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二十九章 红星闪闪放光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靖平是趁着进京招商引资的会议在星期四赶往京城,开完会之后,就直奔老人家的院子。

    进了古香古色的院落,老爷子正在后院喝茶,茶杯是普通的开片汝瓷,因为用得久了金线深沉,家族里有人很孝顺,有海外做生意的打算从港城带来一盏青釉荷叶带把杯送给老人,却被老人拒绝了,说自己欣赏不来,就是实用主义,贵了舍不得用,摆着又嫌可惜扎眼,就喜欢拾掇方寸之物,让大家别去钻营这些。

    看到李靖平来了,老人点了点头,“坐。”

    “爸,您怎么想着叫我过来喝茶来了,我来得匆忙,没从蓉城转机,但带了我们山海的特产桃片糕……”

    “你们山海,最好的东西就是土洋芋……个大味足,丢炭盆里烤了趁烫手掰着吃,那是真香!”

    这些年,这位曾经历经半生功勋的老人就坐镇这里,但没有一个人不敢对他保持着敬畏,不对他所仰望。他曾经走过那些印迹所留下的威严,仍然深刻的影响着那些土地。

    李靖平知道,他在整个家族里面,其实不算什么,就是连自己的老婆,都没得比,甚至在一些圈子里传,他李靖平倒有些上门女婿的意思。老人的家族里面,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都出类拔萃,相比之下,他这个只是在县级市主政的二女儿女婿,也只是平平无奇。

    所以平时过年大家碰面的时候,老人对他交代的话也是最少的,偶尔提点几句,也是不痛不痒。其实李靖平隐隐知道,自己这老丈人,对他,是并不满意的。

    所以这次突然千里迢迢把他叫过来,李靖平内心是颇有些惶惑。他主政山海市的时候,老丈人从来没这么接地气的谈及过山海的事物。

    “要是有盘当地的干辣椒面蘸着吃,那滋味更是……”

    李靖平看着老人都吞了吞口水,那叫一个呆滞,连忙笑道,“爸,你要是想吃了,之前跟我说一声啊,我这次来直接给你带不就成了!你看你真是……哎……”

    看到老人表情并没有太多松动,李靖平又立即怂了,擞了擞手,收敛了一下刚才堆起的笑意。

    “下次再给我带,突然兴起,不急……别弄成上有所好,下有所效了。”

    “嗨,您看您说的,总不至于都知道我丈人喜欢吃着东西,合着就疯起给我家送土豆吧……这什么画面。”李靖平脸上笑纹迭起。但心头却是疑惑不已,老爷子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防微杜渐的好!”老人停顿了一下,道,“六二大案的事情,我听说了。”

    李靖平正神,心忖终于来了。

    老人端起水杯喝了口茶,然后搁下,“你知不知道啊……当时进我耳朵里的,就有很多种说法,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以为你们山海市成为省国际旅游节城市就得天独厚?岂不知道背后多少人盯着这个名头啊。有的市不甘示弱,风都吹到了省里面去,副省长,省长张锦程都被游说了,甚至有的人还放话要跟张锦程对赌哩!这些干事业的同志,哪个干劲不比你差?哪个想要谋地方发展的精神觉悟不比你低?你但凡掉以轻心,别人就能迎头赶上,好在,你守得住。不过也有人,不光彩……六二绑架大案,省内公安联动,还派了人进来找你的纰漏和破绽……”

    “谢侯明可不简单啊……上面看重他的大有人在,要是人在你们山海出了问题,别说一个国际旅游节城市名头,就是你这个市长,也做不长了。”

    李靖平听得头皮一阵发麻。

    “好在,六二大案神速破案,让即便有想做文章的,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这个旅游节城市的名头铁板钉钉的落户了……你这些年,在山海打下的基础,是不错的。”

    这是……表扬吗?

    如果自己记得不错……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对他表现出赞扬这种情绪啊!

    这简直是,有些内心澎湃。

    老爷子的声音又响起,“破了六二大案的那个公安同志,叫什么来着?”

    “姓程,程斌。”李靖平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抑制住心底的狂喜,面容如常说着。但他觉得眼前洞悉事物的老爷子已经把他看了个通透,否则此时的这种白眼是什么。

    “程斌啊……听人说起过他的事情,这个人不错,是你的福将啊。”

    福将……

    李靖平现在脑海里闪过的不仅是程斌,还有当时在桑塔纳中,程斌背后的那个少年的模样。然后就是那个夜里,楼下落荒而逃的身影。

    李靖平赶紧将这些排出脑海,道,“爸,山海市未来的工作重心,就是打造国际旅游节城市,这是个舞台,我现在就在实施干部实绩考核,争取做到干与不干不一样,干多干少不一样,干好干坏不一样,让能干事,肯干事的人,都能走到舞台的前列来。”

    老爷子点了点头,摆摆手,“这些就是你培养政治能力,政治智慧的事情了。我就不关心了,也不干预,不听你吹嘘,我等着看结果……还是说说我孙女儿吧,怎么样,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又成长了吧?”

    一提及孙女,就柔软起来。

    李靖平笑着,“爸,你又不是不知道红芍,她什么样还能让你我操心么?”

