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忙碌,咕噜咕噜的水声,筷子在锅边啪啪拍打沥水,挂面“哗!”倒进锅里,程飞扬徐兰的说话声,脚步声。

    程燃在床上迷糊了一下,神智逐渐从梦中回复过来,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嗯,今天就是高中报名的日子了。

    煮面的香气和徐兰兑的面作料散发出酱油和葱花的清香,程燃鼻子皱了皱,不行了,口水已经横淌了,忍不住翻身而起……

    想了一下人还是容易懈怠的,就好比暑假来临,困扰他前世命运的大的boss中考已经落马,像是一下子有了欢畅的理由,程燃连中考前每天坚持的起床跑步都懈怠了,这不懒觉是开始越睡越晚,想了想证明了人都还是要有惰性,偏僻那这个可是更大的boss,任重道远啊!看来从明天开始又得把这一套简单有效强身健体的方法拾起来才行呐。

    洗漱完毕之后,徐兰的一碗肉丝酱油面热气腾腾上桌,臊子是昨天吃剩下的青椒肉丝,这种回了一次锅的炒肉丝用来佐面简直是上等佳肴,再配上一碗刚刚从水里紧了一下捞起来香气扑鼻的豌豆苗,正值饥肠辘辘,程燃吃得那叫一个风卷残云。

    唏哩呼呼的刨干净了面,程飞扬还不忘叮嘱,“书包在那里,知道去一高的车吧,一路车和二路车都可以,不再是以前的二十二路,别赶错车了……报完道没啥事就早点回来……”

    背着书包出了门,走下楼道,运动鞋踏足地面,带起轻尘,抬起头来,一轮炫日于树梢那头绽放,程燃有一种恍如隔世的触动。

    新的人生之起点,似乎从这一刻,有了一个阶段性的跃升。

    坐上一路车,只是现在的路程不再是绕过中心转盘往滨河路走长南街往下的老初一中,而是直接顺着胜利路向滴水洞巷往上的省重点第一高中。

    那是个老片区,但也是山海市的教育重地之所在,不光是第一高中,还有川音在山海的分校,基督堂,第二高中,第五小学,等等学校扎堆于此。

    这里有从明清时代延续下来的大片老城,新的事物在这之中生长,电线杆子在老城的上空缠绕着,形成许多飞鸟天然的港口,那些帘子遮住的老房子里面,没准就是一间光碟室,电脑网吧机房。

    打字复印店,文具店,食铺,超市,都在这片老城里面到处开花,而这里四通八达的巷道,没准哪个转角口,就能出现抱着书本,或者川音拿着琴箱的女生。在那些斑驳老墙和头顶华盖般的榕树树荫下一站,往往就是让人挪不开眼。

    这里被称为美女如云之地,不是没有道理的。

    后世这片老城也进行了改造,很多老房子进行了修缮和新漆的涂绘,也是打仿古街的名头,但却没有了当年的韵味。

    而现在,在公交车上坐着,观摩眼前世界的程燃看来,一切刚刚好。

    一切惺忪的都正待惊醒,一切热血的都正在微醺。

    暑假的两个月中,父亲公司的改制已经基本上完成。新的伏龙公司成形,但赵平传和很大一部分人,其实都在看伏龙公司的笑话,一方面,在暑假他们拿补偿金的时候,还闹了一阵,要求将补偿金额提高。伏龙公司改制箭在弦上,加之现在国内市场千变万化,伏龙的技术现在还算领先,但拖延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夜长梦多,于是程飞扬这边还是同意以回购他们原本分的的职工股股权的方式变相提高他们的赔偿金。

    得知赔偿金额提高,很多人直接把自己的股份给出售了。甚至还回过头感谢起赵平传来。赵平传甚至得意的放出话来,“本身程飞扬改制从伏龙公司获批的资金就不多,就是逼他回购股份,让他本来就不够的现金流更吃紧!”

