和王鬼的身影很长,而我越走,心中的恐慌,害怕也就越发的浓重。

    这条路的尽头,是一条横着的马路,在马路的另一边,是一片村民们耕种的地,上面零零散散分布着几个坟包。

    虽然很多城市已经实行了火化,但很多村子里,还有着入土为安的思想,所以他们会把尸体葬在自家地上,乡亲们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举报。

    我和王鬼走到那片地上,再往上还有一片地,再上面则出现了新的马路,我们沿着路继续往上走。

    在路的尽头,是七八家砖瓦房,散乱分布着,可在这些房子的中间,有个很奇怪的现象。

    其中一座房子,竟然坍塌了…

    这可就有点怪了,别的房子都好好的,怎么这一座塌了呢?我和王鬼对视了眼,他走到跟前,打开手电筒仔细观察。

    塌掉的房子和其他房子不同,是用黄泥土堆砌成的,有些鹤立鸡群,在四周有些大黑柱子,王鬼检查了下,说:“是被砍倒的。”

    我连忙去看,王鬼已经扒开了大黑柱子前面堆砌的泥土,上面的断痕十分整齐,果然是人为的倒塌。

    “会不会是村民们干的?”我问。

    王鬼摇摇头,说不太确定,但挖开就清楚了。

    他撸起袖子,从包里拿出铲子之类的工具开始挖,我也赶紧帮忙,十几分钟后,这座坍塌的房子表层,被我们给扒开了,而我也感到越来越恐慌,忽然,王鬼的铲子下去的瞬间,听到‘哐当’一声响,我和王鬼皆是一愣,两个人把表面泥土清理了下,手电筒往里面一照,全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是一尊…佛头…

    不,确切的说,又不能算是佛…

    因为这尊佛的表情,狰狞可怖,他怒睁着两颗奇大无比的眼睛,眼神中冒着阵阵寒意,令人望而生畏。

    他的嘴巴里,更是长着锋利的獠牙,看上去根本不是一尊佛,而是,一尊魔!

    看到这尊佛的瞬间,我那种恐惧的情绪上升到了极点,我吓的浑身发抖,王鬼也好不到哪去,可他一咬牙,继续埋头挖了起来,我不觉留出了眼泪,可我心里却知道,必须接着挖,挖!

    我和王鬼又挖了十几分钟,这尊佛的全身便被挖了出来,它是横着躺在地上的,一手扶着脑袋,似乎在酣睡,可在他的身上,却有无数双眼睛,密密麻麻,看的我如坠冰窖,这东西,好邪。

    我吞了口唾沫:“什么鬼东西?”

    王鬼又把佛的周围清理了下,说:“这是魔佛。”

    魔佛?

    我还是头次听到这个词语。

    王鬼解释道:“我们这边修的是大乘佛法,所以佛像全都面目仁慈,可在东南亚一带,却大都修的小乘佛法,没有轮回法本,所以他们会把阴灵禁锢在法相中,做成佛牌卖给供奉者,让阴灵通过保佑供奉者积累福报,投胎转世,而他们的佛像,表情也很丰富,在缅甸,越南深处,佛像皆有狰狞可怕的面貌,有些也流传到了日本,日本就有供奉魔法的寺庙。”

    王鬼指着那尊佛像说:“魔佛,顾名思义,是修佛之人的心魔,正如前些年比较火的电视剧《西游记后传》无天便是如来的心魔,魔佛有佛的力量,却没佛的慈悲之心,所以世间万物皆对它报以绝对的敬畏。”

    王鬼接着讲道:“这也是咱们进了村子后,心神不宁,莫名害怕的真正原因。”

    我还是没明白,这些村民们没事儿供奉这么个玩意儿干嘛?

    我提出这个疑惑,王鬼笑了笑:“村民们自然不会供奉这个东西,这东西是被后来拉到这里的,连这座屋子,也是为掩盖魔佛而修盖的。”

    啊?

    这东西是后来运过来的?那又是为什么呢?王鬼拿起来手中的铲子,道:“你十万个为什么呢?赶紧挖,这地下,应该是那些把魔佛运来人想藏着的东西。”

    我们两个先是把魔佛周围的泥土给清理了下,等魔佛彻底暴漏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两个找来一些木头棍子,困在一起,做了个板子,又在板子下准备了几根圆木头,这样一来,便成了一个小推车。

    我和王鬼把这小推车放在魔佛身旁,然后一起用力,把魔佛的身体侧着翻了起来,这魔佛十分的沉,我俩用尽全力,才给翻过来十几度,但这已经足够了,我腾出一条手臂,快速把小推车弄到魔佛身下,然后和王鬼一起松手。

    还好,魔佛没把小推车压的散架,我俩又从不同角度用力,把魔佛放在小推车上后,给推到了一旁。

    说来也怪,当魔佛被推到别的位置以后,那种恐慌感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寒冷的晚风。

    这阵风起的十分突然,刮的我全身发毛,而几乎是在同时,那被弄到一旁的魔佛,竟然开始迅速的被腐蚀,变的破旧不堪,然后一块一块的脱落,最后,变成了一堆粉末,一阵旋涡的冷风,把这些粉末,挂在了空中,吹向了远方。

    靠,这也太邪乎了吧?

    我和王鬼面面相觑,王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喊道:“不好,咱们上当了!有人要咱们死!”

    然后,我在王鬼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而我,也似乎想到,这座村子的真相是什么了,只是,我还不敢相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