    好像自己和老爷子能这样的聊天,还是第一次吧。

    老爷子满脸堆起笑意,“革命战士志气高,泰山压顶不弯腰,还是我家红芍好,敢叫凶徒翻跟头!”

    “说到底还是最像她当将军的外公!”

    李靖平左眉跳了跳。

    爸,红芍有没有跟你说起过,你当初抱着她取这个名字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红星闪闪放光彩……

    ……

    ……

    暑假中程燃家里请了一次客,举办了一场家宴,等于是庆祝程燃中考的大捷。

    家庭聚会上面简直就是一面倒的赞美了,不久前大表哥程齐收到了蓉城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本也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相比之下,似乎大表哥的风头都被程燃这本身是班上下游,突如其来考成了全班第一的黑马所抢了。

    要知道在此前的家族聚会时,小姑啊,大伯娘这些还是以鼓励程燃能考进四中为主。

    后来二爸还私底下询问过程飞扬程燃平时的成绩,听说五百多,还曾是一副“革命尚艰”的神情说,“那就要多努力了啊……”

    结果中考之后一语成谶,这努力得……也太过分了一点吧。

    相比起来,真的是……很想有事没事揍一下自家孩子。

    程齐,程翔,李玉,在饭菜上桌之前的客厅里,几兄弟是注视着程燃,恨不得把他打量个通透。

    几个人是面面相觑,颇有种卯上的架势,最后小弟李玉率先打破僵局,低声贼兮兮问,“哥……你从实招了吧,到底抄了谁的,我保证不说出去!”

    程翔也接口,“哥,事出反常必有妖,你也太过分了,怎么就敢直接弄了个全班第一,你还是趁早交代一下,咱们好合计合计,要不然一会程大兵来了,把你识破怎么办……我说你当时旁边是不是一个全年级第一,还是你们漏了题了?”

    几兄弟是犹有余悸的,以前用涂改液修改试卷,贪玩串通起来骗家长撒谎,无一不被程斌看穿。这表叔似乎就以拾掇他们这些熊孩子为乐。眼看着程燃如此高分,程斌能信?

    程燃又看向程齐,两个小弟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自己这大表哥好歹应该明事理的。

    结果程齐撩了撩额前的长发,看了他一眼,“还是要学你哥我才是正道,好在高中你也是在一高了,老师都不差,学习氛围浓,好好学,追上你哥我,考个二本大学也是没问题的……”

    “……”面对自家这三个似乎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的兄弟,程燃心头也是崩溃的。

    ……

    程斌和顾小军后面来了,因为六二大案的刘志国团伙余毒尚存,为了保护程燃,程斌是没有对家里人说着当天真正的破案历程的,倒不是信不过家里人,这只是出于他对程燃的负责。

    程斌一来,刚才还有说有笑的程齐三兄弟连声音都小了一层。而且现在程斌可不一样了,破了六二绑架大案,天天在电视台循环出现,看到电视上穿警服的程斌,旁人或许自豪或许骄傲,可天地良心,三兄弟心里只有一种大魔王升了级的感觉,现在提到家庭聚会,他们这些孩子心口就是哆嗦。

    上桌的时候,程翔还一个劲对程燃小声道,“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程斌肯定不会放过拷问你……”

    一大家子吃饭就是天南海北的聊,时局啊,科技啊,新闻啊……谁起一个头,说一段言论,旁边人就倾听,然后各自谈及自己的看法,时而响起笑声。

    只是在这样的饭桌上,四兄弟那叫一个谨小慎微。

    程斌畅所欲言,“过往我们还多停留在人治阶段,这是没有办法的,基层警力良莠不齐的情况下,很多会依赖一些有经验干警独到的手段……但其实说到底,最终社会还是要向法治发展,不过在整个教育和配套体系完善之前,过早的提法治就是空话……程燃,你怎么看?”

    全家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程燃,程燃也就随口附和,“表叔你说得对……”

    程斌点点头,“我就知道我们有共同语言。”

    程齐,程翔,李玉三兄弟都在旁愣住了。这尼玛……程燃就随口附应了一下,哪一点看出有共同语言的?

    过了一会,程斌的话题又提到,“现在我们公安内部都在注重信息化建设了,以后网络越来越发达,跟你们说还不明白,只有经常玩电脑的,才清楚更新换代的速度,程燃,你说是吧?”

    齐刷刷看来。

    “表叔,你说得对。”

    程斌点头,“以后这个时代,是你们的。”

    三兄弟那个面面相觑,以前程斌哪回不是教训他们少玩游戏,现在在程燃这里……玩电脑也玩出优越感了!?

    “去年全世界第一只克隆羊诞生了,说不定以后科幻电影里的都要成真,程燃,你知道克隆技术原理吗?看你读那么多书有没有用,说来听听?”

    齐刷刷看来。

    程燃:“好像是用体细胞进行无性繁殖……”

    程斌又满意点头,“好好读书,你很聪明,以后说不定还能参与这些前沿发展。”

    三兄弟很想拍案而起,这饭吃不了了!

    微信平台放了昨天程燃绘的卡片。

    推荐一本书,“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裸奔四十多万字才入v,一直坚持到现在,非常不容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