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作势欲踢下一溜烟逃到一旁的俞晓,那头来自为好友打抱不平的一群少女的小报复,那些四周围惊起的笑声,那些上辈子不曾感受,这辈子另有一层体会的事情,不管旁人怎么来看,其实程燃觉得……

    很好。

    少年人贪玩没心没肺,青年时追慕情爱痛彻心扉,壮年则汲汲成家成名逐利碌碌终年,晚年时耳顺养静气,到头来才发现,太多人追求渴望命运的波澜,其实忽略了人生最曼妙的风景,往往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这一点,程燃也只有历经两世为人,才有所体会和感触。

    那些不知前因后果,顺着张燕等人口风,认为他莫不是自作多情的议论有之。那些明显看出了端倪,对他能惹恼杜雨婷而羡慕加妒忌的有之。那些看着眼前一幕,对中学时代的落幕感觉到了空气中微酸发酵气息的也有之。

    这一切都在暖风中酝酿,糅散,又带着少年人们的惆怅远去……

    这似乎才是毕业该有的样子。

    ***

    晚上和俞晓来到望海楼参加聚餐,望海楼是在城区东边的一个饭店,环境很好,内部是极大的开间,用山石,青竹和人工小溪分隔出了一片一片的区域,每个区域都能放下几张桌子,自成格局,属于山海市几个很有特色的饭店之一。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占地面积大,就是摆婚宴也能摆出六十张桌子。

    所以学生的毕业聚餐这里的场地是无论如何都够的。

    这个时候已经人很多了,好多区域都满满是人,但也不全部是他们这些学生,一些雅座中也有在这里用餐的客人,看着中学生毕业的聚餐,生出怀旧的感慨。

    俞晓和程燃到的时候,姜红芍正从一处山石的隔间中走过来,面容却很清冷,“程燃……好过分,你成为众矢之的了,怎么能让女孩伤心呢?”

    俞晓第一次看到姜红芍板着脸的样子,心头猛地一突。

    俞晓转过头还待和程燃做眼色的时候,他看到程燃淡淡道,“不要跟着一起胡闹,你这个人很不厚道!”

    “啊……”俞晓惊异的看着两人,随后他瞳孔微微张大,姜红芍先前板着脸的清冷,如一座雪山冰雪消融,露出他几乎没见过的,那种惊艳的绚丽模样。

    看到程燃和她说话的语气,俞晓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掠过……

    这两个人之间,不对劲——!?

    “跟你打电话,一直不透露成绩,结果却在放榜的时候等着的,心机深沉啊!一下子就考到全年级第一了。你自己好好反省。”

    你还要了姜红芍电话来着?什么时候的事!啊……程燃你小子……!俞晓在旁边瞪着一对招子直逼两人。他觉得两人应该在他正义目光的注视下自惭形秽。

    姜红芍眨了下眼,“从来没考过第一,想试试考上了会是什么样子。你知道的,这辈子要尝试很多没有尝试过的事嘛……要是不小心误伤了你的自尊心,对不起啦。”

    这丫头真的是,什么时候都好强啊……发现自己是隐藏实力过后,她也决定放手而为了。

    “误伤自尊?你太低估我了,我这种没有底线的人会在乎自尊……哼哼,早知道我也就再放开一点,重新布置一下战略,看你还笑得出来吗。”

    “敌进我退,敌退我扰,就只有高中再来见个高下了……江湖再见。”

    姜红芍抿着嘴说,然后又忍不住和程燃同时笑起来。

    只有在一旁的俞晓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于狂风巨浪中被蹂躏了一遍。你们两个自己回顾检讨一下,说得是人话吗?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全班第一,敢情你们还嫌这个分数不够高怎么的啊!

    三人边走边说,俞晓猛一晃看到聚餐那十几张桌子几个熟悉的面孔,侧过头来一脸苦笑,“杜雨婷她们也在!”