    这些都是歪门小道。

    不过现金紧张和没有订单的情况,确实是伏龙公司遇到的最大问题,现在就要从这里面找突破。

    在程燃的建议下,程飞扬已经盯上了省内邮电系统更新换代的市场,整个西川的市场都是日本和国内目前最大合资贝拓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贝拓公司在省内的存在力很强,公关能力也强,分公司在蓉城,辐射周边大市,新成立的伏龙公司不宜和他们正面交战。

    日本的产品机型稳定,但因为装机年代久远,很多新功能已经不具备了,技术升级日本那边也非常懈怠,拥有网上层面更多功能,同时维护技术升级方便的伏龙正好可以吃掉这一块市场。

    现在山海市的邮电局,已经和程飞扬在接洽了,就看更换了伏龙公司的产品开局如何,稳定度行不行。

    而自己大哥程齐那边,已经带着自己的委托书踏足了蓉城,在他就学之时,就顺便去省版权局将版权给注册登记了。

    这些都是顺手做一做的事情。

    高中生涯,就在这样舒服的开局中进行吧。

    ……

    滴滴叭叭的声音传来,公交车在车道上堵成了长龙。今天是开学报道,偏偏这个老城区的交通通行情况并不好,骑摩托车的,自行车的,公交车,私家车,在仅仅只有三车道宽的干道上蠕行,这种场景还是颇为壮观的。这么堵下去还不知道等多久,不过也只有一站路了,程燃在吱嘎的车门打开中走下车来,然后钻进了旁边由无数老瓦顶房子组成的小巷子里。

    通往市一高的主路周围都是居民区,四通八达,这里算是一条小岔路,很多新上学的学生并不清楚,有的甚至是上了一两年学之后,才发现新大陆般找到很多的小岔路。

    老式的房舍,类似于老京城胡同的感觉,有的换上了现代化的铝合金窗户,有的在修缮外墙,红砖上面抹了一层水泥。

    前一世程燃只是和俞晓一同来过,倒是对这些熟悉了。那时候俞晓还颇为嘚瑟炫耀,当然当时只在四中的程燃,听着俞晓炫耀这所省级重点的很多人无我有的东西,什么专业班啊,什么社团啊,什么交流合作通道啊……这些普通高中闻所未闻的东西,还是堆起牵强而复杂的笑容。

    前面的巷道正好有个中年人搭着梯子准备上屋顶弄东西,梯子旁放着一块长条的木工三合板,这条巷道比较窄,那人搭着梯子,就占住了大半个通道,看到程燃,无奈已经上了一半,就道,“同学你等一下啊,我上去了把梯子挪一下你再过。”

    程燃点点头,站在一旁候着,小路转角传来脚步声。

    清晨的光线沿着墙边照耀过来,光影中,一个一手掖着个文件袋子,一手提着应该是什么器材长箱子,样貌出众的女生出现在那头。

    女生穿着一件蓝色外套,头上戴了个发圈,下身是窈窕修长的九分裤,踩着一双单鞋。

    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怔了一下。

    程燃觉得奇怪,难道自己和这个女生见过?不过他重生回来,很多事情并不在掌握,也许在某个时候双方见过也说不定。只是这女生手里的箱子,难不成是什么乐器,可是虽然川音学院离这里很近,但也至少是几个街区,这条岔路只有唯一的终点就是一中门口的那条大路啊,那应该是一高走艺术班的学生。

    那女生只是一怔,便又径直走过来了,看到她左手提着的长箱子,程燃也就顺势向外侧让了一下,这个时候上面的人已经到屋顶了,开始收梯子,然而梯子回拉的时候不小心杵到了旁边的长条三合板。

    那块本就很靠墙壁的三合板就那么失去平衡,冲程燃的方向倒下来。

    偏偏程燃是刚好是往外侧避让的动作期,那女孩还没走到三合板的面前,这个时候程燃只是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其实也已经来不及了。

    若无意外,这块板子就是先砸在他身上,然后落地,完美避开他后面的女生。

    那女生本身两只手都没空,这个时候想要稳住板子,也是无可奈何了。

    程燃看到女生脸上浮出一丝讶异,黑云压顶,然而刹那之间,一道蓝影突然从他面前疾劈往上。

    那女孩右腿一个字马的动作高高抬起,直撩上天空,然后那块三合板只是轻轻噔了一声,在女孩单鞋勾勒的足弓上面弹了一弹,以一种妙之毫巅的力学姿态稳住了。

    有无数簌簌的木屑像是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散下来。

    程燃就看到这条在他面前高抬劈叉的长腿,抵住了即将砸向他的木板。

    这简直是……惊呆了。

    惊呆归惊呆,程燃立即配合往前一步,女孩长腿一收,木板砸下来。

    上面传来屋主的道歉声。

    女生斜视他一眼,程燃分明看到了她眼底的得意和娇矜。

    清香扑面,女生和他一错而过,大概觉得他被她的英姿给震慑了,丢下一句,“不用跟我说谢……”

    话还没说完,这头程燃终于将惊叹脱口而出。

    “好腿!”

    前行提着琴箱的女孩趔趄了一下,一脸愤意扭头来。

    程燃迅雷般换作一脸微笑,“谢谢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