    其实拒绝了一封女孩写来的情书,一般人也不至于引发程燃这样的效应,主要是杜雨婷是个乖乖女,在年级上很有人气,颇受人喜欢,整个中学时代也没听说她给哪个人写过情书表过白之类,这样就不亚于大熊猫的珍贵了。这种女生一般要说是喜欢谁,那可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旁边的同学是不是朋友都要帮衬一把的。

    结果第一次情书是写给程燃……这本身就让人很嫉妒了。

    偏偏这小子第二天就给人家退回去了。旁边等待着一场佳话的吃瓜群众简直要摔杯为号砍人了。

    你要是不回应,或者暧昧一点,说个这个年纪不适合,我们高中再说吧啥事没有,这不是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很正常的事情么,结果你给人家这么好的女孩退回去直接伤人心算什么事儿啊!?表明你意志坚定果敢坚决啊!

    那你当初跟杨夏表什么白!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所以很多人是出于这样的心情对他的白眼。

    于是程燃这顿散伙饭吃得那是相当的尴尬,似乎在对角线或者垂直方位,总会有女生或者男生的鄙视眼神扫过来。

    毕业聚餐吃到后面总是有些伤感,不过这种伤感倒也不浓烈,毕竟这是初中毕业,他们这里聚餐的大部分人,无论是正考进去的,还是择校费进入,大多也都是要上市一中的,山海市就那么大一点,大家平时也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这顿饭,与其说是散伙,还不如说是为即将到来的高中来个接风礼。

    男生要抽烟的肆无忌惮的抽起烟来,有的初学者,学着大人的模样将烟夹在指缝间,看上去老练但面容稚嫩,颇有些有趣。有的则是敞开了喝酒,有从不喝酒的女生也捧着杯子抿啤酒,时不时和人碰杯,脸红红的。

    程燃和俞晓在门口遇到姜红芍,一起进入大厅后,就各自去了自己的班级桌位,姜红芍在一班那边,人气十足,喝多了的男生壮着胆子,拿起了今天特意带过来的吉他,在她面前弹唱起来,有意无意的表现一番。姜红芍也只是笑着聆听,但那轻颦浅笑也足以让少年们颠倒。

    几首歌完毕,赢得满堂掌声和喝彩。这个时候有的人眼睛才亮起来,颇有些另眼相看,敢情平时这些同学居然还有这样的才艺啊。

    大厅里这些毕业聚餐的氛围似乎也感染到了边缘雅座里的那些客人,有的掌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吉他被一只手接过去了,一个男生走上前来,一阵悦耳的扫弦过后,手搭在弦上控住弦,万籁俱寂。

    这一手太有范儿了,这个时候人们都静默的看着那个穿着运动服,瘦高个的男生,不是孙继超又是谁?

    当然是孙继超,有名的才子,笔名“思游者”常年占据校刊的“文思文语”栏目,写得一手好诗,好散文。可以说是直击很多文艺少女内心,在柳英家里请客诗会时,柳英就曾迫不及待的展示过孙继超的诗,结果姚贝贝直接暴露了她和杨夏都私底下抄写过那首《秋天》的事情。

    当然,后来那首诗被俞晓念出程燃的之后抢了风头,不过也仅限于当天柳英家聚会的人知道,大部分人是无从知晓的。只是后来杨夏说明程燃承认那首诗是他公安副局长的表叔写的,大家也就释然了……程燃有那样深邃的思想和对人生的感悟才怪呢!

    孙继超持握吉他,看他扫弦的手法和这幅酷酷的模样,人们这才回过神来……他这是,连弹唱也精通么?

    才华横溢啊……

    然后孙继超随意的站着,要是再来点闪光灯,戴个鸭舌帽,简直就是港台明星的风范了。

    不过这幅样子仍然掀起了一片“好帅!”的惊呼。

    孙继超拨弄了一下弦,然后看向那头望着他双目放光的杜雨婷,道,“这首歌,《姑娘请别哀伤》——献给杜雨婷!”

    哗!

    这句话一出,无数人,不管哪个班的,目光都齐刷刷刺向程燃来。

    杜雨婷脸红得通透。

    ……赤裸裸的针对啊!

    小屁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